陕西历史博物馆 | 微缩的玉印,权力之游戏
 3.26万

试听180陕西历史博物馆 | 微缩的玉印,权力之游戏

倍速播放下载收听

00:00
17:54


购买所属专辑,收听更多内容

-现在加入,有福利哦-【添加小助手*微*信*:xmlyjun,备注“博物馆”即可进入】你将获得独家分享的博物馆干货资料及展览信息、举行线上趣味活动,参加活动更有惊喜小礼物送出。注:不正确备注不予通过哦;由于人数较多,小助手将在48小时内处理申请消息,请耐心等候。


陕西历史博物馆 | 微缩的玉印,权力的游戏

大家好,我是河森堡。上一集的最后,咱们提到,西汉张骞通西域,最开始并不是为了做生意,而是为了拉拢西域各国,一起打匈奴。


匈奴,大家应该并不陌生,可匈奴到底是个什么样的民族?我之前和一些朋友讨论过这个问题。有人就说了,那还不明白吗?匈奴,就跟蒙古人一样,逐水草而居,到处迁徙,游牧民族呗。


相信很多人跟我这个朋友一样,想象中的匈奴人,基本上就长蒙古人的样子。现在咱们很多影视作品里,匈奴人的外形和长相也是如此,好像跟蒙古人有什么亲缘关系似的。但我想告诉您,并不是这样。匈奴不但不是蒙古人,而且,他们与蒙古人的先祖——东胡,很长时间里都是彼此仇视的关系。


匈奴人不长蒙古人的样,那长什么样?这个问题,连史学专家都说不清楚。国学大师王国维先生认为,匈奴人应该是深眼窝、高鼻梁,近似欧罗巴人种;另一位大家黄文弼先生,认为匈奴应该是大脸膛、小眼睛,说白了还是更接近蒙古人种。西方学者认为,匈奴应该是起源于南俄草原一带,跟斯泰基等东欧草原的骑马民族同源;而在《史记》里,太史公司马迁又说“匈奴,其先祖夏后氏之苗裔也”,匈奴简直就是黄种人正根儿啊。


现在,历史学家经过多年摸索,得出了一个全新的结论:匈奴,其实并不是什么民族,而是当时对活跃在欧亚大草原上的游牧部落的统称。也就是说,它是个民族集团,既有黄种人,也有白种人,还可能有中间肤色的人种,而不同的部落之间,他们的外貌、生活习惯差异都相当的大。“匈奴人”,与“女真人”、“契丹人”这样的民族名称根本不是一个概念。


所以,匈奴幽灵一样的行踪轨迹,也就得到解释了。在古代的中原民族看来,匈奴人简直来无影去无踪——是啊,他们本来就不是一个统一的民族嘛,忽聚忽散也是正常的喽。《史记》里说,匈奴“利则进,不利则退,不羞遁走。”他们呀,有便宜就占,没便宜就跑,也不觉得有什么没面子的,搞得历代中原民族都很头疼,除了修长城把他们挡在北方以外,似乎就没什么办法了。直到汉武帝时代,国力极盛,这才逐匈奴于漠北,沉重打击了匈奴势力。


我们说,丝绸之路,本来就是汉朝想联合西域诸国攻打匈奴,才被开辟出来的。在后来的汉匈战争中,丝绸之路也俨然成了一条战争之路。在今天的丝绸之路上,我们还能捕捉到很多和那场大战有关的信息。


在陕博,就收藏着这样一件和汉匈大战有关的重要文物——西汉鎏金银竹节铜熏炉。



第一次看见这座熏炉,你真的很难相信,它是2000年前生产出来的。它的工艺、造型,都让人印象深刻。这个物件儿,通高58厘米,口径9厘米,重2.57千克,博山炉形式。炉体之外,还有长长的柄和底座,是各个部件分别铸造,然后铆合起来的。


这件熏炉的底座,透雕着两条蟠龙,张开大口咬住炉柄。这炉柄呢,分为五节,节上还刻有竹叶。炉柄上端,又有三条蟠龙,用它们的身体托起了熏炉。熏炉本身分上、下两部分,炉体下半部分雕饰蟠龙纹,底色鎏银,龙身鎏金。炉体的上半部分,又雕着四条金龙,龙身在波涛中腾跃,像活的一样。


咱们一块来数数,这竹节形状的柄,共分五节,整间熏炉上,龙刻了九条,这就叫“九五之尊”,是皇权的象征,所以说这熏炉必然是皇家用的。再说这熏炉的样式,它叫做“博山炉”。什么是博山炉呢?就是说这熏炉的炉盖,像一座山的样子,用它熏香的时候,炉子香烟缭绕,看起来就像那海上的仙山一样。


以往我们都认为,出现这种东西,和汉朝人向往黄老之学、喜好钻研神仙方术有关系。但是后来发现,博山炉,其实明显是仿制青铜器里的“豆型器”,战国时代就有了。再向前追溯的话,早在红山文化时代,就有过山型的陶制熏炉。新石器时代可没人钻研黄老之术,那干嘛也要把炉子做成“博山炉”的形状呢?


其实,除了陕博收藏的这件竹节铜熏炉之外,咱们国家还发现过很多博山炉和博山形式的器具。在汉武帝的茂陵,以及中山靖王刘胜和他妻子窦绾的墓里,都发现了博山炉或者博山样式的仪仗器。“博山”形制的器物,之所以大量成为陪葬的明器,实际上和古人的一种观念有关:我们的古人认为,“山”是死后升仙的通道。从大量的文献里,我们都能看出这一点,陶渊明在诗里说,“死去何所道,托体同山阿”。庄子在《逍遥游》里写,“藐姑射之山,有神人居焉”。道家也认为,西王母就住在高高的昆仑山上。


山不在高,有仙则名。既然神仙住在山上,人又希望能在死后成仙,自然就会把很多器具制作成山的形状,活着的时候当日用品,死了以后就当陪葬品。


那么,这件鎏金银竹节铜熏炉,怎么就和匈奴有关系了呢?原来,它的主人,是汉武帝的姐姐,大将军卫青的妻子——平阳公主。


提起匈奴,就很难不提到卫青。公元前129年,卫青首次出征匈奴,就奇袭龙城,俘虏了700多人,此后一生中对匈奴作战,七战七捷,收复河朔地区,封万户侯。可以说,卫青这辈子的日常,就是“吃饭睡觉打匈奴”。卫青打匈奴的故事流传得很广,但是卫青的个人生活,就不是每个人都了解的了。


卫青画像


大将军卫青,是私生子出身,他的崛起,是靠着姐姐卫子夫得到汉武帝的宠爱,凭这层裙带关系上的位。早年没发迹的时候,卫青在平阳公主府上当过骑奴,也就是骑着马跟着主人出入的奴仆。在当年,这是很低贱的身份,那个时候,卫青对平阳公主,只能仰视。


汉武帝的姐姐平阳公主,一辈子嫁过三次人。第一次,婚后不久,丈夫就死了,于是平阳公主改嫁给汝阴侯夏侯颇。然而,司马颇这个人不老实,身为驸马却出轨,被发现后,司马颇畏罪自杀,平阳公主再次成了寡妇。


没想到,平阳公主第三次嫁人,嫁的就是卫青。汉武帝说的好:我娶了卫青的姐姐,卫青你也娶我姐姐吧,这倒很有意思——于是,已经因为功勋卓著当上大将军的卫青就娶了平阳公主,成了驸马。其实,卫青当时早已结过婚,儿子都有仨了,三个儿子还都封了侯。令人唏嘘的是,由于平阳公主下嫁,卫青的原配夫人,就在历史长河里很“自然”地蒸发了。


现在有一个很流行的说法,说咱们前面讲的那件鎏金银竹节铜熏炉,是“汉武帝赏赐给平阳公主和卫青的礼物”,还有讹传为汉武帝赏他们的结婚礼物的。其实根本不是。按照历史记载,平阳公主下嫁卫青,是在公元前115年。而鎏金银竹节铜熏炉上的铭文,写得非常清楚:“内者未央尚卧金黄涂竹节熏炉一具/并重十斤十二两/四年内官造/五年十月输第初三”。意思是说,这件熏炉原来放在未央宫,建元五年,也就是公元前136年,汉武帝就把它赐给平阳公主了。


建元五年,卫青在干吗呢?当时距离他公元前129年第一次出征匈奴,还有整整7年呢。所以,这件铜熏炉其实跟卫青半毛钱关系都没有。如果说这是赐给平阳公主和她第一任丈夫的结婚礼物,怕是还靠谱点。不过,卫青和平阳公主的婚姻实在太有名了,把文物和卫青扯在一起,更吸引眼球,结果,以讹传讹,鎏金银竹节铜熏炉就成了很多人眼中卫青和平阳的结婚礼物。


通过平阳公主的三次婚姻,我们发现,汉朝皇室的女人,相当的强势。没错,汉朝的这些皇后、太后、公主,个个不好惹。而她们的家里人,也就是所谓的“外戚”,也是个个位高权重。可以说,两汉四百来年的历史,始终伴随着外戚专权。咱们掰着手指头数数,薄昭、窦婴、田蚡、卫青、霍去病、李广利、李延年、霍光、王莽,直到东汉末年的大将军何进,个个是外戚,而且这些外戚,大多很有本事,要么把持朝政,要么掌握军权,西汉时代,卫青、霍去病击匈奴于漠北,到了东汉,再次大破匈奴的窦固、窦宪,也都是外戚。


那么两汉时代的外戚,为什么能拥有这么强大的实力呢?其实,出现这种现象,和西汉的开国大外戚——吕氏有很大的关系。在陕博,正好有这么一件文物,透过它,咱们可以清楚地看到,吕氏是如何给两汉的外戚专权打下基础的。


1968年9月,13岁的孔忠良,在放学途中,偶然发现河渠边有一块白色的小石头,晶莹剔透,十分可爱,就把它揣进书包里回家了。结果,这随便一捡,就发现了今天陕西历史博物馆的镇馆之宝之一——赫赫有名的“西汉皇后之玺玉印”。



这颗玉印,高2厘米,边长2.8厘米,体积非常小,有些呢子大衣的纽扣都比它大。别瞧个儿小,这却是一件惊世骇俗的宝物。


首先,这枚小小的玉印,是用正宗的新疆和田羊脂白玉做成的。玉色纯净无瑕,非常罕见。要是咱们听众中有平常爱玩玉的朋友,对什么叫标准的羊脂玉比较含糊,那么建议您上网查查这枚印的模样,对您绝对有帮助。


这枚玉印的印钮,是一只匍匐的螭虎。东汉蔡邕(也就是蔡文姬的父亲)在《独断》一书里记载:“天子玺以玉螭(chī)虎纽。”意思是说,传说中由和氏璧雕成的传国玉玺,就是螭虎钮。螭虎的螭,一个虫子旁,一个离开的离字,据说是龙子,象征帝王的专断、神武。


蔡邕画像


玉印的玺面,阴刻着篆书的“皇后之玺”4字,字形端正大方,有一种独特的美感。根据《汉官旧仪》的记载,“皇后玉玺,文与帝同。皇后之玺,金螭虎纽。”也就是说,汉朝皇后也有玉玺,而且与皇帝的玉玺颇有相似之处。皇帝不能理事的时候,皇后、太后往往出来理政。有学者就认为,汉朝贵族女性的生活质量、社会地位、受教育水平和思想水平都是非常高的,甚至比后面的很多朝代都要高。


咱们说回皇后之玺,它的年代应该在汉文帝、汉景帝的时代或者更晚。不过,一开始,皇后之玺被认为是西汉开国皇后吕后的玉玺,因为,发现它的地方,离吕后和汉高祖刘邦合葬的长陵很近。一直到今天,还有很多人认为这就是吕后的玉玺。


吕后这个人很复杂,她辅佐刘邦建立了西汉,也一手炮制过所谓的“人彘”——吕后把自己的宫斗对象戚夫人“断手足,去眼,煇(xūn)耳,饮瘖yīn药,使居厕中,命曰‘人彘’”。彘,就是猪的意思。吕后断了戚夫人的四肢,挖了她的眼睛,割了她的耳朵,将戚夫人毒哑,扔到厕所里,不但如此,还让自己的儿子汉惠帝刘盈去参观。汉惠帝一看厕所里有一团又脏又臭黑乎乎的东西在那儿蠕动,就问别人这是什么,得知真相的汉惠帝眼泪流下来,惊吓过度得了病。《史记》记载,汉惠帝派人跟吕后说“此非人所为。臣为太后子,终不能治天下”,后来很快就死去了,死的时候才24岁。


这件事实在是太惊悚,就连汉惠帝,评价他亲妈吕后,都说“非人哉”。的确,吕后做事果断又心狠手辣,儿子汉惠帝死后,她大力扶植吕氏家族,她的侄子吕禄、吕产、吕台,个个封侯拜将,吕氏一门,权倾朝野,这就是历史上的“诸吕之乱”。


一直到公元前180年,吕后病死。刘氏宗族们这才跟开了春的虫子一样,又活跃起来了。以齐王刘襄为首,他们联合朝廷里的老臣——周勃、陈平等人,里应外合,彻底铲除了吕氏集团,立汉高祖的第四子刘恒为帝,这就是历史上的汉文帝。一场外戚掀起的大风波,才算彻底结束。


这以后的两千多年里,文人们只要一提起吕后,就基本没什么好词儿,对吕后,几乎是一边倒的否定。其实,大家可以仔细想想,汉初的那些开国功臣,哪个不是从秦末战争里摸爬滚打出来的?连项羽、范曾他们都不怕,居然怕吕后一个先帝遗孀?这不是笑话么——大家不信可以去翻翻《史记》,看看陈平、周勃这些老油条,什么时候真的怕过吕后?他们要真想弄死吕后,其实是分分钟的事儿。但他们为什么不?


说到底,“诸吕之乱”,不过是朝廷中的功臣集团利用刘氏宗族和外戚之间的矛盾,搞的一次鹬蚌相争罢了。无论是刘氏宗族当这个皇帝,还是吕氏立这个皇帝,功臣集团都不好过。而有了这么一场“诸吕之乱”,刘氏宗族和外戚都元气大伤,大臣们于是堂而皇之立皇帝,不信您看——平定吕氏之乱的急先锋,是齐王刘襄。可是刘襄当上皇帝了吗?没有啊!大臣们几句话,就把刘襄否了。其他人提出让淮南王继位,大臣们又不同意,最后到底还是选了汉文帝这个最好控制的家伙来当皇帝。这时候,你说皇帝还敢专权吗?


再看汉文帝的一生,那叫一个低调!除了提倡节俭、德孝,什么事都不管。您不要以为“休养生息”、“无为而治”,只是为了避免重蹈秦朝灭亡的覆辙,恢复社会生产力。“诸吕之乱”造成的“虚君”状态,客观上也起到了相当大的作用。


其实,对吕后真正客观的评价,还是要看太史公司马迁的——“政不出房户,天下晏然。刑罚罕用,罪人是希。民务稼穑,衣食滋殖。”意思是说,吕后以女主身份代行皇帝职权,施政不出门户,天下却也安然无事。很少使用刑罚,犯罪的人也很少。百姓专心从事农耕,衣食逐渐富足起来了。今天,我们抛弃专制社会的男权视角,再来看“西汉皇后之玺玉印”这件文物,玉玺所象征的皇后与皇帝同权,固然在一定程度上导致了汉朝频繁出现外戚之乱,但从另一个角度来看,它也给汉朝的皇室宗族们,加上了外戚这么一道“紧箍咒”,客观上保证了汉朝的绵延长久。


好了,陕西历史博物馆,咱们讲了三集。其实,这里还有很多很多稀世珍宝,比如著名的铜马车、舍利子、煤精组印、虎符、葡萄花鸟纹银镂空香囊等等,时间有限,咱们实在没法儿全给大家介绍到,以后有机会再和大家交流吧。告别丝绸之路的第一站,接下来,咱们要动身前往宁夏,到固原博物馆去看一看。


我是河森堡,《了不起的博物馆》第二季,带您神游中华文明,谢谢大家的支持,咱们下一集再见。

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发表第一个评论!

打开喜马拉雅,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