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集:傅慎行苏醒(主播新书《错爱言欢》已上线)
 10.11万

第1集:傅慎行苏醒(主播新书《错爱言欢》已上线)

倍速播放下载收听

00:00
14:07

掌中之物之橘子未熟,作者当代颓废大师,主播:南烛姑娘,本书为掌中之物的续写,原文14万字,尽量延续原著风格,延续傅慎行之后的故事。感谢你的喜欢,欢迎订阅关注,尽快加更,敬请期待。

 

 

如果重新来过,我们换一种方式见面。

我会知节懂礼,谨言慎行。

你告诉我该怎样去爱。

 

 

 

1 傅慎行苏醒

 

傅慎行在一片白茫茫中醒来。

 

他茫然地动了动身体,心口随着这轻微的动作传来一阵剧痛,饶是他这般习惯了枪林弹雨的,也忍不住皱了皱眉,脸色发白。

 

耳边传来均匀的嘀嘀声,傅慎行艰难地侧过头去看着摆在自己床边的一件件医疗器械,缓缓将眼合上,再慢慢睁开。

 

一切都还在。

 

他有些失神地想,还真是祸害遗千年。

 

这么一枪子儿直直对着自己的心脏射下去,居然还没死成。

 

脑海中开始重播倒下之前那一刻何妍蹒跚但坚定的背影,以及那个将她紧紧搀扶、与她并肩同行的男人。他以为死过一次之后自己好歹能放下那么一点,可是不知道是来自于皮肉还是心底的疼痛却让他在刹那间痛不欲生,让他那么无力而清醒地意识到:何妍没法从他的心中离开。

 

他自我折磨般反反复复将那最后的画面回忆,一遍遍提醒着自己何妍对他的不曾留恋——生死面前尚且没有一点动容,或许他真的该彻底放手了。

 

可是他看着外面湛蓝的天,看着那明媚的日光,还是止不住地想:何妍在哪儿?

 

她是否记起过他们不太痛快的那些点滴,是否在以为他死去时为我留下一滴眼泪,是否也站在阳光之下,却感觉不到一点快乐?

 

他知道所有的答案,可在何妍这里,他什么都没有学会,唯独学会了自欺欺人。他想着那个未能谋面的孩子,如果他还在的话,现在该是多大?

 

他想推测,可他甚至不知道自己沉睡了多久,现在今夕何夕,而他又身处何地。

 

病房的门突然被推开,一个坐在轮椅上的垂暮老人被推了进来。傅慎行平静地转过头来,扯出一抹笑容,“祖父,好久不见,怎么腿都坏了。”

 

坐在轮椅上的那人正是被他亲手赶走的傅老爷子。

 

“傅慎行,我早说过让你离她远一点。”傅老爷子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反而说道。

 

傅慎行不以为然地看看自己胸膛上缠绕的厚重纱布,他能想象出这纱布之下是怎样可怕的血肉横飞。可他的表情依旧这么淡然,好像那个在鬼门关走过一趟,现在还吊着半条命的人,并不是他。

 

他们就这么僵持着,很久之后,傅慎行哂笑了下,说:“刀是我递给她的,我心甘情愿。”

 

心甘情愿,所以愿赌服输。

 

“傅慎行,你怎么还这么冥顽不化!”

 

“那您又是何必将我救活?”傅慎行不屑地扯着嘴角。

 

人人都是为了自己而活,又何必争个高下。他为女人,傅老爷子为利益,他们本来都是一样不择手段不会死心的人,谁又比谁高贵。

 

“我真该让你死在她面前算了!”傅老爷子大口大口地喘着气,在傅慎行一如既往的冷淡中慢慢平静下来,“你的伤起码还要再躺三个月,这段时间我请了专人给你处理傅氏的事,等你好了直接回去接手。”

 

傅慎行一直没有回应,依旧出着神。

 

“现在是几月了?”

 

傅老爷子说:“三月。”

 

“三月……”傅慎行喃喃,“都过去四个月了。”

 

傅老爷子没说话,枪是傅慎行自己按下的,这人存了必死的决心,几乎就要正正打在心脏上,如果不是他一直暗中观察,如果不是那个在傅慎行最后时刻陪伴着他的手下在他开枪时悄悄将他一推,那么现在的一切,都不会存在。

 

然而即便是这样,也只是一场有惊无险,并不是真的安然无恙。对于所有见证过那个画面的人来说,傅慎行的苏醒,都是一场奇迹。

 

四个月已经很好了,傅老爷子曾想过如果傅慎行真的没办法再醒来,他该怎样将那个摇摇欲坠的傅氏收场。那个跋扈自由惯了的傅随之,他从未起过培养的念头,有些人天生就有自己的归属,傅随之属于这个世界,那么傅慎行就属于这个地狱般的傅氏。

 

他从不会做无用功,正如当年将沈知节从牢中置换,正如他费劲心力将傅慎行再度救活。他要傅慎行活着,傅慎行就不能死。

 

“傅氏在南昭的根已经被全部拔起,东南亚那边的关系链也都断了,基本不可能再扶起来,要想重振傅氏,只能从我的另一处根基……”傅老爷子顿了顿,似乎在思索傅慎行是否可信,“从青云市下手,我在那儿有两个最大的地下赌场,上面连的是一个基本不会有人关注的小公司,所有资料我等会儿会让人整理好了给你,在你修养的这段时间内,你快速熟悉起来。”

 

傅慎行当真不知他还有这样的心思,竟瞒着他多年给自己留下了后手,眼中闪过一丝惊讶,不过还是显得兴致缺缺。该看的他都已经看过,该拥有的权势也都已经拥有过,能不能东山再起,其实他一点不在乎。

 

如果他想,傅氏集团即使是烂在他手里,也没人有能力动他半分。走到如今这步,是他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刻意放手的结果。

 

他从不会说累,但是过往二十多年的生活里,除了何妍难得平静留在他身旁做做样子哄他的日子,他的确没尝过半分安宁。如今彻底摆脱,他并不想再来一次。

 

傅老爷子看出他的心思,声音冷了下来,“傅慎行,我既然可以救活你,也可以轻而易举地杀了你。”

 

“祖父啊”,傅慎行喊着最尊敬的称呼,俊美的脸上却满是戏谑,“你真的以为经历了这些,我还怕死吗?”

 

傅老爷子蓦地噤声。

 

哪怕不去看傅慎行的表情,他也知道他没有骗他,傅慎行不但不怕死,他甚至是想死。

 

傅老爷子眼中精光一闪,又带上了从容的笑,“其他都可以不在乎,但你真的不想再看看她了吗?”

 

傅慎行猛地转头,双眼死死将他瞪住,“你要是敢动她一根头发,我一定杀了你。”

 

“我当然不会动她。”傅老爷子意味深长地看着他,“怎么说现在也得顾忌着我们傅家的骨肉。”

 

“你说什么!”傅慎行骤然从床上翻身坐起,剧烈的疼痛让他在那一瞬间失去了浑身的力气,整个人失去支撑狼狈地跌倒在地,他使出浑身解数,手撑着病床的床沿,极慢极慢地从地上一点点爬起来,直到高大的身子完全站直,他才终于觉得自己像了个人一般,用沉重的双腿,一步步拖着走到傅老爷子面前。

 

“你说什么,再说一遍。”他的声音仿佛隔着千万米的距离传来,伴随着呼啸的狂风。

 

“我说,何妍那女人的肚子里还有你的骨肉。”傅老爷子抬头与他对视,就是眼角耷拉的皱纹中也写着胸有成竹。

 

他早对傅慎行说过,走在他们这条细如蚕丝的道路上的人,断然不能有一个弱点。从前他的弱点是整个傅氏,所以他会任由傅慎行踩在他的头上,自己跑到这万里之外的美国待着,像只狗一样匍匐在看不见的地底,窥视着国内的一举一动。

 

可傅氏还是倒在了傅慎行的手上,就因为他那毫无用处的爱。他觉得可笑,却也感到有趣,从今往后,那个匍匐的人就变成了他傅慎行。因为他让自己有了弱点,只要这个女人在一天,他就必须拼了命的强大,以求在自己手下护得那人周全。

 

“祖父不怕吗,傅氏已经倒了,你却还要把你的余根交给我?你那宝贝孙子傅随之要是知道,估计得气得不轻。”傅慎行冷声说。

 

傅老爷子的手无意识地按着自己那已经没了知觉的左腿,“傅氏确实倒于你手,但它当初也成于你手,沈知节,我从来不会看错人。”

 

“你想要什么?”傅慎行问他。

 

要什么,傅老爷子心中冷笑,到他这个年纪的人还能在乎什么,权势,家族,后人的感恩,他要傅氏重新崛起,要自己流芳百世,当然,也要傅氏的子孙万代。

 

只要面前这个人叫着傅慎行,无论他是真是假,他的孩子都必须算在傅家门下。

 

“我要你把傅氏和那个女人一起带回来。”

 

傅慎行胸口白纱隐隐可见红渍,似是伤口又在隐隐淌血,可他的神情依然平静无波,甚至还因为傅老爷子的话嗤笑一声,“你倒是比我还敢想。”

 

带回何妍?从前他尚且做不到,现在他又可以凭借什么?

 

现在他的心境就像每一次何妍离他而去时那样,他只要一想到她便抓心挠肝夜不能寐,恨不得将她抓回来绑在自己身上片刻不能分开,可是他心底却也隐隐为何妍庆幸过,只要她躲得远一点,再远一点,让他一时一年乃至一辈子找不到,或许他们两个都好过。

 

如果非要说这次临近死亡教给了他什么的话,那便是清醒,他用自己的一条命换来了一个无比清醒的认知:何妍从头到尾,都不曾对他动情。

 

那些短暂温存,缠绵纠缠,乖巧顺从,全部都是何妍的一场戏,演戏的人从始至终都清醒着,看戏的人却不由自主地被勾去了心魂,出不了虚假的伪装。

 

只是那个孩子,他不由开始走神,何妍真的把他的孩子留下了吗?那个叫梁远泽的,她爱了整个青春的男人,竟也真的容得下?

 

他没法用自己的双耳挡住内心深处的声音——他想亲眼看看。

 

哪怕这次再也不能出现在何妍面前,再也不是高高在上的傅氏集团董事长,他也想远远地看一看,他用命换来的孩子,是否仍在他母亲的守护下无恙。

 

而他也明白,即使他有心放手,结果也并不能由他左右。现在一无所有的他,只有站得高了,才有资格在他这位好祖父面前谈一句守护。

 

他再度燃起了求生的希望。

 

于是他问:“我现在应该是举国皆知的恶棍了,怎么回去?”

 

傅老爷子闭眼轻轻笑了笑,他知道傅慎行又一次为了那个女人放弃自己的快活。

 

“在所有人眼里你都已经死了,没人会再动你。但你最好还是别出现在明面上,我会给你找个傀儡,帮你完成外面的事,你只需要做好自己的事就行。”

 

傅慎行想起了当年作为沈知节的他被置换出狱的场景,突感讽刺,“一样的方法再来一次吗?”

 

“只要好用,一样的方法可以用很多次。”

 

傅慎行又慢慢地走回了病床,按动自己头上的按钮,清脆的声音在病房内响起,他听到一群人的脚步声在往这儿赶来,那些人是日日夜夜提心吊胆等着他醒来的医生。

 

“祖父,我就不送你了。”

 

傅老爷子没有吭声,他身后一直沉默的男人替他调转了轮椅,推着他悠然地向外走去。

 

傅慎行在一群医生护士欣喜、惊叹、恐惧的目光中,沉默地看着外面的蓝天,心中暗自说道:“阿妍,等我。”

 

 


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发表第一个评论!

打开喜马拉雅,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