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赛罗》3:张冲|门不当户不对的反叛爱情
 3.70万

试听180《奥赛罗》3:张冲|门不当户不对的反叛爱情

倍速播放下载收听

00:00
14:47


购买所属专辑,收听更多内容


喜马拉雅的朋友,你好!我是复旦大学张冲。今天,我们继续聊《奥赛罗》。


上一期,我把《奥赛罗》的主要故事情节讲述了一遍,老戏新说,留下了一堆问题,比如,奥赛罗和苔丝德蒙娜之间的爱,到底有多脱俗反叛?奥赛罗的悲剧,到底有几分能归咎于嫉妒?等等。问题有点多,这样吧,这一期里,我们先聊一下奥赛罗和苔斯德蒙娜的爱情,我们先通过剧情关键节点上的几段台词和细节,来看看,它们对我们对这段爱情的理解和认识,还会有什么新的启发?


首先,我们来谈谈爱情中的“门当户对”问题。


奥赛罗和苔丝德蒙娜的爱情,似乎有点“门不当户不对”,两人之间,肤色和种族有差别,宗教信仰有差别,家庭背景有差别,年龄经历更有差别。总之,距离有点大,说有半个世界也不为过。可是,主导爱情的那点点化学因素,却让两人跨越半个世界走到了一起,擦出火花,燃起爱的火焰。


说起莎士比亚笔下的爱情,那感天动地、撕心裂肺的悲剧,你一定会想到罗密欧与朱丽叶,也许还会想到安东尼和克里奥帕特拉,就是那位埃及艳后的悲剧故事。罗密欧与朱丽叶,两位十几岁的年轻恋人,一见钟情,热血喷张,把家族仇恨完全抛在了一边,也完全部考虑任何的物质得失,只是不顾一切地爱着,爱着,虽然天运不济,因一连串的巧合失误而断送了自己美丽的生命,他们对爱的纯粹和毅然,他们的死,最终促成了长辈家族的和解。


再看埃及艳后的那一段爱情悲剧,尽管她与安东尼之间的是成人间、甚至是大人物间的爱情,但依然爱得何其炽热决绝,什么政治考量、什么社会地位、什么个人名誉,都无法阻挡他们两人的爱情,为了那样的爱,他们舍弃了一切,最后也舍弃了生命。何等壮烈,何等感人。


说到这里,你可能会想,如果把奥赛罗和苔丝德蒙娜的故事,再多写一点两人相遇相识相爱的故事,后面的嫉妒怀疑扼杀稍微压缩一点,恐怕也是一部上乘的爱情悲剧。是吗?


不过,仔细想想奥赛罗和苔丝德蒙娜的爱情,你也许会觉得,两人在“门当户对”方面似乎有些问题。一位白人贵族家庭的姑娘,爱上了异教徒奥赛罗。我们相信这爱是纯洁真诚的,但是,他们是如何跨越横隔在两人之间的“门户”鸿沟的呢?


当然,莎士比亚的戏里并没有两人相爱的剧情铺张,因为我们从一开始,看见的就是苔丝德蒙娜为爱私奔,就是木已成舟的闪婚。但是,如果我们能相信他们各自的爱情宣言,那么,两人的恋爱经历还是有迹可循的。


先听听奥赛罗在元老院是如何讲述自己爱上苔丝德蒙娜的经历的。


那是很长的一段台词,这里我就不一一念了。你如果有兴趣,建议翻到《奥赛罗》的一幕三场,细细读一下。


这段话,归结起来大概有这么几层意思:第一、勃拉班修自己就挺尊重奥赛罗的,让奥赛罗成了他家的座上宾;第二、是勃拉班修自己,每次都请奥赛罗讲述自己在海外的征战经历,其中当然包括各种异域风土,异邦人情,异国习俗。你想啊,如此传奇的经历和异域的风采,对苔丝德蒙娜这样有着良好的家庭背景和教养、却因家庭和社会的规矩而足不出闺房的女生,该有多大的吸引力;另外,奥赛罗是摩尔贵族,那肤色,那气度,那浑厚磁性的嗓音,哪一样不是女孩子迷恋的?简直就是少女杀手。


最重要的是第三点,奥赛罗英勇征战,历险受伤无数,这才成就了他的军功英名。身上的伤疤,唤起了姑娘的无限同情和爱慕,于是她主动发出暗示,奥赛罗当然也心领神会,向她求婚。于是,用奥赛罗自己的话来说,“她为了我所经历的种种患难而爱我,我为了她对我所抱的同情而爱她。”这样的话,真的让人听来动容!


不过,你有没有注意到,这里面少了一点什么东西?而这缺少的东西,很可能成为导致其后悲剧的因素之一呢?这一点,我们下期再聊。


我们再听听苔丝德蒙娜是怎么说自己对奥赛罗的爱情的?


苔丝德蒙娜在同一场里有两段不太长的话,但却相当有意思。第一段里,她向父亲道歉,但告诉父亲,自己既是女儿又为人妻,在对父亲尽孝的同时,“也应该有权利向这位摩尔人,我的夫主,尽我应尽的名分。”怎么样,你是不是有点耳熟啊?有没有让你想起《李尔王》里那位科迪莉亚?不过,这里的苔丝德蒙娜,似乎更为成熟理智,说话也挺有分寸,真的让勃拉班修发不了李尔王那样的怒火啊。


看来,怎么对父母说话,我们得学学苔丝德蒙娜。


第二段话,是苔丝德蒙娜的爱情宣言。话不多,我来念念前半段:


“我的大胆的行动可以代表我向世人宣告,我因为爱这摩尔人,所以愿意和他过共同的生活;我的心灵完全为他的高贵的德性所征服;在他天挺的精神里,我看见他的奇伟的仪表;我已经把我的灵魂和命运一起呈现给他了。”


爱的理由简单吗?爱的就是人,这太简单了!


但是,这样的简单,实在太不简单!你有没有注意到苔丝德蒙娜给出的爱的细节,特别是那几个细节的顺序?“高贵的德性”、“天挺的精神”、“奇伟的仪表”,用简单一点的话来说,在苔丝德蒙娜眼里,奥赛罗是一位“心好、人好、健美”的“三好情人”、“三好丈夫”。


说到这里,我想提一下莎士比亚另一部戏里的一个细节,就是你也十分熟悉的《威尼斯商人》。戏里的那个威尼斯贵公子巴萨尼奥挥霍完了家产,找好友安东尼奥借盘缠,说是要去贝尔蒙向某人求婚。你还记得他对安东尼奥开口说的第一句话吗?“在贝尔蒙有一位姑娘,刚继承了丰厚的遗产”,随后才说,那是位美女,名叫鲍西娅。这样的关注顺序,有爱情在里面吗?爱是有的,不过爱的是什么?你我应该都懂的。


所以,没有比较就没有伤害,苔丝德蒙娜的“三好”,从内容到顺序,在道德高下方面,在情真意切方面,有没有秒杀那位物质至上的巴萨尼奥?读到这里,我们有没有觉得,苔丝德蒙娜和奥赛罗之间的爱,真的很高尚,真的很完美?现在的人们,听到这样的爱情宣言,是不是会有点羡慕嫉妒的意思?“恨”嘛,应该是没有的。


看看身边,再看看当下的我们,有什么感受吗?


别的且不论,各种相亲角里,那些贴在板上挂在树上的形形色色的卡片,能代表人吗?能说明那个人的德性和精神吗?就连仪表,其真实性在无整不P不敢秀的时代,恐怕也成了问题。我们尽可以把问题推给时代,推给社会,推给他人,但这样,作为人与人的真爱稀缺的问题就解决了吗?我们自己的问题就解决了吗?真希望奥赛罗与苔丝德蒙娜的爱情宣言,依然能给当代的我们一点点的启发。


还记得上一期,我在讲剧情的时候提到的那个细节吗?就是开场不久时勃拉班修一群人拿着刀剑,追上奥赛罗要讨个说法,奥赛罗连剑都不拔,冷冷的一句,“收起你们明晃晃的剑,免得它们沾了露水生锈”,如此低调地刻画了如此高调的奥赛罗,我说,那个不发一言不抬一手、却让对方不敢越雷池半步的奥赛罗,何等自信,何等威风。


等剧情发展到了悲剧顶点,奥赛罗反复纠结之下,依然听信谗言,屈从了自己内心的怀疑,亲手扼杀了自己的爱妻。在这一关头,莎士比亚没有忘记在五幕二场用另一个细节,首尾呼应,完成了奥赛罗这一悲剧人物的刻画,这一次,还是那把剑。


这时候的奥赛罗,刚刚听完伊阿古的妻子艾米莉亚揭露的事实,终于明白自己亲手杀死了无辜的妻子,如遭雷劈,顿时沉浸在万分的懊悔和悲痛之中。他,手里举着那柄锋利无比的武器,却对着围追上来的官员说:


“凭着这一条小小的手臂和这一柄利剑,我曾经冲破二十倍于你们这样人数的包围;可是,无聊的夸口啊!谁能主宰自己的命运呢?现在我已经没有那样的本领了。虽然你看我拿着武器,可是不用害怕,……谁只要拿一根灯草向奥赛罗的胸前挺过来,他都会向后退缩的。”


你看,从开场的不拔刀剑就吓住了对手,到这里举着利器却无力施展,奥赛罗的身体应该依然健硕,奥赛罗的手臂应该依然强壮,但是,这时候的他,已经丢了魂魄,失了底气,只剩行尸走肉之躯。读到这里,我们是不是更钦佩莎士比亚手中的那支羽毛笔,竟能通过一柄剑,把一位悲剧人物刻画得如此有个性,栩栩如生。


不过,虽然你也许会同情这时候的奥赛罗,我们还是发现,他其实并没有真正明白自己悲剧的原因。上面那段话里,他哀叹道,“谁能主宰自己的命运呢?”还是把自己的悲剧归因为“命运”,倒霉,天意。那么,他自己有没有责任呢?除了奸恶的伊阿古,其他涉案人员,包括那几位受害人,他们有没有责任呢?到底有哪些原因导致了奥赛罗的悲剧?这一切,我们在下一期节目里继续聊。


好了,本期我们主要通过分析台词,重新掂量了一回《奥赛罗》中两位悲剧主人公的爱情问题,先聊到这里。我是复旦大学张冲,我们下次见!

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发表第一个评论!

打开喜马拉雅,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