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刊词:走一次纯粹的思想探索之旅
 373.29万

发刊词:走一次纯粹的思想探索之旅

倍速播放下载收听

00:00
13:47

我们这次讲课是最后一次讲课了。我一上来,我想说的首先是:这是一个纯粹的文化课和思想课,所以大家千万不要追求实用。一个哲学家活着的时候一定是很寂寞的,所以你们追随我也一定是很枉然的。等我死了以后,可能我的学说会被人们接受,但那个时候你们也已经沾不上任何光了。所以大家上我的课是很徒劳的一件事情,而且还特别辛苦。


我们这个课程呢我们走的会稍微偏深一点。所谓稍微偏深一点的含义就是嗯不管是讲国学,还是讲西方文化,讲西方哲学,以及在最后讲我的哲学系统,这些东西都是我不在一般浮面上讲,我尽可能给大家挖深一点,所以这个课呢听起来是比较吃力的,或者说趣味性是很差的。我就希望大家是不抱着功利目的,这样你才能把这个课听出滋味来。


量子力学的开山人物之一,薛定谔曾经专门讲一段话,他在一个演讲里讲科学和人文主义,他说一般人认为科学是有效用的。他说人们尊重科学,追求科学,就是科学能够带来巨大的生产力,能使人们的生活变得更舒适,力量变得更强大等等。他说这是对科学最大的污蔑。真正的科学,它是一种人文精神的表达,是人类精神的升华。他跟考古学语言学美学这些看起来没有任何用处的学问完全等同,它是人类精神的张扬,而不是实用的东西。


我觉得它这个话说得非常好。就是我们一般如果把哲学只看作是一个实用的东西,你确实是把哲学或如果你把科学视为是一个实用的东西,你确实是把科学贬低了,或者说你根本没有理解科学作为一种文化现象,究竟是怎么回事?大家想科学尚且如此,何况我们讲的这些东西跟科学还不直接相关,完全是在讲人类文明史,讲人类文明史的渊源,什么东西驱动着它?它朝哪个趋势上发展?它最终的走向是什么?它对我们造成的人格塑造力量在哪里?我们是讨论这些问题,它当然跟实用没有任何关系。但是我想说学习这个东西,你越是不追求实用性,你才越能做自己精神基层的这个打底的工作。如果你追求实用,你就一定会一直把自己漂浮在最浅层。所以我建议大家即使我讲的某些东西有实用性,或者在你的联想中有实用性。我当然不反对各位去把它在实用性上做联想,但是我都建议你把主要精力沉淀在非实用的精神奠基层面上来理解这个课程。这是上这个课你真正会有所收益的关键所在。


我希望大家循序渐进,就是按照这个课程的安排,最好中间不要有断层。因为我们这个课是有一个逻辑关系的,比如我们第一节课讲东西方文化溯源,实际上是讲人类文明的起源是被什么力量驱动的,它是所有后面课程的一个基础。然后呢我们讲老子,他是东方思想的最高端。我们下一次讲课就讲西方哲学基础综述,也就是把西方哲学的思想高端拿出来,这样我们就会有一个明确的东西方高端思想的对照这种感觉。然后我们会慢慢地在铺垫,像孔子、法家、佛教、易经。然后我们会除了国学以外,我们会专门讲讲一节课——人体哲理。就是后会我们还会讲到中国文化的衰落,它实际上是预示着西方文化行将衰落。我们最后会讲物演通论,我在这里得做说明,即使我讲这个课尽可能挖深一点,大家一定要明白,我的讲课是非常拂面的东西。这话什么意思呢?我写书的时候,比如写《物演通论》这本哲学书的时候,我是绝不照顾读者的。我只追求思想严谨表达,但是我讲课这样是绝对做不到的。我讲课我一定得迁就听众,因为如果听众全都在下面打瞌睡,这个课我是讲不下去的。因此呢我讲课我就要力求有一定的深刻性、连贯性、逻辑性,还要让大家能听出兴味来。但是如果我要照顾听众,那么我就必须把一些相当身在的东西拉在直观层面上来做表层解读,它会带来一个很大的问题,就是使一个深在的思想肤浅化和庸俗化。因此我一再强调一点,就是大家为什么读我的书,绝对不会见到我讲课的内容,是因为讲课的内容是把人类共有的知识,而不是我独创的知识,然后用我的思想把它贯通起来讲解给大家。我写书是只写我自己的见地,凡不是我自己的见地,我绝不会落笔。因此写书是独到之见的落实,讲课是人类文化的总结。而且讲课要迁就读者,就不免在肤浅的直观的层面上运行。因此大家要想深刻的理解一些东西,我还是强调要读书,而且这个课,由于即使我尽量在直观层面上讲,也会有相当难度。所以我希望大家是先稍微读一点书,比如我们讲老子,我希望你最好把《道德经》读一下,比如我们下一次讲西方哲学基础综述那个课是非常精深的,即使我只讲最浅藏的部分叫基础综述,它也是非常烧脑的。那么大家如果能稍微翻一点西方哲学史的书读一读,做一点预习,可能你听这个课会别有一番滋味。


再则呢就是我们这个课程,连续总共下来大约是80个学时。大家知道在大学里选修课一门选修课通常只给40个学时,就是每周两个学时,一个学期一门选修课结束。那么我们这是80个学时,相当于一个很重分量的选修课,也就是相当于一门系统课程。因此呢大家听课的时候,我的建议是大家不要把重点放在听知识上,尽管我的讲课内容可能会有知识量偏大的这么一个特点,但是我希望大家听课不把重点放在听知识上,而在听思想上就是听我们人类在它的整个文明史上是怎样运行?他的思想模型和思想序列的。我在过去的讲课中,我不断强调一句话,我说人类文明是铺垫在思想家的思想通道之上的,而不是铺垫在客观世界之中的。所有动物都生活在客观世界之中,他们为什么不创造文明呢?所以人类的一切力量来自于思想,而能有思想创造能力的人却是非常之少的。因此听我们讲,我这课主要就是讲人类史上东西方最著名思想家的思想展开过程。听这个课程是什么?听人类文明的基本驱动力,在人类思想层面上是怎样运行的?把这个韵味听出来才是最关键的内涵。


我们小学中学大学所有上学都是带功利目的的,都是为了应付考试,为了升学等等,或者为了学一门专业,将来好找职业。也就是我们在受教育期间,很少有过纯粹的无功利的,不带任何目的的思想训练和探求。我们很少有过这样的教育经历。这一次课呢我就希望大家跟着我走一次思想训练,走一次思想探索,走一次纯思想的享受,不带任何功利目的,你只有这样你才能理解,而这个东西才是最有强大力量的。它居然塑造了整个人类的生存模型。所以呢大家用这样的方式走一次课程,一定是别有一番风味的。大家随着我的思想序列,随着此前建构人类整个文明基础的思想家的思想序列,展开自己的思维训练和精神重塑。如果你能达成这个结果,你收获极大。所以大家一定要明白听这个课的特点。


最后呢,就是这个课相对来说还是比较沉闷的,因为思想绝不华彩,它绝不哗众取宠,它也绝不有意识让自己闪光。我们用尽可能平朴的方式,真实地反映思想的运行方式,我们追求的是逻辑严谨,思绪深刻,我们追求这些东西,所以我们的课程确实不会有华美感,也不会有你听起来特别舒服的感觉。这个课最终的结果可能是让你非常不舒服的。因为它会告诉你,人类未来的命运可能是一个非常麻烦的格局。人类未来文明的趋势可能是一个前途非常有限,而且前途非常黑暗的一个摸索进程。因此这个课不会给大家带来太多的愉悦感。我希望大家带着沉思的反省的这种一种态度,带着追求真实的那种感觉,而不是励志的,得到鼓舞的得到煽情的这些成分都没有,我们可能甚至陷入一种悲观的沉思之中。


我希望大家理解,这就是为什么当年亚里士多德讲一句话,他说人类最伟大的艺术一定是悲剧艺术。那么悲剧为什么是艺术的最高表现形式?是因为它在最深刻处反映着人类本身的命运,也就是人类本身的命运还有巨大的悲剧性,这就是悲剧艺术的力量所在。那么当一个思想不是张扬的,不是兴奋的,不是煽情的,而是很悲凉很深沉的一脉思索。他可能不符合我们一般生活中的那个向往,但他却可能表达着某种深层的、你必须理解的一个要素,因为它可能影响着你的命运,乃至你的同类的命运。

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发表第一个评论!

打开喜马拉雅,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