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站出发-伞下成都》文景
 125

《下一站出发-伞下成都》文景

倍速播放下载收听

00:00
24:22

我对成都最早的印象来自于小时候翻阅的一本书,书里说,蜀国的皇帝杜宇很爱他的百姓,在他死后,他的灵魂化为了杜鹃鸟,每年春天都在提醒人们:快快布谷!后来他的嘴巴出了血,血滴落在地上染红了满山的杜鹃花。杜甫路过此处,写下了一首诗,其中有一句是:晓看红湿处,花重锦官城。

 

听成都的朋友说,这里常常几个月不见太阳,这让我脑海里这座尚未谋面的城市蒙上了一层凄风苦雨的色彩。而此刻,这座流传在众人的口舌之上、让我心向往之的城市就在我脚下,像被洪水包围的孤岛等待被我一寸一寸踏遍。

 

这天的清晨,我从锦里的青旅里醒来,青旅的掌柜正在煮咖啡,香味飘进了我的房间。隔壁的青年晨跑回来,正好赶上暴雨,雨水沿着裤脚滴落在地上,我看着窗外马路上的人顶风奔跑、慌慌张张,第一次觉得下雨天有个容身之所是件多么幸福的事情。

 

雨稍小的时候,我趁着朋友还没睡醒,我悄悄溜出去。青旅在号称“西蜀第一街”的锦里里面。这是西蜀历史上最古老、商业气息最浓厚的街道之一,韦庄笔下的“锦里蚕市,满街珠翠,千红万妆”今日终得一见。

 

街面上一些店家已经开张,而另一些只有在晚上才会风光无限的酒吧白天却大门紧闭,一墙之隔,日夜颠倒。有些人的一天结束了,有些人的一天才刚刚开始。

这几年,国内大大小小的古街古巷我去了很多,石板路、桥梁、飞檐和小商品成了古街的标配。

 

我原本对这样充满套路的老街没什么兴趣,但此刻的锦里在我面前,却安静得像初醒的小孩。临街的楼上,不知从哪个房间传出一段口琴声,静听分辨出那是《烟花易冷》的调子。

 

古拙的小巷里温酒慢炖着时光,草木已深故事却还在当初,可见似锦繁华的城市,处处有寂寞的信徒。在巷尾的一家小店点了一碗酸辣粉,老板已经放足鳓辣椒但无辣不欢的我,还是毫不吝啬地又给自己加上一大勺油辣椒。

 

我嗜辣的基因源自小时候在外公家的农家小院自制油辣椒,油被柴火烧热了,外公搬起一筐筐鲜红的朝天椒倒进去,霹雳啪啦带起一阵呛人的烟,但不管有多呛,我都会站在旁边看外公炒辣椒。

 

那一大筐的朝天椒换来一大碗油辣椒,无论什么菜,只要放上一点就能如换新生,我对这种神奇的调味品充满好感。

 

思绪慢慢收回到现实,当我满头大汗放下碗的时候,雨已经失去了刚才的暴戾,街上开始喧嚣起来,一些小吃店门口开始排起长龙。似乎,不论去哪,人们都把吃当地美食当做重点工作,也许味觉记忆是最鲜活持久的吧。

 

沿着石板路继续向前走,巷子尽头是一家茶馆,这是成都最常见撑着伞的露天场子,与其说是品茶,倒不如说人们找个由头一起摆龙门阵。当然也有一些惬意的人呢,边赏雨边喝茶,全然不理会周围的喧闹。

 

西南三省的雨都是好看的,明亮和绵密。雨滴落在地,风吹来泥土的咸腥,给周围的景物渡上了一层朦胧感,我站在屋檐下躲雨,却没有等来撑着油纸伞走过的某某。这只是成都一个平凡而常见的雨天,人们按照自己的生活轨迹,慢悠悠的步伐波澜不惊,可能因为我是过客,才附加了它种种浪漫的期许。

 

锦里的前面就是武侯祠,走进去就被扑面而来的凉气激得一哆嗦,每天去武侯祠的人都很多,我们不愿裹入人潮,干脆躲在树荫下睡了一觉。一觉醒来,不知谁突发奇想,拉着我们对着天穹在桃园里拜把子。或许多年以后,我们彼此再见,可以这样向别人介绍:这是我桃园结过义的朋友。

 

庭院里有一墩诸葛亮高大的塑像,如果这世界上真有穿越时空的通道,我还想去看看这个传说中身长八尺、面如冠玉的神仙一般的人。关于他,太多的人写过太多的溢美之词,但于我,他只是那个语文课本里有心杀贼却无力回天的诸葛孔明。

 

走到红墙夹道时迎面走来一支旅行团,与众不同的是,这个旅行团清一色都是和尚。他们小声地讨论着武侯祠的历史,一边说话,一边小心地躲避眼前的水洼。那一刻,我想起了很久以前看戒嗔师傅的书,他讲道:我们生活在尘世中,哪有那么多净土可寻,总要学会自己找个干净的地方落脚。

 

低头看看自己沾满泥泞的鞋子,再看看师傅们边角干净的布鞋,猛然顿悟。

就在我为偶得的感悟而窃喜不已时,同伴打电话来说青旅正在张罗着组织一场室内烧烤,我随即加快了脚步。

 

什么“江阔云低,断雁叫西风”的情景,都不如吃上一串洒满孜然和辣椒的肉串有诗意。

 

刚到青旅楼下,就听到阳台上的同伴大声招呼我的声音,我随手买了箱啤酒,走进大厅时,里面已经飘来烤肉的香气了,一个十几平米的阳台,一场自己动手的烧烤,把一群来自祖国各个角落的人们聚集起来。

 

雨幕下,一群年轻人站在烟雾中,像相识多年的老友,把酒言欢。这是成都一个普通的下着小雨的一天。那一刻我在想:如果我能留在这座城市,让一切的生活都像今天一样慢下来,好像也不错呢。


文字来源:纯粹旅行

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发表第一个评论!

打开喜马拉雅,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