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 “哲学家”和“哲学家学家”的区别在哪里?
 13.91万

试听1803.1 “哲学家”和“哲学家学家”的区别在哪里?

倍速播放下载收听

00:00
23:29


购买所属专辑,收听更多内容

今天开课我们讲西方哲学,我对这个课程先做一个说明:西方哲学课是我们课程里唯一一节集中讲西方文化核心的课程,这个课程时间虽然不多,但是这个课程非常重要,而且这个课程特别烧脑。烧脑的原因,是因为我们对这种思维方式缺乏了解。那么我们今天讲什么?我先做一个说明,我们今天不讲西方哲学的整体,这个课程需要200多个学时,我们只有两天时间,今天讲西方哲学基础综述,也就是只讲西方哲学最基础的层面。这个话什么意思呢?就是要让大家了解西方哲学它的思路是怎样导出的,它的思维基础是什么,它的思维通道怎样得到拓展,它的思维效果是什么。或者我用一句话简单总结,就是你要找到哲学感,也就是如果你这节课听完以后,你对西方哲学基本有了一种感觉,你对西方哲学展开思维的模型有了一种基本的认识,那这节课就算达到目的。有了这个基础,你至少将来能够翻开哲学书的时候,看懂哲学家讨论问题、他的出发点、他的运思方式,和他得出结论的那个思维方式。所以今天我再强调,只是西方哲学基础综述,但即便如此,也需要大家集中精力、深刻琢磨,这个课你才能听明白。


那么我在上一节课里已经讲,中国文化早已衰落,那么它还有什么价值呢?它是人类未来再造下一期文明和下一期文化的重要参考系。比如我上一次讲老子,讲老子的道论,讲老子的德论,讲老子的保守论,它是人类未来建构新型思想的一个基础或者一个侧面。那么我又讲,西方文化绝不代表未来,因为它今天已经给人类带来戕害,因此人类面临重大的下一期文化转型。但人类的下一期文化转型,一定是在当今主流文化,也就是哲科思维——哲学和科学思维,这个工商业文明文化基础上发生。因此西方文化尽管不代表未来,但它却是下一期文明和下一期文化直接延续的端口。因此深刻掌握西方文化的形成过程及其当前状态,是你延展后续思想序列的基础,这是我们今天开这门课的关键。那么下面我先说一下哲学:哲学这个词大家很熟悉,我们通常所说的哲学,我把它叫“广义哲学”。所谓“广义哲学”,用中国的原话讲,易经上有一段话说,“形而上者谓之道,形而下者谓之器”,也就是只要达到形而上的思维,就叫“广义哲学”。所谓“形而下”,就是你直观看到的事物,所谓“形而上”,就是超出直观的思维。但是大家注意,我这样讲哲学绝不是西方哲学,因为我们任何人一旦展开自己的感官,你、感官后面的意识,立即就会把你的感官素材提升到一个不自觉的总结层面上,这个层面一定是“形而上”的。


我举一个例子,你在世界上见过马吗?你永远见不到。你见到的一定是黄马、黑马、公马、母马、大马、小马。马是一个抽象,在世界上你是永远见不到一匹马的,你见到的都是具象的马,而不是马的总和。但是你一旦运用视觉,你立即得出马的观念,这个观念就是形而上的最初级的抽象。我想告诉大家的意思是,如果你把形而上视为哲学,那么它只是人类表层意识的不自觉升华,不构成真正意义上的哲学追究。因此我要强调,我们今天所讲的哲学叫狭义哲学,而我们大家日常生活中所讲的哲学这个词,通常是在广义上使用。那么广义上使用的哲学概念,我可以这样讲,一个人不用做任何学习,也不用做任何深思,你只要开口说话,只要讨论的问题超出直观层面,都可纳入广义哲学的范畴。因此它距离真正的狭义哲学甚远。


所谓狭义哲学仅见于古希腊,这句话什么意思?要知道人类远古时代,据英国著名历史学家汤因比总结,世界上原始时代至少有600种以上的文明,在这600多种乃至数千种文明中,产生狭义哲学者,仅见古希腊,其他所有地区、所有文化类型,均没有产生真正意义上的狭义哲学系统。因此,我们今天所讲的哲学绝非你日常生活中对哲学观念的那个印象。我们中国人建国以后,把马哲当作西方哲学来学习,哲学成为政治内容。大家知道政治是实际操作,是现实操作,它离务虚的哲学甚远甚远。哲学是纯粹的务虚,因此我们对哲学的理解即等于0


中国有一个著名的学者叫钱钟书。他曾经在他的《围城》这本小说中用开玩笑的口气说,说中国只有哲学家学家,而从来没有哲学家。什么叫“哲学家学家”?就是研究某一个哲学家的学者,比如尼采专家,海德格尔专家,康德专家等等,这叫“哲学家学家”。


真正的哲学家是研究狭义哲学,通常人思维够不到的那个深点上所讨论的那门学问才叫哲学,这是大家一定要分清楚的,而且我在前面讲过,中国文化传统上不产生狭义哲学,也不具备基本的哲科思维,注意“哲科思维”这个词汇的含义,它的意思是哲学乃科学之母,也就是科学思维完全是哲学思维延展的产物。那么我在前面讲课的时候讲清楚,中国文化它的基本思维叫“技艺文化”——技术和艺术文化。那么哲科思维是一脉独到的思维。


那么因此我们讲哲学,只讲西方哲学史,我们讲中国传统文化叫东方思想史,而不用哲学史这个名称的原因就在这里。那么为什么我们对哲学及其缺乏了解?是因为我们近代以来引入西方文化,从1840年鸦片战争以后,中国最早学习西方文化的运动叫洋务运动。所谓“洋务运动”,就是“师夷之长技以制夷”,就是学习西方悠长的技术或者科学层面,然后希望制服西方。我们是从这个起点开始学习西方文化的。


可是科学只是西方哲学思脉的后续延展应用之表层,这就导致我们学习西方从一开始就只留于西方科学技术应用层面的皮毛层面上,这使得我们对西方哲学的深入探讨始终缺乏一个系统训练过程。到上个世纪初叶1916年新文化运动,胡适为中国引入西方哲学,胡适在美国获得哲学博士,可他所引入的西方哲学是实用主义哲学。大家知道这一脉思路跟中国自古“学以致用”的思想十分接近,而它距离西方真正的哲学深层仍有相当大的距离,因此在很大程度上严重地误导了中国人对西方哲学的深究。建国以后,我们接着又把马克思主义哲学当作西方哲学来学习。


我在这里有必要首先说明一下马克思主义和西方哲学的关系。首先大家要注意,马克思本人的学术研究的核心不是哲学,尽管他的学术组成部分有三个部分,其中有一个部分是西方哲学。马克思整个研究的中心叫“政治经济学”,也就是说不是纯粹的经济学,是从经济学角度研究社会政治结构的一门学问。用他的话讲叫政治算术。马克思曾经专门研究政治经济学第一鼻祖配第(William Petty)的学说,他说配第开创了政治算术,这是马克思主义的核心部分。我承认在这个方面马克思达到极大的高度,而且马克思《资本论》第一卷,尤其是讨论货币和价值这个部分,其运思方式、文笔的这个舒展程度、哲思运用之巧妙都令人惊叹。但马克思毕竟不是哲学家,要知道马克思毕其一生,除了他的博士论文——研究古希腊哲学家伊壁鸠鲁这一篇论文之外,我们几乎见不到马克思专门的哲学论文,他也没有任何一本哲学专著,马克思只是哲学的应用者,而不是哲学家。我在这里想说明一点,真正的哲学家,甚至真正的科学家(请注意把科学家和工程师分开)。真正做基础科学的人,他们都只关心认识世界的问题,绝不关心改造世界的问题。因为人类的智能对任何一个人来说,即使把他的全部智力调动出来,绝不做任何精力分散,他只是想研究这个世界如何运行,毕其一生,难以终彻。这就是为什么真正研究哲学和科学,也就是研究深刻学问的人,绝不关心实用问题的原因。所以请大家记住,真正的哲学家只关心认识世界,绝不关心改造世界的问题,那是其他人的事情。那么马克思说过一句名言,此前的哲学只关心认识世界,而他的哲学要改造世界。这说明什么?说明马克思是哲学运用者,是哲学界的工程师,而不是哲学家。所以如果你把马克思主义哲学当作西方哲学来学习,我基本上可以肯定你是哲学外行,而且大家还要注意,马克思主义哲学在近代没有追随西方哲学主流和西方哲学基本问题纵深。这句话我讲到后面会做出解释。


什么意思呢?马克思主义哲学叫辩证唯物主义,大家要知道,自笛卡尔以后,除了洛克以外,基本上再没有真正意义上的唯物主义。因为这个时候,唯物主义者其实大多已陷入哲学外行,他们已经不知道哲学家在这个阶段在研究什么问题了。而我在上一次老子课中简单提到辩证法、辩证逻辑、辩证思维,它是人类理性思维的低级阶段。我提醒大家想一想,即使你不学习马克思主义哲学,只翻中国先秦古典文献,你的哲学观是什么?一定是辩证唯物主义,中国传统思维始终是唯物主义——“眼见为实”,“学以致用”,它是我们中国文化原本的思维基础。大家再想想,即使我们不学习西方哲学,即使我们不学习马克思主义哲学,我们展开思维用的基本方法是什么?一定是辩证法。因为从易经开始,中国逻辑学的基本架构,就是辩证思维。换句话说,马克思主义哲学不是给中国输入了新的哲学观念,而是把中国固有的哲学思脉加以强化仅此而已。请大家回想,我在上一次讲课的时候,我说中国早在数千年前就已经是社会主义社会了,我说农业文明一定建构的是非个人主义,也就是以社会群团为基础的社会构型。那么也就是说我们现在回顾马克思主义学说,无论是社会主义还是辩证唯物思维方式,其实都是中国传统社会构型和传统思想方法的加固,因此它使我们没有在真正意义上突破我们原有的思想、局限,反而在更大程度上加固和遮蔽了我们对其他异类学术的理解。


因此我讲这节课有一个必要,我得提醒大家,把你脑子里原有的所谓哲学观念先腾空,我们从头开始理解西方狭义哲学,也就是从古希腊发端开始的那一脉思维方式。只有这样,我们才能真正意义上建立最基础的哲学感。再则,由于哲学乃科学之母,大家知道新文化运动,当时中国新青年提出的口号是两个东西——“德先生和赛先生”——“民主与科学”。也就是说从洋务运动“师夷之长技”,到新文化运动打出“科学”旗帜,我们中国人今天已经全面在教育上科学化,以至于我们今天的国策都叫“科学发展观”。可我们不知道的是科学的基础是哲学,它是哲学思脉的分科化大信息量延展模型。如果你不知道哲学是什么,你也就从根本上不能理解科学是什么。这也就是为什么我说我们今天全国陷入一种“科学教”的局面,也就是把科学变成了一门新的宗教,我把它叫科学教师一点都不过分的。请大家想想,我们今天中国人对科学可以用信仰二字来表达,也就是科学跟神一样。只要说这个东西是科学的,我们就不再追究。我们认为科学就是客观规律、就是真理。可什么叫客观规律?什么叫真理?什么叫感知?什么叫知识?所有这些最基本的问题,我们从来没有探讨过,所以我们对科学本身缺乏理解。


我在西北大学哲学系做客座教授的时候,我曾经见到一个学生问我,什么叫“科学”?他告诉我,他曾经听过一个科学(院)院士来做讲座,他在这个院士的讲座后面提问题,问这个院士什么叫“科学”,他说这是他听到关于“科学”最好的定义。这个院士告诉他,我不知道什么叫科学。由于科学的底蕴,它的思脉运行不在科学应用层面上流淌,这就导致如果你不对西方哲学思脉有深刻的钻研,你根本就不知道科学是什么,你甚至会对科学产生重大误解。这也就是为什么建国以来,我们从小学、中学、大学全部是按照科学思路学习。我们派出去的中学生,参加世界奥林匹克物理、化学这些竞赛,常常拿头三名。可是我们在科学的创新和发明上却贡献极小,原因是科学基层的思脉,我们缺乏理解。因此我们今天这节课在很大程度上是对工商业文明基础思路的补课。请注意我这句话的意思,我上次讲,工商业文明对应的基本文化和思维方式,叫哲科思维,这也就是我们今天科学化的原因。因为我们今天进入工商业文明,它是跟工商业文明对应的思想方式,但是你如果缺乏对它内在深层结构的了解,那么你也就不能真正地理解工商业文明基本思绪及其这个思绪展现的效果、问题乃至发展前景。真正要把西方哲学这门课讲清楚,其实是有很高难度的。因为如果一门学问,你站在下面仰望它,这就像你站在山下看一座山,这座山你是永远看不清楚的。


你要想理解和把握一门学问,你必须站在比它更高的高点上俯视它,你才能看清这个事物的全貌。这也就是为什么西方哲学这门课许多专业老师都讲不好的原因,是因为你高山仰止,仰望这个东西,其实表达着你对它无法理解的尴尬。因此我们今天站在一个要比西方传统哲学更高的高点上,俯瞰西方哲学,这个话题才能真正深入。哪怕我讲这个话题只是讲它的基础综述,你也必须具有这种俯视的眼光。

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发表第一个评论!

打开喜马拉雅,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