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博物院 | 商代亚丑钺:奴隶主抖威风的礼器
 1.12万

试听180山东博物院 | 商代亚丑钺:奴隶主抖威风的礼器

倍速播放下载收听

00:00
14:47


购买所属专辑,收听更多内容

-现在加入,有福利哦-【添加小助手*微*信*:xmlyjun,备注“博物馆”即可进入】你将获得独家分享的博物馆干货资料及展览信息、举行线上趣味活动,参加活动更有惊喜小礼物送出。注:不正确备注不予通过哦;由于人数较多,小助手将在48小时内处理申请消息,请耐心等候。


本集文物1:蛋壳黑陶高柄套杯




本集文物2:黑陶双耳杯




本集文物3:红陶兽形壶




本集文物4:商代亚丑钺




大家好,我是河森堡。咱们这一集告别河北博物院,沿着大运河一路南下,来到山东,讲一讲山东博物馆。


提起山东,那可有的说了。山东与京杭大运河有不解之缘,山东好几座知名的城市,都是依靠大运河的滋养才诞生的,比如说德州、临清、聊城,等等。咱们古典文学四大名著中的《水浒传》,故事就发生在山东省西南部的梁山县境内,这也是运河流经的地方。可见运河对于山东的发展,起到了多么重要的作用。


除了运河之外,山东境内还有小清河、黄河、徒骇河等水道。再加上大运河流经这里,山东在地理上,天然就成了一个交通枢纽。运河作为交通要道的同时,还兼具了传播信息的作用。在古代没有铁路、没有高速的条件下,山东的众多河流,对古代文明发展来说,就形成了一个巨大的优势。


这样一块文明的土地,孔子的故里,自然就与渊源的历史脱不开关系,古代文物也是少不了的。本地的博物馆——山东博物馆,是1954年成立的,是新中国成立后建立的第一座省级综合性地志博物馆,地址在济南市历下区。历下区本身,就特别值得一去,春秋战国时代,这儿是齐国的一个重要的据点,在今天,趵突泉、千佛山、大明湖,这些济南的盛景,也都集中在历下区。而且历下区小吃还特别多,历城核桃很有名,济南糖酥煎饼也是很馋人的。所以我建议您你,到山东济南玩,您先把山、湖、泉这些逛够了,把好吃的吃饱了,顺便再去一趟山东博物馆,出来您就上高铁,您这趟济南之行,就真算没白去。




那么山东博物馆有什么值得看的文物呢?那可太多了。作为中国古代文明的重要组成部分,山东文明在各个阶段上的重要文物,都能在山东博物馆看到。最让人兴奋的一部分文物,就是来自新石器时代龙山文化和大汶口文化的文物。


所谓“龙山文化”和“大汶口文化”,彼此之间是前后相继的关系。大汶口文化,可以被视为龙山文化的前身。


说到这儿,有的朋友可能有点糊涂了,之前节目里说过“仰韶文化”,那大汶口文化和龙山文化,与仰韶文化有什么区别和联系?为什么会冒出这么多“文化”?


其实,考古学里所谓的“文化”,和咱们平常说的“有文化”中的“文化”,概念不一样,而是跟考古学中的概念有关。


19世纪中叶,法国考古学家莫尔蒂耶,受到达尔文进化学说的启发,把欧洲的旧石器时代分成舍利、莫斯特、马格德林等几个时期——这就是考古文化学的雏形。后来人们发现,考古挖出来的各种文物、遗迹,不一定都存在前后继承的关系,有很多明显是不同风格、不同特征的文化,但都是在同一时期存在。



法国考古学家莫尔蒂耶


为了更好地分类,于是就开始把具有同样鲜明特征的一个时期的遗存,称为某某文化,并且以首次发现典型遗址的小地名来命名。比如仰韶文化,是在仰韶村发现的,简单理解,它的鲜明特征就是都有大量彩陶,大概在距今7000—5000年前,那么我们就把发现的、凡是这个时期的、大量用彩陶的遗址,统统都称为“仰韶文化”。但是,彩陶和彩陶也不一定长得一模一样,该怎么区分这些同一时期不同特征的彩陶呢?聪明的考古学家,就在“文化”下面再下拉一个子菜单,这就是“类型”。最典型的比如说半坡村发现的半坡遗址,过去我们常说“半坡文化”,现在就更经常说“仰韶文化半坡类型”。


明白了这个,再回过头来看大汶口文化和龙山文化,您就能明白,它们也各自具有自己的典型时代特征。


先说较晚的龙山文化,“龙山文化”,断代大约在公元前2600年至公元前2000年,也就是大约距今4600年—4000年前,比咱们之前节目介绍过的“楼兰美女”年代要稍早一些。这之后,属于龙山文化的各类遗址,陆续被发现。可以说龙山文化的典型特征,是黑陶。只要一看到那种精美的、磨光加工过的黑陶器物,大概就能判断,这个遗址属于龙山文化,或者至少是具有龙山文化的特征的。 


龙山文化黑陶制品——“蛋壳黑陶高柄套杯”、“黑陶双耳杯”,今天都是山东博物馆的镇馆之宝。这两件黑陶酒器,尺寸都不大。黑陶双耳杯,高12.5厘米、口径7.8厘米、底径4.5厘米。器表磨光,直口,长颈,小平底,肚子上两边有耳。这件东西虽然很好,但跟“蛋壳黑陶高柄套杯”比起来,就比较平常了——“蛋壳黑陶高柄套杯”,口径12、内径4.9厘米、通高16.9厘米、柄高13.2厘米,跟今天用的高脚杯差不多。之所以叫“套杯”,是它有个很长的呈竹节状的杯脚,杯子是套在杯子脚里的。所谓的“蛋壳陶”,名不虚传,陶杯的壁非常薄,就像蛋壳一样。


“蛋壳陶”,您只要仔细一琢磨,就会觉得这东西特别神奇。别的不说,历经那么多年,能完整地保存下来,这本身就很不一般。关键是,这种东西真的很轻薄,口沿甚至能达到0.2毫米到0.5毫米,是的,您没听错,是毫米。这么牛的技术,放在今天,要想复制一件,那都是很不容易的。


而且您知道吗,这种蛋壳陶不止一两件。今天在国家博物馆、山东省文物考古研究院等单位,都收藏着龙山蛋壳陶,有的陶器里,甚至还有倒不出来的陶丸。这么精美的陶器是怎么做出来的? 其实,全靠古人智慧的双手。


要想成功地制作出一件蛋壳陶来,首先要满足两大条件——第一是要有快轮技术。为什么?因为陶轮转速慢,是造不出这么薄的蛋壳陶的。想要让陶轮转速快起来,光是靠脚生踩,这速度还不够,也就是说,当年龙山文化时期的古人,很可能已经掌握了一定的机械技术,或使用了某种外界自然力量。考虑到在殷商时代中国才开始使用驯化的家马,所以古人利用简单的动力来驱动陶轮的可能性更大一些。


另一条要满足的,就是材料。制作蛋壳陶,原料其实很简单。上个世纪70年代,山东博物馆的钟华南先生,曾经试图复原过蛋壳陶的制作过程,据他的记载,蛋壳陶的制作材料,无非是硅酸盐类的物质,比如硅酸铝、硅酸铁之类的。但是难就难在“纯度”上,材料只有非常纯,没有任何杂质,才有可能制作出近乎瓷器的蛋壳陶。


陶轮要转得快、材料要纯,这两点在别的地方看起来十分困难的事,在古代山东先民眼里,恐怕就没那么困难了——为什么?您别忘了,这儿是山东,有水呀。首先,材料就好解决,山东地区大河纵横,在河流的冲刷作用之下,在河滩上找出点纯粹的硅酸盐物质,相对容易。其次,快轮的驱动,很有可能也借助了水力。事实上,蛋壳陶的发现遗址,本身就比较集中,并不是在全山东均匀正态分布的。发掘出蛋壳陶的遗址,包括潍坊姚官庄、日照东海峪、胶县三里河等等,这些遗址大部分都位于胶莱平原和潍河、白浪河等河流的冲积地区。古人很有可能利用了这里的水力,提高了陶轮的速度。


可是古人干嘛要这么费这么大劲,生产工艺复杂的蛋壳陶呢?仅仅是为了炫技吗,显然不太可能。真正的原因是,当时已经出现了礼器的概念。而这些蛋壳陶,就是礼器的雏形。


为什么把蛋壳陶作为祭拜神灵的礼器?这是因为龙山地区在远古时期地处沿海,生活在这里的人们对海神有无限的崇拜,尽管人们通过各种神圣的方法来拜祭海神,但是自然的变迁依然阻止不了大海的咆哮给人们带来灾难,在4000多年前,生活在龙山地区的先民们,通过对自然界的种种观察发现,在地震和海啸这些人类无法躲避的自然灾害面前,鸟类却能在天空中自由地翱翔,于是当人们制作祭祀礼器的时候特意制作得轻盈娇小,蛋壳陶很可能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诞生的。


讲到这里,我们可以大概猜出,蛋壳陶这种东西,在日常生活中几乎用不到。凡是发现蛋壳陶的墓葬,往往墓圹大、随葬品也多,经常有玉器,还有象征财富的猪骨等等,有的墓葬里甚至有炫耀权力用的鳄鱼皮做的“鼍鼓”。很显然,这个时期,阶级社会已经产生。这些精美的蛋壳陶,多数就是用来彰显墓主人的身份的。


说到彰显主人身份的物品,龙山文化时期的制陶工艺,要比大汶口文化时期的工艺高出许多。这是怎么知道的?证据就在山东博物馆的一件展品身上——一件在泰安市大汶口遗址发掘出的红陶兽形壶。


这件东西1959年出土,通高21.8厘米、通长22.3厘米、体宽14.5厘米,看上去就是一只动物的形象,有四条腿,足高7.9-8.4厘米,背上背着一根提梁,尾巴上部有个注水口,嘴作为出水口用,四条腿刚好是个架子,能放在火上去加热。这动物是什么动物呢?学者高度怀疑它是一头猪,因为它的口吻处有两个明显的鼻孔,然而不管是猪是狗,这件东西从制陶水平上,远远不能跟咱们刚才说的蛋壳陶相比。实际上,山东博物馆收藏的大汶口文化陶器有好几件,“宝库破红陶折腹鼎”、“红陶盘式镂孔豆”、“网纹彩陶背壶”等。从这些东西上,可以看出陶轮还没开始用,器物都是先民们用手捏的,表面还很粗糙,谈不上什么技艺高超。到了晚期,大汶口文化才开始用陶轮制造陶器,制陶水平也才开始突飞猛进。


不过,在大汶口文化时期,您已经能够明显感受到几个划时代的关键词。比如说“社会分工”、“阶级”、“家族”、“社会”、“农业”、“制度”,这些东西,在大汶口文化中,都已经能够感受到了。


比如说,据考古发现,大汶口文化遗址中,已经出现了很多合葬墓,这说明家族概念已经明确。而且,男性一般要陪葬一条狗,女性则一般陪葬生产用具,这说明了男女性别差异导致了社会分工;还有,墓葬的随葬品水平差异也已经非常大,有的人墓里就有大量牲畜陪葬,有的就没有,阶级分化,已经比较明显。


更有意思的是,这些上古人类,和来自黄河中游地区的仰韶文化,呈现明显相互影响的关系。在山东博物馆里,能看到好几样明明是大汶口出土的东西,却带着鲜明的仰韶烙印——比如说“涡纹彩陶壶”、“菱形网纹彩陶壶”等等,您要是听过咱们之前介绍仰韶文化的节目,您再来看看这几件文物,就能明白为什么“大汶口”出产的物品,却一眼看上去是仰韶文化的产物。


那仰韶文化有没有受到黄河下游文化的影响呢?那是肯定的。事实上,仰韶文化发展到后期,灰陶、黑陶的比重越来越大。那么仰韶文化和“大汶口-龙山文化”之间,究竟是长期二元并立的关系呢?还是前后继承的关系呢?


从上个世纪二、三十年代开始,李济先生、梁思永先生,这些国家著名的学术大家,以及国外考古学家,包括瑞典的安特生、日本的滨田耕作等等,都对这个问题产生了浓厚的兴趣,纷纷著书立说,但始终争论不休。目前,我们一般认为,仰韶文化和龙山文化有前后传承的关系,仰韶文化的庙底沟类型的彩陶,被认为是从仰韶文化向龙山文化过渡时期的遗存。但是,仰韶文化和“大汶口-龙山文化”之间是不是二元并立,直到今天也只是一个重要的假设。“二元并立论”认为,这两股文化,一个北来,一个南来,最后在黄河中下游地区迎头相撞,来了个史前时代的大融合。


根据梁思永先生当年的研究,在殷墟一带,是明确发现了仰韶文化、龙山文化、殷文化的三叠层遗迹的,三者之间的断代前后问题,似乎早就迎刃而解了。但是随着近些年新的考古发现,又有了新的说法。很多考古证据,能证明殷商与龙山文化系之间有密切的关系,包括陶器的使用、出现了占卜用的骨器,以及埋葬的习俗等等。近几十年来,随着考古学突飞猛进的发展,各地早商及先商遗址不断发现,有关殷商氏族的起源问题,产生了许多新的主张。虽然到现在还没有定论,但是显而易见的是到了商代,祭祀礼器渐渐地演变成了青铜器。


今天在山东博物馆,我们就能看到一件看上去非常“萌”的文物——商代亚丑钺。钺,就是“斧钺钩叉”的那个“钺”,1965年山东博物馆考古人员在青州市商代大墓里发现。这件钺长32.7厘米,刃宽34.5厘米,钺身的两面透雕,雕的是一个呲牙裂嘴、气急败坏的人面兽的形象,露着野兽一样的尖牙。在钺兽耳的下方,有图腾形状的铭文,为“亚丑”二字,这只大钺因此得名。


这种钺,当时一共出土了两件,一件收藏在国家博物馆,另一件就是山东博物馆的这件。按照今天的标准,这件东西不但不显得穷凶极恶,看上去甚至还充满了喜感。不过在商代,这东西可不能小看,它既是奴隶主抖威风的礼器,又真的砍人脑袋,和后来罗马帝国的那个“法西斯束棒”,差不多是一个意思。用这种东西显示地位,比精美但是脆弱的蛋壳陶过瘾多了。


山东博物馆的陶器讲到这里,算是告一段落,关于“龙山文化系”和“仰韶文化系”的大碰撞、大融合,我们也讨论了不少,下一集,咱们将要离开龙山文化时期,向后迈一迈,看看山东博物馆的青铜礼器。在之前的节目里,我们介绍文物“利簋”的时候,提过“武王伐纣”,最终,周人获得了胜利,历史的走向也就彻底改变了。商人的威风抖了那么几百年,就被周人给灭了。那么,灭了商人的周人,又会怎么办呢?还会像商人那样得意吗?


别急,有关山东博物馆,咱们还有一集。这个问题,咱们留到下集再讲。好了,我是河森堡,感谢您的支持,咱们下一集再见。

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发表第一个评论!

打开喜马拉雅,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