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金沙遗址博物馆 | 古蜀国,玉器收藏家?
 8800

试听180成都金沙遗址博物馆 | 古蜀国,玉器收藏家?

倍速播放下载收听

00:00
15:06


购买所属专辑,收听更多内容

-现在加入,有福利哦-【添加小助手*微*信*:xmlyjun,备注“博物馆”即可进入】你将获得独家分享的博物馆干货资料及展览信息、举行线上趣味活动,参加活动更有惊喜小礼物送出。注:不正确备注不予通过哦;由于人数较多,小助手将在48小时内处理申请消息,请耐心等候。


本集文物1:商周太阳神鸟金饰




本集文物2:十节玉琮




本集文物3:金沙青铜立人像




今天这一集咱们要介绍的第一件金沙遗址文物,就是古蜀国的重要文物,也是金沙遗址博物馆的镇馆之宝之一——商周太阳神鸟金饰。


这件商周太阳神鸟金饰,就是鸟崇拜的重要证明。“商周太阳鸟金饰”这件藏品,外径达到12.5厘米,内径5.29厘米,厚度0.02厘米,重20克。整体是一件圆形的薄片,金饰上的镶有图案,图案分里、外两层,均采用镂空的形式。里层,等距分布着十二条旋转的齿状光芒,象征着太阳,外层,分布着四只形状相同的鸟在飞行,呈逆时针方向。这件商周太阳神鸟金饰,现在已经被定为“中国文化遗产”的标志,也被列入《第三批禁止出国境展览文物目录》。


金沙遗址,也出土了和这件金饰片很相似的文物,构图也是鸟逆时针飞翔,只不过是铜制的带柄。从二者表现的同一个主题,可以看出,“鸟围着太阳飞翔”应该是古蜀国的一种图腾。曾经,在讲河姆渡文化的时候,咱们就提到过“太阳鸟”这个母题。您还记得咱们说过的“双鸟朝阳牙雕”吗?在象牙上,雕刻有昂首相望的双鸟,有象征着太阳的圆形。都是太阳鸟,怎么那么像呢?金沙遗址和远在江南的河姆渡,二者之间,难道有什么神秘的联系?


这个问题,咱们先不着急解答,还有重要的文物没有说完呢,等说完了,再一块儿解释这个问题。这件重要的文物,就是金沙遗址出土的著名国宝级文物——十节玉琮。


玉琮,大家听着有没有觉得耳熟?没错,讲良渚文化的时候,咱们就提到过玉琮。还提到,在良渚文化遗址里的玉琮上,发现了著名的“神人兽面纹”。让人意外的是,距离良渚文化的故乡千里之遥的成都金沙遗址,也发现了玉琮,还不止一件。这些玉琮,大部分都是商周时期的,有商周四节玉琮、商周素面玉琮等等,质地大多是透明度并不高的灰白色玉。


但其中有一件玉琮,不但玉质晶莹剔透,是当地罕见的青玉,而且器表分节分槽。全器共分十节,高22.2厘米,宽6.3厘米左右,整器上共刻有四十个人面,形制上也非常特殊。


实际上,玉琮分节,并不是什么新鲜事,像国博收藏的一件玉琮,足足有十九节。令人奇怪的不是这件玉琮分节,而是玉琮的年代。据测算,这件玉琮的制作年代大约在距今4000年前,比金沙遗址的年纪还要大上一千岁。而且制作玉琮的玉料,金沙遗址附近几乎见不到。于是,有些人就进行了大胆的猜想——金沙遗址的这件十节玉琮,有没有可能是从远方辗转运到四川的?


这种说法,其实不太站得住脚,以目前的考古证据来看,良渚人的最后脚步,很可能最远也就走到上海地区的马桥文化,就停止了。从江浙到四川,沿途没有发现过年代吻合的良渚文明遗迹,只在金沙遗址这里突然挖出一件良渚文化时代的玉琮,说明不了良渚文化和古蜀国之间有承接关系。另一方面,金沙遗址的这件十节玉琮,虽酷似良渚文化遗存,如果仔细研究,会发现和真正原装的“良渚制造”其实有些微妙的区别。比如,良渚文化玉琮,大多是对钻,也就是在玉料的两头同时开孔,中间没有细致打磨;金沙遗址的这件,中间就细致打磨过,没有明显的接茬现象。也就是说,即便这件东西真的来自江浙,也不是原装的,至少二次加工过。


实际上,这件十节玉琮,很可能就是一件当年古蜀国人珍爱的古董——毕竟他们收这件玉琮的时候,这件东西都存在1000多年了,相当于咱们今天的人得到一件宋朝的东西,收藏或者喜欢,也是情理之中的事。而且,据金沙遗址中出土的商周时代制作的玉琮,我们可以看出,当地人还仿制了不少。


支持良渚文化和金沙遗址之间没有直接关系的证据,其实还有很多,其中金沙遗址出土的这些玉器就很说明问题。目前,从金沙遗址发掘出土的玉器,有几千件之多,玉琮只不过是其中一部分而已。除了玉琮,这里还有玉璧、玉璋、玉戚、玉戈等等。其中像玉戚,同样风格的玉戚,最早出现在二里头遗址;玉戈的形制,则非常接近殷墟二期的风格;而编号“955”的玉璋,原料也和十节玉琮一样,不来自金沙遗址周边地区,而且形制上,与河南郑州望京楼遗址出土的玉璋很相似。


所以,另外一个结论,似乎更符合逻辑——金沙遗址出土的玉器,根本就没有一个固定的来源。古蜀国,就好象喜欢收藏玉器的收藏家,见到好东西都收到囊中。如果这个结论成立,就说明古蜀国一点都不封闭,进川的道路也肯定是非常通畅。那些认为秦以后四川对外交通才打开的想法,现在看来肯定是一种误解。


好,咱们把十节玉琮的故事说完了,再回过头来看刚才提到的“太阳鸟”问题——既然金沙遗址发现一件良渚文明遗存的玉琮,说明不了两种文化之间有承接关系,那么“商周太阳神鸟金饰”上的太阳鸟,和河姆渡文化“太阳鸟”元素的重叠,难道也是巧合吗?


在古代,“太阳鸟”崇拜,几乎是覆盖全球的一种崇拜,关于太阳鸟的神话故事和传说有很多。所以,与其说金沙遗址与河姆渡文化、良渚文化有关系,还不如说,这几种文化都来自一个共同的源头。


如果您仔细听了咱们“茶马古道”这几集的节目,你应该知道,真实的历史上,从印度、尼泊尔到中国西南地区,从横断山脉到喜马拉雅山脉,从中原内地到四川盆地,道路的覆盖程度和密集程度,远超我们的想象。既然印度洋的海贝,能装到古滇国的贮贝器里,印度的斯瓦特艺术能翻山越岭进入西藏,文成公主能跋山涉水进入拉萨,那么与河姆渡文化、良渚文化同源的某种文明,通过道路进入四川,也没有什么奇怪的。


或者,我们也可以换个方式想问题——从四川、云南、广西、广东,一直到江浙地区,中国南方在古代,几乎都是同源、同一种文明的形态,具体到某个地区情况会不同。随着中原文明的不断扩张,中原文明逐渐把这些区域纳入了中华文明圈了。


具体到金沙遗址的标志性图腾——“太阳神鸟金饰”上来说,这金饰上的鸟,头长、翼短、身小、腿长,如果乍一看的话,很像鹭鸶、仙鹤一类的水鸟。而实际上,金饰上面的鸟类,有明显的钩喙,所以,这和河姆渡的太阳鸟一样,仍然是一种猛禽。再看同为古蜀国遗存的三星堆文明出土的鸟头勺把,同样是钩喙猛禽。那么金沙遗址崇拜的这种“太阳猛禽”是什么呢?


首先有可能的,就是咱们在上一集里提到的鸬鹚,它还有个别称叫“鱼鹰”——不要小瞧这种鸟,它可是相当凶猛,可以生吞下长达50厘米的鱼类。所以,对鸬鹚形象的崇拜,在沿着四川东下的长江三峡流域,是非常普遍的,在鄂西宜都红花套遗址、宜昌中堡岛遗址等遗址中,都发现了鸬鹚形象的器物。于是,我们可以给出一个结论:金沙遗址崇拜的“太阳鸟”,很可能就是鸬鹚,而鸬鹚,实际上也就是“鱼凫”。而河姆渡文化崇拜的太阳鸟,因地理环境的不同,则可能是金雕、雀鹰等猛禽。它们和鸬鹚最大的相似点,是都具有钩子一样的鸟喙。


既然横跨千里的“太阳鸟”崇拜,可能来自同一个文明源头,那么这个同源文明又来自于哪里呢?这个问题的答案,其实从金沙遗址数量庞大的象牙上,能看出一些端倪。


从介绍金沙遗址开始,咱们就说,这里留存了很多象牙。但是今天的四川并没有大象栖息,那这些象牙会不会来自国外呢?然而,根据中国科学院植物研究所等单位的研究结果显示,古蜀国时代,四川盆地是有大象的,而且数量非常多。研究人员分析了金沙遗址出土的两个探方里的31个孢粉样品,推断在古蜀国时代,四川地区属亚热带气候,气候湿热,年均温度为17.7一19.8摄氏度。这样的气候条件下,大象是完全有可能生存。实际上,根据古籍记载,不仅是四川,当时就连中原地区,也有很多大象存在。换句话说,今天在金沙遗址发现的象牙,很可能来自本土,而不是外部传入。


那么,金沙遗址的现场留存了这么多象牙,到底是古蜀国人用来祭祀的物品,还是古蜀国人用来崇拜的对象呢? 这个问题的答案,咱们可以到金沙遗址出土的另一件文物里来找。


金沙遗址出土了一件尺寸很小的商周时期青铜立人像,人物的脚下配备有榫头插件,就像现在的乐高玩具一样,可以将榫头插件插入到对应的立孔。这件青铜人像,通高只有19.6厘米,人像头上,戴有装饰了十三道弧形齿饰的太阳帽,脑后则为辫发,双手作握状,置于胸前。同样姿势的立人像,在三星堆遗址也出土过,且尺寸要大得多,高一米七左右,也是手握于胸前,两手之间留有很大的孔洞——显然,这孔洞是留着握某种东西的——是什么呢?很可能是象牙。因为孔洞的大小,刚好能握住一根象牙,咱们由此可以大胆推断,象牙是祭祀人员拿在手里的东西,象牙是用来祭祀用的物品,而非供奉用的物品。


今天在金沙遗址出土的大量文物里,有很多动物、人物造型的青铜制品,包括青铜鸟、青铜牛首、青铜虎、青铜龙形器等等。这表明,古蜀国鱼凫王朝时代,崇拜祭祀,很可能还保持在“万物有灵”的泛灵论阶段。而专家推测,之所以使用象牙来祭祀世间的万物万灵,这和古代南亚次大陆,也就是印度史前文明有关。


公元前2600年到公元前1500年前后,印度的早期文明——哈拉帕文明,出现在印度河流域,这一时期,象牙就已经得到大量使用。其后,在公元前1500年前的印度吠陀文明时代,也恰好是古蜀国文明出现的年代,两者又恰好都在北纬30度线的南北,同时又都频繁使用象牙。从吠陀时代开始,印度有关象的神话形象就开始出现,一直到后来婆罗门教时代、印度教时代,大象的形象都广泛存在于印度的神话体系里。印度教大神湿婆的儿子伽内什,就是象头人身;战神因陀罗的坐骑,则是一头六牙白象,结合古蜀国广泛使用象牙祭祀的事实来看,两者之间,很可能存在联系。


其实,在金沙遗址中,考古学家还发现了很多玉贝形器,颜色不一,但是都非常漂亮,今天在金沙遗址博物馆,我们也都能看到。大家还记得古滇国的贮贝器,和那些贝壳吗?告诉大家——三星堆遗址,也发现了大量的海贝,跟古滇国的海贝,还有在金沙遗址发现的这些玉贝,看上去都非常相似。如果您还有印象,古滇国的贝壳,就来自印度洋沿岸。


这个神秘的古蜀国,也从来不是一个单一部族国家。根据考证,古蜀国的民族成份里,有冉族、羌族等成分,而且,后期的古蜀国,先后被楚人和秦人入侵。尤其是秦人的入侵,彻底打断了古蜀国的文化延续性,古蜀国也从此真正融入了中华民族体系。那么,这种“入侵”,对于四川来说到底是好,还是不好呢?

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发表第一个评论!

打开喜马拉雅,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