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心《分》1 | 原著精华:它让你看到不一样的冰心
 3.08万

试听180冰心《分》1 | 原著精华:它让你看到不一样的冰心

倍速播放下载收听

00:00
10:28


购买所属专辑,收听更多内容

课程文稿

《分》


作者,冰心。


一个巨灵之掌,将我从忧闷痛楚的密网中打破了出来,我呱地哭出了第一声悲哀的哭。睁开眼,我的一只腿仍在那巨灵的掌中倒提着,我看见自己的红到玲珑的两只小手,在我头上的空中摇舞着。


我挣扎着向外看:看见许多护士乱哄哄的,无声的围住那个女人。她苍白着脸,脸上全是汗,微呻着,仿佛刚从恶梦中醒来。眼皮红肿着,眼睛失神的半开着。她听见医生的话,眼珠一转,眼泪涌了出来。闭上眼睛嘴里说:“真辛苦了你们了!”


我便大哭起来:“母亲呀,辛苦的是我们呀,我们刚才都从死中挣扎出来的呀!”


护士们把母亲的床车推了出去,甬道那段走过来一个男人,他也是刚从恶梦中醒来的脸色与欢欣,他用怜惜惊奇的眼光嗫嚅着:“这孩子脑袋真长。”这时我猛然觉得我的头痛极了,我又哭起来了:“父亲呀,您不知道呀,我的脑壳挤得真痛呀。”


护士抱着我,把我平放在水盆边的石桌上,莲蓬管头里的温水,喷淋在我的头上,粘粘的血液全冲了下去。对面的石桌上也有一个小朋友,洗完澡之后,我羞怯地跟他打招呼,他安慰我让我休息一会。


在浓睡中我被抱了起来,门外甬道里站了好几个少年男女,对我指点谈论,说我的眉毛像姑姑,眼睛像舅舅,鼻子像叔叔,嘴像姨,仿佛要将我零碎吞并了去似的。


我闭上眼,使劲地想摇头,我大哭了,说:“我只是我自己呀,我谁都不像呀,快让我休息去呀!”


大约黄昏时候,我被抱去见我的母亲,她很羞缩的解开怀。她年纪仿佛很轻,很黑的秀发向后拢着,眉毛弯弯的淡淡的像新月。没有血色的淡白的脸,衬着很大很黑的眼珠,在床侧暗淡的一圈灯影下,如同一个石像!


二十分钟过去了,我还没有吃到什么。我回到床上时,许多小朋友都快乐的睡着了。我饿极了,想到母亲的奶不知何时才来,我是很在乎的,但是没有人知道。


第二天过来,我看见父亲了。父亲有着很长的睫毛,眼神很好。仿佛常爱思索似的,额上常有微微的皱纹。


父亲牵起母亲的手,轻轻的拍着:“这下子,我们可不寂寞了。”


母亲点头说:“是的——他也要早早的学音乐,绘画,我自己不会这些,总觉得生活不圆满呢!”


父亲笑了,说:“我们应当替他储蓄教育费了,这笔款越早预备越好。”


带着满心喜气,我回到床上,也顾不得饥饿了,就和一个小朋友打招呼,说:“小朋友,我看见我的父亲了,他是个教员。父亲说凡他能做到的,对于我有益的事,他都努力。母亲说我没有奶吃不要紧,回家去就吃奶粉,以后还吃桔子汁。”


小朋友微笑了,似怜悯又似鄙夷:“你好幸福呵,我是回家以后,就没有吃奶了。今天我父亲来了,对母亲说有人找她当奶妈去。一两天内我们就得走了!我回去跟着六十多岁的祖母。我吃米汤,糕干……但是我不在乎!”


我默然,满心的高兴都消失了,我觉得惭愧。


小朋友眼里放出了骄傲的光:“你将永远是花房里的一盆小花,我的勇敢的卑微的同伴,是烧不尽割不完的!”


我窘得要哭,小朋友惊醒了似的,缓和了下来,开始安慰我。


从母亲那里回来之后,我们得知相聚的时间又凭空多出一天来。——这一夜,就像缓流的水一般,细细的流将过去。


天色大明了,两个护士脸上堆着新年的笑,走了进来,替我们洗了澡。一个护士打开了我的小提箱,替我穿上小白绒紧子,套上白绒布长背心和睡衣,外面又穿戴上一色的豆青绒线褂子,帽子和袜子。我觉得很舒适,却又很热,暴躁得想哭。


那个小朋友也被举了起来,我愣然,几乎不认识他了。他外面穿着大厚蓝布棉袄,袖子很大很长,上面还有拆改补缀的线迹,底下也是洗得褪色的蓝布的围裙。我忽然打了一个寒噤,我们从此分开了,在精神上和物质上都永远分开了。


母亲已经打扮好了,站在屋门口。父亲提着小箱子,站在她旁边。从玻璃门里,我看见一辆汽车停在门口,父亲上前开了门,吹进一阵雪花,母亲赶紧遮上我的脸,这时车已缓缓转出大门,我猛然看见我十天来朝夕相亲的小朋友。他父亲头上是一顶宽檐的青毡帽,身上是一件大青布棉袍。他紧闭着眼,脸上是凄傲的笑容,他已开始享乐他的奋斗!


车开出门外,便一直飞驰,新年的锣鼓声隐隐传来。母亲在我耳旁,紧偎着说:“宝贝呀,看这一个平坦洁白的世界呀!”


我哭了。

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发表第一个评论!

打开喜马拉雅,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