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夏回族自治区博物馆 | 神秘西夏王朝之谜
 2.09万

试听180宁夏回族自治区博物馆 | 神秘西夏王朝之谜

倍速播放下载收听

00:00
17:42


购买所属专辑,收听更多内容

-现在加入,有福利哦-【添加小助手*微*信*:xmlyjun,备注“博物馆”即可进入】你将获得独家分享的博物馆干货资料及展览信息、举行线上趣味活动,参加活动更有惊喜小礼物送出。注:不正确备注不予通过哦;由于人数较多,小助手将在48小时内处理申请消息,请耐心等候。


本集文物1:石雕力士志文支座


本集文物2:西夏鎏金铜牛



大家好,我是河森堡。上一集和您一起,来到了丝绸之路的北方支线,分享了宁夏固原博物馆的三件国宝。今天咱们一路北上,来到位于银川的宁夏回族自治区博物馆。跟固原博物馆有所不同的是,这里收藏的文物,大多与一个古老神秘的王朝——西夏有关。这里的两件重要文物——力士志文支座和鎏金铜牛,都和西夏有关。而西夏,则是生于丝绸之路,强盛于丝绸之路的一个典型王朝。这又是怎么回事呢?在我接下来的讲述里,相信您一定能找到答案。


咱们先说石雕力士志文支座。力士,是指大力士,支座,就是起支撑作用的底座。这些都好说,就是这个“志文”不太好理解。所谓“志文”,就是是上面刻了字的意思,引申为“墓志铭”。力士志文支座,就是指大力士形象的、刻有墓志铭字样的底座。我们最常见的支座,是赑屃(bì xì),就是那种长得像乌龟、通常用来驮碑的东西,传说它天生喜欢负重,是龙的九个儿子之一。咱们说的这个力士志文支座,跟赑屃起得是一样的作用。


力士志文支座,1974年发现于宁夏银川西夏陵区的7号陵,长68厘米,宽65厘米,高62厘米,近似一个正方体。支座上的力士,一张大圆脸,高颧骨粗眉毛,呲着两颗大獠牙,肩膀耸起来和脑袋一边齐,双手扶着膝盖,呈屈跪状态,七个不服八个不忿,乍一看上去,好象个跪坐着的日本相扑手一样,那架势好像随时都能跳起来,咣叽一下推你个大跟头。

在西夏帝陵的各个陵区,类似这样的石制力士底座,已经出土了十几个,本来也没什么稀奇。但是这件底座上,刻着几行字,左上角刻了三行,力士后背刻了一行,这就是所谓的“志文”,正是这几行不起眼的字,让它一下身价暴增。

先说底座左上角的三行字。第一行刻了四个字——“小虫旷负”。小虫,就是小虫子。旷,空旷的旷,空而宽阔的意思;负,是负担的负。小虫旷负是个典故,源自唐宋八大家之一的柳宗元写的一篇文章,叫《蝜蝂fù bǎn传》。蝜蝂,传说是一种特别爱背东西的小虫子,巨能“扛”,不管什么东西,只要让它看见了,就非要自己扛起来,谁也不给——堪称昆虫界的“扛把子”。柳宗元就拿这种小虫,讽刺那些为了向上爬,什么事都要由着自己的性子,什么东西都要据为己有的人。这儿刻上“小虫旷负”,当然不是为了讽刺这位石头大哥了,它想表达这么一种含义:别瞧底座小,咱们特能扛。

第二行也刻着四个字:志文支座,意在说明,这就是个起支撑作用的底座;


第三行刻的是七个字:瞻行通雕写流行。瞻行,瞻仰的瞻,自行车的行,就是按照标准程式来的意思。通雕,又叫镂雕,是一种雕刻手法。“流行”,就是流行歌曲的流行,它疑似是通假字,本来应该写作留下的留、形状的形。瞻行通雕写流行,连起来,就是按照标准程式通雕而成的意思。力士背后,还刻着一行六个字:“砌垒匠高世昌”,堆砌那个砌,垒砖那个垒,这好理解,就是说,这个底座是由一位叫高世昌的“砌垒匠”雕刻的。

您可能就纳闷了——听起来也没什么啊,这就成国宝了?那我在石头上刻个“到此一游”,是不是也成国宝了?嗐,您可别想多了——之所以这么个大石头墩子,刻几个字就特珍贵,是因为这石雕力士支座上刻的,那可都是西夏文字。

西夏文字,可能是人类历史上最神秘的文字之一了,已经失传。我们除了知道它应该归类到汉藏语系的羌语支系,几乎对它一无所知。所以,今天,凡是留有西夏文字的文献、文物,几乎件件都是世界级宝藏。书面资料,纷纷被大英博物馆、巴黎图书馆、中国国家图书馆等单位收藏;而实物方面,除了这个石雕力士支座之外,还有甘肃武威的《重修凉州护国寺感通塔碑》、北京居庸关的西夏文云台等,也都因留有西夏文字而受到重点保护。

话说西夏文怎么就成了一门死去的文字了呢?很大程度上,这跟西夏文的源起有关。西夏文,并不是随西夏民族的发展逐渐自然形成的,而是在公元1036年前后,由西夏景宗李元昊,命大臣野利仁荣,仿照汉字,特意创制的,据说总量只有5000多个字。咱们都知道,汉字虽说常用的也就几千个,但总量却高达几万个。因为总量大,所以每个字的溯源、发展,就都有样本量上的空间保障。而西夏文字本身就只有几千个,那么和发明一套速记符号,其实就没什么分别了。再加上西夏文本身笔画又特别复杂,造字的原则也比较随意,让人很难理解,所以,蒙古灭西夏之后,西夏文字很快就濒于消亡了。其实,这类人为造出来的文字,大多结局不妙。突厥有“儒尼突厥文”、契丹有“契丹文”、蒙古有“八思巴文”。这些文字,最后不是失传了,就是被束之高阁,成了象征性的文字。文字是不是能得到广泛的流传,是有前提的:其一是来源,文字是天然从日常生活中而来,而不是政权自造的,一般寿命就比较长;第二,是看使用它的民族或者政权是不是强势。第三,也是最重要的,就是群众基础,用的人多,自然就不会消亡。

我们以这些标准来衡量一下西夏文的情况,就会发现,西夏文的消亡是一种必然。我们看,西夏政权维持了一百八十九年,时间并不算特别长,统治范围也不算广,那么使用西夏文的人自然也相应不那么多,而西夏这个政权以及建立它的民族,也一直不算强势。建立西夏的党项,自称是鲜卑族后代。但其实他们和今天的藏族、羌族关系更近。起初,党项人依附于吐谷浑,他们联合起来跟吐蕃对着干。但吐蕃很强大,三下两下把吐谷浑灭了,党项一看不妙,赶紧跑路到中原来。那时中原的统治王朝还是唐朝,唐朝国力棒棒地,一看就说好啊,我罩着你吧!于是把党项人安排到内地。党项后来立国自称大夏国,就是因为安置他们的地方,在当时的夏州附近。


唐朝垮台后,进入动荡的五代十国时代,“梁唐晋汉周,播乱五十秋”,五代十国的历史就一个字:乱。各种势力你杀我砍,城头变换大王旗。党项所在的夏州,这地方当时很富饶,要农有农,要牧有牧,五代时期的几个政权,都很眼馋这块肥肉。党项人只好跟谁都装怂,在各个势力之间来回周旋,玩尽了朝秦暮楚的把戏,才努力生存下来。

到了北宋时期,党项还是玩这套合纵连横的把戏,一会儿联宋打契丹,一会儿联合契丹打宋朝,一会儿又对两边都称臣,把两位大哥糊弄得团团转,趁机壮大自己。到宋仁宗时代,党项首领李元昊终于正式脱离北宋,建立了大夏国。

西夏建国之前,北宋一直比较瞧不起党项人,一个半农半牧的小民族,有什么可担心的?而且,西夏的领土大片都是沙漠,和北宋之间就有这么一片沙漠隔离带,这片隔离带导致两边信息极不对称。西夏那边天天磨刀,实力早就暴增了,宋朝还不知道呢。另外,西夏那块地方是四战之地,契丹、北宋、吐蕃,包括曾经的回鹘等等,强敌环伺。但就是因为这样,反而宋、契丹、吐蕃谁也不想先动手,都想在别人打自己的时候,拿党项人的地盘当缓冲地带。这么一来,一帮老大各怀鬼胎,反而给了西夏做大的时间和机会。

西夏建国后,第一件事就是暴揍昔日的两位大哥北宋和辽国,几场仗下来,把两位大哥揍得北都找不着,西夏进入全盛。西夏最风光的时候,势力范围东到黄河,西到玉门关,南接萧关,北到大漠,完全控制了东西方贸易商道,成为了与十一、十二世纪东亚群雄并立的一股强大力量。控制丝绸之路的东段,让西夏实力迅速攀升。今天出土的西夏文物,我们能看到它融合了来自东西方的先进技术和文化元素,充分说明丝绸之路,那真是给这个王朝注入了奔腾的新鲜血液,这也解释了为什么党项这个四面树敌的民族,能够把政权维持将近200年。

西夏历代皇帝,都埋葬在今天银川市的西边,贺兰山东麓的西夏王陵。王陵规模极为宏大,共有帝陵9座,王侯将相陵墓200多座。由于主体建筑受到佛教的影响,呈现原始佛塔上尖下圆的倒扣陀螺型,又星罗棋布地分布在广袤的陵区范围里,所以有“东方金字塔”的美称。咱们前边说的石雕力士支座,就出土于这里。话说1977年,考古工作者正在发掘清理这里西夏王陵的101号墓,结果发现盗墓者已将墓门打开,并把里面的文物洗劫一空了,正垂头丧气很失望,一位工作人员突然踢到了一个硬物,顺着一挖,结果发现了一尊硕大的鎏金青铜卧牛,有一米二长,宽38厘米,高45厘米,重量达到了188公斤,这就是宁夏回族自治区博物馆的第二件镇馆之宝——西夏鎏金铜牛,因为发现的偶然,所以也被人戏称是“一脚踢出来的国宝”。

既称国宝,当然有不凡之处。它的制造工艺非常精湛。铜牛内里中空,表面鎏金,虽然已经脱落了很多,但是当年的贵气依稀可见。制造这样的铜牛,冶炼、制模、抛光、鎏金,各种工艺都必须达到相当的高度才可以做到。

那么坟墓里为什么会有一尊铜牛呢?我看到一些介绍材料上说,西夏的农耕已经相当发达,连续修建水利设施,搞灌溉农业,牛作为农业的象征,也埋进了墓里。但我们想想,农耕发达就埋牛吗?再说西夏农业真的发达吗?再发达,能比宋朝更发达?我们说过,西夏那边大片沙漠,实际上农耕发达的只有银州、夏州等有限的地方而已。显然,这个说法站不住脚。那么铜牛进入墓葬的真实原因是什么呢?


我不知道大家去过北京的颐和园没有,昆明湖畔,就有一尊著名的铜牛,是乾隆皇帝下令铸的。铸它干嘛呢?是为了镇水。古代人认为,闹水患是因为水里有蛟龙。而上古神兽中,据说犀牛有镇住蛟龙的能耐,注意啊,这里说的犀牛,跟非洲的犀牛意义不完全一样——所以相传大禹治水的时候,就已经拿铁牛来镇水了。

其实,所谓牛能镇水,道理很简单。洪水来之前,在两岸的铜牛也好,铁牛也好身上开孔,两头拴上铁链子——这样就算大水把桥冲垮,等水过去,铺上木板就能当临时的浮桥用。那为什么制作成牛型呢?这不很简单嘛?您要是造成两只小白兔,压得住吗?大水一来还不冲得没影了?用牛,尤其是卧牛的形制来铸造,就是取它重量大、重心低、敦实的特性,这就是所谓镇水的真相。

但是,人的联想能力是无穷的。时候一长,牛就引到风水学说里,成了一种镇物。这种拿什么形象镇某人的行为,古代叫厌胜之术,用风水学的说法,是一种除惭去秽的方式,就是镇住脏东西的意思。咱们小时候过年得到的压岁钱,其实应该念“厌胜钱”。它的作用,就是镇邪门歪道,免得伤害小孩子。

回过头来说正题——很多朋友不了解的是,在西夏王陵发现铜牛的时候,铜牛的对面其实还有一尊石马,也是跪姿。大家可以去搜,从汉朝开始,墓里陪葬的铜牛,如果是礼器,都长什么样?个个趾高气昂,不可一世的牛样子。再看西夏王陵里这一牛一马,垂头丧气地,看着就那么“丧”。很显然,这压根不是什么礼器,而是厌胜用的镇物。

那这是要镇谁呢?这就有个曲折的小故事了。在西夏时代,东亚地区以牛、马同时作为神物的民族只有一个,那就是契丹。契丹和西夏之间,有过三次和亲——西夏建国之前,辽圣宗时代有一次;李元昊上台之后的辽兴宗时代第二次,辽朝末期的天祚帝时代又有一次。辽圣宗时代,契丹和党项正处于“蜜月期”。第三次通婚,双方关系也不错,唯独在第二次通婚的时候,和亲竟然成了双方之间一场战争的导火索。

1031年,辽兴宗即位。党项这边,李元昊的爹李德明,执行亲辽方针,向契丹要求通婚。辽兴宗就把妹妹兴平公主嫁了过来。


本来这是一个挺好的事。但是一来,当时西夏的翅膀已经逐渐变硬了,第二,李元昊当契丹的驸马,完全是父亲包办的,他自己是很不爽的;第三,嫁过来的这位公主,又长得相貌平平,李元昊就更不高兴了。1035年,兴平公主暴薨,有种说法,说她就是李元昊害死的。

死了也还好,但是这么大的事,西夏居然想隐瞒不报,眼看着拖不过去了,才不紧不慢地跑来跟契丹说:您家公主死了啊,我们跟您说一声。辽兴宗能不生气吗?辽兴宗大怒,1044年,亲自统帅十万大军进攻西夏。然而,在著名的“河曲之战”中,辽国大败。这么一来,西夏和辽就结下了仇。

其实,有专家研究后得出一个结论——发现鎏金铜牛的那座墓,很可能就是兴平公主的墓。青牛白马,本是契丹的民族象征,在这儿,却被塑造成蔫头耷脑的样子,预示着契丹将亡,而且还镇摄着兴平公主的亡魂。在西夏看来,这个兴平公主就是个惹祸的秧苗,是污秽不堪的!可怜兴平公主一个无辜的弱女子,就这样成了大国政治博弈的牺牲品,死后仍然受到诅咒。

公主殿下命运的确悲惨,但是她墓里留下的铜牛,包括前边提到的石雕力士志文支座,都在向我们述说着,如今已难为人知的西夏,曾经也拥有过辉煌。而西夏之所以繁盛一时,除了生存策略选的对以外,丝绸之路东段给他们提供的利益也非常重要。丝绸之路,让西夏从东西方都不断获得源源不断的资源、财富、技术,为王朝的强大奠定了雄厚的基础。

好了,今天的节目就到这里。下一集,咱们继续西行,参观甘肃博物馆,开始进入到古代陆上丝绸之路最精彩的段落。我是河森堡,《了不起的博物馆》第二季,带您神游中华古文明,感谢大家支持,咱们下集再见。


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发表第一个评论!

打开喜马拉雅,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