【绿珠】霸道“总裁”爱上我
 13.52万

试听180【绿珠】霸道“总裁”爱上我

倍速播放下载收听

00:00
11:24


购买所属专辑,收听更多内容

人物小传
绿珠,姓梁。聪颖伶俐,美丽端庄,能歌善舞会诗。西晋太康年间,石崇以三斛明珠聘她为妾,并在皇都洛阳建造金谷园。


时值赵王司马伦专权,伦之党羽孙秀垂涎绿珠,向石崇索要绿珠不遂,极愤,领兵围金谷园,绿珠坠楼自尽。唐代诗人杜牧咏《金谷园》诗曰:“繁华事散遂香尘,流水无情草自春;日暮东风怨啼鸟,落花犹似坠楼人。”

完整文稿

讲解
唐代诗人杜牧在《金谷园》里叹息:
“繁华事散逐香尘,流水无情草自春。
日暮东风怨啼鸟,落花犹似坠楼人。
里面讲的“坠楼人”指的是一个痴情女子,她为了自己的爱人,纵深一跃,坠楼而逝。这个女子,就是绿珠。

绿珠是西晋首富石崇的私人歌舞伎,又美又有才华。石崇是世家子弟。他的父亲石苞,是西晋开国功臣。西晋建立后,历任大司马、侍中、司徒等职,封乐陵郡公。但是呢,石苞临死分发遗产时,六个儿子都有所得,唯独没有最小的儿子石崇的份。

为什么?石苞说:“此儿虽幼小,以后却能自立。”很难说,是因为父亲真的强烈认可石崇的个人能力,还是发现了石崇的弱点而讨厌他,不管原因如何,这种“偏心眼”反倒刺激了石崇,让他对财富极度渴望。


那么,他想如何发家致富呢?史书上记载,石崇官场沉浮,几经周折做到了荆州刺史,“劫远使商客,致富不赀”,意思是靠手里的官职勒索远道而来的商客。

不过,就算是“强盗”,石崇也是个有才华的强盗。他一直官至卫尉卿,掌管宫门禁军,位列九卿之一。卫尉卿,掌管宫门禁军,大约相当于现在的中央办公厅主任。

太康初年,石崇出使交趾,也就是今日的越南,去视察他的家族企业的运营状况。途经白州的双角山,碰见了一位女子,长得极为美丽。于是,石崇花了三斛的珍珠作嫁妆,把这个叫绿珠的女孩给娶回家了。

独白
我不过是冲那个人看了一眼,他就说要娶我。
我当是个只会写诗的酸文人呢,
没想到,他是我们整个双角山的东家。
我家,我的邻居家,我从出生到大所有认识的人,都为石崇劳作。
他要娶我,还需要给我珍珠吗?
不需要。
他不过是想保持些礼数,对我的家人都好些。
我感激他。
从此以后,我会为他歌,为他舞。
他,依然是我的东家。

讲解
石崇本来是一个有斗志、有魄力、通音律、懂艺术,而又知晓如何享受人生的人。他谱“明君之歌”,教“忘忧之舞”,设计美姬的服饰,设计园林景观,铺排特殊的气氛。


这种知情识趣的男人,就是老中青各色女子心目中,不折不扣的钻石王老五了。虽然人家早有姬妾,不过,只要他看中了,一个接一个地娶过去就是了。再辅以其强大的社会地位,以及劫匪起家的作风,不由得你不答应。

石崇宠幸绿珠,不仅因为她美,而且绿珠还善吹笛,并能自制新歌,会跳舞;才华之外,石崇觉得绿珠是真正理解自己的人。在众多姬妾之中,惟独对绿珠别有宠爱。

独白
每天接待着来自四面八方的王公贵族,
我陪着笑,唱着歌,但听他们的只言片语,
我已经感觉到,现在已经是一个破碎的时代,
一个朝不保夕的朝廷,
一群今日不知明日的项上头颅还在否的朝臣。
我只担心我的主人,
他向天下夸耀他的富有,他的才华,
向王公贵戚们显示他的强大和能耐。
他难道不明白,他会招来天下人的嫉恨吗?
我对他倾诉忧虑,他笑了,
他说,他那么富有,可以把皇宫也买下来。
皇帝也奈他无何,让我何必庸人自扰?
可是,我的眼神穿过舞袖,可以窥探到那些藏起来的凌厉的杀机。
主人啊,他不知道,
他不知道。

讲解
石崇在京城洛阳城郊金谷渊中开发了一片房地产——“金谷园”,亭台楼阁,奇花异草,养鱼植荷,蓄猿饲马,孔雀在楼下散步,绿珠就住在最深处的别墅崇绮楼里,恍若人间天堂。石崇和当时的名士左思、潘岳等二十四人曾结成诗社,号称“金谷二十四友”。每次宴客,必命绿珠出来歌舞侑酒,她的美貌能令明珠失色,一时之间,绿珠之美名闻于天下。

但这还不足够炫耀。石崇很闲,钱又多得没地方花,忍不住常与皇亲国戚竞奢赛宝,争奇斗胜。当时的王恺,是晋武帝的舅父,家里也是富可敌国。王恺用糖浆洗锅,石崇家听闻了,就用白蜡烧饭;王恺用紫色丝布做了四十里步障,石崇就用织锦做了五十里步障;石崇家用花椒子拌和的泥刷墙,王恺就用赤石蜡涂屋墙。往往石崇获胜,压了王恺一头。

《世说新语 汰侈》记载,晋武帝也是有意思,曾经想帮助王恺赢,就赐给他一株珊瑚树,高两尺,可谓绝世珍宝。王恺兴致勃勃地跑到金谷园中,向石崇夸耀,谁料石崇漫不经意地用铁如意敲碎了。王恺大惊失声,石崇命仆人把家中藏的珊瑚树取出来罗列在桌子上,高三四尺的就有六七株,两尺左右的就更多了。王恺看得目瞪口呆,抱了一株,惘然若失地离开了金谷园。于是,石崇就被西晋的内参列为财富榜头名了。

你看,石崇富可敌国,可钱又来路不正,但他却一点不低调,反而高调地炫富,把皇帝都压下去了。免不了,有些人想征他的税,有人想绑他的票,有人想抢他的钱了。

正值八王之乱,赵王司马伦手下有个狠角色孙秀。孙秀狐假虎威,想向石崇讨要绿珠。石崇气得半死:“居然讨要我的小老婆?你也太不尊重我这个首富了吧?不给!”。

石崇本来就是开国功臣大司马石苞的儿子,一门显赫,瞧不起虽然得势但出身不高的孙秀,很正常。可惜呀,他高估了自己家族在朝中的影响力,也低估了政治清洗的残酷程度。把孙秀给拒掉以后,石崇也是有害怕过的,他找到了潘安,就是那位著名的美男子,两人敦促汝南王司马允造反,这样能占据有利的政治地位。结果,事情败露了。赵王司马伦下令把石崇、潘岳等捉拿归案,孙秀带领大队人马,来势汹汹地将金谷园团团围住。

石崇正在崇绮楼上与绿珠开怀畅饮,忽闻缇骑到门,料知大事不妙,便对绿珠说:“我今天为你得罪了人,怎么办?”。绿珠一直恐惧的事还是不可避免的发生了。

独白
我最担心的事来了。
为此,我已准备了很久了。
我生于穷乡僻壤,缺衣少食。
是主人把我从乡野之间擢拔上来,
安置好我的阿爸阿妈和弟弟。
带我享尽了这世间最好的一切。
你以为主人仅仅是富有吗?
并不。
他有世人所无的高贵品味,他所欣赏的美,
永远是这个国家的最高审美。
他的诗赋,比更有名的左思、潘岳都要更好。
他对我好,甚至说,如果我不高兴的话,
他可以为了我把数百人的舞伎全部遣散。
当然不,我怎么会介意呢。
如今,他有大难,我岂可独生?
我这条命是他的,
能陪他数年,看尽繁华,我愿已足。
主人啊,恕我不能陪你最后一程了!

讲解
绿珠流着眼泪说:“妾当效死君前,不令贼人得逞!”言罢,朝栏干下纵身一跃,血溅金谷园。石崇拦也拦不住,仅捡到一片衣裙而已。


其实石崇看似多情,实则薄情。自己造反不成,又跟家里的小美人有什么关系呢?孙秀原想收捕石崇,抄没其家产,并掠得佳人而归,想不到绿珠已死,于是,不加审问就气急败坏地把石崇直接押到东市行刑。石崇就刑前长叹:“奴辈贪我家财耳!”

在一个政治斗争极其复杂和激烈的时代里,石崇站队的政治力量已经败了,他们本来就逃不了被诛杀的命运。而他的财富又像磁铁一样吸引着各方的注意力。他还能活下去吗?

不过,“绿珠事件”,确实是石崇败亡的导火线。“非绿珠无以速石崇之诛,非石崇无以显绿珠之名”啊!唐代诗人杜牧也在《金谷园》里叹息:
“繁华事散逐香尘,流水无情草自春。
日暮东风怨啼鸟,落花犹似坠楼人。”

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发表第一个评论!

打开喜马拉雅,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