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昭君】西汉最美锦鲤,用一生对抗水逆
 13.20万

试听180【王昭君】西汉最美锦鲤,用一生对抗水逆

倍速播放下载收听

00:00
10:40


购买所属专辑,收听更多内容

人物小传
王昭君(约前52年-约8年),名嫱,字昭君,南郡秭归人。她与貂蝉、西施、杨玉环并称中国古代四大美女。西汉元帝年间,她被选入掖庭,成为了一名宫女。但在长达五年时间里,王昭君根本没有机会见到皇帝。竟宁元年(前33年)正月,匈奴单于呼韩邪来朝,请求娶汉女。元帝将昭君赐给了呼韩邪单于,单于非常高兴,上书表示愿意永保塞上边境。

王昭君嫁到匈奴之后,被封为宁胡阏氏,与呼韩邪单于共同生活了三年,生下一子。呼韩邪去世,王昭君求归汉朝,但汉朝廷让其遵从胡俗,嫁给继子复株累单于。她又生了两个女儿。这两位女儿后来都成了外交家。

王昭君维护汉匈关系稳定长达半个世纪,但她的个人命运都是比较悲凉的。后世也有无数的诗作,借着歌咏王昭君,来抒自己郁郁不得志的情怀。

完整文稿

讲解
“四大美人”是一个家喻户晓的组合。这几位美人能名留青史,肯定不只因为她们是古往今来最“美”的四个人,而是她们身上都承载着家国的重任,都承担着历史的转折。比如王昭君,虽然和亲的女性里,她不是最早的,也不是最远的,级别更不是最高的,但她恰好见证了汉帝国与匈奴的力量博弈,见证了匈奴的由盛而衰。

呼韩邪单于,王昭君即将嫁许的人。《后汉书》里则记载,“昭君字嫱”,呼韩邪来朝的时候,元帝要赐给他五位宫女;昭君入宫多年,见不到皇帝,心灰意冷,就主动向掖庭求行。呼韩邪临走前,元帝把五位美女赐给他,其中,就有王昭君。结果昭君一出现,顾影徘徊,美貌竦动左右。元帝被她的美惊呆了,想把她留在后宫。但是,已答应了外邦的求婚,不能失信,又不得不熄了这个念头。他赏给王昭君锦帛二万八千匹,絮一万六千斤及黄金美玉等贵重物品,并亲自送出长安十余里。

这是怎么回事?据《西京杂记》记载,汉元帝因后宫女子众多,忙不过来,就看图召见宠幸。宫人都贿赂画工,独王昭君不肯,所以她的像被画得最差,不得见汉元帝。后来匈奴来求亲,汉元帝就按图像选王昭君去,临行前才发现昭君优雅大方、容貌最美,悔之不及,追究下来,就把毛延寿、陈敞等许多画工都杀了。

独白
我没有别人说的那么难过,能够进宫,能为爹娘换得饱餐,又不愁衣食,已是我的幸运。
多少姐妹也与我一样,终生见不到君主,我并不特殊,又何必自怨自艾?
有人贿赂画师,一见面,也免不了被拆穿,又何必呢?
皇帝有上百个妃嫔,还有上千个像我们这样,没有名份,随时等着蒙召的宫女。
一辈子可能就会被宠幸一次,然后他再也认不出来了。
这与画像不美又有何干?
我不甘于总是被动地等待,被动地等着也许某天奇迹出现。
我想远嫁到匈奴,他们会把我当作天朝上国的公主,会尊我为阏氏,也就是王后。
我想要确定的生活,而不是无尽的等待。
这样还能促进大汉与匈奴的和平。
朝廷必会善待我的爹娘与弟弟。
值得。

讲解
王昭君肩负着汉匈和亲之重任,历时一年多,于第二年初夏到达漠北。

呼韩邪单于见到王昭君的美貌,大喜过望,上书表示愿意永保塞上边境。汉朝因此觉得边境安宁有望,专门为了王昭君改了年号,改为“竟宁”。呼韩邪娶了王昭君,号其为宁胡阏氏,“宁胡”是使匈奴得以安宁之意。汉匈双方都对这次和亲感到高兴,予以厚望。

但是,两人的年龄差至少有三十岁以上,想象他们多么相爱,也未必。相信两人的关系以政治任务为主要的维系。二人生了一个儿子伊屠智牙师,后为匈奴右日逐王。

我们很难揣测王昭君的内心,她对这段婚姻有没有后悔过。确实,敢于去一个未知的地方,过上未知的生活,是不容易的,何况是平日不出闺阁的年轻女孩?

胡地的风俗已让人百般不适应,而且,她还要面对的是一个极其复杂的政治环境,单于的多个儿子,若干个妻子,还要面对匈奴王庭当中的不同政治势力;更何况,彼时的匈奴正不断被分割和弱化,四周都在虎视耽耽。

一个从没有政治经验的女孩,在这个新的国家里,她要面对的,绝不仅是如何取悦年老丈夫的问题,她要迅速了解新的政治形势,掌握一定的统治能力。


三年之后,呼韩邪单于就去世了。而王昭君此时刚过二十岁,还带着一个两岁的男婴。王昭君面临了一个困境:匈奴是游牧民族,实行的是“收继婚制”,多数是兄弟亡故收其寡妻为妻子,以及儿子收庶母(父妾)为妻。父亲的妻妾作为继承遗产一部分,往往被嫡子(非亲生子)所娶。《史记匈奴列传》里写道:“父死,妻其后母;兄弟死,皆取其妻妻之。”


而王昭君毕竟是从汉宫里出来的,她读过书,母嫁庶子,是为“烝”,在汉族的礼义当中,这是违反人伦和天道的,她无法接受这种行为。王昭君上书汉廷,要求返回大汉。


此时,汉元帝的儿子汉成帝已即位。成帝考量了一下与匈奴的关系,决定敕令这位前朝女子“从胡俗”,也就是改嫁给呼韩邪单于长子复株累单于。

独白
翩翩之燕,远集西羌,高山峨峨,河水泱泱。
父兮母兮,进阻且长,呜呼哀哉!忧心恻伤。
想当初,我告别故土,登程北去。
一路上黄沙滚滚、马嘶雁鸣,我心绪难平;
一曲《琵琶怨》,让南飞的大雁忘记了摆动翅膀,纷纷跌落于平沙之上。
我选择了出塞和亲,选择告别父老乡亲,原本以为,我可以吃苦,但可离开后宫那种无望的生活,也算是籍慰了。
谁能想到,苦寒我忍受了,王庭上那些仇汉的大臣们,冷嘲热讽我也忍受了。
我陪着苍老的丈夫度过了他的人生最后阶段,我也默认了。
但是,为何我却要再嫁给我的儿子?
一个虽然比我大,但平时却尊我为母的人?
无人伦、无廉耻,难道是我的归宿吗?
如果不是为了我那和亲的使命,我那牙牙学语的孩子,我为什么要活下去?
苍天啊。我何时才能踏上返家的旅程,再弹一曲《琵琶怨》?

讲解
王昭君怀着痛苦的心情,嫁给了庶子复株累单于。
虽然这段新的婚姻一开始的时候,有违王昭君本人的文化背景,令她痛苦,但复株累单于与王昭君年龄差不多,在长期的生活当中,两人应该还是相处不错的。表现就是,在复株累单于在位期间,他沿袭其父的遗志,积极改善与汉朝的关系,开放边塞汉匈贸易。

昭君对汉匈关系作出的贡献还体现在自己的后代方面。在复株累单于与王昭君共同生活的日子里,两人生下了两个女儿。

两个女儿,须卜居次云(居次即公主)和当于居次,对匈奴和汉匈关系,都颇有影响力。尤其是大女儿须卜居次云,本身既是一位名副其实的女将军,又是一位外交大使,在匈奴内部的政治斗争和对汉朝的谋求和平上,都表现得胆识过人。这可算是王昭君最大的安慰了吧。

但是,造化弄人,在王昭君嫁给复株累单于十一年之后,单于去世了。王昭君再次陷入再嫁的窘境。


史书没有记载王昭君的生卒年。一种说法是,王昭君知道自己将作为财产,继续嫁给下一任新单于的时候,绝望地自杀了;另一种说法是,王昭君一直活到了王莽篡位,并且在王莽挑起了汉匈之间的纷争的时候,她心力交瘁而去世。

哪种说法都没有找到证据。我更愿意相信她是善终的。

王昭君的和亲,创造了汉匈之间长达近四十年的和平,包括她的女儿,也一直在为此作贡献。元朝诗人赵介说,王昭君一个人,就顶上霍去病和他的军队了。一方面,她作为绝世美人,未被君王赏识,她的经历成为后世文人“怀才不遇”的精神寄托;另一方面,她克服了文化上的水土不服,用自己的青春和生命,让两国化干戈为玉帛,真正的价值又岂是那些争宠的后宫小女子所能匹敌的!

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发表第一个评论!

打开喜马拉雅,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