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从文《从文自传》1 | 原著精华:它告诉我们一个人需要接受哪些教育
 2.65万

试听90沈从文《从文自传》1 | 原著精华:它告诉我们一个人需要接受哪些教育

倍速播放下载收听

00:00
09:45


购买所属专辑,收听更多内容

课程文稿

《从文自传》


作者,沈从文。


一、幼年开蒙

拿起我这支笔来,想写一些我在这地面上二十年所过的日子,所见的人,所听的声音,所嗅的气味。首先就要提到一个我生长的边疆偏僻小城,我一直在这里待到十五岁才离开。现在还有许多人生活在那个城市里,我却常常生活在小城过去给我的印象里。


我大约是在两岁左右开始记事的,六岁的我单独上了私塾,但是我总是逃学,也总是看学校外的东西。我生活中充满了疑问,需要我自己的找寻答案。我要知道的太多,所知道的又太少,有时就有些发愁。因为白天太野,到处去看,到处去听,还到处去闻,所以像死蛇的气味,腐草的气味,屠户的气味,让我辨别都十分容易。回到家里之后,夜间也因此会做稀奇古怪的梦。在我面前的世界渐渐宽广,但我仍然需要更加宽广的世界。


自从进入了新式小学之后,学校不背诵经书,也不随便打人,先生看到院子里扭打的学生也不加约束,因此我不必再逃学了。半年之后,母亲因为相信了一个亲戚的建议,以为应该从城内第二初级小学换到城外第一小学,转入新学校之后,更使我方便快乐,城外的学校环境让我们在校外所学的东西比校内课堂多十倍,采笋子、采蕨菜、钓鱼等等都是在那时学会的。


我转入高小的那年,由于上一年受到蔡锷征讨袁世凯战事的刺激,感觉军队必须要改革,所以本地镇守署方面就设立了一个军团。小小的城里一下子就多了四个军事学校。


有同学在里面受过训练出来的,精神就显得比别人好很多,不同于一般同学。我们觉得很奇怪,这个同学就告诉我们到里面之后,每两个月可以考选一次,并且配一份口粮做站兵守兵,就可以补上名额当兵,问我愿不愿意去。在我生长的那个地方,谁都希望当兵,这是年轻人的一条出路,我的父亲的将军梦曾经寄托在我的身上,但是对我失望之后就转到了我的弟弟身上,当兵是本地的光荣。家中听说之后,以为让我进去既可以有机会考一份口粮,又可以管束我,因此立刻就答应了。


二、补充兵的日子

成为预备兵之后,我遇见了一位教官,他对我比较满意,经过十天之后,我的能力和勇敢就得到了他完全的承认,我很感谢他,因为他的严厉让我学会了一种攀杠杆的技术,这技术在后来还救过我一次命。从小因为营养不良我的体质非常脆弱,这成为预备兵的日子让我的性格里永远保持了一点儿坚实的军人风味,不管有什么困难都会去做,不去关心成败得失,这就是在那一年的训练中养成的。


当预备兵不久之后就有了几个缺额,但是我三次都没有被选上,后来我的母亲看开了一些,以为与其让我在家中堕入下流,不如打发我去外面的世界中学习生存,于是就跟一位姓杨的军官提及,答应让我以补充兵的名义,前往辰州。


到了辰州之后,我因为之前有了一年的军事知识的积累,所以为日不多就做了班长。在一次军事会议之后,上游的各个县重新做了分配,划定了若干防区,由于特殊原因,第一支队派定了开过那总司令官的家乡芷江去清乡剿匪。


四个月之后,我们移防到怀化,这个地方给我的印象,影响了我一生的感情。我在那里一年零四个月,大概眼看杀过七百人。又看到了许多人类做出的蠢事,这一份经验在我心上有了份量,使我永远不能和城市中人的爱憎感觉一致了。我在那里和其他一些地方,看到了平常人没看过的蠢事,听了平常人没听过的喊声,闻到平常人没闻过的气味,这些都让我对城市中人的狭窄平庸的生活产生了做人善恶的观念,所以我一来到城市,就忧郁孤僻以至于像是丧失了正常人的感情。


后来我被一个白脸男孩子和白脸女孩子骗了,我以为我爱上了那个女孩子,但是实际上这只是一场骗局,那个白脸孩子不断找我借钱、还钱,到后来以至于产生了一千多块的巨额,这件事让我的母亲很伤心,而我也终于不得不逃离了。


我本来想去北京,但最后在常德留了下来,可久住旅馆不是个事儿,恰好在此地碰上了一个哥哥的老朋友和在桃源的表弟,我就跟着他们一同去了,想去辰州谋个差事,不久之后,我成为了一个特出的书记。


十个月后,我们部队被川军司令请过川东填防,不久军队就开始调动了,从川东回来以后,我的书写能力又得到了提高,于是被升职到统领官身边做书记了。


三、一个转机

后来因为工作调动,我被安排进了报馆,同一个印刷工头住在一间房子里。过了不久,我就被这里的大小书本征服了。我对于新书投了降,不再看《花间集》,不再写《曹娥碑》,却喜欢看《新潮》、《改造》了。


我记下了许多新人物的名字,我崇拜他们,好像他们比任何人都值得崇拜。我总觉得稀奇,他们为什么知道的那么多。从这些新书里,我明白人在社会中,有许多事情可以去做,应该为别人去着想,应该为未来的人类去设想,应该思索生活,并且要为自己的理想受苦,不能随便马虎过日子,不能委屈过日子。于是我准备去北京读书,如果读书不成就做一个警察,做警察如果也不成,那就认输。当我把这点意见同上司说及时,他给我发了三个月的薪水,并且给了我鼓励,还安排我坐他的排车到我要去的地方。我简单收拾了行李,就坐上了排车去了一家小旅店,在旅客簿上写下——


沈从文年二十岁学生湖南凤凰县人


便开始进到一个是我永远无从毕业的学校,来学那课永远学不尽的人生了。

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发表第一个评论!

打开喜马拉雅,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