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蕊】南宋著名风化案解密
 21.61万

试听180【严蕊】南宋著名风化案解密

倍速播放下载收听

00:00
12:30


购买所属专辑,收听更多内容

人物小传
严蕊:字幼芳,南宋初年天台营妓。洪迈《夷坚志》庚卷第十:“台州官奴严蕊,尤有才思,而通书究达今古。”周密《齐东野语》称她“善琴奕歌舞,丝竹书画,色艺冠一时。间作诗词,有新语,颇痛古今。善逢迎。四方闻其名,有不远千里而登门者。”事见《二刻拍案惊奇》。

历史上确有其人,严蕊确是唐与正最喜爱的营伎,也确与唐有私,但是唐与正没有给严蕊办好脱籍的手续就要求她跟随自己去江西,按律,严蕊要判杖责,这与唐与正无意中的陷害有关。而严蕊的受责,也是缘于朱熹和唐与正之间的政治斗争。

完整文稿

讲解:
严蕊,是宋朝的名妓。不知道她不要紧,你只要知道,宋朝最有名的理学大师朱熹,曾经让人严刑拷打严蕊,却没有得到想要的口供,反而丢脸地被皇帝调走就行了。有时候,青楼里有的是有义气的女子,而最讲道德的大师们,却未必有道德。

独白:
真是越来越难混呀!
歌妓或官妓,长得漂亮,是必须的,但还远远不够。
得品味高妙,还要定期参加临安或汴梁的春秋新装和首饰发布会,最好买得起暹罗、大食、波斯的时髦货;
得出口成诗,文章立等可取,还会品评词藻;
得是个美女作家,名声在外;
还要能歌善舞,兼作词作曲;
最后,看男人的品味也要一流,不贪图钱财,不能迷恋荣华;
只有才高八斗,享有清誉的文人,才能成为入幕之宾。
是的,我都做到了,我艳名远扬,求诗文,求与我一亲芳泽的官员,络绎不绝;
但是,我怎么会想得到,这世上还有更难的事呢?

讲解:
严蕊,是南宋孝宗年间,浙江台州的官妓,是上厅行首,也就是高等妓女。不是不想从良的,但官妓脱籍须经州府里特许,而妓业又是江南重要的财政收入,严蕊因为太有名了,引来不少一掷千金的豪客,贪图着她带来的知名度和收入,所以官府一直不准严蕊脱籍。

严蕊平日里在乐营教习歌舞,作为官妓,也必须无条件地应承官差,随喊随到。但是,官妓又不得向官员提供性服务:可以歌舞佐酒,然不得私侍枕席。对于妓女来说,这太过吊诡了。聪明绝顶的严蕊,就是在这件事上栽了跟头。

当时的台州太守是唐与正,字仲友,自认为风流文采,对严蕊的才情也颇为欣赏。一日,红白桃花盛开,唐仲友置酒赏玩,严蕊应声成一阙《如梦令·道是梨花/不是》,词云:
“道是梨花/不是,道是杏花/不是。
白白与红红,别是东风情味。
曾记,曾记,人在武陵微醉。”

唐仲友听完,对严蕊赞不绝口,赏以细绢两匹。不久后,唐仲友的朋友谢元卿七夕来赴宴,唐仲友便力邀严蕊作词。严蕊以七夕为题,以友人之姓“谢”为韵,吟了一首《鹊桥仙·碧梧初出》:
“碧梧初出,桂花才吐,池上水花微谢。
穿针人在合欢楼,正/月露、玉盘高泻。
蛛忙鹊懒,耕慵织倦,空做古今佳话。
人间刚道隔年期,指天上、方才隔夜。”

谢元卿啧啧称赞,对严蕊又是大加赞赏。之后,唐仲友总喜欢带着她四处游历赴宴,有时甚至超越了台州地界。可问题是,官妓是有严格的管理和规定住所的,倘若没办理正式脱籍手续而私自到外地居住,按当时的法律是要按“逃亡律”处置的,即便是太守带她去的,也会依据“浮浪律”而被判“杖八十”。


再加上,唐仲友去哪里都带着严蕊,二人确实交往频繁,旁人虽不知真假,但也难免捕风捉影。碰巧这时,唐仲友被一些官僚上折子告状了。于是,朱熹出现了。

关于唐仲友与朱熹的恩怨曲直,三言两语说不清。简单地说,朱熹调查唐仲友,还收集到了唐仲友违法收税、贪污官钱等8条证据。接着,朱熹向朝廷连着六次弹劾唐仲友。而唐仲友也没有坐以待毙,派人闯进司理院殴打朱熹的手下。吏部尚书等等朝臣,也纷纷上章举荐唐仲友,称他是有清望的儒臣。

朱熹与唐仲友,谁好谁坏姑且不论,可其中有一条是跟女人扯上关系的。朱熹怀疑唐仲友与官妓严蕊有染,并帮助她落籍,解除官妓合同,是严重的违纪行为。他派人把严蕊抓来,严刑拷打。

朱熹,大家都很熟悉了,程朱理学的奠基人。朱熹以提倡“存天理、灭人欲”著称,程颐、程颢则提出“饿死事小、失节事大”,也就是由他们这几个理论家,才开始把女人的“贞节问题”,上升到极为严重的程度。

但是他自己呢?《宋史》卷三十七记载了一桩有名的“庆元党案”:监察御史弹劾朱熹,有十大罪状,其中还包括“诱引尼姑二人以为宠妾,每之官则与之偕行”,“家妇不夫而孕”。这是说朱熹贪色好淫,引诱两个尼姑作宠妾,还带在身边招摇过市。他家中的儿媳妇则在丈夫死后还怀上身孕,疑是“翁媳扒灰”所致。据此,监察御史要求将朱熹斩首,这些听上去确实是骇人听闻。

宋宁宗很生气,朱熹赶紧承认错误,把娶尼姑的事都招了,说自己“惟知伪学之传”,上表请罪。不过,后世也有史学家认为,朱熹上书认罪只是一个讥讽,并不代表他真的做过这些事。这个,恐怕就只有他老人家自己才知道了。

我们回过头来说严蕊。被下到监狱之后,不管别人对她如何动刑,严蕊只说:“循分供唱是有的,曾无一毫他事。”受尽了苦楚,监禁了月余,口供没有变过。

朱熹没有办法,又把她转发去绍兴,再令当地严加勘问。绍兴太守一看这是一位官妓,就说:“从来有色者,必然无德。”就动用夹手指和夹棍的酷刑,来折磨严蕊。

最后,就连狱官也都可怜她了,好言劝说道:“上司加你刑罚,不过要你招认,你为什么不干脆招认了?女人家犯淫,最重就不过是杖罪,而且你都已经受过杖了,何苦舍着身子,熬这等苦楚?”

严蕊说:“我身为贱伎,知道自己招认了,也不是什么大罪;但天下事,真则是真,假则是假,岂可自惜微躯,信口妄言,以污士大夫!今日宁可置我死地,要我诬人,是做不到的!”说得连狱官也肃然起敬了。

当然,光是从这件事来看,唐仲友缩起来头任凭严蕊被拷打也不施援手,也是令人齿冷。

独白:
我终于把往日里争强好胜的心,剪灭了。
原来,任多少裙下之臣争相讨好,也不过是虚言,他们可以为了躲灾,把女人往牢里送,让女人受酷刑,让女人替他们挡枪。
他们嘴里的义,是为了怂恿别人为他守义,他自己可以不守;
他们嘴里的忠诚,是为了让别人为他效忠,他自己可以不信;
他们嘴里的道德,是为了煽动别人讲道德,他自己可以不讲。
系狱数月,酷刑数次,养伤半年;
足以让我看清了人,看清了这个世界。
平时读这些锦绣文章,背后都是龌龊不堪。
我终于明白,什么是你们的道德了。

讲解:
皇帝宋孝宗看朱熹为了严蕊就赖在台州不走了,闹得太不像话了,就让朱熹改官离职。


朱熹满心不高兴地走了,当地来了个岳飞的后代岳霖,当浙东提刑官。他敬佩严蕊,把严蕊请出来,看她伤痕累累,便让她做词自陈。她口占《卜算子·不是爱风尘》一词:
“不是爱风尘,似被前缘误。花落花开自有时,总赖东君主。
去也终须去,住也如何住!若得山花插满头,莫问奴归处。”

岳霖一听明白了:“你从良之意决矣。此是好事,我当为你做主。”立刻取伎籍来,与她除了名字,判与从良。

自此一事,严蕊芳名远扬,义气所在,常有人重金求娶。传说,她最后嫁给了一位宗室子弟作妾,过上了舒心幸福的日子。甚至还有人说,严蕊出狱后写了一本狱中回忆录,开篇一句就是:“神女生涯原是梦,小姑居处本无郎。”

这其实是戏说,这两句诗的作者不是严蕊,而是晚唐著名诗人李商隐。不过用来对照严蕊的一生,倒也似乎贴切得很。

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发表第一个评论!

打开喜马拉雅,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