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 人类为什么会形成社会呢?
 81.03万

试听1801.5 人类为什么会形成社会呢?

倍速播放下载收听

00:00
18:35


购买所属专辑,收听更多内容

我们下面讨论一个问题,人类社会组织和社会结构是如何发生的?我们一旦说到社会,人们不由自主就会认为社会就是指人类社会,而且人类社会是人类高度智化设计和人类发明的一个产物,这完全搞错了。

首先我要强调:人类社会不是人类缔造的,人类社会是从动物社会中增长出来的。当社会进入人类智性动物的发育阶段的时候,它是怎样形成一个复杂的社会结构体系的?一般人都会认为这是人类智能设计和人类智力规划的产物,搞错了。他完全是一个自然的自发进程。首先大家要知道人类原始社会叫亲缘社会,它和动物血缘社会完全没有区别。那个时候一个社会族群,平均只有3080人左右,是一个非常低的全量。当农牧业文明发生以后,人口大规模增长,为什么会发生这种局面?是因为我们在每一亩地上所产生出来的人体可以利用的能量,它居然是让这一亩地长草,然后动物吃草,你再去狩猎动物,所获得能量的260倍。请注意这个数量差别。那也就是说农业文明一旦发生,人口随之发生百倍以上的暴涨,这完全是一个自发过程,人类事先根本没有想到会是这样一个结果。大家知道所有生物存量是被他的资源供应量限定了他的群落状态的。

那么农业文明一旦发生,人口成百倍增长,它会带来什么结果?人类只好不断地开垦荒地,破坏周边的自然植被,使得耕地面积不断扩大,以适应人口之增加,而耕地面积扩大,人口进一步增加,又造成更进一步开垦荒地的紧迫感。于是农业文明就会出现快速的地理拓展格局,这就使得早年的采猎生存环境和条件被逐步完全破坏,这是人类最终不得不堕入糟糕的农业文明的原因。我说它糟糕,是因为农业文明一旦发生,人类的重大灾难开始出现。大家要知道,人类当年像所有动物一样,在自然界获得生存来源,获得生活资料,他是从来不发生大规模饥馑的,也就是饥荒现象是不会出现。因为那时候人口很少,因为夏秋天可以采集植物,冬天可以狩猎。那么农业文明一旦发生,人类的劳作条件立即恶化,大家知道我们人类是直立动物,而农业文明逼迫人类弯腰耕作。赫拉利——以色列那个青年学者写《人类简史》,很独到地提到农业文明是人类灾难的开端,这确实眼光独到,它使得人类从此以反生理的方式,进入极端辛劳的求生状态。不仅如此,由于他不得不越来越扩大自己的农耕范围,于是她靠采猎方式获得食源的可能性完全丧失。一旦发生荒年,农作物大量减产,立即出现大规模饥荒,于是成批量的、大量的人饿死。

这种大饥荒现象在任何动物中绝难见到,而且随着农业产量的提高,按理说我们每一个人可以在丰年在自己的家庭中储存粮食,可是社会结构随之形成,强权政府结构出现。丰年你所存余的粮食却又被社会结构中残酷的税收所征光。于是人祸添加其上饥馑照常发生。它表达着人类文明社会一开始出现就展露出来的狰狞面目。社会组织为什么会发生?我前面讲,它绝不是人类智力设计的结果,他完全是一个自发过程。

我举一个例子,大家知道,铀元素也就是造原子弹的那个元素,是天然元素最末一位92号元素。越末尾的存在稳定性越差,因此你如果把纯铀堆积成一个量,它自动会发生中子轰击裂变反应。因为当堆量较小的时候,打出来的中子会打到群外。堆外如果堆量极大,那么打出来的中子再碰到其他原子核的时候会弹射回来,于是在群内不断发生中子轰击,因此纯净的铀元素只要堆成一个巨大的堆量,它的中子轰击反应就会裂变,反应就会自动发生。大家要知道这是一个纯粹的自然过程,那么人类的社会也是如此,当人口在人类不能控制的情况下不断暴涨的时候,社会结构和社会组织油然而生,它跟人类的智慧和人类的建构设计没有任何关系。大家首先看,它有四条因素导致这个结果。

第一,当人口数量暴涨的时候,人际之间两两发生冲突的概率就会大大的提高。有学者计算,如果一个群落,比如始祖部落,他只有20个人,那么他两两发生冲突的排列组合,最多不过190次。可是当人口增加到2000人的时候,大家可以计算一下人群中两两发生冲突的概率居然会升高到199万次之多。也就是说人口只增加了一百倍,而冲突却增加了一万倍。它说明什么?说明人口结构数量一旦增加,内在的调节机构就被逼迫性产生,这就是社会组织的萌芽。

第二,随着人口增加,共同决策的难度大大提高。《左传》上记录一句话,说先王议事以制,什么意思?就是氏族社会中的族长,他解决社会问题的方式是把族群中的所有成年人,比如三五十个人召集在一起,大家共同讨论解决问题。可大家想,当人口达到几千、几万、几十万、几百万的时候,人们还可能所有问题大家坐在一起集体协商吗?这一个人口暴涨的过程,就必然要求一个组织和集权管理系统随之发生。

第三,人口数量增大,分工必然出现。因为人们的均一劳作不能满足人类的文明生存方式,分工在人口暴涨的同时出现高度分化,分工一旦出现社会紊乱度增加,由此逼迫契约规则和法治的自动产生。

第四,稠密人群社会。随着农业文明的发展,各社会族群之间人口都暴涨,原来分立的各个族群领地形成衔接关系,于是冲突概率大大增加,而且社会群内的人口数大增,对外冲突问题的处理无法交给全民来讨论。于是军队和指挥系统发生。人类社会的组织结构体系不是人类预先规划和设计的,它居然是人口暴涨到一个自发群量以后,自然而然的发生过程。

我们下面再看一个问题,这就是政府组织系统。人类在远古时代是没有政府的,人类原始时代氏族社会都是血缘社会,血缘内部家族管理何曾有过政府?何曾需要暴力?那么人类只有在文明发展到一定程度,或者说是人口暴涨到一定程度,政府组织就会相应出现。西方把政府组织叫盗贼统治系统。请注意,他这话是什么意思?他说政府一定是由最坏的人组成的,因为如果不是坏人,他就没有办法用强盗的方式管理人类。西方现在留下来的原始文化阶段,它的基本观念就是人性恶。所以他认为谁能把人性恶展现出来?普通老百姓一盘散沙,想恶也恶不到哪里去。真正能把人性恶表达到极致的,一定是有组织的人群。谁有组织?政府、政党和军队。因此西方最高权力机构是议会是立法机构,它首先立的法叫宪法,所谓宪法,就是专门管控政府、政党和军队这些有组织人群的法,才叫宪法。它为什么整个立法过程首先管控政府?是因为政府把人性恶可以表达到极致。因此西方历来认为政府就是盗贼,全民最重大的事情就是监督政府。

这就是西方文化跟中国文化的重大区别。这个区别的起源点在哪里?是中国在远古时代恰恰相反,他认为人类的政府最初是由最善良的人、德高望重的人构成。

请注意东西方文化兼容性极差,我在前面讲过它其中一个表现,就是这两种文化总是相反的。你要想理解东方文化,你就得在西方文化推导的那个结论的相反处寻求答案,反之亦然。那么东方人中国传统文化为什么认为人类最早的组织系统,政府系统、强权系统,一定是由最善良最有道德的人构成的,以至于被孔子称为圣人。他也是有道理的。因为人类你往前追,在最原始的阶段,人类社会的管理者是谁?是血缘族群的长者,他一定是对他血缘后代带有最强烈呵护心的人,他才能成为族长。因此他当然是善良之心最深厚的人。他们最终发展成人类的政府组织机构,尽管它一旦发展成政府组织机构,它就有了自己独特的集团利益,它就会恶化,它就会变质。但它的发源点却是从善良和道德这个起点上生发的。我讲这一点是想告诉大家,东西方文化在最基本点上的看法之所以不同,是由于东西方文化的视野有差距,东方文化是人类最原始文化的保留,因此他的眼光伸展得更远。这就是为什么孔子、孟子都主张人性善,而到韩非子就跟西方人的看法一样,主张人性恶的原因。

中国文化的重大价值就在于它有更深远的文明基层探求的眼光。那么政府一旦发生,它一定要具备如下四项条件,这个管控机构才能够成立。第一,他必须解除平民的武装,而且只武装上层管理人集团,这叫暴力垄断作用与人身。第二,它必须在财富上巧取豪夺,比如用税收方式,把资金及资源垄断,只有这样他才能具有管控能力和组织系统的物质基础。第三,如果它具有了这样的威权,他才能够对社会纠纷发生调节和管控能力,这叫权力垄断。这就是政治这个东西的来源。第四,任何统治阶级,他一定要把哪怕是发生在民间底层的文化,都曲解为有利于政府统治的主流意识形态,也就是人类的任何文化,它的显性和主流文化一定被统治阶级所扭曲所利用,这叫思想垄断。

大家听听,一个强权管理机构一旦出现,他做了四件事,其中三件事都是恶劣之事,可他没有这个能力,他不是这个操作,社会管控系统就无法建成。这就是西方把政府视为盗贼体系的原因。它在政府形成以后反观,他就得出这样的结论。而中国人在政府形成以前就开始追索圣人管理体系的来源,因此形成背反原理。

我前面讲,我们今天已经被西方文化同化,可我们为什么历来同化别人?是因为在西方鸦片战争侵入中国以前,中华文明只面对过游牧业文明,由于游牧业文明,它的人口数量极低——我讲过一亩地,种粮食产生的人体可利用能量,是让土地上长草,然后你去狩猎动物能量的260倍,这就使得游牧业文明它的人口一定是非常稀疏的,也就是它的社会结构一定是非常简单的。

因为社会结构是人口密度的自然产物,那么游牧文明一旦侵入中华,他要面对一个更复杂的社会结构,它只剩一个办法,被农业文明高密度人口所促成的自然社会结构同化,这就是我们历来同化别人的原因。因为我们同化的别人都只不过是游牧文明者而已。可是由于工商业文明是农业限局域获得文明的扩张,因此工商业文明一旦来临,我们立即失去同化他人的能力,而反被别人所同化。其原因就跟社会结构所形成的生存结构的逼迫条件有关。这是大家理解文化同化这个概念的关键。


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发表第一个评论!

打开喜马拉雅,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