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怀瑾 | 解读《般若波罗蜜多心经》(九)
 21.95万

南怀瑾 | 解读《般若波罗蜜多心经》(九)

倍速播放下载收听

00:00
10:59


【以无所得故,菩提萨缍。】


悟一切心空名为菩提,了一切fa空名为萨缍,心法一如,并无能得所得,以无所得故即是菩提萨缍。


【依般若波罗蜜多故,心无挂碍,无挂碍故,无有恐怖,远离颠倒梦想。】


何谓挂碍?例如眼〔珠〕与眼〔白〕相合是为无挂碍,眼与沙不能相合,是为挂碍,又如皮与肉相合是为无挂碍,肉中有刺则有挂碍,”挂碍者,与般若心不相同故,般若心是空,一切fa是有,若一切fa不空,有与空不能合便有挂碍,若一切fa空,fa空与般若心空相合便无挂碍,所以一切fa空即般若,般若即一切fa空,般若与一切fa空打成一片,即一切fa空不碍般若,般若不碍一切法空,犹如大悲咒放在心内——空,所以不会碍楞严咒,楞严咒在心内也是空,此空彼空,空与空台,无有挂碍,假如有一法不空,便有挂碍。


六祖菩萨在世时,有一僧名法达,来顶礼六祖,但是头不到地,六祖说他心中必有一物,法达说:“我诵法华经已有三千部。”自谓读法华经三千部,何必叩头到地,这三千部法华经未空,放在心内,便成为他的挂碍。


世间fa不空,与般若合不来便有挂碍,出世间fa不空,与般若合不来亦有挂碍,若世间fa空,出世间fa亦空,与般若空相合便无挂碍,无挂碍则无有恐怖,恐怖即忧虑之意,如眼内有沙,若不除去便会盲,盲便是恐怖,眼内无沙便不会恐其盲,又如肉中有刺,若不除去,则有溃烂成疮的恐怖,凡夫有生死的恐怖,二乘人有沈空滞寂的恐怖。要是有一fa放在心内不能空,此一fa便牵你入生死。


过去有一位金碧峰入空定,无常鬼找他不到,无常鬼便请土地公帮忙,土地公云:“金碧峰甚么东西也可以空,惟有一水晶钵他最爱,你们俩一变作老鼠,把玩他的水晶钵,一拿锁链,预备他出定时锁他。”金碧峰入定时身体空掉,但在定中听到老鼠把弄水晶钵的声音,立即出走,大骂“谁人碰我的水晶钵”,另一无常鬼立即锁他,金碧峰知道水晶钵的挂碍令他被无常鬼找到,于是求情许他延期七日,无常鬼走后,金碧峰便把水晶钵打烂,然后入定,临入定前,在墙上写下四句偈:欲来找我金碧峰,犹如铁链锁虚空,虚空若然锁不得,莫来找我金碧峰。


世间fa不空,与般若有挂碍,等于眼中有沙,认生死轮回为实有,出世间fa不空,与般若亦有挂碍,等于肉中有刺,认化城为宝所,故有凡夫生死,二乘涅盘的颠倒梦想。


凡夫生死有四颠倒:


1.身不净,计为净,

2.受是苦,计为乐,

3.心无常,计为常,

4.fa无我,计为我。


此是凡夫的颠倒相。


二乘人的涅盘亦有四倒:


1.看不净,不见fa身净,

2.看苦,不见寂灭乐,

3.看无我,不见自在我,

4.看无常,不见佛性常。


是为二乘人的颠倒梦想。


所以般若照见五蕴皆空,何只离一切苦厄,离一切苦厄然后才见到诸fa空相。五蕴空,色空,空亦空,一切fa空,便是诸fa的空相,亦是五蕴的空相,所以先讲度尽一切苦厄,后说诸fa空相,若五蕴未空,即一切fa不空,不但一切苦厄不能度尽,而且会生出恐怖及颠倒梦想,即凡夫认生死为真实,二乘人认涅盘为实有,悟道的人“生死涅盘等空花”,生死空,涅盘亦空。


以无所得故,菩萨证般若波罗蜜多,若有所得,便不能证般若波罗蜜多,证到般若波罗蜜多,见一切fa即心,心即一切fa,所以心与一切fa无挂碍,无挂碍便无有世出世间fa的恐怖,既无世间凡夫生死的四倒,亦无出世间二乘涅盘的四倒,是为远离颠倒梦想,究竟证大般涅盘。


【究竟涅盘。】


心不可得,fa不可得,心与fa一如,俱无所得。是为究竟涅盘,又名大般涅盘,大涅盘是常寂光净土,常寂光净土是我们的老家,常是fa身德,寂是解脱德,光是般若德,三德秘藏,是诸佛行处,菩萨依般若修行,心无挂碍,无有恐怖,远离颠倒梦想,究竟得大涅盘。




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发表第一个评论!

打开喜马拉雅,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