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博物院 | 长信宫灯:一盏灯到底倒了几手?
 1.13万

试听180河北博物院 | 长信宫灯:一盏灯到底倒了几手?

倍速播放下载收听

00:00
13:53


购买所属专辑,收听更多内容

-现在加入,有福利哦-【添加小助手*微*信*:xmlyjun,备注“博物馆”即可进入】你将获得独家分享的博物馆干货资料及展览信息、举行线上趣味活动,参加活动更有惊喜小礼物送出。注:不正确备注不予通过哦;由于人数较多,小助手将在48小时内处理申请消息,请耐心等候。


本集文物1:西汉刘胜金缕玉衣



本集文物2:长信宫灯



我们说,在秦汉时代,贵族陵寝往往不是人为覆盖封土,而是直接用山头来做封土,南越王墓是这样,位于满城的西汉中山王刘胜的汉墓,也是这样。那么,满城汉墓所在的这座山,到底是个什么山呢?

满城汉墓所在的这座山,本身就叫“陵山”,没错,就是陵墓的陵。这座山,从空中往下俯瞰,特别像个“凹凸不平”的“凹”字。在山的两头,各有一座山包,一个高一点,海拔194米,一个矮一点,海拔175米。考古人员就想,既然在一座山的山包下发现了汉墓,那么另一座山包下,会不会也有汉墓呢?经过一番勘测,果然,在另一个山包下,发掘出了二号汉墓,也就是窦绾墓。这就是中山靖王的妻子——窦绾的墓。



满城汉墓的墓主,中山靖王刘胜,是汉景帝刘启之子。在历史上,刘胜算是一个有名的人物。但是他的有名,一定程度上是借了他“玄孙”刘备的光。《三国演义》中,刘备每回出场,都少不了把以下这套话放在嘴边上:“我,刘备,字玄德,中山靖王之后,当今皇上的皇叔。”

其实,这套话术里的几句话,除了名字对,别的都不太对。根据史书记载,东汉光武帝刘秀,为汉景帝六世孙,汉献帝刘协,则为光武帝八世孙,从汉景帝到汉献帝,中间一共隔着十四代。刘胜作为景帝的儿子,与汉献帝,则是隔了十三代。刘胜公元前113年就死了,刘备则是公元后167年才出生。这中间隔了小三百年,十几代人的时间过去了,刘备,作为一个卖草鞋的平民,说他自己是“中山靖王之后”,这怎么证明啊?

而且,《史记》中,太史公司马迁是这样评价刘胜的,说“胜为人乐酒好内, 有子枝属百二十余人。”乐酒,就是喜欢喝酒,“好内”呢,其实就是好色。这句话连起来就是说,刘胜这个人啊,好酒好色,儿子有大概一百二十多人——多到连个准数都没有!以刘胜这惊人的血脉广度,到了刘备那个时代,恐怕中山国当地是个姓刘的人,都能号称自己是“中山靖王之后”了!刘备就算真的是刘胜的后人,也什么稀罕的。但是,对于当时白手起家的刘备来说,“中山靖王之后”的称号,对他的帮助确实不小。这都是后话了。不管怎么说,通过《三国演义》,大家都知道了中山靖王刘胜的存在。那么,他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呢?他墓葬里的宝物又有哪些呢?

咱们上一集提过,当年满城汉墓的考古发掘报告里说,这座汉墓“深刻揭露了封建统治阶级奢侈腐朽的生活”,这话是一点都不夸张。刘胜和他妻子窦绾的墓葬一打开,就算是见多识广的专家,也都觉得大开眼界。

别的不说,刘胜和窦绾这对夫妇,下葬时,都穿了珍贵的“金缕玉衣”。咱们之前介绍南越王墓的时候就说过,当年不同级别的贵族下葬,用的玉衣规格也不一样,有金缕玉衣、银缕玉衣、铜缕玉衣等等。南越王那件有点特殊,是丝缕玉衣。这所有玉衣里,最具有代表性的,还是刘胜夫妻的金缕玉衣,这也是咱们国家最早发现的、规格最高、最有代表性的玉衣。刘胜自己这件,用了玉片2498 片,金丝重达1100克;窦绾的玉衣共用玉片2160片,金丝重700 克。目前发现的玉衣里,除了徐州楚王刘戊的那件玉衣用了玉片4248块以外,刘胜这件,是用玉最多的了。

古人认为,玉衣能防腐。为此,这些汉代贵族,不但会穿上玉衣来“寒尸”,还要用九窍器——玉眼盖、玉鼻塞、玉口琀、玉耳塞等等,塞住尸体的九窍,以保证尸体“精气不散”。

不过,这种方式并不能起到防腐的作用。当年发掘满城汉墓的时候,玉衣里墓葬主人的真面目,就已经不能被辨认出来了。当时,玉衣整个儿在地面上塌成了一片,以至于专家认为这里面根本没有尸体。后来玉衣运到北京进行清理的时候,才发现里面有中山靖王刘胜的骨灰、肋骨的骨渣和几枚牙齿。说明尸体本来是有的,只不过早就已经腐朽了。

刘胜墓里的珍贵文物,可不止是玉衣,除此之外,墓里还有其他很多规格不同、形制不同的玉器,玉璧、玉环、玉圭等等,不一而足。在他妻子窦绾的墓里,则出土了玉璧4件、玉环1件、玉佩1件、玉璜2件、带钩2件、玉印两枚、九窍塞1套、玉舞人1件、玉琀2件、几何形玉饰9套,另有水晶印1枚、水晶珠5个,件件珍稀精美。贵族死后陪葬一大堆玉器,跟中国人崇尚道家思想,认为人死后可以成仙有关系。尤其是汉代,贵族们尤其崇尚黄老之学,喜好研究神仙方术,而玉这种东西,被认为是有“仙人气”,能够引导人升仙。所以,死后随葬的玉器越多,祈求升仙的贵族们才越安心。

不过,贵族墓里要是光有点玉,还远不能叫做“奢侈”。满城1号汉墓、2号汉墓,两座墓葬里,出土的各种文物,加起来总共达到了惊人的1万多件!金、银、铜、铁、玉,加上丝织品、陶器、漆器等等,应有尽有。咱们这一季,之前也介绍过几座墓葬了,但是跟满城汉墓一比,可以说统统是小巫见大巫。

从满城汉墓中出土的文物,今天几乎都收藏在河北博物院。其中最有名的,莫过于“长信宫灯”。作为中国最著名的一盏灯,长信宫灯和咱们之前介绍过的东汉铜奔马一样,已经成为了中国文物的象征。

长信宫灯,通高48厘米,重16公斤左右,通体鎏金,1968年发现于满城汉墓的2号墓,也就是窦绾的墓里。灯体看上去,就是一位双手执灯、呈跽坐姿态的宫女,神态高贵、优雅。她一只手举着灯,另一只手伸出袍袖,好像在为灯挡风。实际上,这只袖子是一个虹管,宫女的整个身体内部,则是一个空腔。灯点燃以后,油烟会自动进入宫女的袖管,在空腔里流动。为什么要这样设计呢?这是因为,在西汉时代,点灯主要还是使用动物油脂,油烟很大。将油烟引入空腔,可以避免屋子里的人被烟呛到。整件宫灯由头部、身躯、右臂、灯座、灯盘和灯罩六部分组成,还能拆开分别整理清洗,设计者着实很有巧思。当初发现长信宫灯的时候,由于墓的主室东部发生过坍塌,原本放在几案上的宫灯摔了下来,灯盘、灯罩等零件散落一地,经过修复才恢复了本来面目。

其实,汉代宫灯的形制很多,有随身携带的“行灯”,有动物模样的拟物灯,也有卮灯、多枝灯这样的类物灯,还有有吊灯、枝灯和辘轳灯等等。咱们的长信宫灯,属于“釭(gāng)灯”。前面说到的那种内部储烟、比较环保的设计,其实并不是只是长信宫灯有,当时所有的釭灯,都具备这个特点。比如扬州博物馆收藏的“西汉錾刻龙纹铜釭灯”,还有咱们之前说过的广西博物馆收藏的“羽纹铜凤灯”,都属于这种灯。

这件宫灯,最开始并不属于刘胜的妻子窦绾。窦绾这个人,历史上不见其名。如果不是发现了满城汉墓,我们可能就不会知道,原来中山靖王的夫人叫窦绾。按照专家的结论,窦绾,应该是窦猗房“窦太后”的孙女辈。窦太后的生平比较传奇,按照唐朝人的说法,她名叫“窦猗房”,不过,西汉时候,习惯称呼她为“窦姬”,她是汉文帝刘恒的皇后,汉景帝刘启的母亲,是汉武帝刘彻和中山靖王刘胜的奶奶。如果窦绾确实是窦太后的孙女,那么这盏长信宫灯,很可能就是窦太后送给她的。

为什么呢?因为这盏灯的底部周边,刻有铭文,内容是这样的:“长信尚浴,容一升少半升,重六斤,百八十九,今内者卧”。长信宫,是汉代太后居住的地方,这证明了这盏灯,应该曾经归窦太后所有。“尚浴”,说明这盏灯还不是一般的灯,它是一盏浴室里用的灯。正因为有“长信尚浴”的铭文,这盏灯才被命名为“长信宫灯”。最后它能够出现在窦绾的墓里,那最合理的解释,自然是窦太后送给孙女的。

不过,长信宫的主人,并不是窦绾之前、这盏灯唯一的曾经拥有者。在灯身上,能找到多达6处的同一条铭文:“阳信家”。关于这个“阳信家”到底指谁,学者们还展开了激烈的争论,一种意见认为,“阳信”指的是阳信夷侯刘揭。汉景帝的时候,继承刘揭侯位的刘中意获罪,被免除爵位。那么,阳信侯家的宫灯被抄了,后来辗转放到窦太后的浴室里,就成为了一种合情合理的可能。另一种意见则认为,“阳信”指的是“阳信长公主”,也就是咱们之前提过的“平阳公主”。如果是这样,那么这盏灯,应该是先属于窦太后,窦太后送给了平阳公主,平阳公主又送给窦绾的。

这两种说法,我更倾向于第一种,也就是长信宫灯原本是刘揭家的财产,在景帝时代被抄没了,送到了窦太后的长信宫。有人可能会觉得奇怪,想要好灯,窦太后自己命人造一盏不好吗?干嘛要用一个罪臣家的东西呢?其实,皇室把宫里的东西赐给臣子、同一件东西在王室贵族之间来回转送,在汉代并不是什么新鲜事。您还记得咱们之前说过的陕博的“西汉鎏金银竹节铜熏炉”吗?那件熏炉,原本是未央宫的财产,后来被赐予了平阳公主。长信宫灯这么精美的器物,在阳信侯家里被发现,送到太后宫中,其实也算正常。

那窦太后,为什么又要把这盏灯送给窦绾呢?虽然历史上并没有明确记载,但我们猜测,窦太后之所以这么做,除了她与窦绾的亲属血缘关系之外呢,和刘胜本人的“会站队”,应该也有很大关系。

刘胜这个人,很懂得明哲保身。作为一个庶子,刘胜这样的封王,本不太受欢迎。但是他却实现了一辈子的逍遥自在,纵情享乐,还拥有众多的子嗣。 咱们前面提到过,汉武帝刘彻,和刘胜是异母兄弟。历史上没有什么明确记载,说汉武帝特别喜欢他这位哥哥。但刘胜在几个关键问题上,却牢牢地站在了刘彻这一头,这让刘彻非常高兴,所以才对他格外优待。

不过,回到自己封地之后,刘胜却天天享乐,搞起自己最擅长的“乐酒好内”。中山国的事情,一概不管。他同母的兄弟刘彭祖劝他,他也不为所动。其实,韬光养晦的刘胜深知,皇帝要的,就是你“乐酒好内”,不思进取。所以说,窦绾的墓里能出现长信宫灯,焉知不是刘胜的功劳呢?娶窦太后的孙女、强化和皇上之间的亲戚关系,再加上会做人,刘胜一家常常获得封赏也就不奇怪了。刘胜舒舒服服地当了四十二年中山王,快乐一生。死后呀,他仍想这么快乐舒坦。

河北博物院,除了这两位“中山王”,还有太多太多的精美文物,比如北齐高洋墓墓道壁画、五代王处直墓墓道彩色浮雕等等,在国内都是独一份儿,无论是文物价值,还是艺术价值,从世界范围来看,也是罕见的。不过,咱们的运河之旅还很长,在运河的南方,还有更多精彩的文物,在等着我们。所以,咱们就暂时离开河北博物院,前往咱们运河之旅的下一站——山东博物馆,去看看神奇的齐鲁大地上,有哪些惊喜在等着咱们。

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发表第一个评论!

打开喜马拉雅,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