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靖书斋003|《红楼梦》成书之谜
 338

子靖书斋003|《红楼梦》成书之谜

倍速播放下载收听

00:00
07:30

红楼梦的成书之谜在二百多年里众说不一。毕竟红楼梦是中国文学史上稀有的伟大文学作品,可是在从前封建时代里,家长们以《红楼梦》诲淫为借口,禁止青年子弟阅读,到现在,《红楼梦》在有些人的心目中仍然是一本“黄色书”,因为,觉得其中某些地方描写了色情,这都是表面的和片面的看问题,表面的看问题就是看到了《红楼梦》中所描写的风月繁华、园林饮馔(zhuan),而不能透过这些看到它所描写的纷华靡丽的生活是建立在残酷的剥削上的。片面的看问题就是只注意到了《红楼梦》中描写的父慈子孝、祖宗功德而忽略了它在另一面着重描写出的封建大家庭的种种罪恶,于是,恶之者斥为“诲淫”、诋毁者为“黄色书”、爱之者则又称为“红迷”。

然而,围绕在红楼梦中的问题也是多如牛毛,其中成书之谜更是成为红学家及其爱好者探讨的问题!

在红楼梦开卷第一回,“作者自云”也可以理解为“曹雪芹自序”,以真实身份,对读者讲述写作《红楼梦》的起因。

据他自述,他是依托自己早年在南京亲历的繁华旧梦而写作此书,因流落北京西郊,碌碌无为、一事无成,猛然回忆起少年时家里的女孩子们,觉得她们的见识、才气远远超过自己,不禁深自愧悔,又因,祖上九死一生,创下这份家业,当年自己身在福中不知福,不务正业,不听从父母老师的管教,以致,长大后一技无成、半生潦倒,于是,曹雪芹将这段经历和悔悟写成小说。

因此,《红楼梦》诞生于18世纪中国封建社会末期,当时清政府实行闭关锁国政策,举国上下沉醉在康乾盛世、天朝上国的美梦中,这个时期表面看来,好像太平无事,但骨子里各种社会矛盾正在加剧发展,整个王朝已经到了盛极而衰的转折点。

而曹雪芹出生在南京,在康熙雍正两个朝代,曹家祖孙三代四个人,总共做了58年的江宁织造,在曹家繁盛时期,曾办过四次接驾,在红楼梦的第十六回,“贾元春才选凤藻宫,秦鲸卿夭逝黄泉路”一回中,赵嬷嬷和贾琏、凤姐夫妇议论元春封妃后,将要回娘家省亲的一段对话:

赵嬷嬷道:“阿弥陀佛!原来如此,这样说,咱们家也要预备接咱们大小姐了?

贾琏道:“这和用说呢!不然,这会子忙的是什么?

凤姐笑道:“若果如此,我可见个大世面了,可恨我小几岁年纪,若早生二三十年,如今这些老人家也不薄我没见世面了,说起当年太祖皇帝仿舜南巡的故事,比一部书还热闹,我偏没造化赶上”。

赵嬷嬷道:“嗳呦呦”,那可是千载希逢的!那时候我才记事儿,咱们贾府正在姑苏、扬州一带监造海舫,修理海塘,只预备接驾一次,把银子都花的淌海水似的!

凤姐忙接道:“我们王府也预备过一次,那时我爷爷单管各国进贡朝贺的事,凡有的外国人来,都是我们家养活,粤、闽、滇、浙,所有的洋船货物,都是我们家的。

赵嬷嬷道:“那谁不知道的,如今还有个口号呢,说“东海少了白玉床,龙王来请江南王”,这说的就是奶奶府上了,还有如今现在江南的甄家,嗳呦呦,好势派!独他家接驾四次,若不是我们亲眼所见,告诉谁,谁也不信的,别讲银子成了土泥,凭是世上有的,没有不是堆山塞海的,“罪过可惜”四个字,竟顾不得了

由此可见!曹雪芹少年时代却是经历了一段富贵繁华的贵族生活,但后来家族日渐衰败,雍正六年,因亏空之罪被抄家,曹雪芹一家迁回北京,回京后,他曾在一所皇族学堂当过打杂的,境遇潦倒,生活艰难,晚年移居北京西郊,生活更加穷苦。

曹雪芹有一位好友叫敦诚,敦诚生于雍正十二年1734——卒于乾隆五十六年1791,字敬亭,号松堂,努尔哈赤第十二子,阿济格之五世孙,敦敏之弟。他与雪芹的友情,也显得更为亲切醇醲(nong)。他在宗室诗人中地位较高,著有《四松堂集》。在《四松堂集》中,一首《赠曹雪芹》一诗,是这样说曹雪芹的生活的,“满径蓬蒿老不华,举家食粥酒常赊”。可见他生活的落魄,性格的孤傲。

敦诚对于曹雪芹当时的现状,还是相对可信的,可见,曹雪芹就在这么一个贫困、举家食粥的生活中创作出了文学中不可跨越的高峰《红楼梦》。

这里是子靖书斋,我是子靖,下期见!


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发表第一个评论!

打开喜马拉雅,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