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言《透明的红萝卜》1 | 原著精华:它是莫言全部小说的源头
 9.98万

莫言《透明的红萝卜》1 | 原著精华:它是莫言全部小说的源头

倍速播放下载收听

00:00
10:57

课程文稿

《透明的红萝卜》


作者,莫言。


秋天的一个早晨,潮气很重,杂草上、瓦片上都凝结着一层透明的露水。队长拤着一块高粱面饼,边吃边骂地走过来:“小石匠,公社要加宽村后的滞洪闸,每个生产队里抽调一个石匠,一个小工,只好你去了。”说完,他的搜寻的目光又停留在墙角上,墙角站着一个十岁左右的男孩子。孩子赤着脚,光着脊梁,穿一条又肥又长的白底带绿条条的大裤头子,裤头上染着一块块的污渍,有的像青草的汁液,有的像干结的鼻血。裤头的下沿齐着膝盖。孩子的小腿上布满了闪亮的小疤点。


“黑孩儿,你是不是要干点活儿挣几个工分?你这个熊样子能干什么?放个屁都怕把你震。你跟上小石匠到滞洪闸上去当小工吧,怎么样?”

孩子不说话,慢慢地蹭到小石匠身边,扯扯小石匠的衣角。接着就向前跑了,人们的目光都追着他,看着他光着的背,忽然都感到身上发冷。队长把夹袄使劲儿扯了扯,对着孩子喊:“回家跟你后娘要件褂子穿着,你这小可怜虫儿。”


孩子从家里取了一把铁柄羊角锤子,赶忙气喘吁吁跑上河堤。小石匠和黑孩悠悠逛逛走到了滞洪闸,到了公社干部面前。“小工呢?这也算个人?”刘副主任虎着脸、捏着黑孩的脖子摇晃了几下,黑孩的脚跟几乎离了地皮。


“社会主义优越性嘛,人人都要吃饭。黑孩家三代贫农,何况他没有亲娘,跟着后娘过日子,亲爹鬼迷心窍下了关东,一去三年没个影,社会主义不管他谁管他?”小石匠跟刘副主任说。第一阶段的任务是姑娘媳妇半老婆子们去把五百方石头砸成鸡蛋黄那么大的石头子儿,黑孩就跟着女人们走到了河边。一个蒙着一条紫红色方巾的姑娘名唤菊子友善地询问起黑孩身上的伤疤,黑孩不说话,只是偶尔转动几下眼睛,就一上一下举着手臂砸起石头来。河上好像传来了一种奇异的声音,忽远忽近,黑孩用力地捕捉着,眼睛与耳朵并用,突然一阵麻木从右手袭来,食指指甲盖已经破成好几半,菊子带黑孩去河里清洗,并用自己的手绢给他包扎,黑孩把手绢咬开,又用右手扎起一把土,按到伤指上。


黑孩又被派去拉风箱。拉到第五天的时候,他全身只剩下牙齿和眼白还是白的,这样一来,他的眼睛就更加动人,当他闭紧嘴角看着谁的时候,谁的心就像被热铁烙着一样难受。黑孩把火给捅灭了。“你还不滚,小混蛋!”小铁匠骂着。一个又高又瘦的老头子慢吞吞走进桥洞,“你让他拉吧。”老头说,他走上前来,教给黑孩一些烧火的要领。黑孩的耳朵抖动着,把老铁匠的话儿全听进去了。刚开始拉火时,他手忙脚乱,满身汗水,火焰烤得他的皮肤像针尖刺着一样疼痛。小石匠送来磨秃的钢鐕待修,看着黑孩那副样子,说:“能不能挺住?挺不住就吱声,还去砸你的石头子儿。”接着又把菊子姑娘带来了。菊子看到黑孩下唇流出深红的血,眼里顿时充满泪水。她喊道:“黑孩,不给他们干了。走,回去跟我砸石子儿。”她捏住了黑孩那两条干柴棍一样的细胳膊,把他端出了桥洞。黑孩很恨地盯了她一眼,猛地低下头,在姑娘胖胖的手腕上狠狠地咬了一口。黑孩的牙齿十分锋利,姑娘的手腕上被咬出了两排深深的牙印,还有两个流血的小洞。小石匠走上前去想给姑娘包扎,被推开,菊子弯腰从地上抓起一把土,按在伤口上。


黑孩无精打采拉着风箱,动作一下比一下迟缓,小铁匠怒冲冲地吩咐黑孩去捡铁鐕,黑孩垂着头走到鐕子前,伸手把鐕子抓起来。他听到手里一阵响声,鼻子里也嗅到炒猪肉的味道,鐕子沉重地掉了下来。


工地上响起了哨子声,刘副主任通知大家从今天起每晚七点到十点加班,当天晚上,滞洪闸工地上点亮了三盏汽灯。黑夜中,黑孩拎起一只空水桶,在咖啡色的泥土中分辨地瓜,“叮叮当当”地扔进桶里。拔完地瓜,他又往北走,在萝卜地里,他一个挨一个地拔了六个萝卜,把缨儿拧掉扔在地上,萝卜装进水桶。黑孩歪着肩膀,双手提着桶鼻子,趔趔趄趄地走到桥洞,把拔来的东西放到小铁匠、菊子姑娘和小石匠面前。夜已经很深了,黑孩温柔地拉着风箱。他看到了一幅奇特的美丽的图画:光滑的铁砧子,泛着青幽幽蓝幽幽的光。泛着青蓝幽幽光的铁砧子上,有一个金色的红萝卜。红萝卜的形状和大小都像一个大个莱阳梨,还拖着一条长尾巴,尾巴上的根根须须像金色的羊毛。红萝卜晶莹透明,玲珑剔透。透明的、金色的外壳里包孕着活泼的银色液体。红萝卜的线条流畅优美,从优美的弧线上泛出一圈金色的光芒。黑孩想要伸手去拿时,小铁匠因为看到菊子姑娘和小石匠的暧昧感情心生恼怒,一脚踢翻水桶把萝卜抢过来,黑孩以少有的敏捷跳起来,想要去抢,小铁匠冲出桥洞,一把把萝卜扔进水里。


这天夜里,黑孩没有睡好,他想让自己睡觉,却总是想着那个萝卜,那是个什么样的萝卜呀。金色的、透明。他一会儿好像站在河水中,一会儿又站在萝卜地里,他到处寻找他的透明的红萝卜。


小铁匠又让黑孩去给他拔个红萝卜。黑孩走出桥洞,爬山河堤,钻进黄麻地。他直起腰,走到萝卜地中央,蹲下去,拔出了一个萝卜,他把萝卜举起来,对着阳光察看。他希望这个萝卜在阳光的照耀下也和那个隐藏在河水中的萝卜一样晶莹剔透,泛出金色的光泽来。但是他失望了。他又拔出一个,又失望了。拔出两个,举起来看看,扔掉。拔,举,看,扔……


看菜园的老头终于抓住了偷萝卜的小熊,队长闻声跑来萝卜地看了看,走回来时满脸杀气,对着黑孩的屁股就狠踢了一脚,又给了他一个耳巴子。


“小兔崽子,你是哪个村的?”


黑孩眼中满是泪水。


“你叫什么名字?”


黑孩的眼睛满是惊恐。


“你爹叫什么名字?”


两行泪水从黑孩眼里流下来。


“他娘的,是个小哑巴。”


黑孩的嘴唇轻轻嚅动着。


“队长,行行好,放了他吧。”瘦老头说。


队长把黑孩的新褂子、新鞋子、大裤头子全剥下来,扔到墙角,让黑孩的爹来取。


黑孩转身走了,他钻进了黄麻地,像一条鱼儿游进了大海。


黄麻叶儿在风中扑簌簌地颤抖,秋日阳光明晃晃的照在大地上……

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发表第一个评论!

打开喜马拉雅,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