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博物馆 | 这才是4000年一遇的美女
 1.66万

试听180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博物馆 | 这才是4000年一遇的美女

倍速播放下载收听

00:00
17:49


购买所属专辑,收听更多内容

-现在加入,有福利哦-【添加小助手*微*信*:xmlyjun,备注“博物馆”即可进入】你将获得独家分享的博物馆干货资料及展览信息、举行线上趣味活动,参加活动更有惊喜小礼物送出。注:不正确备注不予通过哦;由于人数较多,小助手将在48小时内处理申请消息,请耐心等候。


本集文物:楼兰女尸



说起新疆,这个地名,是清朝乾隆皇帝给起的。再早,新疆不叫新疆,只能笼统地称为“西域”。为什么说“笼统”呢?因为西域,也分狭义上的和广义上的。狭义上的西域,与今天新疆的地域范围差不多,大概指阳关、玉门关以西,葱岭以东的地带;广义上的西域,那可就大了,基本上是“丝绸之路”中段和东段的总和。新疆,是丝路东段的最后一站,也是进入丝路中段之前的中转站,地理位置的重要性不言而喻。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博物馆,是新疆地区最重要的博物馆,1959年正式成立。2005年,新馆建成开馆,建筑面积达到了一万七千多平方米,分为地下一层、地上二层,收藏有37000多件各类文物和标本,其中国家一级文物381件。


新疆博物馆的藏品,不少都蕴含着古代东西方文明交流的密码。在新疆博物馆,我想给大家介绍的第一件文物,就是堪称“镇馆之宝”的、四千年前的“睡美人”:楼兰美女。不过,在正式介绍这件文物前,我有必要先跟大家讲一讲神秘的楼兰。

楼兰,古代陆上丝绸之路的必经之地。它的地理位置,在新疆巴音郭楞蒙古自治州,若羌县北境,位于罗布泊的西北角、孔雀河道南岸7公里处。



别看现在的楼兰遗址满目荒凉,但如果时光向前倒流2000年左右,这里却是水草丰美的绿洲。公元4世纪前后,楼兰突然销声匿迹,就好像一夜之间凭空蒸发了一样。有人认为水源出现了问题,也有人认为是他们遭到了军事入侵。那么这楼兰到底哪儿去了?这个问题,直到1900年,才被瑞典的著名探险家斯文·赫定揭开。

在前边介绍甘博的时候,咱们说,是瑞典人安特生推动发现了仰韶文化。而安特生,就是受到斯文·赫定的鼓舞,才对考古和中国产生兴趣的。这位斯文·赫定,也是十九世纪末、二十世纪初,西方国家在全球掀起的那场“探险热”中的活跃分子。在那场“探险热”里,出现过大量激动人心的考古发现,有些咱们在第一季里讲过,大家可以回听复习一下。除此之外,还有很多,比如英国探险家斯科特与挪威人阿蒙森竞争第一个抵达南极点、美籍探险家约瑟夫·洛克探秘西藏香格里拉,等等。其中,斯文·赫定当年在中亚一带的探险,尤其是他发现楼兰古城的过程,则称得起是这些故事里最为精彩的一个。

这位斯文·赫定,从16岁开始,他就决心成为一名探险家。21岁那年,斯文·赫定就横穿了波斯,从此开始了他的探险旅程。同一年,他师从地理学家李希霍芬,也就是咱们前面说过的,发明了“丝绸之路”这个词的那位德国人。由此,斯文·赫定也产生了要到中亚和中国来探险的想法。


地理学家、探险家、摄影家 斯文·赫定

当时的中国西部,在地图上还是模糊的一片,很多地方都是无人区。从1894年到1908年,斯文·赫定三次组织探险队伍,来到中亚地区探险,就是在这三次探险中的第二次,斯文·赫定意外地发现了楼兰古城,轰动世界。楼兰古城,也成为20世纪最伟大的考古发现之一。

不过,楼兰的发现过程却不是那么一帆风顺的。斯文·赫定第一次进入塔克拉玛干沙漠,其实是去寻找罗布泊的。可是即便准备得相当充足,他的第一次探险还是因为缺水失败了,所有骆驼丢了个干净,还牺牲了两名驼夫,1800多张珍贵底片也都损失了。1900年,斯文·赫定再次出发,这回他学乖了,探险队伍备了大量的饮用水,据说还携带了很多冰块。

不过,进入沙漠以后,探险队又遭遇了一场风暴。然而,塞翁失马,焉知非福。大风过后,斯文·赫定的一位当地向导,发现丢了一把铁锹,于是返回头去寻找,偶然发现大风把沙子吹走后,地面上露出了一些瓦片、木块,雕刻着希腊艺术风格的图案。这位名叫艾尔德克的维吾尔族向导,拿了这些东西给斯文·赫定看,斯文·赫定马上意识到,这附近一定有古代文明遗迹,于是赶紧赶回去动手挖掘。这一挖,就挖出了被黄沙埋没了千年的楼兰古城。

楼兰遗址,不仅是考古上的重大发现,也解开了丝绸之路上的很多谜团。首先是搞明白了楼兰为什么消失——原来,楼兰最初是在距今2000年左右的秦汉时代建立的,它的位置,就在罗布泊。罗布泊,听“泊”这个字您就知道,当年这里是有水的。今天咱们看斯文·赫定留下来的照片,也能看到,当时罗布泊都还有水,而且水域面积还不小,水面可以行船。

而历史上的罗布泊就更大了,不过由于地处沙漠之中,它的水域范围经常变化。最大的时候,水域面积可达3000平方公里。要知道,今天的鄱阳湖,也不过4000多平方公里。不仅如此,围绕着古代的罗布泊,还有一系列星罗棋布的小湖,比如喀拉和顺湖、泰特马湖等等。

历史上的罗布泊之所以如此辽阔,是因为有塔里木河、孔雀河等河流的注入。丰沛的水源孕育了绿洲,也造就了楼兰得天独厚的地理条件。沿着丝绸之路走来的东方商队,通常都要在这里补充给养,也曾带动了繁盛的贸易。


1988年,在楼兰古城城郊的古墓群中,出土过带有佉(qū)卢文的汉锦,上面写着“频婆·室利诃陀之锦,百钱”。可见,当时这里已经是丝绸之路上商业贸易的重要一站了。不过,据《汉书·西域传》记载,楼兰的人口只有万把来人,公元5世纪,塔里木盆地发生干旱,孔雀河突然改道,楼兰古城的水源开始干涸。到公元422年,楼兰人不得不弃城而走,向南迁移,楼兰古城也就此没落。

1979年,距离斯文·赫定发现楼兰古城,已经过去了近80年。当时的中央电视台,准备与日本合作,拍摄一部反映古代丝绸之路的纪录片,我国著名的考古学家穆舜英老师组织了一支大型探险考察队,随摄制组前往罗布泊地区进行考察。他们的目的地,就是传说中的楼兰古城。当年,在斯文·赫定的考察队里,有一位名叫黄文弼的中国队员。黄文弼先生,是我国著名的早期考古学家,他一生多次在新疆考察,1933年,他在罗布泊北部,发现了汉代烽燧遗址,命名为“土垠遗址”,证明当年汉朝军队曾经在此屯驻。穆舜英老师带领的考察队,经过半个月的长途跋涉,抵达了土垠遗址,这也是进入楼兰古城前的最后一个关口。然而,就在土垠遗址的西南两公里处,考古队员们有了意外的发现。

土垠遗址周围的环境,是典型的雅丹地貌。沙漠里长年的风蚀作用,雕刻出一个个奇形怪状的高大石堆。尤其在夜晚,沙漠中死一般沉寂,只有风声呼呼作响,一个个幽暗的风蚀台地,犹如魔鬼的城堡。一个平常的夜晚,考古队员偶然发现,在当地一座风蚀台地的崖壁上,有个空洞,居然有一丛树枝,塞在这个空洞里,一些枝枝桠桠露在外面。这个场景真是细思极恐——这地方,大风把石头都吹出雕塑感来了,一个高悬半空的台地,竟然能有露在外面的树枝?这显然不是自然形成,而是人为的。可这地方是渺无人烟的沙漠,蚂蚁都没有一只,这惨白月光下,又是谁把树枝插到那么高的风蚀崖壁上呢?难道说,空洞里有人?

为了解开谜团,考古人员爬上了台地,将塞满空洞的树枝扒拉开之后,往里一看,大家吓了一跳——这里面,居然躺着一具女尸!清理之后,考古队员发现,这个空洞,其实是并排的两座古墓,其中一座墓室里的尸体,早就让风吹到不知道什么地方去了。而剩下的这具,就是今天陈列在新疆博物馆里的、震惊中外的“楼兰美女”。

这具风干的女尸体格健壮,身高1.55米,血型为O型,根据推测,死去时的年龄也就是四十五岁左右。女尸身穿粗糙的毛织物和羊皮,脚上套着一双毛皮靴。最让人印象深刻的,就是尸体保存的完整性,简直到了令人称奇的地步——不但牙齿、毛发、指甲全在,甚至连睫毛都根根可数。就连女尸身上的虱子,都得益于大漠里的风干作用而保存完好。



那么,这具女尸是什么年代的呢?这一检测更让人目瞪口呆了——这具古尸距今已经有3800年了!

不过,这么古老的女尸,说起来,和“楼兰”其实就没什么关系了。咱们前面说了,“楼兰”出现在大约2000年前,又在距今1600年前左右突然消失,这具女尸,年代上与“楼兰”风马牛不相及。可是,她怎么就变成了所谓的“楼兰美女”了呢?其实,始作俑者是日本人。大家还记得吗?发现这具数千年前干尸的探险考察队,他们进入罗布泊的契机,就是中日合作拍摄丝绸之路电视片。结果,古尸一被发现,日本人先咋呼开了,给古尸贴上了一个“楼兰美女”的标签,各种发新闻,满世界嚷嚷。先入为主,就这样,大家记住和接受了这个透着神秘感的名字,阴差阳错,这具女尸就此成了“楼兰美女”,而古楼兰地区,也因“楼兰美女”的出现,又一次名声大噪。

不过,事情还没完。2003年,在同属于古楼兰地区的小河墓地,又发现了一具年代稍近一点,但保存更为完好的女尸——“小河公主”。 小河公主又被称为“微笑公主”,是考古学家在罗布泊小河遗址发掘出的一具女性干尸,据推测,生存于公元前1800年-1600年之间。这位女性头戴尖顶毡帽,皮肤雪白,微闭双眼,长长的眼睫毛,如同松针一样挺立着,让人印象深刻。



楼兰地区的干尸,之所以能保存千年,主要还是得益于干燥的环境。当时的人将两根胡杨树干掏空,把包裹好的死者放进去,再将树干对接固定在一起,盖上几十块小挡板做棺盖,还用新鲜的牛皮将整个棺木包裹起来。随着干燥牛皮的绷紧,可以阻止细沙的进入。这样就营造出了一个干燥不通风,细菌也无法进入的环境,小河公主也得以跨越数千年时间,留存下来。

鲜为人知的是,在2003年以前,“小河公主”早就已经被发现过一次了。早在1934年,斯文·赫定西北考察团有一名成员,叫做沃尔克·贝格曼,也是个瑞典人,他就曾记录过在小河墓地发现了一具古代女尸。当时,他就把这具女尸称为“小河公主”。贝格曼在笔记里是这样描写小河公主的:“高贵的衣着,中间分缝的黑色长发上,戴着一顶装饰有红色带子的尖顶毡帽,双目微合,好像刚刚入睡一般,漂亮的鹰钩鼻、 微张的薄唇与露出的牙齿,为后人留下一个永恒的微笑”。

但是,“公主的微笑”惊世一现后,就又沦入了沙漠,人们又失去了她的踪迹。直到70年后,2003年,中国考古学家发掘出一具船型棺木,人们才又看到了那个让贝格曼难忘“永恒的微笑”。 新疆考古所所长伊弟利斯记录说,发掘现场,当棺木外的牛皮断裂开,发出沉闷的声音,就好像听到“历史从 3800 年前走来的脚步声”。

从目前的复原像来看,两人似乎均为白种人,尤其是“小河公主”,皮肤白皙,用“明艳不可方物”来形容,也丝毫不过分。小河墓地发现的尸体,不止“小河公主”这一具,其中的很多,似乎也一望而知是白种人。那么,白种人,也就是欧罗巴人种,又为何会现身新疆?这是不是说明了,古代的新疆地区,其实是白种人的聚居地区呢?

在最开始,研究一致倾向于这个说法,也就是认为古代新疆,白种人居多,东亚人群是后来才进入的。可事情并没有那么简单。此前,世界上一直认为,张骞凿空西域,才是东西方文明开始交汇的起点。而小河墓地尸体DNA的分析结果却告诉我们,距今4000年前,也就是中国的夏朝、西方的亚伯拉罕圣经时代,东西方人群的基因就已经发生了融合。

我们不由展开想象——在距今4000多年前,甚至更早的一天,清风吹拂着彼时还一片葱绿的欧亚大草原,来自东方的,和来自西方的两个人群第一次在这块土地上相遇,他们向对方投去的第一瞥目光,究竟是什么样的?是警觉?是敌意?还是友好和拥抱?这当然已经不得而知,但我们知道的是,从那个时候起,东西方交融并进的时代,就已经徐徐拉开了帷幕。而在新疆博物馆里静静躺着的“楼兰美女”,就是明证。直到今天,“楼兰美女”等干尸,仍然是新疆博物馆的镇馆之宝。

那么,东西方文明的初会之后,又发生了什么事呢?下一集里,咱们继续在新疆博物馆寻幽探秘,为您继续揭晓东西方文明的交融之谜。

我是河森堡,《了不起的博物馆》第二季,带您神游中华古文明。感谢您的支持,咱们下一集,再见。

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发表第一个评论!

打开喜马拉雅,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