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文姬】被曹操迎回的“海归”,靠才华救赎了自己
 32.53万

试听180【蔡文姬】被曹操迎回的“海归”,靠才华救赎了自己

倍速播放下载收听

00:00
10:54


购买所属专辑,收听更多内容

蔡琰,字文姬,陈留圉(河南杞县)人。蔡邕之女,汉末著名文学家、音乐家、史学家,史书说她“博学而有才辨,又妙于音律。” 蔡文姬十六岁时嫁给卫仲道,夫死,在战乱中被俘虏到南匈奴,嫁与左贤王,十二年后被曹操赎回,又嫁给田校尉董祀,命运坎坷。郭沫若有部历史剧讲文姬归汉,里面有文姬唱《胡笳十八拍》,据一般考证认为,文姬仅留有一首五言《悲愤诗》传世。



正文:

东汉时,曾经有一位女神童,叫蔡琰。就是你们所熟知的蔡文姬。

蔡家是当地望族,广有良田;蔡文姬又有一个著名的父亲蔡邕,既是文学家、书法家,也官居左中郎将,作为独生子女的蔡文姬被父母备受宠爱,有一个幸福的童年。


其实,作为一个神童,蔡文姬足够写上十本《陈留女孩蔡文姬》,她爹妈也早该把她拎着四处开讲座,讲演如何调教女儿,开一个“成功学”的专修班了:

十岁时,文姬就显现出了音乐方面的天赋。蔡邕在室外弹琴,文姬在室内听到父亲的弦断之音,马上说,是第二根弦断了。蔡邕非常吃惊,又故意弄断了第四根弦,文姬马上分辨了出来。蔡邕开始教女儿学琴,两年之后,文姬琴艺便成,还赢到爸爸最珍爱的焦尾琴。

十二岁时,文姬的书法已得蔡邕真传,既稳重端庄,又飘逸顿挫,传说,蔡邕的字是神人传授的,传给文姬,再由文姬传给钟繇,钟繇传给卫夫人,卫夫人传给王羲之。

十四岁时,文姬的文学才华已光耀一方,诗书礼乐无不通晓,人先知有文姬,方知有蔡邕。既不用出书,又不用炒作,蔡文姬就靠着口口相授的口碑声名远扬。

十六岁时,文姬嫁给河东世族卫仲道,卫家的先祖是卫青,卫仲道也是出色的大学子,夫妇两人恩爱非常。


一直到这里,她拥有的,还是一个开挂的人生。

但很快,人生就开始急转直下了。


婚后不到一年,卫仲道便因咯血而死。蔡文姬不曾生下一儿半女,才高气傲的她只好回娘家。

东汉末年,各方混战,家破国亡之际,父亲死于狱中,文姬被匈奴掠去。她的神童生涯,变成了悲痛、屈辱的人生。此后,她又经历了两次婚姻,生过两个孩子,颠沛流离上万里。


厄运让蔡文姬不再是一个普通的文学少女,而是被载入文学史的大诗人。


猎野围城邑,所向悉破亡。

斩截无孑遗,尸骸相撑拒。

马边悬男头,马后载妇女。

长驱西入关,迥路险且阻。

还顾邈冥冥,肝脾为烂腐。


(蔡文姬独白)

胡羌乱兵,践踏中原。你难以想象这一切有多可怕。

死人的骸骨重叠在一起。马边悬挂着男人的头颅,马后捆绑着抢来的妇女。

我也是被掳掠者中的一员。即便是有人看到了亲人,也不敢吭气。士兵们说杀死俘虏不要客气,老子的刀正痒痒,本来就不想让你们活下去。

白天就哭着走,晚上就哭着坐,想死死不成,想活活不好……

到了边地荒蛮,这里,长年霜雪,北风呼呼,我经常思念父母,哀怨无法止息啊!



这描绘的是一个胡羌乱兵践踏中原的可怕景像:“死人的骸骨相抵交叉。马边悬挂着男人的头颅,马后捆绑着抢来的妇女。”

蔡文姬也是被掳掠者中的一员。即便看到了亲人,也不敢吭气,士兵们说“杀死俘虏不要客气,正当刀刃有空闲,我辈本来就不想让你们活下去。”

旦则号泣行,夜则悲吟坐。欲死不能得,欲生无一可。彼苍者何辜,乃遭此厄祸。



二十三岁,蔡文姬被左贤王纳为王妃,居南匈奴十二年,生了两个孩子。文姬这个天才已经够倒霉了,可是,事情还没有完。刚刚与左贤王培养出来感情,过上安定的日子,有了心爱的孩子,得了势的曹操不晚不早,想起了她。

曹操作为一个文学家,尊崇才女,希望借此笼络人心,打造一个文化大国的形象。他下足本钱,用“白璧一双,黄金千两”来换文姬,估计如果索要不成,就要派兵来抢了。


匈奴此时的实力早已不济,除归还文姬外别无选择。文姬也没办法,既思念故国、渴望完成父亲未竟的事业;又无法舍弃亲生骨肉,以及丈夫。她只知道,这一走,生离便是死别。

回,还是不回?蔡文姬就是在理智与情感的挣扎中,一唱三叹写下了《悲愤诗》和《胡笳十八拍》。它们分别成为中国最杰出的诗歌之一,最杰出的流行歌之一。



独白:

我想回家。回那个有春天,有夏天,有山水河流,有戈壁森林的家。可是,亲人来接我回去了,这边我却要面对母子的永别!从此以后,再也没有见面的机会,从今往后,不管是活着还是死去,我们母子将永远天各一方!

这要我怎么忍心。

十岁的儿子跑过来抱住我的脖子,问:

“母亲啊,你要到哪里去?你是不是要离开我了?你以后还会回来跟我相聚吗?

“母亲你一向善良仁慈,今天你为什么这么无情?我还没有成大,我还是个孩子,为什么你就不能想想我的心情?”

我心痛得五脏崩裂,精神恍惚,除了哭泣着用手抚摩着我的儿子,还能怎么办?除了出发前一次又一次地返回去看望孩子,我还能怎么办?

当初曾经一起被掳掠来的那些伙伴们,他们都赶来送我,羡慕并痛惜只有我一个人能够回去,哀叫声和哭泣声悲痛欲绝,路人都在那些呜咽和唏嘘。

马为立踟蹰,车为不转辙。天哪,漫长的三千里,何年何日才能回来与我生、我养的儿相会!


这段独白,来自蔡文姬的《悲愤诗》。

蔡文姬怀着撕裂一样的疼痛,三千里迢迢返家,却发现家人早已死绝,甚至没剩下一个姑表亲戚。城里城外一派荒芜变成了山林,眼前的白骨交错,分不清他们是谁,出门听不到人的声音,只有豺狼呜嚎哭叫。除了悲痛和哭泣,她还能如何?只能挣扎着睁开眼睛又勉强活了下去。


那是战争年代。她的不幸,是因为战乱。作为海外引进的有杰出贡献的特聘学者,政府不仅给解决住房问题、户口问题,还解决配偶问题——当真给她找了一个丈夫。文姬在曹操的安排下,嫁给田校尉董祀,这年她三十五岁,而董祀鼎盛年华,生得一表人才,通书史,谙音律,也算是佳偶吧。


可是厄运还没过去。

就在婚后的第二年,董祀犯罪当死。蔡文姬顾不得嫌隙,来到曹操的丞相府,当时曹操正在宴请公卿名士,蔡琰披散着头发光着脚,叩头请罪,说话条理清晰,情感酸楚哀痛,满堂宾客都为之动容。

曹操说:“可是降罪的文书已经发出去了,怎么办?”

蔡文姬说:“你马厩里的好马成千上万,勇猛的士卒不可胜数,还吝惜一匹快马来拯救一条垂死的生命吗?”

曹操终于被蔡文姬感动,派人快马加鞭,追回文状,并宽宥其丈夫的罪责。


谁也无法否认蔡文姬有才,而且是不世出的天才。举个例子,曹操很羡慕蔡文姬家中原来的藏书,蔡文姬说,“原来家中所藏的四千卷书,几经战乱,已全部遗失时,但我还能背出四百篇。”曹操大喜过望,立即说:“既然如此,我派十个人,把你记的抄下来。”蔡文姬说不用。很快,她就凭记忆默写出四百篇文章,文无遗误。只有这种人,才能像那个虔诚和乏味的班昭一样(删去),安安静静地坐下来,完成《续后汉书》。



蔡文姬的每一次婚姻都不是自己做主的,她竭尽全力地适应环境,刚刚适应却又发生了新的变故。她的悲恸,或许正是无数普通女性的悲恸。但比起别人,她还有才能,还有名望可以自我拯救,这又是罕有的幸运。



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发表第一个评论!

打开喜马拉雅,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