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玄机】情欲世界的女皇
 32.17万

试听90【鱼玄机】情欲世界的女皇

倍速播放下载收听

00:00
09:35


购买所属专辑,收听更多内容

鱼玄机:字幼微,又字蕙兰,唐代诗人,长安人。《全唐诗》存其诗1卷。性聪慧,好读书,有才思,尤工诗歌,与李郢、温庭筠等有诗篇往来。初为补阙李亿妾,以李妻不能容,出家于长安咸宜观为女道士。自伤身世,有“易求无价宝,难得有心郎”的慨叹,后来大开艳帜,咸宜观车水马龙,她本人从弃妇变成了荡妇,过上了半娼式的生活。因杀侍婢绿翘,为京兆尹温璋处死。也有说法,称其从狱中获救。


独白:

如果你问我,多年以后,当我面对行刑队的时候,我会想到什么?

我一定会想起我初次见到温庭筠的那个遥远的下午。

那时,我才十三岁。

现在,我也还不老,二十四岁。但我的内心已开始生出霉斑,开始蔓延了。

我人不老,心已老,充满了恐惧。

恐惧我失去了的青春,恐惧那些恩客将迅速地忘记我;

而曾经与我诗词酬唱为荣的男人,

他们会因为我的衰老,避之唯恐不及。

我不怕死。


在那个暮春时节,鱼玄机还不叫鱼玄机,而是叫幼薇,温庭筠特意来到穷街陋巷中拜见这位年未及十三步的诗童。

他出了道“江边柳”的考题,而幼薇挥笔写就“根老藏鱼窟,枝底系客舟”的五律应答。温庭筠既惊艳不已,又隐隐地看透了这个小妮子的命运:“系客舟”,也许意味着她终将难免以色事人。


在唐代,与鱼玄机齐名的两位才女李冶和薛涛都以诗著名。李治五、六岁时,在庭院里作诗咏蔷薇:“经时未架却,心绪乱纵横。”她父亲生气地说:“此必为失行妇也!”后竟如其言。薛涛的故事更有名,她八、九岁就知声律,其父指着井里梧桐咏诗:“庭除一古桐,耸干入云中。”小薜涛应声道:“枝迎南北鸟,叶送往来风。”也让她父亲黯然了许久。这三个女人最终都成了形态不同的妓女。早年的诗果然都成为她们命运终局的谶语。



事实上,史上有名的女诗人几乎都是跟卖笑这种职业有关。因为这个职业能够多方结交权贵和文人,有传播的机会;而寻常良家妇女即便有才华,她的诗文也无法流传开来。惟一例外的只剩李清照了。



温庭筠终究没有娶鱼幼薇。这位才情非凡的“丑钟馗”没有勇气接受一位年未及笄的女孩的感情。从此,他们一直坚持着亦师亦友的关系。十六岁时,鱼幼薇嫁与吏部补阙李亿为妾。可惜李亿的老婆裴氏出身望族,眼里容不下小鱼,硬把幼薇扫出家门、踢进长安咸宜观作道姑,起道号为玄机。那时,鱼玄机才十七岁。


鱼玄机并非没有爱过李亿,奈何李亿虽是状元,人品才华都不过尔尔,心也就死了。“易求无价宝,难得有情郎。”这句诗是她人生的分水岭:从自恋自怜,到自戕自毁。

及时行乐吧,没有谁值得留恋。



不过,鱼玄机的人生,在道观里才真正开始。以前,她还是一个任人摆布的少女,她没有自主权;但出家了之后,她却得到了自由。

在以前的小说话本中,一般寺院道观,都是专门收容看破红尘的,尼姑庵女道观更是专供痴情女逃情或避难的。不过唐代的道观寺院,其实大大不同,它发挥了另一种不太好的功能:偷情。



在唐朝,有些贵族女子为了寻求一片自由、开放的天空而入道。与唐玄宗一母所生的亲妹妹玉真公主与金仙公主,年纪轻轻就出家了,还专门为他们修了新的道观,规格和奢华程度与宫殿等同。玉真公主甚至在各大名山古刹和大城市里,拥有多处道观、别馆、山庄、旧居等等。公主以当女道士为理由出了宫,既可以不宫里规矩的约束,又不失公主的一切荣华富贵,所有的钱朝廷都照给不误。


有样学样,唐玄宗时期的当朝宰相李林甫的六个女儿个个风流活泼,以其中与李白颇有交情的李腾空最为著名,后来,她也做了女道士。

她们过的是啥日子?女道士有时在道观中公开讲经,惹得一些纨袴子弟前来争相观看。


从此,这里青楼不似青楼、庵堂不象庵堂。这些公主、嫔妃入道修真,带动了一拔知识女性,像李冶道、卢媚娘、卓英英、杨监真、郭修真都在这里写下不少好诗,同时也撩起了观道里的无边春色。

鱼玄机正是在这个社会背景之下,无家可归、无枝可依地当上了女道士的。


艳帜高张的咸宜观写下“鱼玄机诗文候教”的广告,确是吸引了不少心存挑畔的才子。曾和鱼玄机交游可考的文士有:李郢、温庭筠、李近仁、李骘等。

鱼玄机从来没有过这样的自由自在:她可以以盛宴和狂欢来招待客人,看谁不顺眼也可以一脚就把人家踢出门去。她的生动、鲜活、泼辣、才华,迷倒了整个长安城,男人都俯在她的石榴裙下,听候她的差遣。

那一刻,她是情欲世界的女皇。



好景不长。有一位官员裴澄,十分爱慕鱼玄机,多次来觅她。但鱼玄机对他很是冷淡。她看中了另一个人,乐师陈韪。两人刚刚开始交往未久,她就发现,陈韪跟自己的丫鬟绿翘勾搭上了。

你看,在放浪和狂傲之外,鱼玄机还是照见了自己的卑微:一旦失去了追求者和爱慕者,她将无处可逃。再张狂、再有才华,在那个时代,哪怕像鱼玄机这样的女人仍然觉得,自己的价值只能从男人这里得到证实。在女性命运不可控的时代里,她们总是无法找到自己真正的价值,找到的只能是他者的观看。


外表依然美艳绝伦的鱼玄机,内心却开始生出霉斑,开始蔓延,她自己不是不知道这点。


因为争宠,鱼玄机恼羞成怒,毒打自己的丫鬟绿翘;绿翘也不甘示弱,反唇相讥。一怒之下,鱼玄机把绿翘打死了,只好慌里慌张地埋在花树下。


陈韪曾问过鱼玄机,绿翘去哪了,她答,弄春潮逃走了。

但是,花树下的苍蝇,还是引起了客人的注意;客人秘密告官,官衙派人挖出了绿翘的尸体。


绿被带上堂的时候,发现主审官正是自己拒绝过的裴澄。

鱼玄机被处以极刑。另一种说法,判杀她的,是京兆温璋。


“一个会写诗的卖笑的道姑,最后卷入一件普通刑事案件。”历史最终只对她用了这样一句评价。


可是,中国上下五千年历史,如果一个荡妇也没有,会不会也太无趣了一点?



独白:

男人啊,都是这样;

得到了我,就想尝试更年轻的。

绿翘会写诗吗?有名望吗?人人都在传诵她的故事吗?

没有,没人知道她。

她甚至没有我漂亮,

仅仅只是比我小十岁而己。

难道我才二十四岁,就已经人老珠黄了吗?

也好,没有人想看到衰老的我,

我也不想。

这条命,拿去吧。

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发表第一个评论!

打开喜马拉雅,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