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尔王》3:张冲|打动人心的经典台词
 4.31万

试听180《李尔王》3:张冲|打动人心的经典台词

倍速播放下载收听

00:00
16:24


购买所属专辑,收听更多内容



喜马拉雅的朋友,你好,我是复旦大学张冲。


上一期我们重新讲了一遍李尔王的悲剧故事,今天我们接着聊聊那些让这部悲剧经久感人的因素,那就是一段段的经典台词。这些台词,不仅塑造起了剧中人物栩栩如生的形象,更触动了观众和读者的内心,引发人们的思考。当然,由于时间的限制,在这里只能和你分享三四段我自己特别有感触的,更多的段落,还有待你自己去读,去体会了。


《李尔王》的戏,一开场就通过父女互怼的情节,把李尔王与三女儿科迪莉亚的矛盾冲突推到高潮,而这一切,就围绕着女儿,特别是最受宠爱的女儿,该如何向父亲表达爱展开。


那科迪莉亚是如何“与众不同”地向老父亲表示爱意的呢?


当轮到科迪莉亚来告诉李尔自己有多爱他时,她出人意料地怼了一句“没有”,接着就对完全摸不着头脑的李尔说了一番话,大概就是说,您是我父亲,我当然要爱您,敬重您。但是,接下来是她的原话,她说:


要是我有一天出嫁了,那接受我的忠诚的誓约的丈夫,将要得到我的一半的爱,我的一半的关心和责任;假如我只爱我的父亲,我一定不会像我的姐姐们一样再去嫁人的。


就是这段话,让老父亲暴跳如雷。不过,细细想来,这番话可能有一点话不糙理糙了。因为,如果科迪莉亚的逻辑可以成立,那么前提必须是,“爱”只有一种,“爱”是可以分割的有形物质。但我们都明白,作为感情的“爱”,只是一个统称,其具体形态是根据所爱对象的不同,而具有不同的内容特质的,相互之间并不一定能替代。


爱父母,与爱孩子,就不完全一样;爱恋人,与爱朋友,有很大的不同;作为教师,爱自己的学生,作为医护人员,爱自己的病人,等等。而且在这所有的爱之外,还有一个爱,那就是爱自己,这林林总总的爱,都不是单一的内容对象可以概括的。若真的认为自己只能有那种似乎单纯的、唯一的爱,那是不是也太狭隘、太少爱了一点?好了,关于科迪莉亚,我们先说到这里,在后面的两期里,我们还会不时地回到这个话题上来。


接下来,我们来听听埃德蒙的一段“私生子宣言”,就是那位在父亲格罗斯特面前诬陷哥哥埃德加,骗得继承权后又在邪恶两姐妹之间挑拨离间,最后还下令杀害了科迪莉亚的那个家伙。他在一幕二场里刚上台,就发表了一段“宣言”式的独白,大意是说:我这个私生子,无论在体格还是精神方面,都不比父亲亲生的大哥差,为什么就没有分享父亲财产的权利。说到气头上,有几句原话还是挺有意思的:


为什么他们要给我加上庶出、贱种、私生子的恶名?贱种,贱种,贱种?难道在热烈兴奋的奸情里生下的孩子,倒不及拥有一个毫无欢趣的老婆,在半梦半醒之间制造出来的那一批蠢货?


这段台词,话是的确有点糙,可说到理,也许并不那么糙。埃德蒙认为,无论正出庶出,都应该享有平等的继承权,他以人的自然形态为依据,都是爹妈所生,都是一样的体格身材精神面貌,社会凭什么要区别对待?


这一观点,事实上在质疑和挑战着完全以血统身世论英雄的封建制度,而这也是莎士比亚时代的英国正在经历的历史阶段:旧的、封建的体制和观念正在衰落崩坍,新的、资本主义的体制和观念正在形成,这样的体制和观念的冲突,让一个私生子围绕继承权的话题在台上如此滔滔不绝,或许是莎士比亚参与当时社会思潮大辩论的独特方式,也未可知。


李尔王在荒野的几场戏,特别是三幕二场和三幕四场,是这部悲剧的高潮和转折,那一场亘古鲜见的暴风雨,不仅把曾经万人之上的国王打回到可怜的普通人的原形,也促成了李尔思想情感的巨大转变。


那李尔王的这种深刻转变究竟是如何发生的呢?


先听听三幕二场,李尔刚刚遭遇暴风雨时的呼喊:


吹吧,风啊!吹破了你的脸颊,猛烈地吹吧!你,瀑布一样的倾盆大雨,尽管倾泻下来,浸没了我们的尖塔,淹沉了屋顶上的风标吧!你,思想一样迅疾的硫磺电火,劈碎橡树的巨雷的先驱,烧焦了我的白发头颅吧!你,震撼一切的霹雳啊,把这生殖繁密的饱满的地球击平了吧!打碎造物的模型,不要让一颗忘恩负义的人类的种子遗留在世上!


这是朱生豪先生的译文,极其优美。在这里,莎士比亚运用了极其鲜明生动的意象,在人们想象中唤起了一场可怕的暴风雨。顺便说说,类似的暴风雨,在莎士比亚戏剧中还有好几处,特别是在他后期的著名悲喜剧《暴风雨》开场时的那场海上暴风雨,与《李尔王》中荒野上的暴风雨,并列为莎士比亚所描绘的最令人难忘的暴风雨场景。


不过,在这段台词里,这场暴风雨似乎正好应和了李尔王要向整个人类复仇的愿望,他希望暴风雨摧毁地球和人世的一切,要让全世界和全人类为他所受的苦难承担责任。这样的发泄和倾诉,我们当然可以理解,否则,把两个女儿的过错加到全人类头上,打击面可能就太大了。


接着,他诅咒起这场暴风雨。大概此刻的他,已经被淋得浑身透湿,冻得嗦嗦发抖,开始把让他受难的暴风雨比作让他受难的两个女儿的帮凶。天人感应,天象人事,在这点上,莎士比亚的《李尔王》与我们中国传统的一些观念,倒有点不谋而合了,而他在台词中说到的“可怜、衰弱、遭人贱视的老头”,正是他在两个女儿大宅门前,被挡在门外不得进入的写照。


但是,经历了暴风雨洗练的李尔,并没有被苦难击倒,反而是在生命即将走到尽头之时,完成了巨大的思想和情感转变:他开始意识到自己也是人,也是一个常人,更重要的是,他开始为人着想,开始看到,世界上有很多像他一样在受苦受难的人,他们需要人们的关怀和帮助;他开始呼唤上天、呼唤正在安享荣华富贵的人们,怜悯并帮助这些可怜无助的人们,他甚至已经忘记了自己刚刚在召唤暴风雨毁灭全世界和全人类:


衣不蔽体的不幸的人们,无论你们在什么地方忍受着这样无情的暴风雨的袭击,你们头上没有片瓦遮身,你们腹中饥肠雷动,你们的衣服千疮百孔,怎么抵挡得了这样的气候呢?啊!我一向太没有想到这种事情了。安享荣华的人们啊,睁开你们的眼睛来,替这些不幸的人们设身处地想一想,分一些你们享用不了的福泽给他们,让上天知道你们不是全无心肝的人吧!


可以说,正是这样的转变,这样的呼唤,使李尔最终走出了怨恨的泥潭,也为自己挣得了人的名分,赢得了他作为人应该得到的理解、同情和怜悯。


莎士比亚塑造李尔王的一些细节,不知道你注意到没有?


莎士比亚对李尔王的塑造,不仅限于通过其意象丰富、情感充分、恰如其分的台词,在很多情节细微之处,我们都能体会到莎士比亚高超又自然的匠心。我们来看看一幕四场中这样的一个细节。


此时的李尔,正气冲冲地离开大女儿家,往二女儿里根宅邸赶去。他先派了个人去通报,让里根做好准备,可派去的人却被捆上了脚枷,绑在大门口受辱。李尔当然火冒三丈,更听人回报,说女儿推托自己累了,要休息,还说女婿康沃尔公爵火性大,不敢惹。这时,李尔忍不住发作了,他告诉那人:


国王要见康沃尔说话;父亲要跟他的女儿说话,叫她出来见我:你有没有这样告诉他们?哼,火性!告诉那火性的公爵——


您一定预料他会说“让他立刻滚出来见我”之类的话,这样,矛盾冲突一下子就被推到了顶点。可是,莎士比亚的李尔说到这里,突然停下了,一转念,说道:


——不,且慢,也许他真的不大舒服;一个人因为疾病而疏忽了责任,是应当加以原谅的;我们身体上有了病痛,精神上总是连带觉得烦躁郁闷。我且忍耐一下,不要太鲁莽了,对一个有病的人作过分求全的责备。


就这样,怒火的喷发被暂时搁置了。我们可以认为,李尔是真心觉得自己有失鲁莽,不应该动不动发火,把人往坏处想。如果是这样,这一细节让我们看到,李尔依然具有理性和机智,而这样的理性和机智与后来的疯癫形成了巨大的反差。


我们也可以认为,李尔是在竭力克制自己,他意识到,内心的愤怒一旦爆发,就没有回头路可走,还是希望为自己留一点回旋的余地。如果是这样,这时候的李尔虽然依旧盛气凌人,但内心里已经感觉到了百般的无奈,暂时让步,以免激化矛盾,成了他无奈之下的选择。如果是这样,这一细节就成了暴风雨到来之前的平静,虽然宁静,却更为可怕。


最后,就是李尔王那两段呼唤女儿科迪莉亚的令人撕心裂肺的台词,这两段话,常使得台下的观众流泪动容,也使不少演李尔王的演员和讲授《李尔王》的教授们沉浸在绝望哀伤之中、难以自持:


哀号吧,哀号吧,哀号吧,哀号吧!啊,你们都是些石头一样的人;要是我有你们的舌头和眼睛,我要用我的眼泪和哭声震撼苍穹。她是一去不回的了。……我的可怜的傻瓜给他们缢死了!不,不,没有命了!为什么一条狗,一匹马,一头耗子,都有它们的生命,你却没有一丝呼吸?你再也回不来了,回不来了,回不来了,回不来了,回不来了!……(死去)


在这段台词中,人与其他动物的界限也消失了,人被归类于狗马耗子,而且一旦没有了生命,就连狗马耗子都不如!一旦落到如此地步,人的价值到底在哪里?李尔王用自己的悲剧,向世人提出这一发人深省的问题。这其中,显现的就是莎士比亚的《李尔王》远远超越家庭琐碎、父女恩怨的伟大的悲剧意义。


好,我们在这一期节目中,聊过了《李尔王》中一些台词片段,以及它们在塑造人物,烘托主题方面的作用,下一期,我们来聊聊这部悲剧提出了什么有意思的问题?


我是张冲,我在喜马拉雅等你,下期见!


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发表第一个评论!

打开喜马拉雅,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