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集:偷窥
 5.41万

第2集:偷窥

倍速播放下载收听

00:00
09:18

喜欢本书,记得点关注加订阅哦

我的更新速度来自你的关注度


2 偷窥

 

傅慎行只躺了两个月就出了院。

 

他在一个明媚的午后看到了何妍,她刚从医院检查出来,穿着一件宽松的白色长裙,圆润的肚子在瘦削的身子上显得有些违和,但因为脸上那恬然的微笑,她看起来还是和过去一般动人。

 

她的身旁,也依旧跟着她的此生挚爱。

 

傅慎行从厚重的车窗里费力地看着她的身影,看着她与梁远泽依偎,看着梁远泽趴在她肚子上听她的胎动,看着她亲吻他的脸庞。

 

傅慎行不禁按住了自己的胸口,忍着疼痛努力地回想。

 

可他想不出来任何与这相似的画面——和他在一起的这几年,何妍从未真心实意过,所以她的笑,她的媚,她的娇,都像蒙着一层纱,让他看不真切而又心生恍然。

 

他又一次想起了自己像个黑夜里的老鼠一样悄然窥探她生活点滴的过往,那时镜头里和梁远泽同处一室的她也是像现在一般,澄澈又漂亮。

 

她是因为我死了才这么开心的吗?傅慎行在心里问道。

 

明知道答案,仍心有不甘。好像从一开始他就成了上帝的弃儿,什么都要比别人晚了一步,别人在享受着父母的爱时他在求着生存,别人在求着生存时他在地底里爬行,别人在追求爱情时他刚刚成了个人,别人的爱已经开花了,他的爱却未到先停下。

 

他记得自己曾问过何妍,如果是自己先遇到她,那么一切是否会变得不同。他也清楚记得何妍的回答,他们之间从始至终,没有如果,也不会有未来。

 

只是他不明白,何妍既已恨他至此,又为什么要留下他的孩子?傅慎行没有一刻忘记过他赴死之际求何妍将孩子留下时何妍说过的那些话,她说宁愿死,也不会生下他的杂种。

 

他知道不能给自己留下念想,但忍不住以己度人——如果他愿意有人生下他的孩子,那一定是因为他喜欢她。那么何妍呢?这个从来只以他的死亡为目标而活着的女人,是否也软了一下心,留给了他一点余念。

 

傅慎行不敢深想,在何妍身上,所有他以为的甜蜜,都真的只是他的自以为。

 

在这隔着一条马路的距离里,他清晰看到,梁远泽搀扶着何妍的那只右手,有意在避开什么似的遮挡在衣角之下。

 

他想起了那根自己叫人剁下的手指,也想起了那个暴雨夜里何妍一个人在人行车流中倔强地在马路上摸索,只找到一地不见原状的指节残渣。

 

傅慎行短暂失神:自己是为了什么?

 

让她这么艰难、卑微地留在自己身边,用这种伤人伤己的方式把所有人拉到万劫不复的深渊,究竟是为了什么?到头来他什么都没有得到,他最信任最不防备的小五从接近他开始就只是为了扳倒他,他费尽心思拉拢却始终不很信任的阿江在最后关头反倒为他而死,而他一生爱的唯一一个女人,毫不动容地直面他的走投无路乃至身亡。

 

有些事当时觉得痛快,便痛快地做了,事后想起来除了漫无边际的怅然,好像也没留下什么。他一点不记得当时剁下梁远泽手指时的解恨,不记得让那些人折磨何妍时的畅快,他只觉得痛苦,以及他过去从不肯承认的悔恨。

 

也许所有人都走出来了,他也永远无法忘怀。

 

他这么用力地和全世界为敌,直到他死了一次才知道,原来他连这个世界的敌人都算不上。所有他认识的人最大的心愿,只是想要看他消失。

 

再无其他。

 

车边的人行道上走过了一家人,看起来只有两三岁的小孩骑在他爸爸的肩膀上,男人稳稳地将他接住,侧过头和女人聊着什么,三人突然一齐爆发出清脆的笑声。

 

明明那声音就在他的耳边,但他只觉得遥远。

 

他也本该被叫一声爸爸,本该拥有自己的妻儿,可是和他写在一本结婚证上的那人,却叫着别的人丈夫,让他的孩子叫着别人父亲。

 

傅慎行突然觉得有些没意思。算了算还有不到一个月何妍的预产期就要到了,他甚至不能光明正大地迎接自己的孩子降生。他没办法再逼她,无论是因为这个将作为他们此生唯一羁绊的小孩,还是因为他在出事前的那封信上给何妍许下的承诺。

 

半晌,傅慎行收回视线,轰然踩下了油门。

 

他独自在空无一人的高速上飞驰,那路好长好长,长得他看不见尽头,亦没有可以停靠的地方,就像他这一生从无仰仗,只能闭眼向前。

 

他拨通电话,淡淡对那头的人道:“不要再派人跟着何妍。”

 

电话那头沉默了一会儿,说了声好。

 

“何妍。”傅慎行用食指指腹掐灭手中刚刚点上的香烟,轻轻说:“离我远一点,别再出现了。”

 

“我把一切都还给你。”

 

只要你还要。

 

他开始了在青云市的忙碌,又经历了一次当初刚刚接手傅氏集团时的生活,白天里衣冠楚楚,黑夜里爬行荆棘。纵然距离他上一次做这些已是半年,但那些东西早刻进了他的骨子里,即使他再厌恶,做起来都还是得心应手。

 

半个月后,青云市政治家大富豪们无人不知的两个最大地下赌场,已全然在傅慎行的掌握之中。

 

他在凌晨一点的寂静中独自回家,途中接到了手下人老三打来的电话。这人是他过来后才带起来的,刚从鬼门关里走出,对他很是尊敬,做事也知分寸。

 

傅慎行总是在他身上看到小五的影子。

 

他查过小五的资料,当初那个总是笑嘻嘻叫着他行哥,耍赖地跟他说“行哥,我太笨了,以后还是跟着你混吧”的小五,已经凭借着将他斩除,成为了南昭响当当的市局副局长。

 

很难得的,他有些失去了报复的力气,只是觉得有些讽刺,似乎每一个离他而去的人,都迎来了他们的美好生活。

 

傅慎行接起电话,那边的人还是叫的他行哥,但语气并不是过往的戏谑,反倒是少见的严肃和郑重。

 

傅慎行坐直了身子,拿着手机的指尖有些发抖。

 

“行哥,你在听吗?”老三问他。

 

傅慎行的声音都是嘶哑的,“你说。”

 

“我刚查到了一点东西。”老三斟酌着怎么说得完整又简洁,“何小姐身边那个男人最近总是往一家心理咨询机构跑,而且是背着何小姐去的,上个星期只去了两次,但这个星期跑了四次。”

 

傅慎行又慢慢地瘫倒在了座椅上,艰难地呼吸。他只让老三帮忙盯着何妍的情况,因此听到老三前所未有正经的语气时下意识地以为何妍出了事,那种四肢瘫软的感觉让他几次接近窒息。

 

他皱了皱眉,有些无法理解老三这话背后代表的意思,“他去见人?”

 

老三放低了声音,“不是,行哥,他是去看病的。”

 

“给自己看。”

 

傅慎行默了一会儿,问:“有查到什么吗?”

 

老三有些心虚地哆嗦着说:“没有,我们在南昭那边刚刚培养起人,现在还不好太张扬。”

 

“我知道了。”傅慎行挂断电话,停好车开门进屋,将脖子上系得毫无褶皱的领带一把扯下胡乱地丢在地上,坐在沙发上闭眼沉思。

 

梁远泽。他念着这个名字,难道这个何妍口中的光,何妍的所有希望,也开始芥蒂那段过去了吗?

 

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发表第一个评论!

打开喜马拉雅,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