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从文《边城》1 | 原著精华:它是用抒情诗写成的社会警示
 1.81万

试听180沈从文《边城》1 | 原著精华:它是用抒情诗写成的社会警示

倍速播放下载收听

00:00
13:38


购买所属专辑,收听更多内容

课程文稿 

《边城》


作者,沈从文。


从四川过湖南去,靠东有一条官路。这官路将近湘西边境到了一个地方名叫“茶峒”的小山城时,有一条小溪,溪边有座白色小塔,塔里有户人家。家里只有一个老人,一个女孩,一条黄狗。


老人掌管着小溪上的渡船,活了七十年,二十岁起便守在小溪边,五十年来不知把船来去渡了多少人。他从不思索渡船对自己的意义是什么,只是静静地、忠实地在那里活下去。


十五年前,老船夫的女儿与茶峒军人私定终身,有了身孕。结婚不成又不愿私奔,生下孩子就自己饮溪中的冷水死去。这生下来的女孩便是翠翠。翠翠皮肤黝黑,眼眸清亮,为人天真活泼,俨然如一只小兽。翠翠从想不到残忍事情,从不发愁,从不动气。


一老一小在渡船上悠然度日。


茶峒城里有一位叫顺顺的船总,顺顺家有四条船和一个铺子,还有两个相貌英俊的儿子,老大老二都长到了该娶亲的年龄。天保大老豪放豁达,不拘小节。傩送二老不爱说话,眉清目秀,唱得一手好山歌,被船家人称为戏台上的"岳云"。


边城一年中最热闹的日子,是端午、中秋和过年。端午节是要赛船的,全茶峒的人这一天都会出城到河边看划船。划船的都是身体结实手脚伶俐的小伙子,天保和傩送都是划船的能手。


端午节又快到了,初五划船,初一龙船就下水开始预习种种竞赛的方法,水面上响起了鼓声,这鼓声掠山越水到了渡船头那里,传到了翠翠的耳边,翠翠站在小山头听了许久,想起了两年前的节日。


两年前的端午,老船夫带着翠翠和黄狗进城,过大河边去看划船。翠翠看得投入,回过神却发现祖父不见了。时间越来越晚,河中划船的都决出了最后的胜负,祖父还不见人影,翠翠心里有些着慌,又不愿离开码头,总相信祖父回来找她,同她一起回家。翠翠等啊等,没有等来祖父,倒是等来了捉完鸭子的水手。水手问她:“是谁?”翠翠答“是翠翠!”,又问“翠翠又是谁?”,“是碧溪岨撑渡船的孙女。”水手又问了几句才知道翠翠是在这里等自己的爷爷,便让她到自己家里去,等爷爷来找。翠翠一听,以为这男子欺侮了她,轻轻的说:“你个悖时砍脑壳的!”水手听见了,笑着说:“怎么,你骂人!你不愿意上去,要呆在这儿,回头水里大鱼来咬了你,可不要叫喊!”翠翠说:“鱼咬了我也不关你的事。”水手笑着走了。又过了一阵,来了个人接翠翠回家,原来老船夫已经在家中了。翠翠问来接他的人,怎么知道她就在河边。那人说,是傩送二老告诉他的。翠翠这才知道,原来那水手就是河街上的傩送二老,人家好意请自己去家里坐坐,自己还骂了他哩。翠翠心里吃惊又害羞,再也不说什么。


两年时间很快过去了,又是一个端午节。老船夫看着跟自己撒娇的翠翠,有点心事重重,翠翠长大了。他无论如何得让翠翠有个着落,给翠翠找到一个值得托付的人。


初五清早落了点毛毛雨,老船夫去城里买过节的东西,翠翠和黄狗一起守着船。在船上无事可做的时候,翠翠就盘算着祖父的行程,她知道祖父这一趟会在什么地方遇见些什么人,会说些什么话,她还知道祖父一定会到河街上顺顺家里去。翠翠想到这个,心中很快乐。好像有一个东西在眼前,就像捉摸不定的黄葵花一样,看不准,抓不住。老船夫回到家里,酒葫芦却落在了顺顺家。傩送到家里送来葫芦,还夸道:“伯伯,你翠翠像个大人了,长得很好看!”又邀请翠翠同老船夫去看划船,翠翠还不认识这个人,问祖父他是谁。祖父说:“翠翠,你不记得你前年在大河边时,有个人说要让大鱼咬你吗?”哦,原来他就是傩送二老。


到了城里,翠翠在吊脚楼上看船,老船夫和一个老熟人到新碾坊看水碾子去。这熟人原是替天保大老来说媒的。天保大老早前就跟老船夫说过自己喜欢翠翠,老船夫知道他的心意很真,也知道顺顺欢喜翠翠,心里很高兴。告诉媒人,这事要由大老爹爹作主,请媒人来正正经经的说。这头的翠翠听到两个妇人的交谈, 说王乡绅想把女儿嫁给二老,还愿意以一座碾坊作陪嫁。可傩送偏偏不要碾坊要渡船,翠翠听得脸发火发烧,心里有点乱。


顺顺当真为天保大老请了媒人到翠翠家说亲了。老船夫对翠翠说:“翠翠,船总顺顺家里请人来做媒,想讨你作媳妇,问我愿不愿。我呢,人老了,再过三年两载会过去的,我没有不愿的事情。这是你自己的事,你自己想想,自己来说。愿意,就成了;不愿意,也好。”翠翠怯怯地望着老船夫,老船夫又说:“大老是个有出息的人,为人又正直,又慷慨,你嫁了他,算是命好!”翠翠这才明白,来做媒的是大老!翠翠不做声,心里只想哭。第二天祖父又问了翠翠,翠翠还是不理会,把头低下去,只顾用手去掐葱。老船夫心中觉得古怪,也没有多说什么。


天渐渐热了起来,已经快要六月了。媒人又来了一次,祖父和翠翠又谈了一次,依然不得结果。老船夫猜不透这事情在什么方面有个疙瘩解除不去,他隐隐约约体会到一件事情——翠翠爱二老不爱大老。


船总顺顺家中,大老天保的事已让二老知道了,傩送二老同时也让哥哥知道了弟弟的心事。这一对兄弟原来同时爱上了那个撑渡船的外孙女。兄弟两人决定月夜里同到碧溪岨去唱歌,不让人知道是弟兄两个,两人轮流唱下去,谁得到回答,谁便继续用那张唱歌胜利的嘴唇,服侍那划渡船的外孙女。


这天夜里,翠翠睡着了,睡梦里有美丽的歌声,好似把她的灵魂轻轻托起,去摘崖壁上的虎耳草。第二天早上醒来,翠翠跟祖父讲梦里的歌声,“我睡得真好,梦的真有趣!”老船夫知道那不是梦,那是有情人给翠翠唱的歌哩。祖父以为唱歌的人是天保大老,进了城,找到大老快乐地说了一通,才知道昨晚唱歌的,原来是傩送二老。


老船夫既然知道了唱歌的是二老,以为这歌声会继续在夜里响起,但转眼间几天过去了,二老再也没有到碧溪岨唱歌。老船夫忍不住了,进城去问情况,才知道大老坐下水船到茨滩出了事,掉到滩下漩水里淹死了。老船夫赶到顺顺家,看到顺顺因为大老的死而样子沉沉,顺顺说:“伯伯,一切是天,算了吧。”傩送也因为哥哥的死而提不起精神,对老船夫有些责怪,觉得老船夫为人弯弯曲曲,不利索,是他害死了大老,对他的态度有些冷淡。


老船夫从乡绅的媒人那里听到了傩送要接下碾坊的谣传,回到家里闷闷不乐,生了场病。几天后,身体爽利了些,老船夫还是不甘心,来到顺顺家探询,想问个清楚。这才知道二老坐船下桃源好些日子了。顺顺对老船夫和翠翠心里有些疙瘩,觉得家里这些事情都与他脱不了关系。顺顺对老船夫说:“伯伯,算了吧。你的意思我全明白,你是好意。可是我也求你明白我的意思,我以为我们只应当谈点自己分上的事情,不适宜于想那些年轻人的门路了。”老船夫失落地回到了家。


那天晚上有一场大雨,夹杂着吓人的雷声。翠翠和祖父都被雷声惊醒。祖父说:“翠翠,不要怕!”,翠翠说:“我不怕!”说了还想说:“爷爷你在这里我不怕!”


第二天早上翠翠醒来,祖父却已经在夜晚去世了。


翠翠哭了一整天,忙了一整天。顺顺帮着料理了老船夫的后事,商量着要接翠翠去家里住,翠翠却想看守祖父的坟山,不愿意即刻进城。翠翠是听其他人讲起,才慢慢知道那些从前自己不明白的事情的。二老的唱歌,大老的死。顺顺父子对祖父的冷淡,乡绅家用碾坊对二老的诱惑……翠翠弄明白了这些事情,又哭了一整个夜晚。


翠翠接替了渡船的工作,她在等傩送回来。


冬天到了,那个在月下唱歌,使翠翠在睡梦里为歌声把灵魂轻轻浮起的年青人,还不曾回到茶峒来。


……


这个人也许永远不回来了,也许“明天”回来!

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发表第一个评论!

打开喜马拉雅,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