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 古希腊哲学的大框架:从亚里士多德谈起
 11.78万

试听1803.9 古希腊哲学的大框架:从亚里士多德谈起

倍速播放下载收听

00:00
10:47


购买所属专辑,收听更多内容

那么我们下面进入古希腊哲学的描述,我说明我们这一节课不讲西方哲学史,而只讲西方哲学基础综述。因此古希腊哲学我只给大家一个大框架,理解整个西方狭义哲学的最重要的平台,请理解我前面讲的那几点。那么古希腊哲学我现在直接从亚里士多德谈起,大家知道亚里士多德是古希腊哲学的最后一位哲学家,成为古希腊哲学集大成者。


我为什么讲古希腊哲学从他这谈起,是因为他做了一个总结,他说你看万物、你要追问存在,(请注意我一旦说追问存在绝不是讲现象层面的直观),你一定会追问出“四因论”。亚里士多德所谓的“四因”,我现在做一个简单表述,第一叫质料因,第二叫形式因,第三叫动力因,第四叫目的因。


我一项一项说明,什么叫质料因?古希腊哲学追问,万物为什么会有区别?这个追问立即就会导出一个最简单的答案,就是万物的区别是因为它内含的质料不同,对不对?比如一个瓷杯子,它内含的是陶土;比如一个钢杯子,它内含的是金属;比如一个木头,它内含的是植物纤维;比如一个人,他内含的是人体细胞。于是我们认为不同的外物就是因为它内含的质料不同。


可是大家要注意,上个世纪美国出现一个著名物理学家,叫盖尔曼(MurrayGellMann),他是夸克的发现者,因此获得诺贝尔物理学奖。他写过一部科普著作叫《夸克与美洲豹》,他在这本书中讲过一个问题,万物都是由夸克和电子组成的,为什么会有万物的差别?请大家想想,这句话的意思是这样的,万物的组成质料是相同的。如果这个命题成真,那么为什么会有万物的差别呢?要知道迄今这个问题都没有得到回答。


所以请注意,当我讲古希腊人追问万物之所以会有不同,是因为内含的质料有差别的时候,它的含义不是得出结论而恰恰是形成追问,这叫质料因,不是质料果。那么古希腊第一圣哲泰勒斯只留下一句话,“水是万物的本原”,他竟然成为古希腊第一哲学奠基人。我们今天听这句话,他全然说错了,因为水不是万物之本,水是氢二氧——两个氢原子配一个氧原子。显然水不是万物的本原,因为原子不是万物的本原。请问原子从哪来?你追到粒子,粒子从哪来?


显然这个泰勒斯并没有追到本原。但为什么他是西方哲学第一鼻祖?是因为他这里含了这样一个追问,万物本身不是现成平铺的,万物本身是有一个导出的来源的。请注意这句话的含义,它包含两个含义:第一,万物后面还有一个主因。第二,万物是演化而来的。请大家回想我讲老子,老子的“道”也是这个追问。因此我说老子是中国古代思想史上的第一位乃至唯一一位哲人,但是老子的“道”到此为止。而泰勒斯追问要比老子显得幼稚得多。老子的“道”,你不知道是什么,就可以无限想象,可以在这儿视为问题得到圆满回答。而泰勒斯这个问题是得不到圆满回答的。当他说水为万物之原的时候,他应该陷入了一个巨大的麻烦。


泰勒斯之所以这样说是有道理的,在直观上看只要有水的地方,万物就会滋生:有水就会长出粮食,植被就会发生;潮湿的地方就会生蛆,就会生出各种各样的东西。由于观察到潮湿和水的存在会导出原来没有的东西发生,因此泰勒斯做了一个看起来非常粗浅的论断,说水是万物之原,一方面它表达着万物后面还有一个需要追问的本因。另一方面他又试图对这个本因做一个试探性的回答,这个回答越幼稚就表达着对他追问的突破越可能发生。


于是他的弟子阿那克西曼德就批驳他的老师说水是不对的。因为我们发现水本身还有一个来源需要追问,于是阿那克西曼德就说水的后面还有一个东西不知道叫什么,于是阿那克西曼德给它了一个奇怪的命名,叫“无定形”。


阿那克西曼德的弟子叫阿那克西美尼,他说“无定形”也未免太飘渺了。于是他又给它一个很难定型的定形叫“气”。我一说到“气”大家应该很明白,中国人自古就讲“气”,这有点类似于阿那克西美尼。


但是到这儿没有终结,随后古希腊一批哲学家开始追问,比如赫拉克利特说是火,因为火能够使任何东西变形,火能够再造任何万物,而太阳就是一个火团。所以他的说法是成立的或者至少相对于前面的追问算得又一个追问。可是火是什么呢?所以接着阿那克萨戈拉提出是种子,他说任何万物在最远处有一个基本的种子,我不知道它是什么,它有点类似于阿那克西曼德的“无定形”的回归,希腊人不满足这一点。到恩培多克勒提出著名四因说,他说万物的组成在假设和推导上,我可以证明是四样东西的总和,这就是水、火、土、气。他说这四样东西构成了万物的基本质料元素。


大家想想这个东西跟中国战国时候的五行说已经有点类似了,叫四行说,它叫四因论、四根说。我讲这一点大家应该意识到,中国先秦时代是有类似追问的。可大家注意质料因在古希腊只是四因论追问的一因,而且到此还不结束。它下面接着就出现了留基伯和他的弟子德谟克利特提出的原子论。什么意思?也就是到留基伯的时候和他的弟子德谟克利特的时候,他们认为你说任何具体的东西作为质料的本原都不成立,因为你能够看到的都是假象,它后面一定有一个你看不到的东西但一定真存,它一定才是事物的质料本体。(注意,我一旦说本体就不再直观。)他说这个东西我们得给它命名,叫原子,也就是最原始的存在界点。大家注意这一脉思路推导出什么?它居然推导出原子论,也就是在留基伯和德谟克利特的时候,他们就已经在纯逻辑上推导出这样一个结论,万物不管怎样纷纭,它实际上是由一种或者少数若干种基本粒子组合构成的。这种想法已经是今天物理学的前沿。这叫质料因的追问。

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发表第一个评论!

打开喜马拉雅,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