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靖书斋004|金玉良缘与木石前盟之争
 264

子靖书斋004|金玉良缘与木石前盟之争

倍速播放下载收听

00:00
10:20

红楼梦的伟大之处,不单单的体现了四百多个人物刻画的深入人心,更体现了曹雪芹在红楼梦中,草蛇灰线、伏脉千里之外的写作手法。

在描写宝、黛、钗爱情上也不例外!今天咱们聊一聊他们之间的金玉良缘和木石前盟的故事。

在《红楼梦》第五回,“开生面梦演红楼梦,立新场情传幻境情”一回中,贾宝玉在秦可卿房间梦游幻境时,遇到一位神仙姐姐,这便是放春山遣香洞太虚幻境的警幻仙姑了,警幻仙姑是做什么业务的呢?

她掌管着人间之风情月债、尘世间女怨男痴。

贾宝玉这孩子呢!典型的有美女走不动路的主,警幻仙姑三言两语就把他带到了太虚幻境处。

先带宝玉翻看了金陵十二钗正册判词,判词的头一页便画着两株枯木,木上悬着一围玉带,又有一堆雪,雪下一股金簪,有四句言词:

可叹停机德,堪怜咏絮才。玉带林中挂,金簪雪里埋。

这四句言词可了不得了,运用了两个典故,使钗黛之间的思想完全两极化,产生了对立面。

第一个就是“停机德”

出自《后汉书·烈女传》的乐羊子妻的典故,讲述的是乐羊子妻停下织布的机子,来劝勉丈夫求取功名,贤淑之德的故事,这里是赞叹宝钗,符合封建道德标准的女子称为具有停机德的标准。而恰恰是这种劝勉丈夫求取功名的贤淑之举是宝玉所厌烦的。

其二是“咏絮才”

这里讲的是东晋时期的诗人谢道韫,在幼年时期,凭借“末若柳絮因风起”的咏雪故事,人称“咏絮之才”,在三字经中有所提及,“蔡文姬,能辨琴,谢道韫,能咏吟”。

正因为谢道韫的才华之气,在她适婚的年纪,嫁给了王羲之的次子王凝之,所以,后世称赞能诗善文的女子为“咏絮才”这里自然指的就是黛玉了。

这首判词暗示了林黛玉和薛宝钗的思想品格以及所遭遇的不同命运,而后又聆听了新制的《红楼梦》十二支。

第一支是《红楼梦引子》,开辟鸿蒙,谁为情种,都只为风月情浓,趁着这奈何天,伤怀日,寂寥时,试遣愚衷,因此,上演出这怀金悼玉的《红楼梦》。

那么第二支则是《终身误》了,曲子写道:都道是金玉良缘,俺只念木石前盟,空对着,山中高士晶莹雪,终不忘,世外仙姝寂寞林,叹人间,美中不足今方信,纵然是齐眉举案,到底意难平。

金玉良缘指贾宝玉与薛宝钗的婚姻,小说中曾写薛宝钗的金锁,是个癞头和尚送的,上面所錾的两句吉利话与贾宝玉出生时衔来的那块通灵玉上的篆文是一对儿,而薛姨妈也说:“金锁是个和尚给的,等日后有玉的方可结为婚姻,显而易见,这分明就是封建式包办婚姻。

而木石前盟是指贾宝玉与林黛玉因前世之盟而产生的爱情,书中第一回就讲到宝玉,黛玉前世有一段旧缘和盟约,绛珠仙草为酬报神瑛侍者的甘露灌溉之惠,要把一生所有的眼泪还他,正因为有前世之缘,性格相投,致使在第三十六回中宝玉在梦中喊骂说:“什么是金玉姻缘,我偏说是木石姻缘,以至于宝钗知其心,而选择推出宝黛钗三角关系之中,但,黛玉死后,宝玉和宝钗结了婚,所以,“俺只念木石前盟”则是宝玉婚后的无奈之语了。

婚后的薛宝钗纵然是举案齐眉与宝玉维持着夫妻相敬如宾的表面虚礼,但宝玉却始终放不下黛玉,所以说:“到底意难平”。

由此可见,林黛玉与薛宝钗是两个对立的艺术形象,他们代表着封建贵族家庭出身的女子的两种截然不同的生活道路和思想性格,林黛玉是封建礼教的叛逆者,薛宝钗则是封建礼教的守卫者。

林黛玉由于年幼家庭就遭遇变故,母亲早逝,父亲林如海也并没有对这唯一的爱女受过严格的封建道德的教育与熏陶,相反地,她更喜欢读一些《西厢记》、《牡丹亭》这一类反对封建礼教束缚的“杂书”,致使她便逐步形成了淡泊功名、厌恶世俗、追求爱情自由和幸福生活的思想性格,她和宝玉的爱情是建筑在共同的思想认识基础上的,宝玉是一个不读“圣贤”书的人,他见“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颜如玉”等语,是误尽天下苍生,而大奸大盗者皆从此出来的,可证曹雪芹意识何等明确,他主张创新,反对“套头”、反对“功名”、反对“时尚之学”作为争名夺利的敲门砖,反对用道学饵名钓禄,所以他和黛玉之间的爱情是趋势的,强烈的,但他显然是与那个家族、那个阶级、那个社会是不相容的,这就决定了宝黛爱情的悲剧性质和结局。

薛宝钗则是完全另一种典型,她出生于“金陵一霸”的贵族皇商家族,来到京城是为了待选入宫,“充为才人赞善之职”的,她早已失去了少女的天真和热情,只知道以封建礼教来约束自己,从不敢越过雷池一步,这便逐步形成了她热衷功名,深于世故,温顺宽和的思想性格。

她不止一次地劝宝玉能取得功名,以此来博得贾母与王夫人的欢心,使自己最终如愿以偿的取得了“宝二奶奶”的地位,但她的这种思想性格和宝玉的叛逆思想是水火不相容的。

他们之间没有共同的思想语言和生活基础,当然也不会有真正的爱情,因此,所谓“金玉良缘”实际上也是一场悲剧。

在宝黛钗三人之间的这一场悲剧性的爱情纠葛,深刻反映了封建末世地主阶级意识形态的严重危机,千百年来统治人们精神世界的封建礼教道德,已经彻底暴漏了它的腐朽、残忍、虚伪,已经残破到了千疮百孔的地步,在第二回“贾夫人仙逝扬州城,冷子兴演说荣国府”一文中,足可以映射当时社会,冷子兴和贾雨村说道:古人有云:`百足之虫,死而不僵。'如今虽说不及先年那样兴盛,较之平常仕宦之家,到底气象不同。如今生齿日繁,事务日盛,主仆上下,安富尊荣者尽多,运筹谋画者无一,其日用排场费用,又不能将就省俭,如今外面的架子虽未甚倒,内囊却也尽上来了。

可见,鲁迅说过,一部《红楼梦》,“经学家看见《易》,道学家看见淫,才子看见缠绵,革命家看见排满,流言家看见宫闱秘事”。

你是看见爱情了,还是看见政治了?

记得留言或评论告诉我!

我是子靖,下期见!


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发表第一个评论!

打开喜马拉雅,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