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4.【六节藏象论】一年五季的太过与不及
 2.34万

试听180044.【六节藏象论】一年五季的太过与不及

倍速播放下载收听

00:00
18:01


购买所属专辑,收听更多内容



大家好!“春有百花秋有月,夏有凉风冬有雪。若无闲事挂心头,便是人间好时节。”这首宋朝慧开禅师的诗,是大家所熟悉的。一年四季虽然每个季节都有每个季节的气候变化,但每个季节都有每个季节的美。如果能没有闲事、烦恼、是非挂在心头,每一天、每一季都是人生最好最美的时节。


天和人是相应的、相合的,这种相应相合又都是按照阴阳五行的规律进行的,《黄帝内经》找到了这种规律,那就是“五运六气”。《黄帝内经》将一年分为五季,又分为六季,五季对应五运,六季对应六气。里我先说说五运,六气以后再说。


五运对应五季。哪个五季?那就是春、夏、长夏、秋、冬。长夏是指什么时候?我在前面已经说过了,长夏有两个意思,其中一个意思是指阴历的六月,大约相当于阳历的7月。五季对应五行就是木、火、土、金、水,对应的五气就是温、热、湿、燥、寒。什么是五运?五运,就是这五种气的运行。五种气的运行变化影响到人体的新陈代谢、生理功能、疾病状况的运行变化。


五运学说是《黄帝内经》的一大发现,黄帝和岐伯发现不同的年份天气变化是不同的、气候是不同的,天气、气候的变化是有规律的,这个规律可以从记载这个年份的天干地支上表现出来。具体的说就是从天干上可以确定五运,从地支上可以确定六气。因为不同年份的天气、气候不同,所以对人体的影响也不同。如果气候太过或者不及都会使人生病。所以黄帝就问了:


“帝曰:五运之始,如环无端,其太过不及何如?

岐伯曰:五气更立,各有所胜,盛虚之变,此其常也。

帝曰:平气何如?

岐伯曰:无过者也。

帝曰:太过不及奈何?

岐伯曰:在经有也。

帝曰:何谓所胜?

岐伯曰:春胜长夏,长夏胜冬,冬胜夏,夏胜秋,秋胜春,所谓得五行时之胜,各以气命其脏。”


黄帝问:“五运循环,周而复始,好像一个圆环没有终端,那么五运之气的太过与不及分别是怎么样的呢?

岐伯回答:“五运之气更迭交替主宰时令,各自有它所胜的季节,胜就是克制,因为一个季节旺盛了就会加倍克制另一个季节,因此会出现太过和不及的盛衰的变化,这是它们的常态。”

黄帝问:“平气是怎样的呢?

岐伯答:“就是没有太过和不及的情况。”

黄帝问:“太过和不及是什么样呢?

岐伯答:“这些内容在经书中都有记载。”

黄帝问:“什么叫做所胜?

岐伯答:“春胜长夏即木克土,冬胜夏即水克火,夏胜秋即火克金,秋胜春即金克木,这就是时令的五行相胜情况,也根据四时各自主气来命名相对应的五脏。”


岐伯阐述五行之间的相生相克的关系,以及主气太过和不及对人健康的影响。这段按季节来描述自然之气的变化,不同季节的相应之气是如何相生相克,这一段有重要临床意义,使医生可以预料病人发病与痊愈情况,并及配合时令节气作出更有效的治疗方案。


那么究竟什么是太过?什么是不及呢?怎么知道它们之间的相胜——相克的情况呢黄帝替我们问了这个问题:


“帝曰:何以知其胜?

岐伯曰:求其至也,皆归始春,未至而至,此谓太过,则薄所不胜,而乘所胜也,命曰气淫。至而不至,此谓不及,则所胜妄行,而所生受病,所不胜薄之也,命曰气迫。所谓求其至者,气至之时也。谨候其时,气可与期,不时反候,五治不分,邪僻内生,工不能禁也。”


岐伯回答:先推求出气候到来的时间,一般是从立春开始推算,如果时令未到而气候提前到来,称之为太过。比如春天还没有到的时候,气候就温暖了,这就是木气太过了。这样就会侵侮自己所不胜之气,这叫“薄所不胜”,“薄”就是欺侮、欺负的意思;比如木气太过,反而欺侮金气,本来是金克木,现在反过来木克金了;“所不胜”就是“所不能克制”的,什么东西是我所不能克制的,肯定是克制我的东西,比如木的“所不胜”是什么?肯定是金,因为金克木,木不能克金。但现在木反过来克金了,表明木的力量太强了。


好比当官的是管理、克制老百姓的,由于当官的没做好,老百姓就要起来造反,老百姓太强了,所以当官的就被克制住了。由于自己太强大,还可以加倍克制自己所胜之气,这叫“乘所胜也”,“乘”也是欺负的意思,“所胜”就是所克,比如木气太旺了,木克土,就会加倍地克制土气。反克和加倍克制这种情况被称为“气淫”,就是气太过。


本来五行的相生相克是正常现象,既有生助的,也有克制的,从正反两个方面共同维持了事物的平衡。但这里却提出了五行相克的两种反常情况,一种叫“相乘”,一种叫“相侮”,“相乘”是乘虚侵袭的意思,也就是加倍地相克,超过正常的制约程度;“相侮”是恃强凌弱、就是反克的意思,反过来对克我一方进行反克、反抑制。


如果时令已到而气候还未到,称之为不及,比如春天已经到了,可是温暖之气还没有到,还是寒冷,这叫不及。这样就“所胜妄行”,所克之气就克制不住就会妄行,“而所生受病”,所生之气就无法滋养就会生病,“所不胜薄之”,所不胜之气也就是克我的气就会加倍地侵犯我、克制我,这种情况被称为“气迫(逼迫)”。


比如,木气不及,木所克的土气就会妄行,春天里温暖之气迟迟到来,那么长夏六月的湿气就会加重妄行;木所生的火气就会生病,也就是夏天热气就不足,心脏就容易生病;克制木的金气就会加倍的克制,秋燥之气就会加倍克制春天的温暖之气。


岐伯进一步说:要推求正常气候到来时间,要知道太过与不及,就需要用正常的气候作为标准来衡量季节气候到来的早晚。要谨慎观察时令气候的变化,预测气候到来的时间,假如实际气候与时令正常气候相反,不能分辨出五运之气,就会邪病内扰,医生也无法控制病情。


“帝曰:有不袭乎?

岐伯曰:苍天之气,不得无常也。气之不袭,是谓非常,非常则变矣。

帝曰:非常而变奈何?

岐伯曰:变至则病,所胜则微,所不胜则甚,因而重感于邪,则死矣。故非其时则微,当其时则甚也。”


黄帝问:“五运之气有不按次序更替的情况吗?

岐伯答:“自然界的气候,应该按照常规。如果五运之气不按次序更替,就叫做反常,反常就会使人体产生病变。”

黄帝问:“气候反常会造成怎样的病变呢?”

岐伯答:“如果反常气候是这个时令气候所胜之气——所能克制的气,那么病情就轻微,比如春天出现湿气太盛了,春木能够克湿土,那么病情轻微,可以很快治疗;但如果反常气候是这个时令气候所不胜之气——所不能克制的气,那么病情就严重,如春天出现燥气,燥金克春木,那病情就严重了,如果再感受其他邪气,就会死亡。”


今天这一讲就到这里,感谢你的收听,我们下一讲再见!


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发表第一个评论!

打开喜马拉雅,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