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夜】“大森林里,你不能像个客人”(你还记得小学课文吗?)
 5770

【第九十夜】“大森林里,你不能像个客人”(你还记得小学课文吗?)

倍速播放下载收听

00:00
11:02

又到夜深时分,世界很热闹,这里很安静。

我是疯粤的村长。

这是我们在电波中相遇的第90个晚上,

今晚的故事来自于小学课本,是不是有点神奇?

 

小学《语文》第8册   人教1996年版

时值2020年的国庆兼中秋长假期

村长终于静下来,将我们的话题录到了九字头,很开心。

 

在中秋前,XX的小石邀请村长去XX也发布电台。

所以从十月份起,我们也会同步与XX的fan一起分享故事。

假装有人听,跟大家打声招呼吧。

嗨你好吗,外国的风景,好吗?(哥哥脸)

 

昨晚,张嘉嘉同学突然在群里发了张中学时期的照片。

我一眼就认出了当年的她,很厉害。

但是也有一点点的怀念,就是原来我们离学生时期,已经这么远了。

 

村长读书是在惠州一中。

谁想到去年听到一个消息说,

我们的老校区要重建了,

负责拆建的人是同村长同届的同学。 

 

不知道他是什么感觉?

会不会有一种亲手拆除童年记忆的感觉?

 

当然,有一些东西是想拆也拆不掉的。

就像大假期里,村长突然想读的一篇小课文。

当年读书的时候,就觉得这篇文章很有趣。

今晚,也读出来分享一下。

——我是分界线——

大森林的主人

 

尼古拉斯·S·乌斯季诺维奇

 

秋雨下了整整一个星期。灰色的云层低低地压在大森林上面,潮湿的风缓缓地吹着。吸饱雨水的树枝垂下来。河水涨到齐了岸。我和猎人划着小船顺流而下。到了河身狭窄的地方,小船突然撞在水面下的树桩上,翻了。食物和打来的野味全给冲走了,我们只好带着猎枪上了岸。


这里离住所还很远。我们俩浑身是水,又累又饿。我冷得发抖,呆呆地望着猎人,希望他有个办法。猎人不声不响,只顾拧他的衣服。“应该生一堆火呀!”我提议,可是从口袋里摸出火柴盒一看,里面竟流出水来。


猎人还是不声不响。他在一棵枞树的窟窿里找到了一些干的苔藓,又拿出一颗子弹,拔下弹头,把苔藓塞进弹壳,塞得紧紧的。他吩咐我:“你去找些干的树枝和树皮来。”


我找来了。他把那颗拔掉弹头的子弹装进枪膛,对着地面开了一枪。从枪口喷出来的苔藓烧着了。他小心地把火吹旺,把树枝和树皮一点儿一点儿加上去,不一会儿,篝火熊熊,烧得很旺。


“你照看火堆。我去打些野味来。”猎人说着,转到树背后就不见了。只听见树林里响了几枪。我还没捡到多少干柴,他已经回来了。几只松鸡挂在他腰上,摇摇晃晃的。


“我们做晚饭吧。”他说。他把火堆移到一边,用刀子在刚才烧火的地上挖了个洞。我把松鸡拔了毛,掏了内脏。猎人又找来几片大树叶,把松鸡裹好,放进洞里,盖上薄薄的一层土,然后在上面又烧起一堆火。


等我们把衣服烘干,松鸡也烧好了,扒开洞,就闻到一股香味。我们俩大吃起来,我觉得从来没吃过这么鲜美的东西。


天黑了,风刮过树顶,呼呼地响。


“睡吧。”猎人打了个呵欠说。


我的眼也快要合上了。可是这潮湿冰冷的地面,怎么能睡呢?

   

猎人带着我折来许多枞树枝。他把两个火堆移开,在烤热的地面上铺上枞树枝,铺了厚厚的一层。热气透上来,暖烘烘的,我们睡得很舒服,跟睡在炕上一个样。


天亮了,我对猎人说:“你真有办法。要不是你,我一定要吃苦头了。”


猎人微笑着说:“大森林里,你不能像个客人,得像个主人。只要肯动脑筋,一切东西都可以拿来用。”

 

——我是分界线——

 

你有没读过这一篇?

虽然是语文课本,但村长也不是很有把握大家有读过。

 

每次村长读到松鸡这个段落的时候,

都会觉得,啊,一定好好吃。

哈哈。

 

大森林里面,要像个主人。

其实哪里又不是呢。

我们可能一世人,都在学习,怎样才像个主人。

 

有时候,就是在自己家里,也未必就是。

有些人,就是去到陌生地方,也能迅速成为主人家的一员。

 

虽然这只是一件各有体验,也各有收获的事。

但想想,有机会,像个主人一样思考,

也挺不错的呵。

 

有机会,我也希望让大家觉得

自己也是晚安粤语的主人家。

这个是我们的节目来的,

来,那个叫村长的,把个人的故事读一读。

明天就发出来。

 

哈哈。

 

不知道,会不会实现呢?

 

好了,今晚的故事就说到这里。

又到了同这一天讲再见的时候了。

好人好梦。


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发表第一个评论!

打开喜马拉雅,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