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寒《1988:我想和这个世界谈谈》1 | 原著精华:它是韩寒最满意的长篇小说
 1.32万

试听90韩寒《1988:我想和这个世界谈谈》1 | 原著精华:它是韩寒最满意的长篇小说

倍速播放下载收听

00:00
08:26


购买所属专辑,收听更多内容

课程文稿 

《1988:我想和这个世界谈谈》


作者,韩寒。


空气越来越差,我必须上路了。我开着一台1988年出厂的旅行车,在说不清是迷雾还是毒气的夜色里拐上了318国道。这台旅行车是米色的,但是所有女人都说,哇,奶色。1988早就应该报废了,我以废铁的价格将它买来,但是我有一个朋友,他是1988的恩人,他居然修复了1988。我和朋友在路边看见了1988,那时候它只有一个壳子和车架。


朋友说,现在你延续了这台撞报废的车的生命。所以你要给这个旅行车取一个名字。


我问他,这是什么时候出厂的车。


朋友说,1988年。


1988就是这么来的。


我和1988在国道上开了三个多小时,空气终于变得清新。我路过一个小镇,看中了镇子上一家金三角洗浴城,我将1988停在霓虹最亮的地方,推门进去,入住了洗浴城里的一个狭小的房间。我躺到床上,正要睡去,突然有人敲门。


门口传来女声,说先生请开门,让我进来详谈。


我顿时明了,这是。因为门上并没有猫眼,我不清楚这个姑娘的长相,就赌一次天意这会是我喜欢的类型。于是我打开了门。

珊珊长得非常普通,但是我已经不好意思驱逐她。结束之后,她反复向我询问是否要包夜,我劝她不要满脑子想着赚钱。她说道,因为她有了不知道谁的孩子,她要把孩子生下来。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傍晚了,突然房门被踹开了,突然整个房间都被此起彼伏的“站住”、“抓住了”、“干什么”所包围,我被反剪了手,制服在地上。最终我利用执法漏洞逃脱了劳教半年。


在外面等待珊珊的时光里,我生发了感触,开始回忆自己儿时的校办厂,回忆起那时候自己爬上了旗杆,却在蜂拥而至的救援围观人群中锁定一个女孩子的往事。


一直等到天色将黑,我才看见珊珊步履复杂的从门里出来,她攒的两万块都被没收了。我带着她继续上路了。虽然我们是患难之交,但是我对她并无感情,我希望她一切安好,然后下车。她只是我旅途中一个多说了几句话的妓女而已。出来之后她告诉我,她本名是黄晓娜。

在娜娜下车去买水的时候,我又在车上回想起了我的童年,我的邻居丁丁哥哥。娜娜来了,我们接着上路了。


国道上的路灯一盏一盏过去,我望着娜娜的脸庞,这个不美丽也不丑陋的普通姑娘,我从未想过我会带着她走出这么远。这样的旅行我曾经幻想过无数次,夜晚的过道里,带着我梦寐以求的女子,开着自己梦寐以求的车,去往未知旅程的终点。


我儿时的家就住在国道的旁边,我当时骑着自行车,常常幻想在未来的旅途里有香车美女,奔向远方。娜娜在活跃了一阵子之后睡去,我们正在接近一个城市,在这个城市里,我丢下她,踩下了1988的离合器,对着她走的方向说道,再见。


这是漫长的一天,我已经累了。我躺在廉价旅馆的床上,想起我曾经开导的一个女孩子,我对她说,亲爱的,生活不是深渊,它是你走过的平原和你想登上的高山,就像我们睡过的每一张床一样,你从来不会陷下去,你觉得它往下,是因为引力,它绝不会把你拖下深渊,它只想让你伏在地上,听听它的声音,当你休息好了,听够了,你随时可以站起来。


我又想起了娜娜,我不知道自己应该像期盼一个活人一样期盼她,还是像怀念一个诗人一样怀念她。可当我打开房间的门,掏出1988的钥匙,走过楼梯的第一个拐角,我就遇见了娜娜。我带着她来到了一个江边的城市,我想我羡慕她,她也许也会是我建筑自己的一个部分,因为她自己都这样了还敢把孩子生下来,我能看见她面对江水的时候眼睛里的茫然和希望。


我说,娜娜,我真当你是朋友,反正你的事儿,我能帮你,一定帮你,刚才开车的时候,我看见一个医院,我先帮你做一个产前检查。

我们到了一家来时我留意的医院前,娜娜走进了尽头那间办公室。


当我醒来,娜娜还没有下来。我看了看车上的电子表,发现已经过去两个多小时。我瞬间清醒上楼去找大夫。


大夫听后忙说,快去找,我们也都要找,卫生局要登记监测的。这个一定要找到的,不光光是她自己的事情,还有肚子里的孩子,她不能跑的,要做病毒母婴阻断的。


你也要检查一下的,你和她什么关系?


幸运地是我自己未被感染,但我找了所有地方都再未找到娜娜。


中途的一个夜晚,我接到了一个女孩子的电话,她说,有一个礼物要给我。她说自己是娜娜的一个姐妹,娜娜交待过,有一个东西要送给我。


娜娜说过,放心吧,给你的,都是好的。


我带着一个属于全世界的孩子上路了。站在我故乡那条国道尽头的友谊桥上,在稀薄的空气里,从凌晨开始等待,我从不凝望过往的每一台汽车。


天将黑的时候,我发动了1988,掉转车头,向东而去。


天全黑的时候,我停下了1988,小家伙正在熟睡,今天她没有哭。我从后座拿出一个袋子,里面便是1988制造者的骨灰,在我心中,还有很多人,我将他们撒在了风里。他们先行,我始终跑在他们划破的气流里,他们替我撞过了每一堵我可能要撞的高墙,摔落了每一道我可能要落进的沟壑,然后告诉我,这条路没有错,继续前行吧,但是你已经用掉了一次帮助的机会,再见了朋友。

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发表第一个评论!

打开喜马拉雅,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