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密关系
 3936

试听180亲密关系

倍速播放下载收听

00:00
34:37


购买所属专辑,收听更多内容

引导过无数人的亲密关系“圣经”,教你识破爱的错觉,认识爱的真谛。



听书笔记 



爱,常常让我们充满期待与喜悦,但是,也时常带给我们失望与沮丧。我们希望与伴侣亲近,又害怕受伤害。亲密关系中一出现问题,很多人总爱从伴侣身上找原因。他们会觉得,他不理解我,他从不知道我想要什么,他不懂我,甚至,他不爱我了。

 

《亲密关系——通往灵魂的桥梁》的作者克里斯托福·孟却把人们的目光引向他们自己。孟认为,很多时候,我们对亲密关系和对伴侣失望,根源并不在于我们的伴侣,而在于我们过去的经历。我们从小就会追求一种归属感,会需要确定自己的重要性。每个人都会想要被父母爱,想要成为父母生活中重要的一分子。如果这些愿望得不到满足,我们就会感到沮丧和痛苦。随着我们长大,这种需求,以及这份沮丧和痛苦,都会深埋在我们的潜意识里。在亲密关系中,它会时不时冒出来,引发我们对伴侣的失望、让我们和他争吵、冷战,甚至导致关系破裂。

 

由此,克里斯托福·孟按照关系进程把人们的亲密关系分成月晕、幻灭、内省和启示四个阶段。让我们从浅入深重新审视亲密关系。

 

一、月晕阶段。

 

月晕就是月亮周围的光圈,作者用它来指代绚丽但不实的光彩。它会使我们迷惑,反而有点儿看不清月亮本身了。在月晕阶段,亲密关系刚刚开始,男女相互吸引,对方在自己的眼中,是自带光芒的,吸引着我们飞蛾扑火般地投向爱情。也正因为这种盲目,让我们看不清爱人真正的模样。

 

在这个阶段,我们小时候对归属感和重要性的追求,会让我们把伴侣想象成理想的情人,对他抱有过高的期待。

 

小时候,我们想被父母爱,被他们重视,而要想被父母爱,成为父母生活中重要的一部分,最好的办法就是证明自己具有特殊的价值,让自己在他们的心中无可替代。

 

长大了,我们就会想找到一个人,他非常希望和我在一起, 在他的眼中,我是如此的特别,以致于他“没有我就活不下去”。即便我错了,即便我有缺点,他也离不开我。就这样,我们带着被爱的需要,把自己的伴侣,想象成了一个可以为了自己抛弃全世界,永远把自己放在第一位的理想情人。

 

但理想的情人其实是不存在的。当我们发现伴侣并不是我们想的那样,幻灭就开始了。

 

二、幻灭阶段。


当你觉得自己爱错了人,感到失望、愤怒、绝望,甚至感觉到背叛的时候,幻灭就开始了。但在这里,幻灭的不是爱情,而是你对爱情的错觉。

 

在幻灭阶段,有四种偏差行为特别值得警惕。

1.引起注意

当我们害怕自己不重要的时候,我们就会通过“引起注意”来解决。如何引起注意呢?很多人会通过耍伎俩,来诱使伴侣主动满足自己,比如装可爱、装亲切,或者装作有耐心、有深度等等。

 

2.权力斗争

多数人会选择用蛮力或恐吓的方式来强迫伴侣改掉他的生活习惯、说话风格或者穿衣方式。双方权力斗争就开始了,大家都希望获得亲密关系的主控权。

除了大吵大闹、互砸东西、拳脚相向,人们还会采取其他权力斗争的方法,比如冷战、避而不见、冷嘲热讽或互给白眼。此时伴侣双方把对方看成敌人,一切都走向了爱的反面。

 

3.报复

如果伴侣的话或者做法,已经让你受到刺激、背叛或侮辱,那你们之间的权力斗争,很可能已经完全转化为了报复。这时候,双方都会通过刻意伤害对方,来减轻自己的痛苦。

 

4.自我放逐

当人们就会觉得无论自己怎么努力,都无法让伴侣来满足自己,这时候为了让自己不心碎,他们就会选择疏远伴侣。

 

发生这些的原因是什么?

1.旧时的伤痛

爱会让我们的潜意识觉得,我们可以唤醒过去的伤痛,把它修复了。可是我们并不愿意真正地面对伤口,所以我们宁愿争吵和生气,因为这比直面伤痛要简单得多。

 

2.局限性信念

当一个孩子的归属感与重要性得不到确认,觉得自己不被爱、不重要的时候,就会对生活中很多事情产生负面想法,久而久之,这些想法就会成为伴随我们的局限性信念。它也会影响到我们的亲密关系。

 

怎么解决幻灭阶段的问题?

1.避免轻易建立因果关系

因果关系让我们误以为,都是对方的错,只要对方稍微妥协一下,问题就解决了。但是妥协并不能真正解决问题。因为问题本就不出在对方身上,而是出在自己身上。所以即便对方退让了,你还是会觉得不满意。更重要的是,真正的问题没有得到处理。这会让我们更加愤怒。

如果你能学习不轻易建立因果关系,不把怒气强加在对方身上,你就会发现,生气是为了逃避自己过去的伤痛。

 

2.爱意

处在权力斗争中的男女,他们仍旧会希望做到最好,渴望解决问题,这就是“爱意”的表现。 爱可以让我们克制冲动,用负责任的态度处理心中的不快,然后发现自己的伤痛与需求,用理解和体谅代替责怪和指责,这样我们就成长了。

 

爱意会让我们静下心来沟通。沟通的时候,要留意一些问题:

比如,我想要什么?

再或者,有没有误会要先澄清?

再或者,我的情绪背后有哪些感觉?

而我能不能用爱来回应这种感觉?

 

三、内省阶段。


如果说幻灭阶段,让我们发现“我有问题”;

内省就是让我们发现“我有什么问题,这些问题如何影响现在” 。

内省的目的,就是让我们看清楚自己。


而要看清楚自己,非常重要的一点,就要先看清楚“受害者监牢”。

顾名思义,受害者监牢指的就是,遇到问题总是把自己当作受害者来处理,我们也可以称之为“受害者”信念。

 

受害者监牢有四种常见陷阱:

第一个陷阱是左右为难。这在生活中非常常见,比如,喜欢艺术创作,又怕没有稳定的收入,坐办公室工作,虽然有稳定收入,但是又不快乐;想创业怕失败,想稳定怕收入低;不知道该留在丈夫身边继续不愉快的感情生活,还是选择让自己精神和肉体都满足的情人。

你得明白自己想要什么,然后在两个选择中的任选一个,或者你也可以两个都不选。

 

第二个陷阱是对家庭死忠。为了在家庭中获得一席之地,获得归属感,我们会遵从我们的家人遵从的清规戒律,模仿他们处理事物的方式。

如果你没有发挥出自己的天赋,如果你做的事没有创意,或者如果你从不思考自己处理事情的方式,那么,你就要留心自己是不是在对家庭死忠了。家人做事的方式,可能根本不适合我们。这个发现,能帮我们改变一些习惯。

 

第三个陷阱是牺牲。我们会认为,我们有责任让亲密关系成功,我们必须做让家人高兴的事。判断自己是不是在牺牲,只需要从“好”和“不好”这两个词的感觉出发就行了,别人要求你做一件事,如果你说“不”的时候有罪恶感,说“好”的时候又不觉得快乐,那么,你就是在牺牲。

牺牲是一种心态,而不是一种行为。也就是说,牺牲者的角色是自己选择的,我们只有了解到这点,才能选择为伴侣付出什么,如何付出,从而摆脱牺牲者的角色。

 

第四个陷阱是依附。依附往往是人们自我牺牲的动机。我们会希望改变自己,来赢得他人的关爱和接纳。要打破对他人的依附,其实也很简单,那就是做回自己。

 

受害者监牢是我们自己创建的,我们可以通过增进对彼此问题的了解,突破这堵无形的墙。


比如,你可以多问问自己:

如果我能百分百对自己负责,我会怎么做?

这些问题是不是似曾相识?

它们唤醒了我哪些熟悉的感觉?

我是否愿意百分百感受这些感觉?

如果我爱自己,现在该做什么?

 

四、启示阶段。


心理学有句话,“看见即解决”,意思就是说,当问题真正被我们看见、被我们认识到的时候,就已经解决了一大半。

 

当我们发现争吵、愤怒等诸多问题的背后是我们对爱的需要。对我们而言真正重要的东西,原来一直都是爱,这就是我们从问题中得到的最大启示。

 

承受蜕变的痛苦之后,我们往往会更相信生命的力量。在亲密关系中,我们经历了月晕的不实、幻灭的痛苦,内省的挣扎,正是这一系列挫折让我们摆脱了对爱的错觉,让我们更加清晰地看见真正的自己,和自己对爱的真实的需要。看见爱,会让我们更加懂得学习无条件的爱。


而无条件的爱,会让我们和伴侣更加惺惺相惜,灵魂相伴。



解读 | 贝加

生物学博士,心理学硕士,中科院心理所婚姻与家庭治疗师

播音 | 沐泽

策划编辑 | 李雪清

音频编辑 | 陈子夫


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发表第一个评论!

打开喜马拉雅,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