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知:春节期间暂停更】南京博物院 | 荣启期为何与竹林七贤一起荣登各大古墓砖画?
 1.16万

试听180【通知:春节期间暂停更】南京博物院 | 荣启期为何与竹林七贤一起荣登各大古墓砖画?

倍速播放下载收听

00:00
13:45


购买所属专辑,收听更多内容

亲爱的听友们,本节目春节期间暂时停更,将于2.18恢复更新~~喜马君在这祝大家新年快乐!!


-现在加入,有福利哦-【添加小助手*微*信*:xmlyjun,备注“博物馆”即可进入】你将获得独家分享的博物馆干货资料及展览信息、举行线上趣味活动,参加活动更有惊喜小礼物送出。注:不正确备注不予通过哦;由于人数较多,小助手将在48小时内处理申请消息,请耐心等候。


本集文物1:竹林七贤与荣启期砖画

 


 

本集文物2:金陵大报恩寺琉璃塔拱门



大家好,我是河森堡。上一集,咱们离开了齐鲁大地,沿着运河南下,今天咱们来到的是六朝古都——南京。

 

南京自古富庶繁华,而且历史悠久,春秋战国时代就建城了,三国时代的吴国政权,之后的东晋、宋、齐、梁、陈,以及后来的明朝,都曾在这里建都,再之后的太平天国,以至于南京国民政府,都选择了以南京为首都。古人描写南京的诗、词那简直是不要太多,不过我认为最具有代表性的,还是苏辙的那句“山川过雨晓光浮,初看江南第一州。”

 

南京给人印象最深刻的,是它自古以来就非常兴盛的文教事业,从东汉时代开始,这里就已经大兴教育,一直到今天,南京仍拥有55所高校,全国排名第三。

 

文教兴盛的南京,这个地方所建成的博物馆,也是咱们中国第一座由国家投资兴建的、大型综合性博物馆。1933年,蔡元培先生倡议创建“国主中央博物院筹备处”,紧锣密鼓地开始筹备创建中华民国的第一家博物馆。这就是今天咱们要参观和分享的——南京博物院。

 

 

 

南京博物院,位于南京市玄武区中山东路,现在是国家一级博物馆、首批中央地方共建国家级博物馆,占地13万余平方米,馆藏文物超过40万件套,从旧石器时代一直到今天,各个时期各种文物,应有尽有。有趣的是,南京博物馆自己本身,也是一件艺术品,本身就是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这话又怎么讲呢?


原来,这和博物院的设计建造有关。1927年,中华民国定都南京,到了1937年,抗日战争全面爆发,这期间的十年,后来被称为国民政府的“黄金十年”。南京作为当时的首都,进行了大规模的基础建设。南京博物院,也就是当时的国立中央博物院,也正是这一波首都市政工程的组成部分。不过,南京博物院最突出的主体建筑——南博大殿,却是当时新建建筑里的“另类”。当时,南京兴建的各类建筑,大部分都是仿照明清官式建筑设计的,唯独南博大殿,是个例外。


 一期工程完工后的国立中央博物院


今天到南博来参观,您很容易注意到南博大殿的与众不同——这是当时新建建筑里,唯一一座仿辽代风格设计的建筑,造型朴实雄浑,屋面坡度平缓、广阔,庄严而雄伟,非常漂亮。今天有资料显示,说南博大殿,是仿照辽宁锦州义县奉国寺设计的,其实,拿南博大殿的转角辅作样式,和奉国寺一对比,就会发现二者并不太像。南博大殿真正的设计灵感来源,是天津蓟县的独乐寺山门。


当年为了筹建南京博物院,国民政府动用的阵容是相当令人震撼的——蔡元培、傅斯年、李济、梁思成,这些民国名人,都曾参与筹建。南博大殿的设计师,是民国著名的建筑师——徐敬直先生。徐先生美国密歇根大学建筑系毕业,师从芬兰建筑设计大师沙里宁,设计水平是没话说的。今天在网上,能找到徐先生当年为中央博物院做的设计初稿,也是民族建筑样式,但是风格更接近明清时代的建筑。那南博大殿为什么又建成了现在这样的辽代风格呢?


原来,当时南博馆建筑方案的评审者,是著名的梁思成先生。1932年,梁思成先生刚刚在天津发现了独乐寺。独乐寺最早兴建于唐代,历代不断,到了民国时候,仍遗留保存下来的、最古老的建筑,就是它兴建于辽代的观音阁和山门了。梁思成调查后,发表了学术论文,独乐寺成为当时发现的我国境内年代最早的木结构古建筑,在当时非常轰动。不过,后来,在山西又发现了南禅寺大殿,是公元8世纪唐德宗时期修的,比独乐寺还要早,我国最古老木结构古建筑也就换成了南禅寺大殿,当然这是后话了。说回南博大殿,后来,评审梁思成先生指导,用当时发现的、最古老的中国古建筑作为蓝本,来修改徐敬直先生的设计方案,所以,这才有了我们今天看到的、气势雄浑的南博大殿。


 梁思成照片


这幢珍贵的建筑,堪称一个巨大的储宝箱,里面装了大量的文物。作为民国政府的中央博物院,自然是有什么好宝贝,都要优先往这里送。所以,在博物院落成之初,通过收购、拨交、发掘,博物院集中了全国第一流的珍品约二三十万件,其中就包括《历代帝后像》、毛公鼎等等稀世国宝,上世纪四十年代末,著名的后母戊鼎也曾在这里首次公开展出。


今天,仍然有大量国宝在南京博物院展出。首先最出名的,就是南博的三件镇馆之宝——竹林七贤与荣启期砖画、大报恩寺琉璃拱门、明坤舆万国全图。

 

咱们先说曾经轰动一时的国宝级文物——“竹林七贤与荣启期砖画”。1960年,在南京西善桥,发现了一座南朝时代的大墓。在这座大墓里,发现了由200多块古墓砖组成的模印砖画。砖画分为两幅,各画有四个人,人物的名字,都写得很清楚:嵇康、阮籍、山涛、王戎、向秀、刘伶、阮咸,这就是魏晋南北朝时期著名的“竹林七贤”。砖画上,人物之间,用银杏、槐树、青松等植物隔开,几位人物席地而坐,都是一副名士风骨,风流倜傥,俊逸神飞。


今天如果您到南京博物院,看到这些砖画,您可能会吓一跳——这整整就是一面墙。而且,近距离看这组印模画,其实很难看清楚,只是远远观看的话,又只能看见一堆砖摆在那儿。只有把这些砖上的画面拓印下来,您一看拓版,潇洒飘逸的七位贤人,就显现出来了。不过,仔细一看,又会觉得奇怪——竹林七贤,应该是七个人,怎么这画上还有第八个人?这位是谁啊?


除了竹林七贤的大名,砖画上,还写着“荣启期”三个字。荣启期是谁呀?这位荣启期,字昌伯,是春秋时期郕国人。道家典籍《列子》中里说,孔子游泰山,碰上了荣启期,发现荣启期穿的破破烂烂,还一边弹琴,一边快乐地唱歌。孔子见他这么高兴,就问:先生您都这样了,怎么还高兴得起来呢?荣启期说,天地万物,当人最好,我是人,不该快乐吗?这个时代男尊女卑,我生为男人,不该快乐吗?有的人生下来就夭折了,我今年都九十多了,不该快乐吗?孔子听了点头称是——“善乎!能自宽者也。”先生您真是心宽的人呐!


荣启期这个人,历史上确有其人,不过,他是否和孔子有过这么一番对话,就不得而知了。不过,由于有这段记载,荣启期在后世,就成了半个神仙。这类事其实也很多,吕洞宾、张三丰,其实也都是这样,被捧成了神仙,所谓“神乎其神”罢了。


不过,既然荣启期是春秋时代人,竹林七贤是东晋人,那今天南京博物院的这面砖画上,为什么会把他们画在一起呢?


以往有很多学者认为,七个人的画面,左右不对称,所以需要增加一个人物来凑数,荣启期与竹林七贤,都是超脱凡尘、清高自许的人物,想必性格很兼容,交流起来无压力?不过,这个说法其实很站不住脚——首先,明知道竹林七贤是七个人,干嘛一定要把他们分成两面墙,一边画一半呢?另外,就算一定要凑一个人上去,有太多人物可以用,为什么偏偏是荣启期呢?


其实,这是个相当复杂的问题,咱们需要慢慢说。首先,“竹林七贤与荣启期”这幅砖画,并不是只发现了一套。目前,发现一模一样砖画的墓葬,已知的就有四座。经考证,这些墓葬,都是南朝的帝陵。比如,丹阳胡桥鹤仙坳墓的墓主,是齐景帝萧道生;丹阳建山金家村墓的墓主,是齐废帝、东昏侯萧宝卷;丹阳胡桥吴家村墓的墓主,为齐和帝萧宝融。出土咱们南京博物院这套砖画的那座墓,最初被认为是士大夫墓,后来,六朝史专家罗宗真先生,在他的著作里,又将这座墓的墓主人,定为刘宋的第四个皇帝——孝武帝刘骏。


算起来,仅在江苏一省,发现的六朝画像砖墓,就已经有百余座,但是,除了上面提到的这几位帝王陵墓之外,没有一处再发现过“竹林七贤与荣启期”砖画。可以推论,“竹林七贤与荣启期”,这个砖画的题材,是专门为帝王准备的,其他人想用,恐怕还用不了呢。


那么南朝这些帝王,干嘛在自己坟墓里专门摆上这八个人形象的砖画呢?这跟南北朝人的潮流风尚有关。原来,当时那个年代,崇尚清谈,崇尚风流倜傥,竹林七贤正是其中翘楚,所以人们对竹林七贤十分追捧。不过,帝王在自己坟墓里设置他们的画像,恐怕还有另外的深意。


你想想,“竹林七贤”这七位名士,他们之间有什么共同点呢?熟悉历史的朋友,可能会说,他们都放浪形骸啊,都喜欢喝酒啊,等等。其实,这些人并不只是成天凑在一起清谈、喝酒、唱歌,集体服用“寒食散”。他们都有一个更深刻的共通点,就是都为当时的高压政权所不容。


比如,司马家当政以后,就对这些士族精英管制得非常厉害。嵇康,就因为触怒了司马昭,而被处死了。其他几位,也都在政治上很不得意。这些人里,嵇康、阮籍等人都是士族乃至贵族,政治上却不受重用,只能大谈玄学,清高自许。然而,当时的人,却格外追捧这样的人,所以他们才获得了“七贤”这样的赞美嘛。

 

不过,政权的把持者——历代帝王可就不这么想了。对帝王来说,竹林七贤是异见者,是令他们头疼的群体。好在,东晋以后,南北朝时代,几代南朝都比较崇尚文化,积极拉拢知识分子。但是,南朝政权又不太敢标榜“竹林七贤”,说他们是楷模。如果这样,大家有样学样,动不动就表达不满,南朝政权可能就会受到威胁,那岂不是棘手了么?所以,就要拿一个荣启期,跟“七贤”摆到一起。荣启期是“知足常乐”、“精神超脱”的典型,还是半个神仙。把七贤和他捆绑在一起,就制造出一个“神仙组合”,配合当时普遍求仙访道的风气,七贤的身份拔高了,成了“超脱”、“练达”的一流人物。在出土了“竹林七贤与荣启期砖画”的墓葬里,咱们就能看得很清楚,除了这八位人物之外,在丹阳吴家村墓、建山金家村墓里,还都发现了“羽人戏龙”、“羽人戏虎”的拼镶画像砖。羽人,其实就是仙人。刻画他们干嘛呢?当然是引导墓主人升仙啦,让墓主人成为和竹林七贤、荣启期一样的神仙,从此自由奔放、逍遥快活。而把“七贤”塑造成了神仙,那他们世俗的那一面,为了政治耿耿于怀的那一面,世上的人,自然也就忘光了,帝王拉拢士族又维持安定的目的,也就随之达到了。不管怎么说,这200多块砖组成的砖画,保存到了今天,仍然非常完好,十分难得。通过它们,咱们能够隔着1500多年的岁月,欣赏魏晋风流,还有什么可不满足的呢?


但是,南博的另外一件文物,就没这么幸运了,这就是最近网上很火的“金陵大报恩寺琉璃塔拱门”。原本这只是一座塔的构件之一,如今,整座塔留下来的,也只有“拱门”自己而已,而整座塔,早就在太平天国时期毁掉了。今天咱们去南京,会发现这座塔已经用现代工艺修复了。大报恩寺,不仅在咱们中国历史上,在世界历史上都特别有名。有的朋友如果爱玩游戏,您会发现,很多游戏里,一提起中国的“古代文明建筑”,往往就是盖一座大报恩寺。

 

说起来,大报恩寺和它的塔,的确有非常悠久的历史。早在三国年代,它的前身——“建初寺”和“阿育王塔”就已经有了,据说是除了洛阳白马寺之外的中国第二座佛教寺院。到了明朝永乐年间,明成祖朱棣,抢了自己侄子朱允炆的天下,下令要大肆修建一座仅次于皇宫的皇家寺院,这就是大报恩寺。

 

那么他感恩的是谁呢?据民国时人张惠衣写的《金陵大报恩寺塔志》记载,表面上,朱棣的意思是为了感恩自己的母亲马皇后。其实,朱棣的母亲到底是不是马皇后,这还不一定呢——比如说《南京太常寺志》记载得就很明确——“右一位贡妃,生成祖文皇帝”,这话很明白了,明成祖很可能并不是马皇后的嫡子,而是一位妃子,还是位“贡妃”,也就是别人进献给朱元璋的妃子所生的。朱棣不是嫡传,又抢了自己侄子的皇帝宝座,花费这么大精力,修一座塔来纪念马皇后,是否真心呢,这就不好说了。

 

不过,不管明成祖到底出于什么目的,大报恩寺,的确无愧是“中古世界七大奇迹”之一。尤其是这座高大的琉璃塔,据记载,高达近80米,整座塔通体用琉璃烧制,塔内外置长明灯一百四十六盏,不光是中国人喜欢,就连西方人看了,也惊诧不已,纷纷在游记里记载这座塔,甚至在全球各地纷纷复制这座塔。

 

结果,更令人震惊的发现又来了。2008年,从大报恩寺前身的长干寺地宫,出土了震惊世界和佛教界的世界唯一一枚“佛顶真骨”,以及“感应舍利”、“诸圣舍利”以及“七宝阿育王塔”等一大批世界级的文物与圣物。大报恩寺再次成为了世界的焦点。

 

那么,这座“超级宝塔”的构件之一,南京博物馆收藏的“金陵大报恩寺琉璃塔拱门”,又有什么过人之处呢? 这个,咱们留到下一集,再跟您慢慢分享。《了不起的博物馆》第二季,带您神游中华古文明。我是河森堡,咱们下期节目再见。

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发表第一个评论!

打开喜马拉雅,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