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省博物馆 | 越王勾践剑为何千年不朽?
 8488

试听180湖北省博物馆 | 越王勾践剑为何千年不朽?

倍速播放下载收听

00:00
13:06


购买所属专辑,收听更多内容

-现在加入,有福利哦-【添加小助手*微*信*:xmlyjun,备注“博物馆”即可进入】你将获得独家分享的博物馆干货资料及展览信息、举行线上趣味活动,参加活动更有惊喜小礼物送出。注:不正确备注不予通过哦;由于人数较多,小助手将在48小时内处理申请消息,请耐心等候。


本集文物1:郧县人头骨化石



本集文物2:曾侯乙编钟



本集文物3:越王勾践剑



大家好,我是河森堡,在上一集的最后,咱们提到秦朝修建的“驰道”里,很重要的一条,就是今天荆襄古道的前身——秦楚大道。其实,秦统一之后修的每条驰道,都目的明确,直指当时秦国的各个潜在敌人。秦楚作为东周争霸的两大主角,彼此积怨很深,您想,秦朝能不专门修一条通楚的驰道以策安全吗?这条路,从咸阳出发,直到湖北荆州,深入楚境。沿着这条路,咱们今天就前往湖北的省级博物馆——湖北省博物馆去看一看。



位于“楚地”的湖北省博物馆,在武汉市武昌区,这里有馆藏文物26万多件,其中,国家一级文物945件套、国宝级文物16件套,是展示楚文化的重要阵地。郧县人头骨化石、越王勾践剑、曾侯乙编钟都是它的“镇馆之宝”。


这里咱们必须说清楚一点——“楚文化”,可不仅仅指春秋战国时代的楚国文化。其实,楚文化的含义很宽泛,早在楚国建立以前,所谓的“先楚文化”就已经有了。咱们说过的屈家岭文化、石家河文化,都可以归为“先楚文化”,也就是没有楚国之前的楚文化。那么,这种文化最早能追溯到什么时候呢?有人开玩笑说呀,一直能追溯到距今大约100万年前。


湖北省博物馆里年代最早的一件藏品,也是本馆镇馆之宝之一的“郧县人头骨化石”即是明证。这件头骨化石,长26 厘米,宽19厘米,高12厘米,1989年出土于湖北省郧县,当年的编号是EV9001。接着,在1990年、1991年、1995年,考古学家又对当地进行了4次发掘,又发现了一具更完整的颅骨化石,编号EV9002。


根据中法两国学者在2008年合作出版的《郧县人研究》中的成果显示,出土郧县人头骨化石的地层,距今约 93.6 万年。而且,两具头骨复原后的脑容量,和北京周口店发现的直立人脑容量很接近。



另外,在郧县人遗址发现的石器工业,也比较原始,还是以砾石石器为主,主要器型都是单面加工的砍砸器。从石核上可以看出,当年的郧县人,打片还是以锤击法为主,石核的打片长度基本上只占该台面周长的一半以下,利用率非常不高。


而真正揭开楚文化大幕的,还是咱们说过的屈家岭文化、石家河文化的文明遗存。在今天的湖北省博物馆,我们也能看到很多遗迹。他们的出现,构成了先楚文化的基础。直到西周早期,“楚国”终于闪亮登场了。


那楚国为什么要叫做楚国呢,“楚”这个字最初的原型,是光着脚在灌木丛里行走的意思。所以咱们今天有好多词儿,什么“痛楚”、“苦楚”、“酸楚”,都是这么来的。楚国人这个国名可真没起错,他们的早期历史,也真是太辛酸“痛楚”了。



《史记》记载,楚国第一任国君,又是一位活了一百多年的人物,叫“鬻(yù)熊”。商朝末年,鬻熊投奔周朝,帮助周人灭掉了商朝。不过,据说由于鬻熊本人活得太长太久了,他死的时候,他的儿子、孙子早都已经去世了。继承他的,是他的重孙——熊绎。周王朝看老鬻熊已经死了,人走茶凉,所以,分封诸侯的时候,只给他的重孙子熊绎分了个子爵。


鬻熊


后来,周天子召开诸侯大会。熊绎高高兴兴地赶去赴会了,结果连会场都进不去,只能靠“托关系”才最终进了会场,然而,即便是进来了,熊绎也只能干点儿端茶递水的零活儿,形同仆役。不但如此,诸侯们睡觉了,他还要负责看守篝火,给诸侯们守夜——这叫做“守燎”。跟他一块守燎的,只有鲜卑族的族长。他们两位,一个被称为“蛮”、一个被称为“夷”——蛮夷蛮夷,就是这么来的。


熊绎觉得不公平,回国之后,发奋图强,终于让楚国强大起来。楚国人对瞧不起自己的周王室,非常记仇。就算到了今天,武汉地区还保留着一句先秦时代的方言,叫“不服周”——比如“老子不服周”,就是“不服气”的意思。这句方言,就直接脱胎于当年楚国人不服周天子的倔强性格。到了公元前704年,楚国国君熊通,声称“王不加我,我自尊耳!”——你周王室不是不愿封我们更高的爵位么?我们干脆不要你封了,我可以自封自立!从此自称“楚武王”。当时的天子周桓王,对此也毫无办法,只有干瞪眼的份儿。


楚国的称王,开启了诸侯国僭越称王的先例。不过,在楚武王称王号之前,其实,史书里的楚国,多少还有点虚无缥缈,很多记述,都带有神话色彩。比如说,鬻熊那令人将信将疑的长寿。在上古时代,人均寿命可能只有三十多岁,一个人能活一百多岁,实在是一件令人难以置信的事。所以,有关这一段的记载,我们通常认为,半是史实,半是故事。这就导致了,楚国真实的早期历史,很多至今依然成谜。


但是,楚国的发展史,倒是有迹可循。湖北省博物馆,收藏有很多“楚文化圈文物”,都表明楚国的生产力曾经得到了大发展。其中,最著名的,就要属大名鼎鼎的“曾侯乙编钟”了。


曾侯乙编钟,实在是太有名了。如果我们请考古爱好者们,说出十件中国最牛的考古文物,估计有一半儿的人都会提到曾侯乙编钟。


1978年2月底,在今湖北随州城西两公里,发现了战国早期曾国国君乙的墓葬——曾侯乙墓。曾,早就是楚的“卫星国”了,所以同属于楚文化圈。发掘自曾侯乙墓的“曾侯乙编钟”,震惊中外,轰动一时。当年楚地的青铜文化厉害到什么程度,一看这编钟,您就能明白了。


今天在湖北省博物馆,我们能看到复原后的编钟。钟架全长达到748厘米,高265厘米,总重有4.5吨左右。全套编钟包括钮钟19件、甬钟45件。


编钟,是古代的一种乐器。熟悉音乐的朋友应该知道,做乐器,对制造工艺的要求非常高。就拿咱们前边说过的贾湖骨笛来说吧——做一支骨笛那么原始的乐器,都不轻松,更何况需要反复冶炼的青铜编钟。我们说,编钟包括钮钟和甬钟。所谓的“钮钟”,一般悬挂在最上层;甬钟,要靠"甬柱"安装到架子上。钮钟和甬钟最大的不同也在这儿,钮钟顶上的“钮”很小,所以可以垂直悬挂,音色就比较稳定。


钮钟


其实,甬钟、钮钟合在一起,这已经是一套完整的编钟了。但在曾侯乙墓里,还发现了一套“鎛钟”。 “鎛”就是“师傅”的“傅”,去掉左边的单立人,换成一个金字旁,“鎛”的意思是“刻了金属花纹的钟”。这钟是从曾国的“主国”楚国送来的,所以比曾国自己制造的编钟大得多,礼器的意味更浓厚。


而且,这些编钟在制作工艺上都非常精巧——直到今天,每件钟都还能奏出呈三度音阶的双音,全套钟十二个半音齐奏,可以旋宫转调,音阶为现今通用的C大调,能演奏五声、六声或七声音阶乐曲。


从出土到今天为止,除了出土测音之外,曾侯乙编钟还曾多次被奏响。比如,在庆祝建国35周年、庆祝香港回归等重大时刻,都由专人演奏了这件传承千年文明的奏乐礼器。不管是独奏《东方红》,还是作为协奏乐器,参与音乐家谭盾先生创作的交响组曲,曾侯乙编钟都很好的完成了任务。


实际上,曾侯乙墓还随墓出土了一套“曾侯乙编磬”,是配合编钟演奏的。复原后,整组编磬通高109厘米、宽215厘米,共32块,音域跨了三个八度,十二半音齐备。编磬和编钟合奏的时候,编钟的声音虽然大,但是,磬的声音,因其清脆,仍然声声入耳,能够起到很好的和声效果。


曾侯乙编磬


当然,楚国人的强大可不是靠音乐或乐器就能实现的,强大的武力,才是他们和北方诸侯争雄的资本。湖北省博物馆收藏的另一件镇馆之宝,就体现了楚国武力的昌盛,这就是——越王勾践剑。这是一把春秋晚期、越国出产的青铜剑,通高55.7厘米,宽4.6厘米,柄长8.4厘米,重875克,上面刻着富有古代吴越地区特色的“鸟篆文”:“越王鸠浅(勾践)自乍(作)用剑”。


这把剑,出土于湖北省荆州市望山的“楚”墓群中。很多人都感到纳闷,越王勾践自用的宝剑,怎么会埋到了楚人的墓里去了呢?


原来,越国灭吴称霸之后,尝到了武力对抗的甜头,想要继续对外战争,连齐、楚这样的大国,也都想碰一碰。后来,在楚威王的领导下,楚国打败了越国,占领了原吴国的全部土地。而越国,在楚国的打击下,从此一蹶不振。越王勾践剑被发现于楚墓,证明了一点,那就是——楚国人把勾践的配剑,当成战利品,带回了楚国。另外,早在二十世纪三十年代末,湖南长沙的楚墓里,也出土过越王剑;后来在湖北江陵、河南淮阳等地,又发现过多把越国剑。这就是说,江陵望山一号墓出土的这把剑,并非“楚墓越剑”现象的孤例。这样的现象,也只有战争能够造成了,可见当年楚国武力之昌盛。



可是,楚国明明自己的青铜技术已经很厉害,为什么还这么看重越国的宝剑呢?没有其它原因,就是因为越国造剑技术太先进了。当年,越王剑出土后,试用的结果让考古人员大吃一惊——一把埋了两千多年的古剑,不仅经年不朽,而且仍然极其锋利,十几层白纸,一剑斩断。


随后,经过质子X荧光分析,考古人员发现,这把青铜剑之所以能够千年不朽,有三个原因。第一,勾践剑的剑身的菱形纹饰中,含5%左右的硫。要知道,现代的金属表面硫化技术,是19世纪末、20世纪初才发明的。所以,如果这是造剑时有意为之的结果,那这技术成就,可以说是达到骇人听闻的程度了。第二,剑身镀了一层含铬金属。铬,是制造不锈钢的重要金属元素。而不锈钢的发明,已经是1916年的事了。第三,剑内还有一层厚约 70微米的致密细晶表面层,金属结晶的致密程度,比剑体还要高上百倍,锡含量高达 35%。而一般来说,剑体的锡含量只有19%左右。换句话说,当年铸造宝剑的时候,工匠很可能刻意为铜剑做过富锡处理。所有这些元素的加入,使越王勾践剑历经千年,仍然散发着杀人利器的寒气。难怪楚国人会如此珍视越剑。


说完湖北省博物馆的三大镇馆之宝,咱们对荆襄大道上楚文化的探秘,也算是开了个头。下一集,咱们要前往荆州博物馆,进一步地为您分享古代楚文化。好了。朋友们,《了不起的博物馆》第二季,带您神游中华古文明,我是河森堡,咱们下一集再见。

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发表第一个评论!

打开喜马拉雅,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