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幼仪】小脚与西服:张幼仪与徐志摩
 16.86万

试听180【张幼仪】小脚与西服:张幼仪与徐志摩

倍速播放下载收听

00:00
18:18


购买所属专辑,收听更多内容

人物小传
张幼仪(1900年-1988年),名嘉玢,1900年出生于江苏宝山。祖父为清朝知县,父亲张润之,是当时上海宝山县巨富。1912年7月,12岁的张幼仪被从中学接回家,同徐志摩成亲。在生下长子徐积锴三年后,徐志摩要求与张幼仪离婚。1922年,张幼仪于柏林产下次子,还没出月子,就与徐志摩正式离婚。这是中国史上依据《民法》的第一桩西式文明离婚案。

1926年,张幼仪返回中国,次年开始在东吴大学教授德文。在哥哥的支持下,张幼仪于1928年出任上海女子商业银行副总裁。与此同时,张幼仪出任云裳服装公司总经理。接着,二哥张君劢主持成立了国家社会党,她应邀管理该党财务。

张幼仪由一个传统的“弃妇”,经过自己的努力,终于成了中国最早的女企业家、女银行家、女教育家。而且,她的后半生很安稳,88岁的时候,逝世于纽约。

完整文稿

讲解
张幼仪的一生大起大落。
她的丈夫、著名诗人徐志摩,为了追求林徽因逼她打胎、离婚;她一个人漂零在语言不通的异国他乡,生下了孩子,十分凄凉。可没想到,离婚后的张幼仪却触底反弹,一举成为了中国最早的商界女强人,以及女银行家、女教育家。

更令人意外的是,离婚后,张幼仪与徐志摩的关系反而变好了。别误会,张幼仪可不是什么“圣母”,她只不过是一个曾经跌落人生谷底,踩过大坑,最后一步一步,靠自己救赎自己的女人。 

独白
你总是问我爱不爱徐志摩。
你晓得,我没办法回答这问题。
我对这问题很迷惑,因为每个人总是告诉我,
我为徐志摩做了这么多事,我一定是爱他的。
可是,我没办法说什么叫爱,我这辈子从没跟什么人说过“我爱你”。
如果照顾徐志摩和他的家人可称为“爱”的话,那我大概是爱他吧。
在他一生当中遇到几个女人里面,说不定我最爱他。

讲解
张幼仪是名门望族之女。她的二哥张君劢,是很有影响力的政治家和哲学家;四哥张嘉璈,曾任中国银行总裁,是“政学系”重要人物。张嘉璈很欣赏当时19岁的徐志摩,想把二妹张幼仪许配给他,于是主动向徐家求亲。

徐志摩的父亲是江南富商,一听巨富之家张家来提亲了,自然求之不得,一口答应。于是,当时还在念初中,年仅14岁的张幼仪,只能懵懵懂懂地退学嫁人了。

出嫁前,张幼仪的母亲告诫她,在婆家只能说“是”,不能说“不”。张幼仪年龄小,也不会打扮,只知道牢记母亲的告诫,时刻叮嘱自己要谨遵“妇德”,穿着打扮非常保守。其实,论长相,张幼仪并不难看,就是比较敦厚的样子。而徐志摩天性浪漫,从小到大都是学霸,出了名的风流公子哥儿,接触的都是当时最摩登现代的女郎。他看不上只想相夫教子、只会做女红、又没文化的张幼仪。

而且,作为新文化人士,徐志摩本身就很反对这桩包办婚姻。第一次见到张幼仪的照片,一看到她老实巴交的样子,徐志摩便嘴角往下一撇,用嫌弃的口吻说:“乡下土包子!”婚后,他更是没有拿正眼看过张幼仪。年幼的张幼仪,内心想必是波涛汹涌的,谁没有自尊心呢? 

婚后4年,两人在一起的日子只有4个月。张幼仪足不出户,总是长时间跟着婆婆坐在院子里缝缝补补,很快就到了1918年,生下了长子徐积锴的张幼仪,心里盼望着丈夫会对自己好一点。可不久之后,徐志摩就留洋去了。

独白
我没有缠过足,但对于我丈夫来说,我的两只脚可以说是缠过的,
因为他认为我思想守旧,又没有读过什么书。
志摩在英国,我被公公婆婆安排,送我去与志摩团聚,先到马赛再到伦敦。
但是到达马赛港时,我斜倚着船舷,等着上岸,然后看到徐志摩站在东张西望的人群里;
就在这时候,我的心凉了一大截。
在接船的人当中,他是那个唯一露出不想来的表情的人。
我一眼就看出来了,
整个马赛港口,只有他一个人,厌恶着从船上来的亲人。
志摩陪我的第一件事,便是带我去买新衣服和皮鞋,
因为他认为我从国内穿来的,经过精挑细选的中式服装太土了,
会让他在朋友面前丢脸。
我们还拍了这辈子唯一的合影,只是为了给志摩的父母寄去。
接到我,拍完照,他作为丈夫的任务就完成了。
我竭尽全力地让自己看来更贤惠,更乖巧,更听话,更懂得照顾公婆。
但越是这样,志摩就越讨厌我,他觉得我老土守旧,呆板无趣、僵硬乏味。
我知道,他认为我配不上他。
我想,也许他是对的吧。

讲解
随后,张幼仪在英国沙士顿安顿下来,但她和徐志摩的关系并无改善。这个时候,张幼仪已经怀上了二胎,可徐志摩却突然提出要她打胎,并提出离婚。因为此时,徐志摩已经疯狂地迷恋上了才女林徽因。张幼仪感到很错愕,毕竟在那时,离婚还是一件新鲜事呢,而且她还怀着孩子。张幼仪的观念其实很传统,她不是什么新女性。被丈夫休妻,对张幼仪来说简直就是灭顶之灾。

不知所措的张幼仪对徐志摩说,“我听说有人打胎死掉的。”没想到,徐志摩不耐烦地回应:“还有人因为火车事故死掉的呢,难道人家就不坐火车了吗?”

徐志摩的绝情让张幼仪心冷,见她不答应,徐志摩便一走了之,张幼仪毫无办法。随着产期的临近,无奈之际,她给在德国的二哥张君劢写信求救。据说,当时的张幼仪,惟一懂的英文字母,就是PARIS。万般无奈之下,她只好拖着巨大的肚子只身一人从英国来到巴黎,后来又去了柏林,把孩子生了下来。没有人知道那段时间她是怎么捱过去的。

徐志摩为了追到林徽因,必须要离婚。他追到柏林,与张幼仪在一个朋友家里见面。张幼仪还抱有一丝希望,咬着牙对徐志摩说:“你要离婚,等禀告父母批准才办”,可徐志摩却很绝断地说:“不行,我没时间等,你一定要现在签字!”。

看到徐志摩的无情和决绝,一再逼迫自己签字,张幼仪知道两人的婚姻再也没有挽回的余地,她只能含泪签了字。落笔的瞬间,张幼仪在想什么呢?婚后的一幕幕是否像放电影一样,在她的脑海里逐一闪过?徐志摩一次次地将她的自尊心踩在脚底,事已至此,她还能怎么办呢?两人的离婚成了中国历史上,依据《民法》的第一桩西式文明离婚案。

一个没怎么受过教育的旧式女子,带着刚出生的孩子,被迫离婚,在一个陌生的国家生活,这是一件多可怕的事!眼泪已经哭干的张幼仪决定振作起来,她还有孩子,她不能垮。张幼仪雇了保姆,自学德文,考入裴斯塔洛齐学院,专攻幼儿教育。可令她更加悲伤的是,她的小儿子在3岁的时候不幸病死了。

越是到了退无可退的地步,张幼仪越是沉着冷静,她带着一颗破碎的心辗转德国,边工作边学习。她严肃的人生理念与德国严谨的工作作风很契合,在学习和工作中,她第一次找到了自信。

张幼仪将自己的一生分为“去德国前”和“去德国后”——去德国以前,凡事都怕;到德国后,变得无所畏惧。她的变化很明显。连徐志摩也在给陆小曼的一封信中提到:“张幼仪是个有志气有胆量的女子……她现在真的‘什么都不怕’。”

独白
我曾经非常恐惧。
当我挺着八个月的大肚子,拎着行李箱,站在街上,不知往何处去的时候,周围的人全是深目高鼻的外国壮汉,我一句话不会说,一个字都不认得。
我以为我就要死去了,和我肚子里的宝宝一起。
我根本来不及恨志摩,因为我的所有力气,所有的精力,都要用来活下去,活下去。
不懂德语,我就无法生存,所以,我日以继夜,连饭都没空吃,也要背德语单词,听德语课文;
孩子刚出生,身体很差,无人照料,我就没日没夜地,用德语学了大量的育儿知识,陪他去医院,给他打针吃药,终于熬过来了。
等我能够像个正常人一样,走路,说话,交流,带孩子的时候,我忽然发现,我不是一无所长,只要我能学,我就能会,我就没有什么办不到!
我哪有时间哭泣和哀悼!
在去德国之前,我什么都怕;
在去德国之后,我什么都不怕。

讲解
回国后,说着一口流利德语的张幼仪先是在东吴大学教德语,后来在四哥张嘉璈的支持下,出任上海女子商业银行副总裁。

与此同时,张幼仪的八弟张禹九与徐志摩、江小鹣等人在静安寺路开了一家云裳服装公司。由于家族的关系,张幼仪出任该公司总经理。这使她的经营能力得到了极大发挥。

该公司开业于1927年8月7日,是中国第一家专业女子时装公司。这是一种非常大的创新,因为当时的国内几乎没有这种商业模式,正因为如此,短短半年时间,云裳便获得了成功,获利不菲,成为潮流。

更令人感佩的是,徐志摩的新婚妻子陆小曼,就是云裳的模特。人们常把陆小曼和唐瑛这两位著名的交际花,视为“云裳”的风格和标准。听到这里想必很多人就有疑问了:徐志摩抛妻弃子,对张幼仪如此无情无义,他们怎么还能够合作?为什么张幼仪还愿意让徐志摩后来的妻子陆小曼成为模特呢?

一方面,张家与徐家,是通家之好,同时也是两大巨富的联姻,家族之间的政治与经济关系千丝万缕。两家人的关系,并没有因为他俩的离婚而绝交;另一方面,张幼仪为人非常忠厚善良,纯粹是付出型,即便徐志摩对她很残忍,她也并无记恨。至于陆小曼,当初造成自己离婚的并不是她;张幼仪连林徽因都不记恨,对陆小曼就更谈不上讨厌了。

而且,徐志摩之前的确憎恶包办婚姻,也看不起张幼仪的传统与无能。但是,两人的婚姻早已解除,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张幼仪已经成长为了非常厉害的女强人,成大事者不拘小节。只要能做成生意,赚到钱,有什么怨恨是放不下的呢?张幼仪的这份胸襟,就连徐志摩也不得不感到钦佩,他变得对张幼仪尊重有加。

1928年,中国女子商业银行董事会一再邀请张幼仪加盟,她才转去担任商业银行总经理之职。1934年,张幼仪的二哥张君劢主持成立了国家社会党,张幼仪又应邀管理该党财务,一时威风八面。抗战爆发后,张幼仪屯积军用染料,据说,价格涨了1000倍后她才脱手,大发了一笔横财。不得不说,真是厉害。

独白
和志摩仳离,我早已不恨他。
在胡适先生那里见过志摩和小曼,他们是真心相爱的。
我不是有魅力的女人,不像别的女人那样;
我做人严肃,因为我是苦过来的。
我和志摩甚至还经常写信。关系比结婚的时候好多了。
有时候,我觉得我已经为我家人和徐志摩家人做尽了一切,我和徐志摩的关系,始终还是很近。
你曾问我,既然我有能力经营一家银行和一间服装行,怎么还对徐家二老和徐志摩这么百依百顺。
我想我对徐家二老有一份责任在,因为他们是我儿子的爷爷奶奶,所以他们也是我的长辈。
我就是伴着这些传统价值观念长大的,不管我变得多么西化,都没办法丢弃这些观念。
所以,我要为离婚感谢徐志摩。
若不是离婚,我可能永远都没办法找到我自己,也没办法成长。

讲解
这是张幼仪在回忆录《小脚与西服》里的话。
1926年,张幼仪回国之后,徐家二老就将她收为干女儿了。也许是因为感觉自己的儿子愧对张幼仪,也有可能是为了自己的孙子着想,徐申如将家产分成了三份,儿子徐志摩和陆小曼一份,孙子和张幼仪一份,老两口一份。

而且,徐父看到张幼仪能干,后来几乎将产业全部交给她打理,连给儿子徐志摩的钱,也是通过张幼仪之手,足见徐家二老对张幼仪的信任。

后来的故事大家都知道了,徐志摩飞机失事去世了,徐老爷也去世了,可很多人不知道,张幼仪每个月雷打不动,仍然继续放三百元到陆小曼的户头里。直到过了四、五年以后,陆小曼的同居男友翁先生告诉她说,他自己可以供养陆小曼了,张幼仪才不再寄钱。张幼仪这是在替前夫照顾他的现任妻子啊。

可见,张幼仪心胸开阔,宅心仁厚。在她的脑子里,还是以大家族族长的观念为主。1949年,张幼仪移民香港,1954年与苏纪之医师结婚,两人一起共同生活了18年之后,苏纪之去世,幼仪搬往美国与家人团聚。她一直到88岁,才安然去世。

张幼仪是一个讲究“三从四德”和贤良淑德的传统女人,虽然曾经被男人无情地抛弃过,但经过自己的奋斗,她一举成为精明能干的商界女强人。而她与徐志摩的感情则一直是一个谜,常常被拉出来与林徽因、陆小曼进行比较,但张幼仪永远是张幼仪,她更应该被人记住的,不是徐志摩的前妻,而是一位成功的女企业家、女银行家和女教育家。

褪去一切外在的光环,她是一个坚韧、独立、活得有尊严的女人。

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发表第一个评论!

打开喜马拉雅,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