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安忆《妙妙》1 | 原著精华:它让我们学会重新看待他人
 1.71万

试听180王安忆《妙妙》1 | 原著精华:它让我们学会重新看待他人

倍速播放下载收听

00:00
13:47


购买所属专辑,收听更多内容

课程文稿

《妙妙》


作者,王安忆。


宝妹没有想到:日后,她的一篇小说,会给头铺带来这样的热闹。宝妹更不会想到:她这一篇小说,竟彻底改变了头铺街上的姑娘,妙妙的命运。


宝妹是七〇年的下乡知青,在赵庄插队,离头铺镇有七里地。这一年,正是妙妙出生的一年。当宝妹调回城里,到一家报纸做记者,写了这篇小说,在全国轰动,获了奖,并且被好几家电影厂争夺拍摄权,最后决定由北京的电影厂拍摄,在很短的时间内,摄制组来到了头铺街上,这时候,妙妙已经初中毕业,没考上高中,哥哥给她找了工作,在乡政府招待所做服务员。妙妙上班不久,北京的摄制组就到了。


十六岁的妙妙野心很大,她从心底里就瞧不起头铺这地方,也瞧不起县城、省城这样的地方,或还能将就将就,她只崇拜中国的三个城市:北京、上海、广州。妙妙对头铺外面世界的了解主要是通过电影电视,还有部分报刊杂志。通过这些宣传媒介,使妙妙了解了服饰方面的新潮情况。可惜的是,妙妙这种时尚的能力却没有实现的机会。妙妙是个不甘平庸的姑娘,她喜欢站在一个领先的突出位置上,如果连头铺这样的地方,她都站不到前列去,对她的自信心无疑是一种挫伤了。可是为了做头铺街上的先锋却要在大城市的时尚舞台上退场,也是妙妙不甘心的。因为在她心里是无法对这小镇认同的,她认同的是北京、上海、广州这样的地方。


这就是由宝妹的一篇小说改编成电影要在头铺街上拍摄的时候,妙妙的情况。


摄制组在头铺下船了,妙妙不能去码头看热闹,她在招待所收拾整理房间,边收拾她边想:会不会被导演发现,派她演一个小小的角色,然后,因为这个角色的成功,又有了第二个角色……这样的故事,她从各类影视画报及生活杂志上看来了很多,这成了她做梦的材料。


事情是这样开始的。这一天,妙妙如同往常一样,一个门一个门地去打扫房间。当她打开第三扇门时,却见屋里床上,躺了一对男女。她来不及看清是淮,在做什么,就退了出去,将门带上了,暗锁碰上时的声音简直惊天动地。妙妙的心怦怦乱跳,手脚软绵绵的,她想:这回可闯下大祸了,这回可闯下大祸了。但是后来再去打扫这个房间时,这对男女的态度居然没有丝毫变化,仿佛没有发生过一般,想到这里,她觉得自己应该看不起他们,蔑视他们,这才可显出她妙妙的尊严。对那女的,妙妙一下子拉不下脸,对那男的,妙妙忽然地矜持起来。当他喊妙妙要这要那时,妙妙总不作问答。那男的大约是看出了点意思,却并不认真,反而觉得妙妙这样很有趣似的。


后来,每次这男的都故意要喊她做事,有一天他来借钥匙开门。妙妙绷着脸,拖了叮铃当啷的—大串钥匙去给他开门。开了门,他就说:谢谢你,妙妙。妙妙脱口而出道:皮厚!这句话一出口,妙妙心里不由一跳,想:这不等于告诉他,自己知道了他们的事吗?妙妙不由得自己脸红了。从此,看见那人就越加不自然了,一看见就要脸红。那人叫她,她加倍的爱理不理,装聋作哑。但是妙妙越不理他,这男的就越偏偏要来招惹她。


到了这一天,接近中午,那人突然回来了,让妙妙给他开房间的门,一进门,就拥住了妙妙把她推进了房间,最后这人留给了妙妙一个太阳地里的背影,妙妙后来一生的奇遇,都是由这个男人开始的。


第二天上午,摄制组就上了船走了,妙妙觉得,她的心跟随着摄制组一起走了,这使她有了一种很开阔的情怀,她觉得,她已不再是头铺街上的女孩了。妙妙因为已经和北京来的人有过了很深的交道,就不再把县城上的人放在眼里。她对客人态度越来越差,让所长也生了气,哥哥揍了她一顿之后,她就搬到招待所里住了。就这样,妙妙成了头铺街最孤独的人。


后来,妙妙的上了省重点大学的同学孙团有一日来看妙妙。孙团已完全不说本地话,说了一口标准的普通话,这使妙妙对他产生了好感。他对头铺街上种种事物的抨击,更获得了妙妙的同感。她觉得,孙团说的正是她想说却没人说而没说的。


有一天的夜晚,月色特别好,使妙妙想起了那一个晚会之后的夜晚,妙妙声音颤颤地叫了声孙团,孙团也声音颤颤地答了声做什么。妙妙就不再说话了,过了一会儿,孙团声音越发颤抖的说道,他想亲亲妙妙。接着,孙团就战战兢兢吻了上来,后来,他们每天晚上都在一起。然后,孙团开学的日子就到了。他走了,留给妙妙一个坏名声。妙妙走在街上,人们就对她背后指指戳戳的,说的都不是好话。妙妙只当不知道,昂着头,挺着胸,心里说:这些无聊的人们啊!


妙妙的妈妈和哥哥早就想到妙妙婚姻的事情了。他们想:妙妙大了,该谈对象了。他们还想,妙妙有了对象,就不会那样怪了。他们早就知道,妙妙的怪是很危险的,所以,为了妙妙的安全,更要为妙妙找个对象。可是,妙妙的对象已经不能够在头铺街上找了,妙妙的对象必须到离头铺街很远的地方去找。


夜晚的时候,妙妙躺在值班室的床上,心中茫然一片,她不知道自己将往何处去。将往何处去这样的问题开始来折磨她的心了。她突然想起小学学过的又一篇课文:竖鸡蛋,是关于哥伦布发现新大陆的故事,不觉鼓起了信心。她对自己说;应当勇敢地选择她的道路,她应当走与大多数人的道路不同的道路,不要怕别人说三道四的。 她工作变得更积极了,还参加社会活动。她心里想着:我会叫你们大吃一惊的。


经过耐心和执着的寻找,妙妙终于决定了一个结婚的人选。在开春的日子里,县里来了一个计划生育工作小组,共有三人,其中两女一男,男的名叫何志华,几年前在地区卫生学校医士班毕业,分在县医院做大夫。何志华有神经衰弱的毛病,夜里常常睡不着,妙妙就给他递报纸,陪他说话。第三天晚上,他有意无意地早出来了一小时,他打算用聊天来拖住妙妙,不叫她早睡,陪他度过失眠的夜晚。这一天却正好是小勉值班,妙妙去看电影还没回来。这一个失眠的晚上,他想妙妙就想得比较多了。


到下一夜晚,妙妙才出现在服务台里,织着毛衣。何志华见到她时,几乎有点喜出望外。这天,他们谈得很晚,到两点半时才各自回房睡觉。从此,他们每天晚上都要进行这种彻夜的聊天。也就是在这时候,妙妙知道何志华是有妇之夫。可是,她非但没有自觉地限制这种关系的发展,而且,在何志华他们计划生育工作小组离开头铺街上的前一天夜里,使他们的关系有了实质性的推进。然而最后,何志华在痛苦的纠结之中还是离开了妙妙。


后来,由宝妹小说改编的电影终于拍成了,而且要公映了。妙妙也去看了。她看见电影里的那人,眼前便出现了他在太阳地里的那个背影。电影散场以后,妙妙一个人走在回招待所的路上,月光照得大路白花花的,映下了她的身影,忽然有不知是什么的夜鸟呱呱地叫了两声,妙妙想,大约是一只孤雁,就抬头去看,看见了满天的星星。


妙妙心里忽然跳出一个念头,她想:这世界上有两种落单的命运,一种是月亮,它的光芒将星星全遮暗了;另一种是孤雁,它日不能息,夜不能眠,被危险包围了。妙妙被自己的念头逗笑了,她对自己说:哪来的这许多念头的。就继续向前走了。

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发表第一个评论!

打开喜马拉雅,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