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圆圆】让吴三桂“冲冠一怒为红颜”的女人
 34.38万

试听180【陈圆圆】让吴三桂“冲冠一怒为红颜”的女人

倍速播放下载收听

00:00
13:29


购买所属专辑,收听更多内容

人物小传
陈圆圆:常州武进(今属江苏)人,本姓邢,名沅,字畹芬。为苏州名妓,善歌舞。初为田畹歌妓,后吴三桂纳为妾。三桂出镇山海关,李自成农民起义军攻克北京,曾被俘。三桂降清,清军攻陷北京,仍归三桂,从至云南。晚年为女道士,改名寂静,字玉庵。民间传说称吴三桂降清是为了她。


完整文稿
讲解:
陈圆圆,是明末清初的名伎,“秦淮八艳”之一。吴伟业的《圆圆曲》有一句诗:“恸哭六军俱缟素,冲冠一怒为红颜。”奠定了陈圆圆在风流史上的地位。

“秦淮八艳”是中国式文人的一场绮梦;就因为她们,至今,玄武湖边似乎还流淌着脂粉和膏油的香味。她们为娼妓与政治结合确立了新的高度:“青楼皆为义气妓,仗义每多屠狗辈。”

她们活跃在江南一带,不仅个个才貌双全,而且还可以算是“德艺双馨”,都与重要的政治、文坛领袖有瓜葛,再也没有哪个群体有这么齐整的素质与经历了。柳如是与陈子龙、钱谦益,寇白门与保国公朱国弼,卞玉京与吴梅村,顾眉生与龚鼎孳,董小宛与冒襄,李香君与侯方域,只有马湘兰独自一人……。虽然每一个都很有名,但最有名的,还是陈圆圆。

她有多美呢?许多人见识陈圆圆的美貌是在金庸的小说里。在《碧血剑》中,陈圆圆一出场,“每个人和她眼波一触,都如全身浸在暖洋洋的温水中一般,说不出的舒服受用”,李自成手下大将刘宗敏,“目不转睛地瞪视着陈圆圆,咕噜一声,吞下了一大口馋涎”,一伙小将爬的爬,抱的抱,丑态百出。圆圆的美态,已如滔滔江水汩汩奔流而出。

陈圆圆,本名陈沅,出身贫寒之家,被卖给苏州梨园,善演弋阳腔戏剧,弋阳腔是明清时最有影响的戏曲唱法之一,现在还有,已列入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声色俱冠绝一时。她曾经被江阴贡若甫以重金赎为妾,但圆圆不为正妻所容;贡若甫的父亲同情她,释为自由身。

前面提到过,陈圆圆的小姐妹董小宛嫁给了著名文人领袖冒襄,实际上,冒襄在娶董小宛之前曾与陈圆圆有婚约。冒襄道经苏州,经友人引荐,与陈圆圆得以私会,并订后会之期。

当年八月,冒襄再次专门前往苏州与圆圆相会。而这个时候,圆圆因为被心怀不轨之人劫夺,正是心灰意冷之时,想要给自己找个安稳的依靠,其实心里已暗下决心想要嫁给冒襄。只是可惜啊,造化弄人,因为战乱,冒襄总是错过约定时期,没能接到陈圆圆,而圆圆在相会途中不幸为外戚、左都督田弘遇掳掠入京。

另一种说法,则是有人用八百金买了陈圆圆,送给了田弘遇。圆圆波澜诡谲的人生,这才真正开始。

独白:
我听惯了赞美和叹息,有文人夸我“声甲天下之声,色甲天下之色”;
有文人夸我“慧心纨质,淡秀天然,平生所见,则独有圆圆尔”;
然而,我竟然不能找到一个归宿。
曾有人说要娶我,他食言了;
曾有人娶了我之后,说要好好待我,他也食言了。
还有辟疆,他天下闻名,知我,懂我,还说爱我,我以为终于可以为他洗手作羹汤了,我甚至愿意为他的母亲奉箕帚,但就在狼烟四起、尸体遍布的时候,就在我最需要的时候,他消失了,他也食言了。
我一再重新流落到梨园教坊,我日复一日地在台上唱着歌,有时还得用身体来服待客人。
我没有办法离开,只能等着有一个男人来带我走。
因为,我所精绝的唱歌和跳舞,只在承平之世有用,在乱世当中,有什么用?

讲解:
按《吴三桂演义》里的说法,田弘遇的女儿是崇祯皇帝的嫔妃,为了能帮女儿固宠,田弘遇把陈圆圆送给了崇祯皇帝。崇祯虽然觉得她确实漂亮,才艺双绝,但是州府失守的消息屡屡传来,崇祯帝并无心思,更不想担上好色误国的恶名,便婉拒了,把陈圆圆退还给了田弘遇。不过,这段历史没有得到更多佐证,恐怕,只是添油加醋。

但是,田弘遇并不甘心,因为日渐失势、想拢络当时声望日隆、且握有重兵的吴三桂,倒是真的。他力邀吴三桂赴家宴,而宴中,就有歌姬陈圆圆,其美貌令吴三桂惊叹。于是,田弘遇便顺水人情,将圆圆赠送给吴三桂,并为她置办丰厚的嫁妆。

吴三桂是谁?他的父亲吴襄是京师提督,他以父荫袭军官,后来任辽东总兵,封平西伯,驻防山海关。此时,正值李自成一路势如破竹,打下了西安、太原,北京城坐不住了,召吴三桂进京觐见。也就是在这个时候,他遇到了陈圆圆。

本来以为,能遇到这样的贵人,陈圆圆下半生能稍为安定,然而,不能。边关告急,崇祯帝不得不下旨宣吴三桂速回关防守。大将当然不能带着小妾上战场,于是,吴家的家人和陈圆圆都留在了北京。

《明史·流寇》里写了来龙去脉:刚开始的时候,吴三桂奉诏已经援军山海关了。这时候,京师落入李自成的手里,他犹豫不进。因为,在大明灭亡以后,吴三桂镇守的山海关已是孤城一座,外面是清兵,里面是农民军,吴三桂手握重兵,不是降清就是降贼,总要投降一方。

这个时候,李自成劫走了吴三桂的父亲吴襄,送信给他劝降。于是,三桂打算投降李自成了,但走到滦州的时候,三桂却听说他的爱姬陈圆圆被李自成的手下刘宗敏掠去。吴三桂非常愤怒,称:“大丈夫连自己的姬妾老婆都保不住,还活着干嘛?”他马上重新返回山海关,攻打李自成在那里的部队。李自成也大怒,亲自率领十余万军队,拎着吴襄出发,向东攻打山海关;并且杀掉了吴襄和吴家三十多口人。

吴三桂看到形势,害怕了,向关外的清军乞求归降,清军由此入关,一路坦途。没错,这就是“冲冠一怒为红颜”。父亲被抓了,他可以投降,但爱妾被抓了,他倒要反抗到底。

虽然是正史,但我总怀疑,这里夸大了女人的作用;陈圆圆固然是吴三桂做决定的原因之一,是清兵入关的无数个小螺丝钉之一,但绝不是惟一。我很怀疑女人对男人的政治立场和价值观能有多大的影响力。以性为笼络手段,女人可能改变一个男人的生活状况,可以改变他的情绪与心态,但却不可能改变他的人格与人品。我并不相信吴三桂是因为陈圆圆而改变政治立场的。

而在野史中,为了更传奇,往往不太谈刘宗敏,而是愿意把陈圆圆和李自成乱点鸳鸯,配成一对。这样,这个歌妓就同时和大明皇帝、大顺皇帝、平西王,这三个死对头、三代枭雄都有染了。一个女人站在三个男人的三岔口上,而这三个男人,分别代表了一个国家、一段历史三种不同的命运,她的爱情决定苍生社稷的命运,听起来有趣得紧,所以大家宁愿记住传说而忘记信史。

独白:
何必再说,是因为我,清军才入关,大明才灭亡呢。
我也只是大时代里一颗棋子,任你们抢来抢去,身不由己。
吴梅村的《圆圆曲》,唱出我的一生,但这种颠沛流离,只有我自己独自承受。
“鼎湖当日弃人间,破敌收京下玉关。恸哭六军俱缟素,冲冠一怒为红颜。
“尝闻倾国与倾城,翻使周郎受重名。妻子岂应关大计,英雄无奈是多情。
全家白骨成灰土,一代红妆照汗青。君不见馆娃初起鸳鸯宿,越女如花看不足。
香径尘生鸟自啼,渫廊人去苔空绿。换羽移宫万里愁,珠歌翠舞古梁州。
为君别唱吴宫曲,汉水东南日夜流。”

讲解:
在正常的时代里,像陈圆圆这样的名妓或许还有一定的选择权;可是被时代巨浪裹胁着,惟有随波逐流、人尽可夫,自己是做不了主的。连庙堂高官都掌握不了命运,何况一介女流,一位风尘女子?

几番折腾,陈圆圆最终又被抢回到吴三桂身边。她就像食肆里的咸鱼,被人翻过来摊过去。有人说她在吴三桂府中一段时间之后出家做了道姑;有人说她在吴三桂兵败之后自沉莲花池,落了个白茫茫一片大地真干净。但故事的主人陈圆圆在想什么?有谁知道呢?

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发表第一个评论!

打开喜马拉雅,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