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禧】大清王朝最后的权力游戏
 31.80万

试听180【慈禧】大清王朝最后的权力游戏

倍速播放下载收听

00:00
17:01


购买所属专辑,收听更多内容

慈禧,叶赫那拉氏,清朝咸丰帝的妃嫔,同治帝的生母,也是晚清的实际统治者。



中国近代史上几乎每一桩丧权辱国的事件都与她息息相关。但是,晚清大儒辜鸿铭却盛赞慈禧:“我恐怕很难使那些对中国过去四十年历史不熟悉的外国人懂得,在那四十年灾难频仍、动荡不宁的岁月里,像皇太后这样的国家掌舵之人该需要怎样的政治家风范、胆略、坚忍不拔和治国之才。”


慈禧的不一般,在很小的时候就已经显山露水了。


14岁时,她家里出了一件大事:道光皇帝为了调查一件金库亏空案,派人抓了她的祖父,一时之间家人方寸大乱,唯独年少的慈禧,表现得异常镇静,知道动用祖父的人脉救人。在她的指点下,祖父才顺利地被营救了出来。


选秀入宫后,慈禧很快就得宠了,在生下咸丰帝惟一的皇子载淳之后,一再晋升,封为懿[yì]贵妃。


咸丰帝有多宠爱慈禧呢?当时,皇帝的身体状况不好,无心治国,虽然慈禧不算多有文采,但因为写得一手好书法,咸丰帝常常让慈禧代笔批阅奏折,发表意见。这些,已经让大臣们对她很不满了。我大胆猜测,代皇帝批阅奏折这个举动,可以说是“无心插柳柳成荫”,在慈禧心中埋下了一颗渴望权力的种子。


独白:


从小阿娘就让我让着男孩,不要跟他们争斗,

不要跟他们吵闹,要顺从他们的意见。

还要我安心下来,好好绣花,好好做女红。

可我不喜欢。

看到那些男孩那么蠢,我就忍不住在心里冷笑,

我没办法听他们的。

进宫这几年,皇上身体差,

他喜欢我,他让我帮他看奏折,

每次都说我说得对。

但是,朝上那些大臣啊,

就像我小时候看到的那些蠢男生一样,

又想让我闭嘴,又想让我服从他们了。

他们说,妇道人家,只会绣花和生小孩,

什么都不懂,根本就不该关心朝政。

可是,你们虽然号称饱读诗书,

见解却比我这个“妇道人家”还远远不如。

皇上都听我的,

我凭什么听你们呢?

皇帝一天天衰弱下去,我知道,我只有靠自己。


慈禧真正走上政治舞台,是她26岁的时候。当时,英法联军攻入北京,慈禧随咸丰帝逃往热河。在那里,咸丰帝的病情越来越重,于是,秘密召见了户部尚书、协办大学士肃顺,商谈身后之事。据当时官员潘祖荫的笔记所载,肃顺竟然建议效仿汉武帝杀钩弋[gōu yì]夫人的先例,提出干脆把慈禧杀掉,以免子少母壮、权力落到女人手里。咸丰帝不同意,因为,皇帝不仅怕后宫干政,也怕大臣篡权呢。


于是,咸丰帝定下了一个互相牵制的安排:立了慈禧年幼的儿子载淳为帝,就是同治皇帝,之后一方面给了慈禧和慈安一人一枚代表皇权的印,要两枚印章同时盖上才能生效;另一方面,还定下了怡亲王载垣、郑亲王端华、景寿、协办大学士尚书肃顺等一共八位顾命大臣,希望他们与两位太后互相制衡。


咸丰帝的如意算盘打得不错,可他没想到自己刚死,以肃顺为首的八大臣就动手了。


他们提出,皇帝的谕旨应该由他们拟定;两宫太后只负责盖章,不能改动;臣下的奏折一律不进呈两宫太后阅览。


慈禧知道后当然据理力争,但这件事也让她明白,自己如同砧板上的鱼肉,这可怎么办呢?她想到了奕䜣,咸丰帝的弟弟,那个留在北京与英法联军谈判的恭亲王。


据说,慈禧派出了贴身太监,用苦肉计才把密信从肃顺防守严密的势力中,送到了北京的奕 䜣亲王手中。咸丰十一年八月初一,恭亲王以吊祭为名赶到了咸丰帝的灵堂,而且见到了慈禧和慈安两位太后。当时,肃顺没有拦住:他轻敌了,觉得两个弱女子,能干成什么事?


密谋结束后,恭亲王急速回京。实则,他是秘密联络驻扎在京、津一带掌握兵权的兵部侍郎胜保,作好了发动政变的一切准备。


九月二十三日,安置咸丰帝遗体的棺木起运回京。慈禧请求让两宫领着小皇帝由间道先行回京,那时的肃顺仍然觉得孤儿寡母无所谓,便安排载垣、端华护送先行;而肃顺等人在后面,护送棺木回京。


五天后,慈禧一行提前抵达京郊石槽。她没有进城,而是第一时间在郊外召见了奕䜣,再次确认了发动政变的可行性,第二天再进宫,在朝中控诉肃顺欺凌孤儿寡母。一时间,群情激愤,一直被肃顺欺压惯了的大学士周培祖站出来说:“何不重治其罪?”并建议说:“皇太后可降旨先令解任,再予拿问。”


就这样,恭亲王立即发动早已笼络好的文武重臣,尤其是掌握兵权的胜保,抓捕了载垣、端华两位亲王。当天夜里,抓捕了还在返京路上的肃顺。接下来便是速战速决,两宫皇太后下旨将肃顺斩首,载垣和端华赐自尽,其余几位辅政大臣革职。


慈禧的高明之处,还在于,这场这么大的政变,只杀了三个人,没有大肆牵连,就把大家降服了。


“辛酉政变”,慈禧小试牛刀,大获全胜。


但是,那段日子同时也是慈禧母子“孤儿寡母”最困难的一段时间。因为,就在那几年里,出现了足以威胁国家安全的大动荡:太平军占领了长江下游,捻军遍布黄淮流域,西南有苗乱,西北有回乱。此外,还有地下组织天地会,在两粤闽台等地伺机而动。而且,在鸦片战争之后,英、俄、日等国也对中国虎视耽耽。


两宫皇太后面临着一次又一次生死危机,慈禧不得不物色、思考着她能依仗的新人选。


其实照道理,早在咸丰帝在位时,像曾国藩这样的优秀人才就应该被提拔重用。可是,因为“重满抑汉”的祖制,再加上民间传说曾国藩是“癞龙转世”,这位“湘军”创始人一直郁郁不得志。


但慈禧心里清楚,想要树立自己乃至清王朝的威信,必须先平定太平军等各地起义,那就一定要重用以曾国藩为首的汉人。既然“八大臣”都被自己扳倒了,难道现在还要怕用汉人吗?


慈禧显然不怕。不仅如此,她还推行“洋务派”,训练海军和陆军,工商业也有了初步发展。慈禧与慈安太后垂帘听政的时期,在议政王奕的辅佐下,整饬吏治,重用汉臣。这段时间,被称为“同治中兴”。


不过,虽然慈禧有力排众议推行“洋务”的胆魄,但是,她身上又有很封建的一面。比如她不许别人提到自己的名字,甚至连自己的属相也不能提及。


慈禧属羊,所以《变羊记》、《苏武牧羊》等剧目名称里带“羊”字的戏一律不能唱,每一句唱词中也不准出现“羊”这个字。当时惯演的剧目《玉堂春》里有一句:“好比那羊入虎口有去无还。”为了避开“羊”字,伶人在供奉内廷的时候只得改唱:“好比那鱼儿落网有去无还。”


现代与封建,仿佛是慈禧的两幅面孔,互相打架,彼此共存。


不过不管怎么说,在慈禧的努力下,清王朝的统治危机暂时得到了缓解。


可惜,同治帝载淳年纪轻轻就去世了。之后,年仅4岁的载湉当上了皇帝,他就是后来的光绪帝,两宫仍旧以太后的身份垂帘听政。不久后,慈安太后暴亡,而羽冀已丰、政治经验丰富的慈禧太后,把议政王奕也逐出了权力中心,将权力系于她一人之手。经历了这么多风风雨雨,她早也不是当初那个只会代皇帝批阅奏折的贵妃了。


独白:

谁能懂我呢,

一个从27岁开始就当上皇太后的女人,

她心里想的是什么?

她的人生的词典时,早已不会有爱,或太多的感情。

大半生里,她面临的问题永远是:

有人会动摇我安排下的政局吗?

政敌如何除掉?叛军如何消灭?外邦如何安抚?国家要往哪里走?

我半生劳碌,为天下操心,很累很累了。

我只想舒舒服服,吃好一点,穿好一点;

仅此而己。

但是那帮家伙啊,总是这也说不行,那也说违反规矩,

怎么也不肯吐点钱出来。

我体面一点,皇家的门面风光一点,

不也是给朝廷长脸吗?

唉,真是太不懂事了。


讲解:


清政府早已腐朽不堪,首当其冲的就是慈禧本人。慈禧曾几次想重修被英法联军焚毁的圆明园,命人从军队的粮饷中克扣钱财,并向海关征收鸦片税,以此来为圆明园筹集工程资金,但终因花费实在太巨大,在一批王公大臣或明或暗的联手反对下不了了之。


但她不甘心,1886年,慈禧即将结束垂帘听政,为她的60岁生日庆生。她挪用了据说高达二千四百万两白银的北洋水师军费,建造颐和园。


没多久,甲午海战爆发了。面对日本大炮,军费不足的北洋舰队,已经多年没有更新军舰了,大败而归。虽然现在有学者认为,慈禧只是借着海军的名目来募捐,没有挪用那么多,但无论哪一种说法,那都是一笔天文数字。


然而,如果仅仅以为挪用军费是慈禧愚蠢的“贪婪”,未免有点肤浅。有学者分析,她的这一举动,后面还埋着棋呢。因为北洋舰队缺乏军费去参战,可以顺道除掉一些李鸿章的力量,以便更好地控制他。并且,战败后,光绪的威望跌落,慈禧的权力又得以更加集中。也许在慈禧的心中,国破不要紧,只要权力在。更何况,她还有美丽的颐和园。


独白



我并没有你们以为的那么残忍,也没有你们以为的那么愚蠢。

但是,天下滔滔大势,非人力可阻挡。

老祖宗几千年的祖制,

到我手里,也只能是个收梢了。没了,大清啊,守不住了。

君主立宪,我们的皇上啊,就是个中看不中用的虚衔了!

权力没了!

不独如此,咱们一千多年的科举,也该废了,

没了状元进士,没了举人秀才,

要兴西学,开学堂,办洋务。

女人呀,也不能再裹脚了,

那些女洋人,大使夫人,贵妇,都不裹脚。

他们说,女人也该有自由。

唉,我不想变也不行啊。

看到他们船坚炮利,我就知道,咱们大清,

就快要成为人家砧板上的鱼肉了。

你们反对,可反对有用吗?

就像没人能阻止大江向东奔流,

我也无法阻挡历史翻篇啊!


讲解:


腐败的大清王朝,终于在内外交困之下,走向帝国的黄昏。

光绪皇帝于光绪三十四年十月去世,时年三十八岁。不到一天,慈禧太后也去世了,年仅三岁的溥仪登基,成了末代皇帝。


慈禧在帝国内部集权于一身,长达47年,打破了中世纪中国所有女皇的历史纪录,比吕后、武则天专权的时间都要长。


但有趣的是,权力再大,慈禧作为一个女人,一生都是爱美的,哪怕到了古稀之年也没有减弱半分。


1903年,一位名叫凯瑟琳的美国画师意外进入颐和园为慈禧画像,据她后来回忆,慈禧“身材匀称恰到好处”、“手非常美,小而优雅”、“精致宽阔的前额上方,乌黑的头发平伏地分成两半”、“眉毛弯而细长”、“神采奕奕的黑眼睛十分整齐地嵌在脸上”、“两片灵活的红唇在坚毅的白牙之上分开时,使她的笑容产生了一种罕见的魅力”。


那一年,慈禧69岁,而距离大清王朝的寿终正寝,只剩下不到最后10年。

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发表第一个评论!

打开喜马拉雅,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