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九夜】“他们都说着祖祖辈辈传承下来的共同语言”
 4851

【第八十九夜】“他们都说着祖祖辈辈传承下来的共同语言”

倍速播放下载收听

00:00
18:53

又到夜深时分,世界很热闹,这里很安静。

我是疯粤的村长。

这是我们在电波中相遇的第89个晚上,

今晚的故事来自新疆,分享自FAN 阿猫。


近期很多催更,村长都很心急。

“讲对或错long”说, 晚安粤语什么时候才能更新呀,等了好久啦

萱萱也催话,要记得更新啦,断更了就来。

年少时的欢喜mm说,村长,求更!


事实上,你都应该听得出来,

村长把声,现在变得很有“磁性”。

总之就凉风有信秋月无边,

亏则我思“更”的情绪好比度日如年,

但是感冒还是要特别特别小心注意的。

村长就是坏榜样,请引以为戒哈!


近期其实有好些内容想录,

但是今晚就少说点。

下一夜再分享。


接下来的时间,我们来听听阿猫的来信。


——我是分界线——

村长好:

我是您千里之外的拥趸,我是新疆人,有缘在喜马拉雅上遇见疯粤有声节目,每当夜晚我都会收听您的每期节目,我的心会沉静下来,非常放松和美好,听着听着就会让我想起许多有意思的事情。我的父母是当年的支边青年,他们都是北方人,我从小接触的来自五湖四海支边的叔叔阿姨也都讲带着自己家乡语调的普通话,长大上学遇到其他省市的同学才知道,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家乡话,但我只会说普通话,也不懂少数民族语言。早年到了广东,学习粤语成了生存必要条件,我很喜欢粤语,也把粤语当成我的家乡话吧,记得在新加坡的牛车水参观华人下南洋纪念馆,我和馆长讲粤语,馆长说,啊,原来你也是广府人啊,当时我好得意啊。我也不能老是蹭村长的故事听,今天我也给大家分享一个我自己的故事…..


  大概是2000年的夏天,我第一次从乌鲁木齐去伊犁哈萨克自治州的新源县出差,新源的意思就是新开垦的草原或是新开拓的原野之意,驰名中国的伊力特酒以及美丽的那拉提大草原就在新源县,但是20年前可不是这个概念,也就是挺偏远闭塞的河谷地带吧 。我在伊宁市区长途汽车站坐上去新源县的中巴车都是下午六、七点了,新疆和内地有时差2个小时,天光还是大亮, 我属于神经大条的女子,走到哪里也不怯,车上二十多个男女老少都是当地哈萨克牧民,只有我一个汉族人,车载电视上放着欢快热烈的哈萨克语歌曲,一车人聊天的,吃东西的,抽烟的…..我也听不懂他们的语言,就闭目假寐,不知过了多久天色黑下来了,中巴车一个村转到下一个村,车主用哈萨克语、维吾尔语叫嚷着召唤乡道上的乘车人,我可是一句也听不懂,这是走到哪里了?我心中开始打鼓,感觉自己太莽撞了,这黑天半夜在山区草原,语言也不通,再环顾车上的人都是一个个黑洞洞的脑袋,我一个外乡人,顿时心都慌起来了…..


就在此时,坐在我旁边的一个牧民小伙子问我,现在几点了?他居然说的是纯正的陕西话,哇,我顿时大喜过望啊!我终于遇见了一个能问话的人了,我抓住救命稻草一般问他还有多久能到新源县,现在走到哪里了等等等….他用一口地道的陕西话回答了我的问题,因为我家里的阿姨就是陕西人,我对陕西话太熟悉了,我借着车里电视的亮光凝视这个牧民小伙子, 标准的哈萨克族样貌, 高鼻深目,卷曲的头发,常年的野外放牧生活使得面部皮肤沟壑纵横,牙齿在黑暗中显得白森森的,他告诉我,他是陕西人,他爸爸的爷爷因为打仗从陕西过来就留在这里了,我问他去过西安吗?知道兵马俑吗?你们老家是陕西什么地方的?他就回答不上这些了,他说只去过离村子200多公里的伊宁市,连乌鲁木齐都没有去过,乌鲁木齐离伊宁市也就七百多公里,我问他,你怎么长得是哈萨克族的样子,他说他的妈妈就是哈萨克族人,他们从小上哈萨克语学校,但是全村子人都说陕西话,他们都是老一辈人打仗逃过来的,老家就是陕西的,但是他的汉语词汇量有限,再问他一些复杂和久远年代的问题,他的表达就困难了。 在这个深山牧区的草原上有个哈萨克小伙子居然说一口纯正陕西话,连自治州都没有出过这是怎么回事?懵啊,我真是疑惑不解啊!午夜才到达新源县,那叫一个冷,夏天还得盖棉被,那时候资讯也不发达,后面也因工作生活繁杂,就把这次经历当一个谜,后来也就慢慢的淡忘了….


过了若干年,在家中看CCTV记录片频道,讲的是清朝年间,为逃避官府追杀,陕甘地区的大批回族民众在领袖的率领下,隆冬大雪封山时翻越1.4万英尺的多伦山,5000多起义军残部和家眷逃脱了清军的前堵后追,进入俄国七河地区…..这是中国近代农民起义运动史唯一的、特殊的一次跨国长征。


记忆最深的是解说员说道,翻越高山时,妇女乳房的乳汁都冻住了,得放在牲畜身上化开了再给孩子哺乳,当时我还给家人说,乳汁都冻上了,人还能活吗?这些陕、甘回族民众最终散居在俄罗斯、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乌兹别克斯坦等国家,他们被当地官方认定为中亚最年轻的一个少数民族-东干族,在这些国家都有“陕西村”,世代保留说陕西话,样貌随着与当地斯拉夫民族通婚都成金发碧眼了,他们用38个斯拉夫字母创造了“东干文”,发行了用斯拉夫字母标注陕西话发音的东干文报刊,婚丧嫁娶等风俗习惯还都保留百年前地道的陕西古风,新娘的衣服都是凤冠霞帔的那种,古语方言的一些特殊词汇也是原汁原味的传承下来了,孩子们虽然上的是俄语学校,但是知道自己是中国人,相互交流都说陕西话,甚至还有老人在问记者“慈禧还在吗”,现在陕西村的村民还与陕西省、甘肃省政府开展寻根活动,开展双方互访交流,中国政府还在陕西、甘肃的大学专门设立了“东干人”的班级,培养他们成为一带一路的交流大使……看到这里我突然就明白了,当年我遇到的那个说陕西话的哈萨克小伙应该就是这一支逃亡队伍散落在伊犁地区的后人,伊犁哈斯克自治州是边境地区,和这些国家都接壤。



我也在网上找了相关资料,分享给大家,1942年苏联以“东干”一词给这些民众命名,东干人是指迁移中亚的中国陕西甘肃的回族后裔,东干族人口与中国回族同源,东干族作为回族的分支,清代同治年间,陕甘地区的回族为反抗清政府统治,意图在中国西北地区建立独立的伊斯兰国家,发动武装政变,后因暴动失败从中国逃至中亚,其中两次迁徙最为庞大,后被左宗棠击溃,其中一只回民逃至当时俄国七河地区,1880年,俄国政府将其侵占的伊犁地区交还中国,大批回族人陆续迁入俄国境内,两次迁徙近万民众,经过百多年融合,这批回族人的后代已成为中亚民族一员。


我在吐鲁番地区见过葡萄架下做生意的湖南人说一口的维吾尔语,大声叫卖他的商品,在石河子见过兵团农场长大的维吾尔族人跟着河南农工从小一口河南话,还有当年北京的三里屯雅秀市场卖假名牌的小姑娘大妈熟练的英语、法语、意大利瞬间切换,这些都是生存境遇使然。但是,我一直没忘记,这个西部深山牧区的哈萨克小伙子,没有走出过深山草原,就笃定自己是陕西人。世事沧桑,那些百多年前翻越沙漠戈壁,雪山冰峰的一群人,随着生存环境的改变,长相都是异族人的样貌了,但是他们都说着祖祖辈辈传承下来的共同语言,语言也把这些散居各国各地的东干人凝聚在一起,印证他们共同的根脉。


村长,故事说给你听,是你的声音触动我的记忆,你也在传承祖祖辈辈留下来的声音,声音可以敲打人心,好夜好梦!


祝村长阖家身体健康!疯粤有声节目长长久久!


 新疆拥趸-阿猫

——我是分界线——

我很怀疑这次又无法将信的文字发出来,

因为真是很长很长很长。

万一没有发出来的话,

村长就发在“疯粤”公号上

大家可以上去找哈

方法很简单,发“89夜”就可以了

公号已经设置了关键字回复。

如果你有兴趣,可以试下发“村长”

也留了些彩蛋在上面。


阿猫,村长每次收到长长的来信

都特别感动。

我的粤语节目,正在和世界各地的FAN

交流彼此的人生!

真的,特别感动。


其实无论什么语言方言

最重要的是有人在用心用它,

用它创作更多精彩的作品。


这个观点,从村长创立疯粤之初

就坚持至今。

就如今天,村长暂无足够的资金支持,

去继续创作更多影视作品。

但都愿意将晚安粤语这样的小不点

坚持录个十年八年以上。


是因为我信。

而且我们能做到。


而讲到新疆,我都很想有机会去玩。

带竹子和小小一起去。


我想象中的新疆是个很美丽很热情的地方,

很多很多很多好吃的……

(流口水)

上次看纪录片的时候,

就觉得哇那个饼太香了,

哇那个羊肉这么做肯定很好吃……


好了不能联想了

再联想就饿了


好了,今晚的故事就讲到这里

再次多谢阿猫!

又到了同这一天讲再见的时候了。

好人好梦。

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发表第一个评论!

打开喜马拉雅,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