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卫子夫】蚂蚁与大象的婚姻
 22.89万

试听180【卫子夫】蚂蚁与大象的婚姻

倍速播放下载收听

00:00
12:32


购买所属专辑,收听更多内容

人物小传
卫皇后:卫子夫,河东平阳(金山西临汾西南)人,汉武帝皇后。初为平阳公主家歌女,后为武帝所悦,入宫。弟弟卫青被封为大将军长平侯,尚平阳公主。公元前128年,生刘据,刘据被立为太子,她被立为皇后。做了38年的皇后,后因巫蛊之祸起,刘据举兵诛江充,兵败自杀,她为武帝所废,亦自杀。

完整文稿

讲解:
卫子夫,汉武帝刘彻的第二任皇后,也是大将军卫青的姐姐。她稳居汉武帝的后位38年,从歌女到皇后,再到最后自杀谢幕,卫子夫的一生过得并不平静。

当卫子夫以一个歌女的身份入宫的时候,有谁知道,她会成为大汉最尊贵的女人呢? 她本来只是平阳公主用来讨好弟弟汉武帝的一份礼物。

一天,汉武帝刘彻去姐姐平阳公主家里做客,十几个舞女中,刘彻一眼看中了旁边的歌女卫子夫。他借机去更衣,平阳公主见机行事,让卫子夫伺候弟弟更衣,就这样,卫子夫被刘彻临幸了。

进宫以后,卫子夫很久都没有再见到刘彻。过了大半年,卫子夫才终于见到了刘彻,她恳求刘彻放自己出宫回家。刘彻一看,卫子夫美貌动人如初见,又心动了。于是,卫子夫又被留在了宫里。

没想到这一留下,卫子夫从此以后居然得宠了,并且生了两个女儿。刘彻在二十八岁之前,都还没有过皇子,他非常在意这一点。刘彻把错全怪在陈皇后阿娇身上。

陈皇后阿娇本就膝下无子,加之被指正下蛊诅咒刘彻的子嗣,使皇帝勃然大怒。于是,陈皇后被废,巫师也全都被处死了。所以,在陈皇后被废的一年后,卫子夫居然能生下第一个皇子,这当然会受到极大的重视。刘彻有多重视呢?他讴歌了一曲,命当时的大辞赋家做了《皇太子生赋》。后来,还把这位皇子刘据立为太子。

卫子夫不仅母凭子贵,在此之后,她同母异父的弟弟卫青,也在为姐姐加码。立姐姐为后这件事,不用卫青说话,自然有人替他说。朝堂上,提出立卫子夫为后的人是谁呢?不是卫家的人,也不是霍家的人,而是中大夫主父偃。主父偃曾经收到卫青的提携,可见卫青在朝中的地位是很高的。

而汉武帝也欣然答应了立卫子夫为后的建议,并且在立后当天大赦天下,还发表了“天地不变,不成施化;阴阳不变,物不畅茂”的感叹。意思是,一成不变,不一定是好的,换个皇后,也许明天会更好。

卫子夫本来就长得倾国倾城,也性格温顺,跟骄纵的陈阿娇皇后正相反。在外人眼中,卫子夫当上皇后是如此地顺利,可她的内心,又该是如何呢?

独白:
从平阳公主府,到未央中宫椒房殿;
她们都说,我是这个世上最幸运的女子。
我有天下最威严的夫君给我荣耀,还有世上最英勇的弟弟护我周全,但是,我只知道,我头上的珠花、步摇,是越来越沉了。
沉得我走路的时候,眼睛都不敢乱瞟,生怕跌倒。
我不会忘记,我被立为皇后的那天,皇帝找人为我写了一篇《戒终赋》。
他说,你是一位好皇后,但是不要学习陈阿娇啊,行巫蛊之事,自毁德行。
意思是让我善始善终。
我怎么能听不懂呢?
我看待皇帝,从来不能像一个妻子看待一个丈夫一样,我是在看待决定我命运的天神啊,我琢磨他的每个态度,动向。
那些恃宠而娇的大臣和妃子,坟头草都已三尺高了;
我和卫青,必须小心谨慎,殚精竭虑,其实,我一直在恐惧,越来越恐惧,从没有一天,像今天一样恐惧。

讲解:
汉武帝刘彻是一位强权皇帝:如果从心理学上来分析,他的父亲景帝、祖母窦太后、母亲王皇后、姑妈馆陶公主都各自有强烈的权力欲望,但刘彻不仅没有被压制,反而迅速地学习、成长,很快就掌握了权术的技巧,比这些人的权力掌控力更充沛、更强大。

卫子夫不是一个强势的女人,但她深深知道与自己这位“丈夫”的相处之道,获得了十五年的荣宠。不过,随着卫子夫容颜逐渐老去,大约也就是在她被拜为皇后的六年之后,王夫人开始受到刘彻的宠幸,后面又陆续出现了李夫人、尹婕妤、赵婕妤等人更替受宠。

如果说,前期卫青是依靠卫皇后才得以封侯拜将的,那么,后来就是卫青和霍去病在保卫皇后与太子了。卫子夫的弟弟卫青是大司马大将军,外甥霍去病则是大司马骠骑将军;实际上他们都是地位最高的辅政大臣,权力超过丞相。

但在霍去病病死后,汉武帝再也没有派卫青出征了。接下来,卫家的几个爵位渐渐都被削掉了,开始的一门五侯,到最后只剩下卫青一个了。卫青都默默忍受,不发一言。至少在相当长一段时间里,在他的庇护之下,皇后与太子是平安无事的。

曾经有一次,刘彻特意找过卫青来谈话。那时卫皇后和卫太子已经感觉到太子位不稳了。刘彻对卫青说:
“我知道现在皇后和太子内心都不安,但请你转告他们,我现在不得不有所作为,四处征伐,是为了打下稳固的江山;但我的继位者必须是很仁厚的,不能像我一样劳民伤财,而太子敦重好静,正合适,他一定能安天下。”

武帝是想让卫青和卫太子、卫皇后们放心。从这里可以看出,除了是一个万人仰仗的君王,武帝身上仍然有一个丈夫温柔和爱的影子,只是很难被捕捉到罢了。

武帝的多疑也并非空穴来风。当一个家族权力大到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时候,早已是树欲静而风不止了,你再小心翼翼,也必然会与其他权力关系枝节勾连,牵一发动全身。

比如,当朝丞相就正是卫青和卫子夫的姐夫。这也侧面说明,就算卫青对结党营私再无兴趣,但政治结构就注定了统治高层的家族之间必然是互相勾连、难以分割的。卫家基本上是内外朝通吃了,必定会引来嫌隙。

而在卫青去世之后,卫太子与武帝的不同政见越发明显,武帝“嫌其材能少不类我”;此时,其他王子也渐渐长大成人,太子之位的变数越来越大了。但从他找卫青谈话这件事来看,武帝对卫子夫、卫青仍然是非常重视的。这些,聪明的卫子夫又怎能不懂呢?

独白:
我也爱他,我也懂他。
皇帝会把抬举他喜欢的女人和男人,当作权力的昭示;
他有本事把他喜欢的女人,从身份低贱的歌女,擢升为皇后;
他有本事把他女人背后的兄弟姐妹,统统都封侯拜相,卫家一门五侯,前无古人的三万户侯,加上卫青、霍去病领兵的数十万;
就算再加上太子、皇后、长公主、公主;
所有人加起来,都比不过皇帝的一个念头。
兴盛或灭族,他似乎一只手掌就可以决定。
其实,他也曾从噩梦中惊醒,说哪个大臣要杀他。
我倒是愿意祈祷,他永远可以用一只手翻云覆雨。
如他所愿的,我就在他的手掌中翩翩起舞。

讲解:
卫氏本是小门户,但从卫子夫入宫开始,卫氏一门,五人封侯,姐姐做皇后,弟弟娶公主。卫子夫的身后,是一张巨大的权力关系网。这也预示着,作为这个权力关系网上的重要节点,卫子夫的一生,很难有哪一天可以说是真正轻松的。

况且,卫子夫的压力,根本不是来自于其他妃嫔的竞争,因为一百个妃子的心眼都没有皇帝本人的多。汉武帝晚年多疑,小人借机诬陷卫子夫,说她兴起了巫蛊之祸。刘彻本就是有神论者,对巫蛊之事深恶痛绝。于是,卫青的儿子被斩,卫家被抄,卫子夫的大姐夫,当朝丞相公孙贺父子被杀,公孙家族被灭,然后是卫子夫的两个女儿诸邑公主、阳石公主被斩,接着,巫蛊的血迹延伸到卫子夫的长乐宫和太子据的东宫。绝望中,太子据和卫子夫奋起反抗,想逼迫武帝逊位,可惜兵败,卫子夫以自杀谢幕。

在我看来,卫子夫从入宫到当皇后,一直是被动和隐忍的。而奋起反抗、叛乱一事,虽然也有史学家否认确有其事。但我倒更希望这一切是真的,顺从了一辈子的卫子夫如果真的能为自己和儿子的命运,反抗高高在上的汉武帝,这种行为,看似毫无胜算、螳臂当车,但也算是真实勇敢地为自己,为儿子主动搏了一回,值得敬佩。

卫子夫和汉武帝这一对“夫妻”,从未像夫妻一样站在相互匹敌的高度,妻子在丈夫面前,不过是大象面前的一只蚂蚁,这样卑微的婚姻,实在太累了!卫子夫开心过吗,幸福过吗,爱过吗?只能靠后人去猜想了。

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发表第一个评论!

打开喜马拉雅,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