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 老子为什么激烈地批评孔子?
 17.55万

试听1802.4 老子为什么激烈地批评孔子?

倍速播放下载收听

00:00
12:45


购买所属专辑,收听更多内容

我们下面略微谈一下孔子与老子的差别。


孔子是老聃的弟子,这一点是确证无疑的。虽然很多学者对这一点表示怀疑,但是从诸多古书中,包括《水经注》,包括边哨的一些东西上都有记录,说孔子一生至少有三次拜会老子。第一次大约在孔子17岁,见老子问礼。第二次就是《史记》记载孔子34岁这一年,被鲁昭公委派到东周首都洛邑拜老子,问道、问礼。第三次就是庄子记载,孔子为官前后,大约5051岁,曾经到宋国沛地,见老子问学,那么因此孔子作为老子的弟子,应该是可以确证无疑的。


但是孔子和老子两个人的文化品格却截然相反。


孔子的文化品格极为积极,最能代表孔子文化基调的是论语中的一句话,叫“知其不可而为之”。这句话就是我们平常所说的明知其不可为而为之这句话的原话。他的意思是说,我明知道我做不到,我都会努力做下去。它表达的是一种积极参与社会改造的文化态度。因此后世学者总结孔子学说用两个字,叫“入世”,进入的入,人世的世。


老子却恰恰相反,它的文化品格极端消极。最能代表老子文化品格的是在道德经中不断出现的六个字,叫“无为而无不为”。它的意思是:我一无所为却无所不为。换句通俗的话说,就是我什么都不做,却把什么都做成了。我们今天听起来觉得这句话很荒诞,可老子的意思是:道派生了天地万物,却没有任何人见过到有任何多余的动作,这叫无为而无不为。


我们从这句话中就可以看出,老子的文化品格极端消极,消极到一无所为的状态,这也是为什么后人对老子的文化基调作了一个总结,跟孔子的总结恰恰相反,叫出世,出离人世的含义。


这也就是为什么司马迁在史记老子传中专门加了一句话,叫:道不同不相为谋。指的就是孔子和老子之间的“道”是不同的,尽管二者是师徒关系。


我们讲这一点是为了让大家深刻理解老子文本的消极意绪。这是大家读老子书的时候要有一个基本的深部思想背景的了解。


我们简单说一下,孔子34岁这一年,被司马迁详细记载,到洛邑拜老子为师。《史记》上有一段记载,我们会看见老子和孔子的对话。


这个对话司马迁怎么知道是个很奇怪的问题。大家知道司马迁的史书都是人物纪传体,里面是有生动对话的,几乎可以视为文学范本。所以它的历史真实性当然是很可疑的。但是司马迁的史记记录被后人考证,却常常精准。因此我们虽然不敢说司马迁所记的原话是真话,却至少可以这样看待:司马迁所表达的语言后面的那个精神,大致不会有太大出入。


我们看司马迁记载,孔子34岁见老子的时候,老子跟孔子的对话。


老子曰:子所言者,其人与骨皆已朽矣。


大家注意,老子对孔子全是训斥的话,批评的话,鼻子里出的全是冷气。他这段话的意思是说,孔子你说的那些你总是挂在嘴边的,那个人死的连骨头都已经朽掉了。你提他干什么?这里所说的孔子常提的那个人,就是周公旦。


大家知道孔子说他动不动就梦见周公,因为周公是谁?周武王的弟弟西周早年第一任宰相。由于武王克商以后很快就死掉了,而武王的儿子继承王位的这就是著名的周成王。成王年幼,全凭第一任宰相周公旦主持国政。而周公旦为西周建立整个礼制,也就是整个政治法统。大家注意,周公旦奠定周朝礼制,史书记载叫制礼作乐。


这里注意“礼”是什么?你可千万不敢把“礼”理解为礼节、礼貌。礼在周代这个字的含义,是国家政治法统到民间礼节礼仪的总和。“制礼”就是建立周代封建宗法,政治道统,叫礼。


作乐,你也不敢把乐理解为音乐。孔子和周公所说的乐是大型祭祀活动上的奏乐和乐章。所谓大型祭祀活动,其实就是国家意识形态的宣示。就像现在开两会伴奏,你可不敢只听音乐了,你得听两会讲什么,这叫制礼作乐。


孔子由于对周公、西周早年的封建礼制极其推崇,因此好梦周公。整个孔子学说其实就是把周公旦制礼作乐的政治操作理论化,这就是孔子学说的根本含义。因此孔子不断的提到周公周公旦,于是老子批评他,说这人死的连骨头都朽掉了,你整天提它干什么?


然后他就讲老子又训斥孔子,说:吾闻之,良贾深藏若虚,君子盛德,容貌若愚。老子说,我听说一个好的商人,深藏若虚,财不露白,绝不显示自己很有钱。他说一个君子,即使只是有盛德,有厚德,他在外貌上也必须显得很谦卑,甚至很愚钝。老子说这段话什么意思?他显然是在批评孔子,过度张扬,四面宣教,然后把自己表达的太过充分,太过刺眼。


然后老子接着说:去子之骄气与多欲,态色与淫志,是皆无益于子之身。就是赶紧把你身上的骄傲之气和多欲望的那个状态去除掉,把你的那个嚣张的气色和宏大的志向也都磨搓掉,只有这样你才不至于倒霉。大家可以听出来,老子对孔子全是批评的话。


我们下面看看孔子对老子的评价,实际《老子韩非列传》记载说:孔子去,谓弟子曰——也就是孔子离开洛邑回到鲁国,对他的弟子讲:说鸟,吾知其能飞;鱼,吾知其能游;兽,吾知其能走。这三句话不用翻译。他接着讲:走者可以为罔。大家注意,罔这个字的含义是蒙骗的意思,也就是说对于走兽我挖一个陷阱,上面盖上芦席,擦上草或者土,我就可以把走兽蒙骗到陷阱之中,而不惑他这叫走者可以为罔。他说游者可以为纶,就是对于水里游动的鱼。我下一条丝线,底下带一个吊钩,我就可以把由于捕获上来。他说:飞者可以为矰。所谓矰,是古代专门用来射鸟的箭,因为你用普通的箭射鸟,即使射到鸟的要害之处,鸟扑棱几下翅膀落在河边的芦苇荡里,你是找不见鸟的,找不见猎物的。于是古人就专门设计一种箭,在这个箭后面绑上很长的线绳,如果射着鸟,拉着线绳就可以把鸟拉回来。这种见叫做矰。他说要捕获鸟,我可以用矰。


他然后讲:至于龙,吾不能知,其乘风云而上天。这段话的意思是说,我从来没见过龙,神龙见首不见尾,我不知道龙是什么样子。


他最后讲,他说:吾今日见老子,其犹见龙也。这就是著名的犹龙之说。他说:我今日见到老子,我终于知道龙是什么样子了,可见孔子对老子评价之高。


大家注意,我讲这一段是想说明两个问题。老子对孔子这个弟子其实并没有给过高评价,全是批评的话。而孔子这个学生对老子这位老师却是至为尊重,视之为龙。大家知道,孔子说过一句话,朝闻道,夕死可矣。这话里暗含着别一重含义,就是孔子搞了一辈子都没搞清,老子道究竟是在讲什么?我们由此可以看出老子思想之深厚。

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发表第一个评论!

打开喜马拉雅,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