伴你入睡——真正拖垮你的,是沉没成本
 2.87万

伴你入睡——真正拖垮你的,是沉没成本

倍速播放下载收听

00:00
10:12

真正拖垮你的,是沉没成本

我是铁木君 读者读书会 








不懂沉没成本:

你越坚持,就越被坑

假设你跟朋友或对象去吃自助餐,

这家店里

的食材

都很新鲜,味道很好。

你们吃得很饱。

当你们起身准备走的时候,每桌限量一份的黑松露鹅肝,送到了你们的面前。

你会怎么做?

大多数人,会心甘情愿做一个「吃饱了撑着」的人——吃饱了, 也要塞下那一份鹅肝。

即使会撑得难受,甚至因此影响到接下来的逛街、电影等休闲项目,还是会坚持“不浪费”的原则,让不堪重负的胃,再加上一层负担。

因为它们很贵、限量,我们付了自助餐的钱,不想亏本。(扶我起来,我还能吃!)

类似的场景,每天都在我们身边上演。我们可以用一个经济学词汇来解释这一现象——

沉没成本。

沉没成本,指的是那些发生在过去,我们无法去收回或改变的付出。

这些付出,包括但不限于金钱、时间、精力、感情等等。

听起来好像没感觉?

但其实人们总是一而再、再而三地栽在沉没成本上面;

为了过去的付出和错误,跟现在的自己较劲,赌气般地做出不理性的决策。

相处了4年的男朋友,即使不喜欢了,也想先凑合着;

等了半个小时公交,你甚至感觉快要中暑了,但还想再坚持一下,省个打车钱;

进了一个景点,明知道被坑了,但是“来都来了”,那还是转一圈吧……

为什么我们明知吃了亏,还是无法停下脚步,任由已经付出的东西对自己施加新的伤害?

沉没成本考验的,

是我们内心深处的恐惧和自尊

我们都害怕被证明自己是错的。

因为在面对质疑、遭到损失时,我们大脑中的杏仁体都会将其识别成攻击,本能地自我防御。

这让我们习惯于把外界的反馈(尤其是负面反馈)和自我价值绑定。

否定过去的选择,就等于是在否定过去的自己。

为了缓解这种痛苦,我们宁愿继续坚持当初错误的决定。

这是人类一种最原始的本能。

这种本能的恐惧,导致了

「损失厌恶效应」

相比于「获

得」的快乐,我们对「损失」更加敏感。

举个例子:

你跳槽到一家新公司,薪资从6k直接涨到了12k。

你很开心,直到你无意中听到,部门里另一个新同事,老板给了他15k。

我们锚定的标准,从6k,变成了15k。

于是每月多得6k的快乐,马上会被自己每月损失了3k的悲伤所替代。

赌博也是一样的:

很多人先赢后

都是因为一直记得,当初最多的时候,赚到了多少钱。

赚3000的时候,被最高峰赚5000困住;

赚1000的时候,被赚3000困住;

亏2000的时候,又被保本困住……

为了证明自己留在牌桌上是正确的,最后越亏越多。

生活中,因为「损失厌恶」,为了弥补过去的错误,我们会倾向于继续加码,把更多时间耗在希望不大的事情上。

除此之外,我们也常常会给坚持的事情套上

「拥有物光环」。

社会心理学家西奥迪尼在《影响力》中提到过一个现象:

赛马场上的人们下注之前,会在众多马匹之间犹豫不决;

可是一

旦下注

了某一匹马,这匹马在他们心中,获胜的几率便会大大增加。

因为我们都希望自己的选择是正确的。

这种愿望会让我们高估这个选项的未来价值和事件发生的概率。

因为你已经花了钱在它上面,所以你不愿意放弃它。

这两种情况,都是我们自我防御的本能占了上风,最终影响了决策的正确性。

为了证明自己是对的、有价值的,我们宁愿投入更多当下的精力,给过去填坑;

去合理化自己过去的每一个选择。

于是我们的理性思考能力,彻底失去了用武之地。

别被过去绑架:

接受错误,才能避免更大的损失

世上无难事,只要肯放弃——

不能将视线从过去的事情上移开,将会让我们错过接下来无数次止损的机会。

电信诈骗大家都知道吧。

现在我们都清楚他们的套路,可在以前信息流通较慢的时代,被他们欺骗上钩的人可真不少。

骗子们先利用人们不劳而获的心理,许诺大家未来能拿到大钱,让大家交个一百两百的小钱;

然后利用这部分沉没成本,一点一点收线,哄骗对方交更多的钱,达成诈骗的目的。

如果人们一开始意识到不对就抽身退出,而不是盯着已经打了水漂的钱,就不会有后面更大的悲剧了。


当然了,不止骗子会用,手握更多资源的商家,更是用沉没成本设计套路的好手。

凡是有人性弱点的地方,都能产生商机。

最常见的,就是交定金了。

买车、买保险等很多时候,我们总会对产品或服务的某个部分有疑虑,不够满意,只差最后刷卡这一步,迟迟无法下决定。

而商家让我们先交一部分小额的钱,用这部分沉没成本将我们锁定,最终完成大额的交易。

网购、外卖的满减也是一样的。

每次逛淘宝,明明只需要买一瓶30多的洗衣液,最后却非要凑天猫超市199-30的满减。

不凑齐那30块的满减,好像就是亏了;最后买了一大堆不需要的东西,扔在角落里吃灰。

及时放弃,是一种智慧,

能帮助我们避免更大的损失,明晰我们真正想要的东西。

就像山下英子在《断舍离》一书中所说:

“不管东西有多贵,有多稀有,能够按照自己是否需要来判断的人,才够强大。”

忘掉沉没成本,及时断舍离,是我们对抗资本家和消费主义最好的利器。


做未来的主人,

你该考虑的是机会成本

如果说,沉没成本决定了人们如何看待过去,那么机会成本,则决定了人们如何面对未来。

什么是机会成本呢?

这个经济学概念是指:

我现在选了选项A,如果我转而选择其他B、C、D、E······中的某一个,它们所能带给我的最高价值。

简单点说,比如周末你有两个小时可以用来打游戏,也可以用来看电影;打游戏带来的快乐和看电影带来的放松,就互为机会成本。

相比于沉没成本,机会成本才是决定我们未来幸福的那一个,

但却

也是在沉没成本面前被我们忽略的那一个。

柯达就是个活生生的例子:

柯达曾是胶片时代的霸主,但很多人不知道,它才是第一个发明数码相机的公司。

可是它面对数码相机潜力无限的机会成本,却死守过去胶片时代技术和市场占有率的优势,放不下已经投入的人力物力的沉没成本。

最后在数码时代的浪潮下,巨轮倾覆。


所以,我们每一个人做选择时,都要问自己两个问题:

我现在做的事情,对未来能否产生持续积极的影响?

我现在的决策,有没有被过去的付出所左右?想好这两个问题,将会影响我们当下和未来的幸福水平。没有谁,喜欢被人当作一个会轻易放弃的人。但同样的,背负着沉重的过去也会让我们难以承受。因为,为一个错误的选择而苦苦坚持,也是一种失败。恰到好处的放弃,才让我们有机会更快接近拨云见日的那天



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发表第一个评论!

打开喜马拉雅,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