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华】日本人如何看待中医中药
 1.22万

【精华】日本人如何看待中医中药

倍速播放下载收听

00:00
29:51

购买 ¥4.99

中医的话题一向比较敏感,自从辛亥革命之后对于中医中药的争论就从没有间断过。


只要是在网上,在微信群里谈到中医的问题,便会一石激起千层浪,或捧得至高无上,或骂得体无完肤,批判或者批评中医者,便会被扣上否定博大精深的传统文化的帽子,朋友之间谈论起这个话题便会争论不止,甚至割席断交。


鲁迅先生曾经在日本学医,对于中医的著名论断是,中医,就是有意无意的骗子。当然这个说法是很片面的,他留学的那个时代的日本正是否定中医的时代。


《逻辑思维》里有一期叫做《你怎么还信中医》。


以上的观点我都不敢苟同。和很多朋友一样,平时也会使用一些中成药,去日本也会买一些汉方药,包括肠胃药,感冒药,给老人的便秘药等等,当然也支持中医中药的科学发展和弘扬。


我们不妨换一个角度,看看日本千百年来对于中医中药的观点和看法。


这并不是单纯以因为日本医学比我们先进,而是和其他节目一样,只是想为大家多提供一个观察问题的视角,学会更加辩证的地看待问题。


日本2000年来一直传承着中国的文化,而当西方的科技和文化传入日本的时候,他们又如饥似渴地去学习,而以中国文化为基础的传统文化和在明治维新之后涌入的西方文化交融起来,造就了现代日本的社会, 也造就了日本人辩证,科学,有逻辑的思维方式。


同样,属于东方文化的日本,对于中医中药的辨证态度,确实也值得我们学习。


这期节目内容实际上已经准备了很久,但是一直没有播出,家里人多是从事医学界,有的也曾经在中医药大学工作过(不是中医专业),我们进行过很多的讨论,也寻访过很多医学界的朋友,包括很多日本朋友,我个人观点是凡事应该辩证地看待,中医是中华民族的瑰宝,应该科学地研究和弘扬。


在日本,中医不叫做中医,也不像韩国叫韩医一样,称为和医,而是叫做汉方医,中药则叫做汉方药。汉方这个词也是从江户时代早期代表西方医学的荷兰医学传到日本之后,为了做区分而起的名字。


大家在日本逛药妆店的时候就会看到,很多感冒药,胃药,皮肤药,便秘药上写着汉方二字。


日本的医药分类分为三类,第一类是需要安全使用指导的药类,也就是处方药,比如我们常见的消炎药,这些药只有在药局里才可以拿到,必须有医生的处方,和欧美其他国家一样,对于处方药的管理是非常严格的。二类是普通肠胃药,感冒药,散热药,汉方药也就是中成药是属于二类药品。


在二类药品当中,汉方药占的比例并不算少,由此很多人会得出结论,日本是很注重传统文化的,对于中医中药的保护很好。


我从网上也看到有的朋友说那些都是卖给中国人的,你看看东京大阪药妆店的不都是中国人在买吗?这个说法其实也是有失偏颇的。


这只不过是你在中国游客集中的地方看到的景象而已,所以说中国游客购买居多。因为我去过很多很偏僻的地方,很少有中国人去的地方,比如山口,佐贺这些地方,药妆店里面同样陈列着类似的这些中药药品,主要的购买对象当然还是日本人,所以说汉方药并不是专门为中国游客生产。


虽然汉方药占的比例有多少,我没有这个数据,据我的日本朋友说,特别是对于慢性病,日本的大夫还是会推荐患者购买一些汉方药作为治疗方法的,众所周知,在日本是医药分开的,医院里不直接拿药。


日本的汉方药都以中成药为主,极少会有拿草药直接煎服的。我们往往会有一个认识,直接煎服的这种才最有效,我咨询过国内的中医药专家,中成药是经过科学提炼的,成分含量更充足,更容易发挥药效。


上世纪90年代我接待日本游客到中国旅游的时候,日本人也是在中国爆买,而在北京去得最多的就是同仁堂药店,那个时候大多数日本人对中医中药是很迷信的(当然这不能代表整个日本的全体,只是说到中国来旅游的这一部分人当中),他们买最多的是片仔癀,片仔癀的功能主治是清热解毒,凉血化瘀,消肿止痛,日本人一般会用来辅助治疗肝病,也是日本医生的建议。另外还有片仔癀珍珠膏,那时候日本人来买这个珍珠膏,不亚于我们去日本买资生堂。


后来因为含有野生动物成分麝香和蛇胆,违反华盛顿公约不能携带入境日本,就不再购买了,其他的诸如脚气水,生发水,牛黄清心丸,六神丸等等。


而保健类的东西,他们最喜欢买的是蜂王精。


我还接待过日本的牙科医生团体,差不多每年都来,他们都会采购一些含有中医药成分的牙膏。


后来主要是2008年的毒饺子事件,加上日本媒体的夸大宣传,日本整体对中国的食品失去信任感,购买的就越来越少了。当然日本汉方药的原材料还是大多从中国进口。


我们不妨首先回顾一下中医在日本的历史。


中医传到日本,归功于鉴真大师,在日本被称为医圣,日本当年的遣唐使也把中医中药带到了日本,奈良正仓院的藏品里边就有中草药和药丸子。


明治维新之前的千百年来,以中医为基础的传统医学是日本医学的主流,因为只有中国的医学,所以说并没有什么中医之说,后来为了区别和荷兰医学的区别,才取名叫做汉方。


江户时代,也就是明末清初到明治维新这段时间,日本医学界,正是由田代三喜、曲直濑道三所倡导、以我国金元医学为基本内容的后世派医学的全盛时期,主要倡导的是阴阳五行和五运六气。

 

五运,即木、火、土、金、水五行的运动。六气,即风、热(暑)、火、湿、燥、寒的简称。


然而就在江户时代初年以后的数百年中,一支以《伤寒论》为宗旨的医学流派逐渐壮大,称雄日本医坛,对后世日本医学发展的影响十分深远,这支流派,日本叫做“古方派”。


日本古方派排斥《内经》《难经》中脏腑经络、五运六气、引经报使等理论,引经报使,中药学术语。指某些药物能引导其它药物的药力到达病变部位或某一经脉,起“向导”的作用,故称“引经报使”,我理解的就是俗话们所说的药引子。


同时也排斥《神农本草经》当中的神仙家思想,唯以《伤寒论》为宗,认为《伤寒论》以“方证相对”的形式记载着完全是由观察与实践得来的经验,能经得起临床的重复。


同时,他们抨击后世派医学偏重温补的思想,治病重视祛邪攻毒;他们不注重脉诊而善用腹论。


至今日本的汉方医基本不采用脉诊的方法来诊病,更多的是使用现代的科学仪器和科学手段。


古方派崛起的时代,被日本者称为是日本医学的“文艺复兴”,著名现代汉方医学专家山本严先生说,古方派“并不意味着医学的倒退,实质是医学的自然科学化”。


古方派重视经验,重视实践,这为接近和接纳以实验为主的西方医学提供了便利,日本人称之为医学界实证主义的开端。


实证主义是指要求任何科学必须以可感觉到的事实作为出发点,并限于描述这些可感觉的事实及其规律的哲学观点。


东方文明的伟大之处,在于就在于数千年农耕定居文化的经验积累,我们善于学习前人的经验并从中收益。


什么时间播种,什么时间浇水,什么时间收获,相信经验便可以少走弯路,所以中国一句古话叫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所以中国重视孝道和敬老。数千年经验的积累和交流造就了灿烂的中华文化。


但是同时,在实证主义方面不得不承认有所缺乏,对于中医中药的争论也往往源于此,我们往往很容易通过隔壁老王的奶奶用了某个偏方治好了慢性病的个例来做出判断。


所以,古方派中有不少医家基于初期的科学思想和辩证思维,尝试进行人体解剖,吸收当时的来自于西方荷兰医学,分化出“汉兰折衷派”。有点类似于我们60年代倡导的中西医结合的思路。


1685年、闭关锁国的幕府解禁了来自于西方书籍、兰学领域的出版物数量也达到了数千部、这可以理解为日本正式多角度,全方位接触西方文化的开始。


我们在其他节目当中讲过,之所以日本人能够坦然的接受西方传来的文化,一方面是因为有学习中国文化的传统,另外就是在战国时代的时候便开始得益于西方传来的枪炮制作和航海技术。


日本人将其中主要的、来自于荷兰的西方医学称为:兰医。这个时代可以说是日本社会百家争鸣的时期,一个是汉学,一个是兰学,那么东西方文化的融合也就从这个时代开始了。


而日本人首先对作为西方医学基础之一的解剖学知识充满了好奇。众所周知啊,在那个思想禁锢的时代解剖是非常非常困难的一件事情。


1759年、著名汉方医学者、古方派代表人物山胁东洋对来自中国汉方医的传统阴阳五行说产生了怀疑、在参考学习西洋解剖书籍的基础上观察死刑犯的尸体并加以解剖、现场记录人体器官的真相并描绘插图、还与古代传统医学书籍进行对比。出版了一本在日本医学史上具有里程碑意义的书:《藏志》。


这本书开启了日本医学界以实证方式从事医学研究的新风气。


被山胁东洋的人体解剖观察所实证的一件事情就是:其实日本人的人体内部构造与西洋人没有区别。最早看到荷兰医书上的解剖图和中医医书不同,原以为西方人的生理结构和东方人不一样。通过实验证明中医的五脏六腑是错的。


另一位现代医学的奠基人之一杉田玄白也对阴阳五行和五脏六腑等传统汉方学说产生了怀疑,并重复了同样的解剖实验。


他认为中医药学问虽然经历了时间的考验、但却缺乏切实可操作的理论来进行指导。所以就会导致十书十说、十人十说、难以统一。


而兰医的优点在于明确不含糊、一百个同症病人用同一种治疗手段、大多数人都能痊癒。而东方医学却常常因人而异、缺乏一定的准则。


对传统医学产生怀疑的同时,他也发现对于很多草药功效的描述却又是一致的,比如大黄祛瘀、解毒的功效,柴胡解热的功效。


于是便开始系统化的辩证的去看待荷兰医学和汉方医学,这便是“汉兰折衷派”的产生。


这样,虽然日本的汉方医学也是传承于中国,但是与我国中医学的分歧就更加明显了。


尽管如此,日本古方派的历史与学术见解也值得我们了解,这对于如何保护发扬中医学的特色,是有所借鉴的,这就是我想表达的意思,取其精华,去其糟粕,用辩证的态度去对待传统医学,才能够真正将传统文化发扬光大。


日本人对中国文化的传承,也是一种辩证的态度。从汉字到茶道,从文化到艺术,学中国学的得都认认真真。但是举个小例子,中国长达2000年的宦官制度,日本人没有学,缠足的陋习也没有学。有人会说科举制,日本人也没学,科举制的八股文是被批判后来被否定的,但是在整个历史过程当中实际上是积极的,因为中国从唐宋就打破了贵族制,普通人通过科举就可以进入仕途改变命运。有日本学者曾经说过,日本之所以没有全民学习日本的科举,实际上是因为经济太落后,没有达到全民能够读书的水平。


事实上在中国,把医学医药分为中医和西医有些逻辑概念不清,这也是导致很多分歧的重要原因。


应该分为现代医学和传统医学更为准确。


1868年明治维新之后日本开始全面接受西方文化和现代文明,1874年就规定只有学习西洋医学才能拿到行医执照。1883年开始的全国医师资格考试的内容当中没有中医的内容。


1895年甲午战争期间日本也曾经有过汉方医师能不能直接获得行医执照也进行过投票,结果被否决了。


这其中主要的原因是西方科学文化的汹涌而入,再加上类似的战争当中伤病人员得到了西医的有效诊治,效果奇佳,外科方面西医自然是远远胜过汉方医学的。


那么明治维新之后,在日本的中医发展可以说出现的是一个断层,那个时期一段时间内其实包括佛教文化,也曾经遭受过巨大的打击。这也就是为什么鲁迅先生在日本留学之后下了一个对于中医的片面结论。


日本在1961年全面实行全民医疗。直到1967年,日本医师会的会长武见太郎努力游说,才开始有四种汉方药,并且正式纳入国民保险。


经过几十年的科学临床实验,汉方药的数量越来越多,到目前有一百四十多种成药和二百种药材得到了认可,而科学的去研究和弘扬汉方医学和汉方药,也成为一种潮流,所以说各位在药店里边就会经常看到汉方药三个字。


到了2001年医学部教学大纲里边有了能解说和汉药,中医中药真正被重视起来,但是大纲里主要讲的是汉方药而不是医学理论。


日本也有中医诊所,也有汉方专门医的认证,而且有一个东方医学会。但是在考取这个认证的时候,必须有一个条件就是,取得医学证书并从医六年以上,并从事汉方医学临床工作三年以上才有资格取得认证。也就是懂得现代医学是先决条件,这便是对待汉方医和汉方药的科学态度。


山本严是日本现代的汉方医专家。他著有《临床汉方医》一书,提出的观点是,用西医先进的诊断手段诊断病症,因为传统的中医诊断方法最大的问题是十人十说、难以统一,这便是继承了杉田玄白的理论。


中国在上世纪六十年代开始提倡中西医结合。


病证结合就是运用西医诊断方法确定病名,同时进行中医辨证,作出分型和分期。这样就从两种不同的医学角度审视疾病,既重视病因和局部病理改变,又通盘考虑疾病过程中的整体反应及动态变化,并以此指导治疗。


综合协调不是简单的中药加西药,而是有机配合、互相补充,这样往往能获得更高的疗效。


《中医药创新发展规划纲要》要提出中西医结合,很多专家在讨论会上也提出用先进的手段去诊断。


屠呦呦在获得诺贝尔奖大会上的发言说到:“中国医药学是一个伟大宝库,应当努力发掘,加以提高。”


青蒿素正是从这一宝库中发掘出来的。通过抗疟药青蒿素的研究经历,深感中西医药各有所长,二者有机结合,优势互补,当具有更大的开发潜力和良好的发展前景。”


我们可以从网上了解一下青蒿素治疗疟疾研究的整个过程长达数十年,也就是提出中西医结合之后开始的,就是从传统中医中获得启发,用元素分析、光谱测定、质谱及旋光分析等技术手段,分析研究提炼并进行严格的科学实验,最终获得成功。最终得到的药物是双氢青蒿素,为青蒿素的衍生物。


经验是千百年来积累下来的,是人类留下来的宝藏,那么我们又必须要看到科学是不断进步的,这两方面都不可否认,只有清醒的看到这两点才能够去真正的弘扬中医传统文化,而日本百年来医学发展史上的做法值得我们学习。


我们在日常生活当中也会听信很多所谓经验,这些经验流传数百年,但是却往往并站不住脚。


比如食物相克的说法。

2018年央视3·15晚会一号消费预警发布:食物相克说法都是谣言。螃蟹与西红柿在人体胃液中的,螃蟹中的砷不会转变为砒霜。


过度关注食物相克,会影响我们摄入食物的多样性,食物相克传言是站不住脚的。


对于食物相克,早在1935年,我国科学家、中国营养学会创始人郑集教授,就在民间传言较广的184对所谓“相克食物”中,选择了当时最为流行的14组食物,包括蜂蜜和葱、牛肉和板栗、花生和黄瓜,还有螃蟹和柿子等,分别开展了人体实验和动物实验,结果无论人还是动物,一切正常。这也是首次通过科学实验直接驳斥“食物相克”一说。


作为我国健康教育和公共政策的基础性文件,2016年发布并沿用至今的《中国居民膳食指南》明确显示:在营养学和食品安全理论中,并没有食物相克之说,迄今也没有看到在现实生活中真正由于食物相克导致的食物中毒案例以及相关报道。


食物相克导致人死亡的说法,很可能是偶然巧合,或是食物中毒引起、或是特殊体质产生食物过敏的表现。这不就是缺乏实证主义精神导致的轻信吗?


很多朋友就对这个食物相克的话题深信不疑,甚至讨论这个话题的时候还是说, 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


每年去日本赏红叶的时候,恰恰是红彤彤的柿子挂满枝头,日本的柿子一般个大,而且还不涩,又脆又甜。


可柿子在很多人眼里却不能随意吃。比如,柿子和螃蟹一起吃。


但恰恰去日本吃的最多的就是海鲜,我们去别府温泉的时候,晚餐里面就有直接从地下抽出来的温泉水蒸的大螃蟹,还有生鱼片和大虾,饭后的甜点就是柿子。


日本没有食物相克的说法,或者是说这些说法很早就被摒弃掉了,日餐里面有大量的海鲜,而餐后必定是要吃水果。


按照所谓“食物相克”的说法,柿子与奶制品、海鲜等食物混吃,易导致腹泻。但专家表示,问题并非出自柿子与其他食物混吃,而是柿子本身含有的膳食纤维能够促进肠道蠕动造成的。一些肠道比较敏感的人在大量食用柿子后,可能会出现腹泻。人体内可能会产生团状的、比较难消化的“胃柿石”。但这不是结石,只是一种比较难消化的团状物。


还有一种说法,虾蟹不能与富含维C的水果同食,会引发“砒霜中毒”。


虾蟹等海鲜食品的确含有微量砷元素,但主要为无害的有机砷,摄入后基本上会被原封不动排出体外。


而当虾蟹所含砷元素与水果中的维生素C结合后,就会产生三氧化二砷,也就是砒霜,要想达到这个量,需要一次吃下300斤虾。抛开剂量谈毒性,只能是危言耸听。


这就好比烟草当中含有尼古丁会致癌。但其实很多的禽类植物当中,比如辣椒,茄子,西红柿都含有尼古丁的成分,从健康角度这个含量是完全可以忽略不计的。


我是相信中医中药的,但是我觉得不能盲目的去信,起码你要去正规的医院里去找正规的中医大夫,而不能去一味的相信隔壁王奶奶一副药就吃好多的所谓偏方。


螃蟹和柿子不一起吃也就罢了,治命救人问题上偏听偏信,却会耽误大事。


用科学态度辩证看待中医中药,才能真正地去弘扬和发展中国的传统医学。我们都不是医学专家,但是看病去正规医院就是了。


就在前几天,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保护非物质文化遗产政府间委员会第15届常会将“太极拳”项目列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人类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作名录,杂技与竞技类。


太极拳是集颐养性情、强身健体、技击对抗等多种功能为一体中国传统拳术。


以前很多次带日本客人到中国来学习太极拳,我认识的年龄最长的客人已经95岁了,还在打太极拳。那么从强身健体这个角度来讲,确实是非常好的。


但是你非要说绝世无双,一定说能够把人打出内伤来,就变成了一种骗术。


而前一段时间太极拳的事情也搞得沸沸扬扬,一个是元芳,一个是马保国,搞得很多人对于太极拳本身也产生了很多负面的看法,对于弘扬中国传统文化产生了恶劣的影响,所以说视频给删了。


其实中医也是同样的道理。

要弘扬和发展,当务之急就是要要正本清源,在这点上日本确实值得我们学习。


本期节目给大家分享的内容,并不是专业的医学知识,而是为各位提供了一个日本看待中医中药的视角,友情提示各位,医学是科学,还是应该向专业医院的专业医生进行咨询。











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发表第一个评论!

打开喜马拉雅,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