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人的新年习俗
 8211

日本人的新年习俗

倍速播放下载收听

00:00
17:14

春节之际,恭祝各位喜马拉雅听友新年快乐,阖家幸福,万事顺意。
今天为大家聊的话题是日本的新年习俗。
众所周知,日本并不是过中国的春节,而是过阳历的新年,中国春节一词历史并不长,在中国从1911年开始才有了这个称呼,以前的所谓春节指的是立春。
所以日本人说到春节一定是指中国的旧历新年,在日本的历史上,同样是使用旧历的,明治维新之后的1872年年底才正式开始了阳历,有趣的是颁布这个方案的时候正值年底,马上就要过新年了,搞得日本人匆匆忙忙,一时陷入了小小的混乱。
中国旧历的春节,日本叫做旧正月。大多数地方不庆祝旧正月 (除冲绳县、鹿儿岛县等少数地方外)。
虽然过年的时间已经改为阳历一月,但是很多古老的过年习俗却保留下来。新年在日本同样沿袭中国的古风,叫做元日,元旦、正月。
中国有个说法,年兽又称"夕",是古代汉族神话传说中的恶兽。相传古时候每到年末的午夜,年兽就会进攻村子,为了防止年兽的再次骚扰,放爆竹、贴春联渐渐成为节日习俗,春节由此成为中华民族的象征之一。
这个传说我觉得还是比较牵强,因为在古典里面没有找到这类似的记载。放爆竹驱邪,驱赶猛兽这一点没有异议,但是“年”是个恶兽的说法似乎站不住脚。
年字最早见于甲骨文,其本义是年成,五谷成熟,即《说文解字》:“年,谷熟也。”
在日本过年讲的是迎接年神,所谓年神,也叫岁神,年神也就是农耕之神,据说年神为了给家家户户带来1年的丰收和幸福,从高山上降临,是新年期间的神。“年”的语源是谷物,特别是稻子,还寓意着丰收,因此岁神是稻神,是带来稻子丰收的神。
在正月装饰门松、界绳,摆上镜饼,这些都是为了热烈迎接岁神到来所做的准备。
除夕前大扫除之后,在门口挂草绳,插上桔子,在门上系着“注连绳”,注连绳原先是神社门前的装饰,象徵神界和外界的分隔。




注连绳使用干燥后的稻梗编织而成,上面还会加上纸垂(しで),象徵神祇会守护着家庭,保佑家人在新的一年中可以得到神的庇佑。




中国在前秦时期已有门前立桃符板、画门神的习俗, 桃符慢慢的演变成了春联
在日本最能体现过年气氛的装饰是门松,是用来迎接年神的,据说是怕年神找不到门儿。在商业街上装饰得豪华气派的门松是正月的一道风景线,祈求家宅兴旺, 一切顺顺利利,城市里边装饰门松不太现实,很多也都用画片代替了。






在日本, 在迎接年神之前, 清理神龛和房屋,每一个角落积累的灰尘都要清理干净, 人民相信年神会给自己很多保佑。对日本人这也可以说是新年的准备活动, 全家人共同大扫除是一件很幸福的事。
农历每月最后的一天叫做晦日日本把大年三十叫大晦日,唐 杜甫《陪王使君晦日泛江就黄家亭子》诗之一:“非君爱人客,晦日更添愁。”,我们叫做除夕,日本叫做除夜或除夕。把除夕的夕说成是恶兽,未免牵强了。
年越し蕎麦除夕要吃荞麦面,取名年越荞麦,原本是江户时期町人除夕这天忙忙活活准备过节,简单吃个面,因为代表了长长远远,幸福吉祥和健康长寿的意思,所以说形成了日本全国的过年风俗,这很像中国的长寿面的寓意。

日本的年饭首先就是大家都听说过的御节料理。御节料理原本是供奉神明用的食物,因为过去的日本人认为新年开伙做饭是一种禁忌,我看到日本民俗研究家说的说法是为了让灶王爷(日语是灶神)休息几天。






因此御节料理通常是提前做好后放到盒子里,吃的时候也不加热,直接食用,在外国人看来,就像是超豪华的大份便当。高级的御节料理有三层甚至四五层,最上层的菜盒叫做“一之重”,依次是“二之重”、“三之重”、“与之重”、“五之重”。
跨年午夜,各处城乡庙宇分别敲钟108下,以此驱除邪恶,日本人则静坐聆听“除夜之钟”,钟声停歇就意味新年的来到。
初参拜几乎所有日本人元旦早晨, 都会就近到著名的寺庙和神社初次参拜也是惯例之一。在年初参拜的话, 新年的幸福会增加。
雑煮(煮年糕)就是将供奉给年神的年糕和蔬菜、鸡肉、鱼类、贝类一起煮制而成的美食。镜饼就是迎接年神的年糕,这以前关于日本打年糕习俗的节目当中,给大家做个介绍。而这种硬硬的年糕敲碎了之后煮来吃,也代表着吉祥如意。一般都是年长的分给年幼者去吃,这个就叫做年玉,这个后来呢,就演变成了压岁钱。
正月里家人一起饮用屠苏酒以求在新的一年里无病息灾,驱邪的药膳酒。




爆竹声中一岁除,春风送暖入屠苏。
千门万户曈曈日,总把新桃换旧符。
 「どんど焼き」是日本1月15日的活动, 爆竹烧会在神社的境内或者学校的空地等比较宽阔的场所进行, 1月15日在日本叫做小正月,也就是小年,其实和中国的元宵节一样,象征着过年结束了,把过节期间的一些装饰,松枝,青竹,搭成一座高高的塔,然后烧掉。而据说,若是吃了用爆竹烧的火烤出的年糕,这一年都会很健康。




这不觉让人想起来,原先的爆竹应该就是这个意思。当然,这个习俗是集体举行,不是家家户户的习俗了。
南朝 梁宗懔 《荆楚岁时记》:“正月一日……鸡鸣而起,先於庭前爆竹、燃草,以辟山臊恶鬼。”江南一带产竹子,没有发明火药之前,爆竹就是烧竹子。
和除夕相比,十五正是满月,人们通过这种方式扫去一年的烦忧,祈求新一年圆圆满满,万事顺利,五谷丰登。有云南的听友看我发的朋友圈之后,提供了傣族的资料,感觉这些习俗都很接近。
贺年片这个词似乎都已经走出了我们的生活,即使是疫情期间也会收到很多日本朋友寄来的贺年片,尽管很多祝贺的词都是打印,但是日本人还是会中规中矩手写一段话,签上名字或者盖上红红的印章。而邮政部门都会选择统一1月1号这一天把贺年片投到各自的家庭邮箱里。
最近几期节目给大家分享的都是中华文化对日本的影响,在编辑节目的过程当中有很多很多的感慨,日本文化的核心根源就是中华文化,这是不争的事实,但是为一些日本的文化追根溯源的时候,一方面感慨中华文化的博大精深和深远影响,一方面又感觉。日本把很多的中国文化保存得如此完整,给我的感觉就是生活的仪式感,而我们更注重的却是形式。
日本人保留了烧竹子的爆竹,去掉了火药制作的爆竹,另一方面把烟火大会搞得美轮美奂,我们是把爆竹越做越大,越做越长,最终禁止掉,日本人把佛前焚香做成了香道,我们却会去烧超过我们身高的所谓高香。
真正的精致生活应该多一些仪式,少一些形式,真正的文化应该多一些传统,少一些所谓创新。
今天为大家分享的节目内容是日本新年的习俗,感谢各位朋友的收听,祝各位朋友新的一年里心想事成,万事如意。

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发表第一个评论!

打开喜马拉雅,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