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师师】宁当交际花,不愿妃子笑
 34.34万

试听90【李师师】宁当交际花,不愿妃子笑

倍速播放下载收听

00:00
09:56


购买所属专辑,收听更多内容

李师师:北宋末年色艺双绝的名妓,她慷慨有快名,号为“飞将军”。


她的事迹在笔记野史、小说评话中多有记述。较早的可见张端义《贵耳集》、张邦基《墨庄漫录》、宋代评话《宣和遗事》。


宋徽宗在位期间,自政和年间以后,也常微行出游,由数名内臣导从,乘小轿子前往李师师家。曾与著名文人周邦彦、晁冲之交游。有说后来徽宗把她召人内宫,册封为瀛国夫人或李明妃。金兵入侵、汴京沦陷,李师师的下落变得众说纷纭,扑朔迷离。


正文讲解:


李师师,宋代名妓。她虽是烟花女子,但却同时与皇帝宋徽宗和最红的诗人周邦彦谈恋爱,宋徽宗还酸溜溜地为她吃醋。不过,她似乎对进宫这件事毫无兴趣。大概是自由很重要吧。要说明宋徽宗为何会跟李师师有交集,首先得从北宋年间的夜生活说起。


北宋的汴京面积34平方公里,但是人口总数却达到140万左右,密度之高非常惊人。而且,宋朝的商业社会和市民社会,已相当发达。宋人天天泡吧,夜夜笙歌,纸醉金迷。


李师师,就是汴京城里最大最火的“矾楼”夜总会的首席红伶,歌唱家。


她艳名远播,大宋朝有名的词人,皆以她的樱桃小口愿意唱出自己的词为荣。有记载,诗人张先,曾专为李师师创作新词牌《师师令》。别嫌弃张先年龄比师师大很多,但他的商业推广能力还是一流的,足以让她再红一次。


当然,李师师交情最多的,当属周邦彦了。周邦彦,是最高音乐机关大晟府的音乐官员,官不高,但太有名,作品在婉约词人中长期被尊为“正宗”。他的词,不仅写得好,而且妙解音律,绮丽绝伦,京城歌伎无不以唱他的新词为荣,捧谁谁红。他一见李师师即倾心,填了一首《玉团儿》:


“铅华淡伫新妆束,好风韵,天然异俗。彼此知名,虽然初见,情分先熟。炉烟淡淡云屏曲,睡半醒,生香透肉。赖得相逢,若还虚过,生世不足。”


一个接一个,当时最牛的诗人、词人,都纷纷爱慕她,给她专门写词写曲,恨不得把李师师的名字、李师师的故事镶进每一首歌里,流传大江南北。


这么炒作,她能不大红特红吗?


当然,在一个娱乐至死的时代里,李师师这样绝美的姑娘,她身上还有更传奇的故事。


当朝皇帝宋徽宗本人,就是那个年代最有名的画家,过了一千年,摘掉皇帝的光环了,你再看,天啊,他还是最好的画家,这一千年来都没几个人中国人能接近他的水平!


因为太多牛人吹捧李师师了,宋徽宗好奇了。一天,他打扮成一个殿试书生来见李师师,见面礼是内宫藏的“紫茸二匹,霞叠二端,瑟瑟珠二颗,白金二十镒,一镒合二十四两”。等啊等,李师师后半夜才款款地走来,不施脂粉,身着绢素。她一看宋徽宗像是个书生,虽然长得还不错,气质也还好,但她什么神仙没见过,随随便便弹了首曲子敷衍一下,就走掉了。


宋徽宗一见她傲慢的态度,马上就被震住了:这就是我梦寐以求的女子啊。妖娆美艳、天生性感的尤物到处都是,可师师不同,她面容清淡,平静,一副无欲无求的模样。再加上又有一副天生的好嗓子,为人又傲慢清高,师师的身价就是这样给抬上去的。


等宋徽宗走了,李师师方才知道这个人原来就是皇帝,她也倒好,神闲气定,不冷不淡。只羡才华不羡官,咱不差皇帝那点钱,爱来不来。


只不过没想到,两人再次见面,隔了整整十一年。说起来,宋徽宗也算是很长情了。


这次为了来往方便,宋徽宗还修了条“潜道”直通李家。有一次宫内宴会,嫔妃云集,韦氏悄悄地问宋徽宗:“是个什么样的李家姑娘,令陛下如此喜欢!”宋徽宗说:“只要你们穿上一样的衣服,同师师杂在一起,她和你们会迥然不同,那一种幽姿逸韵,完全在容色之外。”


其实,李师师除了跟这个位高权重的大画家相好,还和著名作家晏几道、秦少游,甚至画家张择端都有交往;至于先后顺序如何,是不是同时交往,就不要太计较了。


人家皇帝都不介意多角恋,大家又何必代入感这么强呢?


特别是周邦彦仗着有才华,鼻子都能朝天了。周邦彦是最红的词人,李师师是最红的歌手,都是音乐家,惺惺惜惺惺。一次,周邦彦正与李师师叙谈,忽报圣上驾临。周邦彦仓促之间藏身于床底。宋徽宗进来了,温情脉脉地替李师师剥橙子,磨叽了老半天,把床上床下的人都急死了。


宋徽宗一走,周邦彦从床底下爬出,填词《少年游》一首:


“并刀如水,吴盐胜雪,纤手破新橙。锦幄初温,兽烟不断,相对坐调笙。

低声问向谁行宿,城上已三更。马滑霜浓,不如休去,直是少人行。”


词里,把皇帝与李师师的私房话都写出来了,什么剥橙子,已三更传遍天下,传了一千年,连我们都听到皇帝的枕边对白了。当然,这首词也传到宋徽宗耳朵里了。


按我们的想象,这个小官还不被皇帝给宰了?可是没有。宋徽宗知道被人偷窥了,知道有人在他的床底下,妒火中烧,命蔡京将周邦彦押出城门,赶走。但是再想想,这样做李师师会不高兴的。他又怕得罪佳人,于是,又把周邦彦召回来了,还是继续当大晟府的官。


但是,李师师真的会领皇帝这份所谓的恩情吗?


独白:


又要问我最爱的是谁吗?

这个问题重要吗?

谁喜欢我,我就喜欢谁;谁出的缠头多,我就爱谁。

这是职业精神。

当然,不是有名望的人,他们连出钱的资格都没有。

不见。 

官家曾在我耳边窃语,说要让我进宫当妃子;

有那么片刻,我确实心动了。

谁不想由矾楼的烟花女子登堂入室,直通天子枕席呢?

但一想到,我再也没有自由了;

我不但不可能见到别的男人,也见不到别的姐妹了。

一颦一笑都要符合规矩,我不乐意。

在矾楼,我就是规矩,连官家都要讨好我。

而在宫里,却没有任何人有自由,包括天子本人。

我不做这种吃亏的买卖。



讲解:


李师师宁当交际花,不当皇帝的妃子,虽然有一个能不能的问题,但也有一个愿不愿的问题。进了宫,一辈子就要跟那些三姑六婆勾心斗角,分分钟死无葬身之地;而操老行当,天天可跟风流才子彼此倾慕之人酬唱应和,尊为女神,一颦一笑有人牵挂。


哪种命运更好?李师师自然有分寸。


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发表第一个评论!

打开喜马拉雅,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