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3 深思天道:老子对人类命运的猜想
 14.21万

试听1802.13 深思天道:老子对人类命运的猜想

倍速播放下载收听

00:00
18:53


购买所属专辑,收听更多内容

我这样讲老子,很多学者是不同意的。


我们中国古人作注经文化,可以用八个字概括,叫“我注六经,六经注我”。什么意思?我紧紧追随经本原文,对经本加以注解,不加入自己的任何见解和意见,这叫“我注六经”。大家注意我在这个时段以前,讲课的方式是我注六经,严格追随老子文本做原意解读,即使它的原意解读跟我们当前的主流意识形态完全不合;即使把它表达为一个最反动的形象,我也照样原文解读。所以我开课就讲,我们讲老子的原旨与主线,严格遵循老子版本,绝不另作后世生发。这叫“我注六经”。但我现在的讲法叫“六经注我”。就是很多学者认为老子的这个道论和德论跟你的递弱代偿原理没有关系,这不过是你自己乱引申而已。要知道,我在写《物演通论》以前,年轻的时候我就读过《道德经》,我自认为我是读懂了的。等我《物演通论》写到一半以上的时候,我突然意识到,《道德经》没有读懂,我于是翻开它再读,才明白老子的深意。“六经注我”,其实是解读前人文本的必须方式。


如果你解读前人的一个文本,你没有任何新视野新见解,你读什么?这叫读书吗?你只有能够读出前人文本对你造成的启迪,也就是后项信息量增大,对前项具有更大解释力度,你能够解读出更深刻的见地,这才叫读书,才叫做学问。因此“六经注我”是非常正常的。


我举一个例子,达尔文在他的物种起源这本书的绪论中,竟然专门感谢马尔萨斯。大家都很熟悉,马尔萨斯不是生物学家,他只不过是个人口学家和社会学家。他的主要学说是人口论,认为人口呈几何级数增长,而人类的生活资料或者生产能力成算术级数增长。因此人类的人口增长前景必然造成饥馑、瘟疫和战争,由此恢复人口和资源之间的平衡。我们姑且不论这个学说是否正确,他给达尔文造成了一个重大启迪,就是达尔文意识到生物的生殖潜力远远大于生物的现实生存量。就是任何生物的生殖能力是非常大的,而现实资源允许它的生存量却是一个非常低的有限数量。马尔萨斯的人口论对达尔文造成一个重大启迪,就是达尔文深刻理解种类竞争在进化过程中是一个怎样的作用力。这个跟达尔文生物学毫不相关的研究,被达尔文专门在物种起源的绪论中加以明文明写,这叫“六经注我”,这才是真正做学问的方式。要知道古老思想、前人学说,它的价值就在于内涵着可以广泛生发的后项解释力。我借用黑格尔的一句话说,“一朵绽开了的花朵,它的全部内在规定性都包含在那个微小的种子之中”。


因此你如果不能对前人简洁叙述中所隐含的解释力,你如果不能把它揭示开来,证明你没有研究功力,证明你没有新信息把握量和整顿能力。因此真正读书一定要做到“我注六经”——忠实于原本。“六经注我”——大信息量重新解读,这是做学术的最规范方式。老子当年是无法对这个东西做系统证明的,信息量不够,所以他表述混乱,我说他五条错了四条半。他说“道是柔弱”,可是他说不清这个柔弱究竟是怎么回事,无法系统证明,他一会表彰柔弱,一会批评柔弱。比如他说“物壮则老,是谓不道,不道早已。”,这显然是对柔弱的批评。他说“天乃道,道乃久,歿身不殆”,这显然是对柔弱的反向赞扬。可是他又讲,他说“天下莫柔弱于水,而攻坚强者莫之能胜。”他又说,“天下之至柔,驰骋天下之至坚”。这两句里又能看到他对柔弱的赞赏,他表达混乱是为什么?因为信息量不够,无法做系统证明,这导致后人对老子的解读出现诸多偏差和极为肤浅的表述。所以老子自己也说一句话,说“天之所恶,孰知其故,是以圣人犹难之。”天地到底厌恶什么,谁能说得清呢?即使是圣人也会被难倒,是因为当年的信息量不够,老子深知他所讨论的问题,不能深透阐述和证明,但是大家不要忘记,老子的“道”论恰好指向递弱,叫“弱者道之用”。老子的“德”论恰好指向代偿,叫“无为”——不要提升你的能力。如此精准的两点对应,表明老子当年有一个自己无法证明的深思猜测。人类所有重大思想都是从这种猜想开端的。


想想人类今天的物理学,居然是2500年前古希腊德谟克利特和他的老师留基伯提出原子论这个猜想的继续!因此即使老子表述混乱,其思想学术价值至高,因此我们给老子极高评价。我们讲老子学说出现诸多失误,表现在各个方面。所谓对了半条,就是道论对柔弱之猜测。大家要知道,老子讲无为。讲人类越来越有为,是违背了天道,提倡无为才认为符合天道。老子显然搞错了,因为我们发现越高级的生物物种能力一定越强,人类文明越发展,人类的能力一定越强。也就是说物质属性和能力的提高,包括我们人类的文明史上能力不断提高,恰恰是天道演运的产物,而不是违背天道的作为。可见老子在这个重大问题上也说错了。老子把人文现象也就是人类文明现象排除在天道和物德之外。错了。文明现象只不过是物演中末阶段的一个人格化表达,仅此而已。由于老子持有辩证法观念,而辩证法内涵着物极必反的回路,因此老子主张反动,退回到未开化之前的动物般的原始血亲社会群团之中。而我们今天知道辩证法不成立。这个世界是单向度演动,我们没有退路可走。因此我们今天的形势远比老子当年的预判更为险恶。


因为我们的后向是绝路,而我们的前向是畏途,而老子至少认为往回走还是有出路的,可这个出路不存在。因此我们今天面临比老子所预判的更危险的局面,我们今天进退维谷,只不过愚蠢的人类今天还认为往前高速发展和推进会给我们带来生存优势,我们因此而欢乐,因此而乐观,然后我们糊里糊涂的继续嚣张下去,直到走向死灭!只有老子2500年前,为人类文明趋势不良敲响警钟,因此我给老子极高评价。我这样讲,大家一定会产生很多疑问,我都可以预想很多人会跟我提出辩论,说我们今天能力已经很强了,我们完全可以超越递弱代偿原理。别搞错,一个大尺度下的物演规则、法则,它驱动和支配着我们,这叫“道”。而我们一般人的眼光在术的层面上只讨论我们能驱动和支配什么,我开题就讲,实际更重大的问题,就是你要搞清楚你被什么所规定,这才是根本要讨论的问题,才是宇宙观要解决的问题。归根结底,找到人类在自然界中的位置。所谓哲学,宇宙人生而已。但是它讨论极致问题,讨论你不可改变的问题,由这个基础理论引出和关照你将来在实用层面上设计和追寻将来的生存之路,提供思想逻辑路标,这就是研究无用学文的价值。要知道我们在点点滴滴上都可以证明这个递弱代偿原理,这个弱化发展原理,被老子称之为“弱者道之用”这个现象。


比如曾经有学者跟我争论,说今天文明了肯定好,古人总是随地大小便,多糟糕!可你别搞错,古人人口很少,随地大小便一点都不污染环境,只是肥了田地。今天呢?全变成水冲厕所,人类居然把粪尿不经处理,只是把它化解掉,然后就直接排入江河,70亿人的粪尿全部直接排入江河,大家想想是个多么可怕的局面。仅是生活污染,我们不算工业污染、化学污染,所有江河湖被污染。我到南方看见偌大的水流上面漂遍粪便,这就是今天人类水冲厕所进步的产物。今天垃圾围城,一个城市每天产上百吨垃圾,要知道古人是根本没有垃圾的,古人烧的是草木灰——肥料,古人播的葱皮蒜叶全是肥料、有机肥,没有垃圾。我们今天大量使用人工材料,从塑料到各种重金属电子产品污染,根本没法处理,你怎么处理?深埋它,一旦下雨就污染地下水,而地下水和地表淡水是沟通的。你燃烧,它立即产生40多种以上的空气污染,包括严重致癌物质二恶英。因此欧洲国家最近对燃烧垃圾作为处理垃圾的方法产生质疑。你每一个小小的进步,其实都是远期的戕害。


有人说我们今天把燃油汽车改成电动汽车,总该是解决污染问题的一个进步措施。又搞错了。要知道一节一号电池,你把它随便扔在地上,就足以污染一平方公里的地下水。这就是为什么对电池分拣收垃圾特别需要严格的原因。想想一辆电瓶汽车,它后面背的电瓶至少相当于近千节一号电池,怎么处理?从生产制作运用到回shou,你最终怎么处理?你把大量原来分散在地表岩层中的物质凝聚、提存到一个人类社会的总环境之中,你怎么把它返回原境?它远期将造成怎样的污染,今天根本无法预判。


人们对一个问题的认识需要几十年,今天做很少的证明,根本不足以说明问题,它可能是一个更大灾难、更大污染源的发生。我们今天建核电厂,是解决环境污染,因为核电厂不产生温室效应。可核电厂是一个怎样的状态,不说核电厂根本无法解决自然灾害带来的核泄漏这个问题,我们假定核电厂百分之百安全,其实是做不到的。仅是核废料人类就没法处理。怎么处理?要知道核燃烧棒,即使用到最高技术,它也绝不可能百分之百消耗其中的放射性物质,它有极大的一个比率。作为核废料要处理,往哪放?用铅桶裹起来埋在地下,任何铅桶再坚固,持续不到三四百年,也就是三四百年以后,铅筒破裂,而它发出的热量——要知道核废料的单位热量高到什么程度,它竟然是同容积碳氧物质热量的1.5倍以上,因此它足以燃化周边的岩层,以放射性方式污染整个地下水。我说过,地下水跟地表水是循环的,从而造成整个地表放射性污染。往海里头所有海洋生物被放射性污染。大家知道,日本福岗核电站泄漏出来的冷却水和污染的冷却水根本无法收集,受益量越来越大,只有一个办法排入海里,以致于它在太平洋西面排放。而前一项,美国人在太平洋东海岸去海水测量,发现海太平洋海水中放射性物质量大大提升,吓得我今天都不敢吃鱼,今天吃海鱼是一个非常可怕的事情。还剩一个办法,把核废料运到月亮上去,可这个办法成本太高,根本无法支撑供电的成本,可见它不是安全的生产方式,它不是安全的供能方式,而是一个更可怕的供能方式。


我们会发现人类的每一个进步,哪怕是每一个微小的创新,放在远期看,它都是戕害效应。我们人类目光短浅,人类的智能根本不足以预见远方,人类的生存方式是面临什么问题,解决什么问题。至于这个问题解决的方式,产生的远期后果,我们根本看不见。因此整个人类文明史,它展现为我们先是放一个小魔头,然后这个小魔头作乱,我们再释放一个中魔头去制服小魔头,然后最终这个中魔头又作乱,然后我们释放一个大魔头去制服中魔头,最终那个魔影笼罩全人类。这就是文明进程。这就是我们今天面临“越发展,越进步,越危机”格局的原因,而它的基础理论、它的宇宙演化法则——递弱代偿原理。认识这一点,或者不认识这一点决定人类未来之命运。关于老子学说的宏大部分,我就讲到这里。

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发表第一个评论!

打开喜马拉雅,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