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想听啥都有
【发刊词】重读鲁迅,也是在重读我们自己。
 11.59万

【发刊词】重读鲁迅,也是在重读我们自己。

倍速播放下载收听

00:00
09:55
打开APP,完整收听

为什么要重读鲁迅? 

我想系统地重读鲁迅已经很久了。


细读张爱玲以后,不少人劝我用同样的方法读鲁迅,既有不认识的网友听众,也包括行内专家,比如皇冠的老总麦成辉先生,作家王安忆等等。


作为一个现代文学研究者,我想重读鲁迅的理由很明显,就像研究英国文学,要读莎士比亚,读俄罗斯文学要看托尔斯泰一样。


除了现代文学研究的目的以外,我的重读鲁迅,还有一些更加个人、或者说属于普通人的理由。

在我少年读书的时候,只有两个人的书可以系统地阅读,一个是毛泽东选集,一个是鲁迅全集。那正是我长身体学知识三观初步形成的时候,相信不仅是我,生活在20世纪后50年的很多中国人都会受到这两套书的影响,有的可能受到影响还不知道。

前者先不谈,后者鲁迅说实话,他不仅是我的研究对象,还是我的启蒙老师,是我青少年时期最重要的一位老师。虽然他不认识我。


“素读”鲁迅 


有一年我跟阿城在北大客座,阿城提出了一个读书方法,叫“素读”。这是我本次重读鲁迅的方式。

朴素地阅读,就是读书的时候脑子里一张白纸,没有杂念,先不要批判,全盘接受,如果是经典,这样素读以后终身受用。其实我读鲁迅的时候不算素读,当时已经下乡在种田,见过各种风云,生在社会底层,切身体会鲁迅所谓“一要生存,二要温饱,三要发展”的秩序。我当时已经不是一张白纸,正因为如此,当年初读鲁迅,我发现他在五个大问题上敲打了我年轻的世界观——古今、中外、上下、男女,以及个人与世界。

后来务农、做公、读书、出国,每个人生阶段,我都会再读,或者回想起鲁迅的话。当然我的想法难免会有变化,多了一些疑惑甚至批判。

 所以今天再重读鲁迅,我其实也是在回顾检讨自己过去若干年来的心路历程。

我突然想到,那些和我命运相同,有类似或不同经历的朋友们,大家也都曾经读过鲁迅,今天重读,是否也都在回顾过去那一部分生命呢。


其实任何年纪的人,只要识字,且对中国的人和事有兴趣就可读鲁迅。而且不同年龄会读到不同的鲁迅,旁人无法替代。

鲁迅虽然去世了,可是他其实一直生活在我们中间。


我们怎样重读鲁迅? 


我们在重读鲁迅的过程当中,会引用很多鲁迅研究的成果,从瞿秋白到毛泽东;从李长之到李平心;从陈涌到王富仁。大家不要听到这些人名就感到很闷,我会一一向你们仔细解释;如果他们的观点真的十分重要,我一定把它讲得很清楚。

另一方面呢,同行学者们也不要怪我,节目里,我会把复杂的内容简单化,方便大家收听;待到出书的时候,再“把简单的内容复杂化”,到时我会把很多学术话语照样补回。


已经有这么多研究成果在,那我们应该怎么重读鲁迅?

可以选择的方法有三种:

第一,以作家生平为线索,像传记一样,一步一步研究他的思想变化过程;

第二,是以研究课题为中心,就像写一本专着,讨论各种各样的问题:鲁迅的世界观,鲁迅与进化论,鲁迅与尼采、鲁迅等等;

第三,直接、系统地读作品,跟作家生平跟有关的理论课题都放在阅读作品的过程当中。

显然我会用第三个方法,而且老老实实依照这个权威的人民文学出版社的《鲁迅全集》的排序来“素读”。


在重读的过程当中,他人的研究,我们要参考;一些坊间对鲁迅的或明或暗地批评,我们也不会回避:比如批评他对京剧武术中医的偏见,说他亲日等等;

更有一些有关鲁迅的悬念疑团:比如他跟朱安的无性婚姻,他跟周作人失和,是否跟羽太信子有关?还比如他为什么要和林语堂、顾颉刚等人吵架;还有他跟许广平的曲折爱情,或者为什么特别欣赏萧红等等,我们也都会尽可能地在作品内外探讨。


在我每周三集的重读过程当中,非常希望各位朋友给我提供新的资料,新的疑问和新的见解,希望你们参与到我们的重读的过程当中。


北大教授陈平原说过,病证是鲁迅看得准,药方,是胡适开的好!此言,我深以为然,更重要的是重读鲁迅,也是在重读我们自己。


重要的话说两遍。要理解女人和男人可以读张爱玲;要理解中国人,你一定要读鲁迅。


我们下期再见。 


预习通知 

下期主讲文章《我之节烈观》,出自《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