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始皇帝陵博物院 | 秦兵马俑:统一六国的辉煌时代写照
 8071

试听180秦始皇帝陵博物院 | 秦兵马俑:统一六国的辉煌时代写照

倍速播放下载收听

00:00
15:42


购买所属专辑,收听更多内容

-现在加入,有福利哦-【添加小助手*微*信*:xmlyjun,备注“博物馆”即可进入】你将获得独家分享的博物馆干货资料及展览信息、举行线上趣味活动,参加活动更有惊喜小礼物送出。注:不正确备注不予通过哦;由于人数较多,小助手将在48小时内处理申请消息,请耐心等候。


本集文物1:秦兵马俑



本集文物2:秦陵一号铜车马



大家好,我是河森堡,感谢您收听《了不起的博物馆》第二季。


前面两集,咱们讲的是荆襄古道上的河南博物院,在讲到《四神云气图》的时候,咱们说到,“蛇”这个形象,在汉代很可能有指代前朝——秦朝的寓意。


那么,真实的秦朝是什么样子的呢?今天,咱们沿着荆襄古道,前往陕西省西安市的临潼区,去参观一下“秦始皇帝陵博物院”,就知道答案了。



我看网上有朋友在问,这个“秦始皇帝陵博物院”,是不是就是兵马俑?其实,兵马俑只是这家博物院的一个组成部分。1974年,农民打井的时候偶然发现了兵马俑。第二年,国家决定在兵马俑坑遗址上建博物馆。1979年,秦始皇兵马俑博物馆建成开放。到了2009年,陕西省文物局决定,在保留兵马俑博物馆的基础上,成立秦始皇帝陵博物院。今天,秦始皇帝陵遗址公园、秦始皇兵马俑博物馆、K0006陪葬坑陈列厅、K9901陪葬坑陈列厅,都是秦始皇帝陵博物院的组成部分。


不过,很多人去秦始皇帝陵博物院旅游参观,还是冲着兵马俑去的。我在网上看到一个数据——今年春节,光是初一到初四,四天时间内,秦始皇帝陵博物院总共接待了观众22万2千多人。大年初三一天,就接待了10万7千人。在游客上传的视频里,我们可以看到,兵马俑坑遗址现场真是人山人海,后排的游客要跳起来,才能给兵马俑拍照。


既然兵马俑大家已经比较熟悉了,咱们若是还描述兵马俑的规模以及发现过程,您可能会觉得没意思。所以,咱们的节目里,就说点儿新鲜的,您可能没听过的细节。


首先,您可能不太熟悉的是,“兵马俑”、“古代地下军阵”这样的称呼,虽然已经流行很多年了,但是,这些陶俑所表现的,其实很可能并不是秦国作战军队,而是秦国的宿卫部队,也就是秦始皇出行的仪仗队。


当年,秦始皇陵兵马俑的发现是震惊中外的考古大事。然而,很多疑团也跟着兵马俑一块儿冒出来了。咱们说几个大家听得最多的例子。第一,秦俑为什么不戴头盔?第二,秦俑的个子太高,最高的达到一米九,这是不是不太符合当时的实际情况?第三,秦始皇统一六国的时代,铁制兵器应该是主流了吧?怎么兵马俑坑里发现的大都是青铜兵器?


关于这些问题,网上的回答五花八门。比如说,秦俑为什么不戴头盔这个问题,官方的解释是说,秦军为了显示自己不怕死,所以不戴头盔;而且秦军作战勇猛,经常光头、卸甲,光着膀子追敌人,为的是快。这种说法当然有可能是对的,因为古书上有相关记载嘛。但是,今天在秦始皇帝陵博物馆,也收藏有出土的石制甲胄。胄,就是头盔的意思。这些石胄,通高31.5厘米,用72片胄片制成,出土于秦始皇帝陵K9801陪葬坑——很明显,秦军还是有头盔的。


秦石甲胄


其实,为什么兵马俑不戴头盔、为什么他们个子那么高、为什么多用青铜武器,都可以用一个猜测来解释——那就是这些兵马俑,根本不是用来作战的部队,而是仪仗队。仪仗队嘛,士兵当然就要选个子高的、形象好的。青铜武器在刚制成的时候,是金光灿灿的,比起铁器来更好看。虽然不戴头盔,但是,兵马俑中的很多军官俑,却头戴着“却非冠”,也就是俗称的“鹊尾冠”——这是一种典型的宫廷卫队戴的礼仪性的帽子。秦朝专门有个职务叫“仆射”,做仆射的人,专门要戴这种帽子。古书上说,这种官“主开闭”,换句话说,就是“门官”,可见,兵马俑,其实是秦朝宫廷的宿卫部队。


而且,兵马俑在当年,原本表面是有颜色的,还是很鲜艳的色彩。咱们现在去秦始皇帝陵博物院,能看到展出的彩绘版的兵马俑模型。咱们在《了不起的博物馆》第一季,提到古希腊雕塑的时候,也说到过这个问题。越来越多的证据表明,不管是古希腊的雕塑,还是秦兵马俑,都是有颜色的。


而且,考古学家们还不断地在发现新的颜色。从目前的研究分析来看,兵马俑的着装、铠甲,以鲜艳的大红大绿为主。上衣颜色有朱红、枣红、浅绿、天蓝、浅紫等;裤子的颜色有浅绿、浅紫、天蓝、朱红等等。兵马俑的皮肤,比衣着的颜色还复杂,须在兵马俑的脸上、手上这些裸露部分,先涂抹一层赭石,然后涂成白色或粉红色,最后再罩一层白色或粉红色,相当于上色两遍,这样上色出来的兵马俑,皮肤颜色就会高度接近人的真实肤色。


另外,兵马俑的颜色层非常薄。非皮肤层的颜料,只有0.01毫米到0.2毫米厚。在颜色层下面,是一层生漆。颜色会剥落,主要是由于高湿度、霉菌、微量元素相互作用,以及微生物粉化作用造成的。当时的匠人为兵马俑上色时,调颜色,大部分用的都是动物胶,动物胶一流失,颜色就会很容易掉落。


除了兵马俑,1980年,秦始皇陵封土西侧的陪葬坑,还出土了两乘大型的铜车马。很多人不知道的是,铜车马也是彩绘的,以蓝、绿、白三种颜色为主。四匹马的毛色是一样的,都是白色,口鼻的地方还用了粉色。


铜车马出土的时候,已经碎成了3000多片,经过了8年才修复完成。它们的真实尺寸,大约是真车的一半大小。一号铜车马,是所谓的“立车”,又叫高车,通长225厘米,高152cm,两轮,在“舆”——也就是车厢里,立有一把伞盖。立车配备武器,这说明除了用来当仪仗队,还有可能用来田猎。二号铜车马,通长3米多、通高1米左右,是所谓“安车”。如果说“立车”是敞篷车的话,“安车”就相当于是轿车。


然而,这两辆车,很可能都不是秦始皇自己坐的车。因为根据《后汉书·舆服志》记载,“天子所御驾六”。这就是说,皇帝自己坐的车,要用六匹马来拉。这一、二号铜车马都出土于陪葬坑,又都是四匹马拉着,所以都是皇帝出行时的“副车”。后来辅佐刘邦的张良,曾雇大力士,用大铁锤飞锤砸秦始皇的车,结果“误中副车”。一二号铜车马,就是这种被砸的“副车”。


铜车马最让人吃惊的地方,就是其高度的写实性。事实上,目前出土最多的,是汉代铜车马。但是,汉代的铜车马,看起来都很粗糙,跟秦始皇陵的这两架马车一比,差得实在太远了。


秦始皇帝陵的铜车马精细到什么程度呢?咱们就简单举两个例子——第一,二号车,也就是“安车”,它的“舆”是分为前、后两室的。前室比较小,是“驾驶室”,里面跪坐着一个铜御官俑。后室是供人坐的,就比较大了。而且,在后室的前方,开有一个窗,以便和司机说话,后室的左右也各开一个窗。而且,这些窗户的窗板,居然可以开阖,车厢后部也可以随意开门。可见还原仿真的程度之高。


而且,这两辆车还都是单辕车。辕,就是车厢前面向前支出去的一条木头。在先秦时代,辕一般是一根曲木,辕连接着“衡”,也就是一条横木,横木上再通过“轭”来控制马匹。要到汉代,才会出现双辕马车。秦始皇陵的这两辆单辕马车,应该说已经达到了单辕车的顶峰。它的辕,向前上方呈30度扬起,到了和“衡”相连的位置,距离地面平均高度是71厘米,刚好和马的肩高是一样的。另外,它的轮辐,已经达到30根,将圆周平均分为30等分,所以车辆行驶起来非常稳定。这样的马车,车舆会始终保持平衡,而且上下坡的时候马也非常省力。


西北农业大学有学者专门对铜车马的牵引性能进行了分析,他发现“立车”的车辕,在舆下面的部分,达到辕总长的1/3;而到了“安车”身上,车辕在舆下的部分,则达到了车辕总长度的1/2。这样的设计,既达到了对牵引力最大限度的利用,又保证左右两侧转弯的时候不会丧失太多的牵引力,也就是说,铜车马的越野能力、过弯能力,都是很强的。而且,虽然名字叫“铜车马”,您可别以为铜车马只是用铜,真实的铜车马,不但遍体是彩绘,而且还装饰着大量的金、银配件,繁复华丽,非常漂亮。


随着对秦始皇陵的发掘,除了车马、卫士,秦始皇陵还陆续出土了文官俑,甚至还发掘出百戏俑、青铜仙鹤、青铜天鹅、甬钟、铜权、铜鼎等等。尤其是百戏俑,1999年K9901陪葬坑出土了11件百戏俑,2012年又发掘出20多件。


秦百戏俑


百戏,简单理解就是杂耍、卖艺的。这些俑,身高在1.52米到1.72米不等,上体裸露,下体着裳。有人卷着衣服露出肚皮,有的一手高举,有的做弓箭步,有的半跪。而且,在陪葬坑里,还发现了小鼎等“配件”。这就是说,这些人都是给死后的秦始皇表演杂耍的,有的角力、有的演戏、有的扛鼎等等。尤其是到了2012年,考古学家在这类俑身上发现了“宫”、“臧”等字样,这一发现更是充分说明了他们的身份。


您看,秦始皇陵里有宿卫的卫士,有随行的文官,有杂耍的百戏,还有赏玩用的仙鹤、天鹅。如果把这些元素都拼接起来,咱们会发现,秦始皇帝陵是有一定布局的。根据秦陵考古专家袁仲一先生的解释,整个秦始皇帝陵的布局非常讲究。


秦始皇陵的核心是地宫,在地宫外围,围绕着很多用于祭祀、陪葬的建筑;再外面,围绕的是曲尺形的大型马厩坑、珍禽异兽坑、后宫人员陪葬墓。最外层,除了东边巨大的兵马俑之外,还有98座小型马厩坑、烧造砖瓦的窑址、采石场,督造修陵人员的官署等等。也就是说,秦始皇将自己生前整个的宫廷,从里到外,都埋入了地下。秦始皇的相国吕不韦曾经找人编过一本书,叫《吕氏春秋》。在《吕氏春秋》里就有写,当时的帝王修建陵墓“若都邑”。换句话说,秦始皇陵在地下的真实面目,就是古代秦咸阳的翻版。如果这是真的,那么大家就会发现一个问题——这个地下的咸阳,是没有城墙的。



其实不光是地下的咸阳,地上的咸阳很可能也没有城墙。早在1959年,对秦咸阳的考古勘察工作就开始了。到目前为止,考古学家们发现了兰池宫、望夷宫的遗址等等,但仍没有发现咸阳有城墙。


据说,在一本已失传的书《三辅旧事》里,曾记载了这么一段话,“始皇表河以为秦东门,表汧以为秦西门”。这就是说,秦始皇给上天焚表,将黄河作为秦国的东门,将汧河作为秦国的西门,可见秦始皇的气魄之大。在秦国人看来,我们这么强,有崤山、函谷关当城门就行了,要城墙干什么?


而且,秦国不但不修城墙,统一六国后,还把六国建的城墙也都拆了——所谓“堕坏城郭”。这是要干什么呢?原来是要“决通川防”。秦朝统一六国之后,第二年就下令,以咸阳为中心,在全国修筑驰道。著名的驰道有9条,包括上郡道、临晋道、东方道、西方道,以及一直修到内蒙古的直道等等。其中,最南到达桂林,最北到达内蒙古伊克昭盟。公元前219年至公元前215年,秦始皇基本上就是在这些驰道上度过的。兵马俑那样的卫队,铜车马那样的副车,跟着秦始皇全国到处视察。这四年的时间里,秦皇自己,亲自试用了这些驰道。


其实,在秦之前,周代也修建过国道,称为“周道”。《诗经》里说“周道如砥,其直如矢” 矢,就是“有的放矢”的“矢”,也就是说,周朝的国道,已经修得像箭那么笔直了。等到了秦朝,修驰道就更加讲究了。据汉朝人的记载,是“道广五十步,三丈而树”,也就是说,路宽达到50步,隔三丈就种上树。想想咱们刚才说的秦始皇驰道的规模就知道,这工程可真是太宏大了。


有的朋友找出秦朝时代的尺寸换算标准,说秦朝一步是所谓的“双步”,也就是左右脚都要迈一次才算数,差不多是一米四。按照这个标准,路宽50步的秦朝驰道有60多米宽——可是根据当年的生产力,这根本不可能。


专家认为,“广五十步”的这个“十”,其实是抄写时候留下的衍字,也就是说,秦朝的驰道应该是五步,也就是6米多宽。另外,汉朝人不认为秦时代的驰道有九条那么多,有些驰道算不上真正的驰道,还有一些,是拿原来六国修的路凑数,秦朝真实修的驰道应该是四条。但即便是宽只有6米,数量只有四条,这仍然是总里程超过4000公里的超级工程。而且,秦朝修的这些驰道,一直到三国时代还在使用。《三国志》就有记载,曹操的儿子曹植曾经“乘车行驰道中”。


曹植


以前,我们评论秦国突然崛起灭掉六国,总是归因于他们实行法家统治啊、军事先进啊、作战勇猛啊等等。其实,战国后期,各国都在变法图强,秦国的商鞅变法,不过是其中一个例子罢了。真正使秦能灭六国的,是他们所拥有的、超越时代的前瞻眼光,以及崇尚科学与实用的个性。秦国的活力让六国觉得可怕,秦国的观念远远超过了他们的想象范畴,这样的秦国,也很容易就被他们认定为“暴秦”了。


所谓的“暴秦”,修建了四通八达的驰道。不管驰道到底是四条还是九条,都包括了咱们说的荆襄古道。在秦朝时,荆襄古道是从北方一直通到荆州的秦楚大道,大致路线是从咸阳出发,经过陕西武关、河南的南阳,一直到湖北的江陵。那么,这条路为什么要这么修?这条大道对于秦来说,又有什么样的战略意义呢?


这些问题,我们暂时还无法在秦始皇帝陵博物院里找到答案。下一集,咱们将前往弥漫着楚文化氛围的湖北省博物馆,到了那儿,咱们再讨论这个问题。《了不起的博物馆》第二季,带您神游中华古文明。我是河森堡,咱们下集再见。

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发表第一个评论!

打开喜马拉雅,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