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星堆博物馆 | 青铜神树:古人眼中天堂的样子
 8673

试听180三星堆博物馆 | 青铜神树:古人眼中天堂的样子

倍速播放下载收听

00:00
15:43


购买所属专辑,收听更多内容

-现在加入,有福利哦-【添加小助手*微*信*:xmlyjun,备注“博物馆”即可进入】你将获得独家分享的博物馆干货资料及展览信息、举行线上趣味活动,参加活动更有惊喜小礼物送出。注:不正确备注不予通过哦;由于人数较多,小助手将在48小时内处理申请消息,请耐心等候。


本集文物1:青铜神树



一号大型铜神树



二号青铜大神树


本集文物2:商戴金面罩铜人头像




大家好,我是河森堡。从今天这一集开始,咱们来到著名的三星堆博物馆,参观震惊世界的三星堆文明遗址。同时,从这一集开始,咱们在茶马古道上的神游,也就将进入收官阶段了。


三星堆遗址,咱们在讲金沙遗址博物馆的时候,其实已经提前讲过一部分了。可以说,讲金沙遗址,就不得不提到三星堆;讲三星堆,也不得不提到金沙遗址——因为这两个遗址,都是古蜀国文明的遗迹。




三星堆遗址,位于中国四川省广汉市西北的鸭子河南岸。1992年,三星堆博物馆奠基,1997年对外开放。现在,这里已经有综合馆、青铜器馆两个主要的展馆,展示面积达到12000平方米。这里主要收藏和展示的,都是三星堆遗址出土的青铜器、玉石器、金器以及陶器、骨器等文物,多达千余件。


以往,学界有个基本概念,认为金沙遗址,是三星堆在历史上没落了之后,转移过去的另一个新都城。按照这个意见,三星堆就是“旧都”,金沙遗址则是“新都”。但是根据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对三星堆遗址外围的发掘,发现并不是这样。事实上,一直到四期,三星堆遗址的城墙仍然有过夯实、修补、使用的痕迹,这说明金沙遗址和三星堆,应该是同时并存的两座古蜀国城市。


其实,这种“一国两都”的现象,历史上并不是什么新鲜事。咱们上一集里提到的印度古文明就是这样,除了咱们提及的哈拉帕古城,还有另一处“摩亨佐-达罗”城市,两者也是并存的。中国历史上也不乏两都并存的现象,不然也不会有著名的《两都赋》了。直到今天,世界上仍然有很多国家,实行两都制,甚至多都制,这都不值得大惊小怪。


问题是,三星堆,到底是一座怎样的城市?咱们在介绍金沙遗址的时候,已经讨论过,三星堆和金沙遗址,都发现了古蜀国鱼凫王朝的图腾标志。所以,这两处遗址同在一个政权的旗帜下,已经没什么争议了。所不同的是,三星堆是不是也像金沙遗址一样,是一个以祭祀为主的城市呢?这个问题,就要从三星堆遗址的出土文物里找答案了。


咱们从三星堆文物里,挑出一件宗教属性最高的,来说明这个问题——这就是三星堆博物馆著名的青铜神树。


青铜神树,三星堆遗址总共出土了八棵,这八棵,都首批就被列入了禁止出国境展览的文物名单。今天,进入三星堆博物馆,就能看到青铜神树,被安排在造型非常独特的螺旋形中央天井里展出,更显得宏伟壮观了。当然了,1986年,当考古人员最早发现青铜神树的时候,它可不是这个样子,是埋在坑里的一大堆零件,今天的青铜神树,是修复人员用了整整10年时间复原的。


复原后的青铜神树,非常高大。以最著名的一号大神树为例,高度达到了3.96米,树干的残高也达到了3.84米。整棵树从上到下,分布着三层枝叶,每层三根。树枝上装饰着各种花果。同时,上翘的树枝上,还都站着一只太阳神鸟,一共有九只。神树下面悬一条龙,龙头向下,龙尾向上。


另一件二号铜树,已经残缺,但是整体上,和一号神树很像,比如都有神鸟栖息,也都有下悬的龙等等,但是细节上有所不同,比如鸟都栖息在叶片上,而一号神树的鸟都栖息在花朵上。


一号神树的细节里,还有一点值得注意,就是神树的分节处,往往呈现圆盘状,而这个圆盘,与金沙遗址的太阳神鸟金箔的形状,非常非常类似。由此我们也可以猜想,金沙遗址的太阳神鸟金箔,当年到底是干什么用的了——很可能,那件金箔,也是某件祭祀礼器上的一个零件,其实是可以拼起来的。


那么这神树是什么年代的呢?根据专家推断,应该是夏朝晚期的。这也就是说,青铜神树最晚,也是公元前1500年的产物了。那么这棵神树是什么树呢?三星堆为什么要铸造这么一棵青铜神树呢?


如果咱们仔细观察,就会发现,青铜神树的底盘,其实是大有玄机的——一号神树的底盘,大致呈现一个圆锥状,上面有云气纹;二号神树看得更清楚——圆盘底座,三条象征树根的斜撑之间的底座上,各跪有一人,人像的双手前伸,似乎原先拿着什么东西。很显然,底盘上跪着的人,表现的是祭祀场景,而这底盘的样子,其实是山的形状。


世界上有那么几种东西,特别神奇,对于全人类来说,象征意义都是通用的。古人干嘛崇拜山呢?就是因为山能通天——最典型的例子,要算天山山脉——山就是天,天就是山,天、山是一回事。天山的第二高峰,干脆就叫腾格里——腾格里,是蒙古语,也是天的意思。


那么,咱们眼前三星堆遗址的这一棵棵大青铜神树,从山顶上拔地而起,这高度,可就远远比山高了。换句话说,青铜神树描述的,其实就是古人眼中天堂的样子。


其次,咱们刚才说到的,和金沙遗址“太阳神鸟金饰”很像的那个分节用的圆盘,又是什么呢?我们如果仔细观察,就会发现,每次一出现这个圆盘,青铜神树就会进入一个新的层次——也就是说,这是天界分层的标志。


事实上,古代世界,有关“神树”的传说,非常之多。我们在三星堆博物馆里,就能看到,博物馆特别安排了很多介绍古代世界其他地方神树传说的讲解图示。这里面,从印度的太阳树,到亚述人的世界之树,再到北非腓尼基的太阳圣树,似乎都和青铜神树有着某种关联。在很多古代世界神话里,都出现过最高的主宰神为太阳神,太阳神又带领着蛇、鸟等仆人的情节。同时,咱们非常熟悉的“日出扶桑”的故事,不但也有异域版本,而且与眼前的青铜神树非常贴近——天上有好几个太阳,每天轮流出现一个,值勤一天后回到扶桑树上去休息。


而从山上拔地而起的青铜神树,实际上不仅是太阳的栖息地,又同时兼具了“天枢”的作用,也就是“天之轴心”的作用。在古人的想象中,宇宙天界是围绕一个类似大树一样的枢纽旋转的。有的学者认为,青铜神树,其实就是上古时代的“建木”——建设的建,木头的木。《山海经》里描写建木是“百仞无枝,有九欘( zhú ),下有九枸,其实如麻,其叶如芒”。意思就是说,建木百仞高,没有繁多的小树枝,只有九个弯曲的大树枝,长有九个果实,叶子像太阳的光芒一样——这说的不就是青铜神树么。


当然,也有的专家认为,青铜神树表现的,应该是古代的“社树”。古代,建设一个社区,要先立土为丘,所谓“封土为社”。然后围绕这个土丘,建设起一个个小的生活社区。而人群聚集起来,称为会。社和会联系起来,就叫“社会”。在社的封土周边,往往还要种上一些树,种下去的树,就称为社树。专家分析,青铜神树,也有可能是当年的社树。


但是,也有的专家持不同看法——一个很明显的例子是,青铜神树发现的时候,是埋在一个四四方方的坑里,并且支离破碎。很显然,这是有人刻意破坏青铜神树造成的结果。那么如果它真是社树,是谁刻意破坏了它们呢?

 

实际上,考古学家在三星堆遗址发现的文物,大量都直接与祭祀有关。除了青铜神树上的太阳鸟之外,三星堆遗址还发现了大量的青铜器也都和鸟有关,比如青铜大鸟头、青铜人首鸟身像、青铜冠鸟等等,其中有一件“青铜鸟爪人像”,为商代青铜器,高81.5厘米,宽10.8厘米,上半段为人,下半段为鸟,不巧的是,人的上半段,和鸟的下半段,现在都没有了。从留下的部分看,人像的下半身穿着当时的“短裙”,露出有纹身的腿,两脚干脆和鸟的形象融合为一体了。可见,当时的三星堆人,非常自豪自己是“鸟族”的后代,联想“鱼凫”的王朝名字,可以想象,这些人是有深厚的鸟崇拜传统的。


但同时,在三星堆遗址也出土了大量其他祭祀对象。比如青铜虎、青铜蛇、青铜怪兽、金鱼形饰、金虎形饰等等,这些祭祀对象,和鸟崇拜之间,究竟是主体与旁支的关系呢,还是前后替代的关系呢?目前还没有定论。不过从青铜神树最终被砸坏、掩埋的命运来看,三星堆的祭祀主体很可能是发生过变革的。据三星堆博物馆研究人员介绍,砸坏这些青铜神树的,很可能是古蜀国人自己——咱们之前就说过,古蜀国只是个称谓,古代蜀地政权是经历过多次更迭的,前有蜀山氏,后有柏灌氏、鱼凫氏等等。每个“氏”,就是一个氏族统治的阶段,可以视为一个王朝。每个王朝更迭之际,信仰自然也会发生变化。青铜神树,很可能作为上一个王朝的信仰,被下一个政权替代了。


祭祀的主体发现了,那么是谁在祭祀呢?这就不得不提到三星堆文明重要的历史遗存——青铜人像和面具。三星堆文明,最常见的形象,就是那些神秘的、奇奇怪怪的面具和头像。最奇特的,就是这些人的形象——高鼻梁,大大的、突出的双眼,大嘴巴,乍一看上去,不像是中国人。有的人甚至怀疑这是外星人的形象。尤其是这些面具和头像的眼睛,往往非常突出,有的甚至搞得很夸张,形成了所谓的“纵目”,也就是眼睛凸出成两个圆柱体。那么这些人到底是什么人,他们又为什么会被设计成这样的形象呢?


所有这类头像里,最通用版的形象,要算“商戴金面罩铜人头像”——金面罩用金块捶拓成金皮,然后按照人的头像造型,戴在青铜的人脸上。黄金面罩的上面遮住脑门,下面包住下巴,左右两侧罩住耳朵,耳垂穿孔,眼眉镂空。


几乎一模一样的头像,在三星堆发现了四套,长短大小只有很微小的差别,头纵径最小的13.8厘米,最大的17.8厘米,横径大约都是15厘米,高从41厘米到48厘米不等。需要说明的是,同样的青铜头像,在三星堆还发现了不少,可是只有这四件是戴有黄金面罩的,有人推测,这四个头像所代表的人,他们的身份,肯定不一般。


要知道这些人像的身份,首先要知道,这些人像是哪里来的——三星堆这些人像,是完全本地原创的吗?有没有受到其他地区文化的影响呢?


答案是肯定的。根据研究,长江流域在新石器时代,出产了很多玉石人像。主要出自长江中下游。1955年,湖北石家河遗址发掘时,发现了玉质的人面雕像;几乎同年,在罗家柏岭遗址里,又发现了玉质的人面像10件,人头像1件。此外,六合遗址、枣林岗遗址、肖家屋脊遗址,也都发现了同类型的玉石人像或人头像。这些人像的大体特征,都差不多——头戴浅冠,也就是小帽子,脸几乎完全左右对称,脸中间的中轴线上有棱,眼睛都为梭形、鼻尖突出。


拿这些玉质石像和三星堆发现的青铜人像、面具、人头像一对比,就会发现两者之间,在很多细节上,都有非常相近的地方,比如石家河文化出土的玉质像,在冠上部、脖子下部,往往都有纵贯的小孔,这说明这些人头像不是用于丧葬的,而是用于祭祀的,而三星堆的青铜头像,也是典型的祭祀用具。


从其他方面看,三星堆文化和石家河文化,还有很多高度相似的地方。诸多证据证明,三星堆文明的这些青铜人像、青铜装饰,文化上与石家河文化一脉相承。而石家河文化又是什么样的呢?


这,又是现在考古学界的一大公案了。一种说法是,石家河文化和同为江汉地区的屈家岭文化是同一个体系,都属于“先楚文化”,也就是后世楚国文化的前身;另一种说法,以苏秉琦先生为代表,将石家河文化归到“三苗文化”中。这两大说法之外,还有其他一些说法,比如说石家河文化是龙山文化的遗脉啦,还有的说石家河文化是良渚文化的后裔啦等等。


其实,咱们在之前讲金沙遗址的时候,就提到一个著名的传说——古代有个号称望帝的杜宇,后来将王位禅让给了来自楚国的鳖灵。如果把这个传说,代入石家河文化归属的分析中,咱们忽然有了一个全新的思路——和三星堆关系密切的石家河文化,会不会就是先楚文化的一支呢?三星堆文明的那些面容威严、不苟言笑的青铜人头像,会不会就是入侵的楚国人呢?再想想被砸毁埋进大坑里的青铜神树——这一切线索要是串在一起,会不会形成一个全新的故事呢?


下一集,咱们就沿着这个线索,为您继续破译三星堆文明的密码。好了,朋友们,《了不起的博物馆》第二季,带您神游中华古文明,我是河森堡,咱们下一集,再见。

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发表第一个评论!

打开喜马拉雅,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