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历史真相 | 008.宋襄空图谋
 1.71万

中国历史真相 | 008.宋襄空图谋

倍速播放下载收听

00:00
21:12

本期内容:

1. 召陵之盟

2. 葵丘之会与齐桓公之死

3. 宋襄公送公子昭回齐

4. 宋襄公的图谋:恢复商朝?成为霸主?

 

大家好,我是枫落白衣,接着上集,今天我们继续说齐桓公的故事。

 

                                                                       一


公元前657年的一天,齐桓公和一个叫蔡姬的小老婆一起坐船游玩,这位蔡姬是从蔡国嫁过来的一个小女孩,自幼在南方长大,特别地喜欢玩,就在船上跳来跳去,让船摇摇晃晃,她感觉有意思,可是齐桓公一个五六十岁的北方老头子,自然是十分害怕船翻了,就让她老实点。


不过呢,至亲无威望,拿破仑的老婆从来不认为拿破仑同学是一个英雄,这个蔡姬也一样,在她眼里,齐桓公这位霸主也许只是一个老头子,她自以为得宠,你越说,我就晃得越厉害。齐桓公上岸之后憋了一肚子的气,一怒之下,让人推着小车把蔡姬送回了蔡国。


当时这个蔡国正在和南方的另一个大国楚国勾勾搭搭,也就不怎么怕齐国,再加上当时蔡国国君是一个没脑子的,觉得这个蔡姬很漂亮,可以拿去讨好楚国,一转手,第二年就把这个蔡姬又送给楚国贵族。


这一下,齐桓公被激怒了,老子是诸侯霸主,我不要的女人闲着可以,再嫁人那是万万不行。公元前656年,齐桓公发兵攻打蔡国。老大要打仗,小弟们自然要跟着一起咋呼,跟着齐国出兵有鲁宋陈郑许曹等七国。蔡国一个弹丸之地,一抬头看见一群大国向自己杀了过来,很自然地,要向楚国求救,楚国于是出兵救蔡。


齐桓公这八国联军是毫不迟疑,枪口一转,对准了楚国。面对气势汹汹的联军,楚国也不敢硬抗,于是楚国派出使者去打探消息,使者代表楚王问齐桓公:“君处北海,寡人处南海,唯是风马牛不相及也,不虞君之涉吾地也,何故?”


你住在北边,我住在南边,我们之间的距离连发情的马和牛都不会跑这么远来交配,结果你来了,为啥啊?这就留下了一个成语“风马牛不相及”。这个成语有多种解释,但是大致意思都是一致的,就是彼此毫不相干。我个人认为,楚国人有点骂人的意思,发情的马和牛都不会跑这么远,潜台词就是你齐国人跑这么远来攻打我,简直畜生不如。


管仲的回答就很有意思了,他说周武王的时候,我们齐国的祖先姜子牙同志就被授权,可以讨伐诸侯,维护周天子权威,今天我们来收拾你们的原因有两个:三百多年前,天子周昭王到你们国家巡游,结果没回来,我们现在来问问你们他老人家的下落;第二件事是,你们楚国应该给周天子进贡一种祭祀用的稻草,你们这两年没进贡吧?


啥叫强词夺理,这就是。几千年下来,我们还能感受到当年管仲老先生浓浓的扯淡情怀,周武王授权姜子牙可以随便讨伐诸侯?这事你说它有就有,说没有就没有。三百年前,周昭王掉水里淹死了,和现在的楚国那是半毛钱关系也没有,也来问罪?至于说给周天子进贡,自从周平王东迁之后,诸侯还有几个按照要求进贡的?郑庄公同学甚至连天子的粮食都要去抢,你齐国咋不去问罪?


当时楚国使者的回答是,是的,不进贡这件事我们错了,马上就进贡,不就是几车稻草吗?我们给!至于说周昭王死了的事,我们确实不知道,要不你们去问问汉水?这个回答表面上看起来是不卑不亢,实际上,楚国已经表露了自己臣服的态度。你要是用一句话总结就是,在齐国的压迫下,楚国恢复给周天子进贡。对于齐桓公来说,这就足够了,后来双方又对峙了一段时间,齐国觉得楚国很强悍,楚国觉得齐桓公这哥们称霸的道路自己也挡不住,于是齐国联军和楚国签了一个召陵之盟,各自撤兵。


8-1 昭陵之盟(图片来自网络,仅供参考,如不允许使用请告知)


可能你会觉得,这也没打起来啊,不过瘾。但我要说的是,这正是春秋时期打仗的一个特点,战争的目的不是为了杀人,像战国时候那样动不动就死几十万人的战争,是不会发生在春秋的。一般都是某一位同学举起大棒子,另一个同学看了看自己手里的铅笔,稍微比划一下,然后再稍稍后退一步,就这样就算完事,大家都知道输赢,彼此还有面子,输了的该朝见就朝见,该上供就上供,赢了的也不会对对方赶尽杀绝。


                                                                     二


召陵之盟的最大意义就是齐桓公带着中原的小弟,阻止了南蛮子楚国人的向北扩张。你也许吃惊,楚国也算蛮夷?可能要算的,虽然后来他们自己的诗人屈原老爷子在离骚里写过“帝高阳之苗裔兮”这样的句子,也就是自吹自擂说俺们楚国人是五帝里面第二位帝王颛顼的后代,但那个实在是无处可考。


不过楚国早期应该是跟着周武王一起打过商纣王的,还被封为子爵,公侯伯子男,这个爵位确实不高。到了一个叫熊渠的家伙当上楚国君主之后,这哥们公开喊出一个口号:“我,蛮夷也,不与中国之号谥。”意思就是俺就是野蛮人,你们周朝中原人那些称号就是狗屁,然后他就开始封自己儿子为王,但一直到了周平王时代的熊徹上台,楚国才正式使用王的称号。


熊徹也叫熊通,他给自己的称号是楚武王,等于是直接篡夺了周武王姬发的称号,从他开始,楚国历代君主都用王做称号,这就是明目张胆地和周朝对着干,他们的俗语叫“不服周”,也是从那时候就开始流行开来。


那还有啥说的,你的祖宗说自己是蛮夷,你现在喊不服周,那你不是蛮夷还有谁是蛮夷?而且进入春秋之后,楚国的行动也证实了这些家伙很野蛮,它吞并了汉水流域的很多周朝诸侯国,并且开始数次入侵郑国。郑庄公这个时候已经死了,郑国是他的一个儿子在位,窝囊的很,几次要投降楚国。


齐桓公这时候攻打蔡国,然后剑指楚国,也不完全是因为那个小女孩改嫁,相当大的原因是不想让郑国这个同学倒向楚国。所以,齐桓公阻止了楚国北上侵扰中原各国,当时确实是应该被看作攘夷的。


这里顺便说一句,楚国的国姓是芈,我们刚才说的熊徹熊渠等人也叫做芈徹芈渠,熊是他们氏族的称呼。几年前有一个特别火的电视剧,叫《芈月传》,那个芈月小姐的原型就是后来从楚国嫁到秦国的宣夫人,我们后面也会说到她的故事。


书归正传,召陵之盟五年后,公元前651年,齐国主持召开了著名的葵丘之会。北方的诸侯鲁宋许卫曹等等都参加了,尤其令齐桓公得意的是,周天子派人给他送了一块肉。你要是问,一块肉就让齐桓公这么得意,是不是唐僧肉?我就要很严肃地回答你,不是,那时候唐僧还在天上当金蝉子,一千多年后才下凡投胎。这块肉是当时的周襄王祭祀祖先的祭肉,这在当时,那可是某大的荣耀,意味着天子承认了齐桓公诸侯老大的地位,把齐桓公乐得是感激涕零,葵丘之会也被后世认定为齐桓公称霸的标志。



8-2  葵丘之会


《论语》里面说,齐桓公一共主持召开了九次这样的诸侯大会,还平息了周王室的一次动乱,所以叫“九合诸侯,一匡天下”,实际上,这老小子一生干了十多次这样的事情,有明确记载的就有16次,不管怎样,齐国天下霸主的地位在他的手里确立下来。


那么,齐国的霸业维持了多长时间呢?对不起,只有齐桓公这一代,甚至齐桓公死状的凄惨也不是你能想象得到的,就像上集所说,这老头子是被活活饿死的。


这事吧,还得从公元前645年,管仲去世之前的一次对话说起,眼瞅着管大政治家就不行了,齐桓公就问,先生一旦有什么不测,谁能接替你?你的好哥们鲍叔牙能吗?管仲这时候很不够意思说NO,不行!他说鲍叔牙这个人是非太过分明,喜欢一个人对方什么都好,不喜欢就想整死人家,这样的人不能当大官。


齐桓公想了想,又提出三个人,易牙、开方和竖刁,他们怎么样?你可能问了,这三个人是谁,为啥能得到齐桓公的青睐?易牙呢,是厨师,因为齐桓公偶尔说自己没吃过人肉,这家伙就把自己刚出生的儿子做熟了献给齐桓公;开方是一个文官,为了侍奉桓公,十几年都不回家看一眼父母;竖刁更是为了能够进宫陪伴在齐桓公左右,直接把自己咔擦一下,阉割了,他说当太监的唯一目的就是为了时时刻刻给齐桓公服务。


齐桓公认为这仨货对自己忠心耿耿,竭诚爱戴,接替管仲应该差不多。但病床上的管仲却不这么看,他坚决认为不能任用这三个人,他的理由就一个,爱子女、侍奉父母和爱惜自己的身体,这都是人之常情啊,那三个家伙做事不合人情,必有图谋,连子女、父母和身体都不爱,怎么可能爱你齐桓公,你又不搞基。


事实证明,管仲目光如炬,看人极准,他死之后,齐桓公很快就被这三家伙哄骗得迷迷糊糊,把国家大权交给了三人,而这三人马上各自找到齐桓公的一个儿子投靠,拉帮结派,把齐国搞得乌烟瘴气。


管仲死了两年之后,也就是公元前643年,齐桓公也病重了,躺在床上起不来,他的五个儿子在易牙开方竖刁这些人的鼓动之下,各率党羽,开始争夺齐国君位。他们甚至封锁了宫门,在外面打来打去,没有一个人想到老爹还在里面的病床上躺着。就这样,一代霸主齐桓公被活活饿死,死了67天之后,外面争位的战斗才结束,据说当时齐桓公尸体上的各种蛆虫爬得满屋都是,甚至爬出房门的也不少,史书上说“身死不葬,蟲流出户”。


相比他的霸业,齐桓公的死法实在是太窝囊,我想他本人应该不是很开心,他死之后,他的一个儿子叫公子无亏的在易牙和竖刁的扶持下,登上了齐国君主的宝座,而齐桓公本人原来立的太子昭失败了,这个倒霉的太子一刻也没停留,直接狂奔出国,奔宋国去了。为啥去宋国?因为当年管仲曾经告诉过他,万一有事,可以去宋国,那里有可以帮助他的人,这个人就是宋国的国君宋襄公。


                                                                     三


前面我们说过,这个宋国,是商纣王的弟弟微子启的封地,在今天河南和安徽交界的地方,那时候就算是天下的中心位置了。周武王当年封给微子启的爵位是公爵,公侯伯子男,那是最高一等的爵位。西周当年分封诸侯里面,只有六个公爵,宋是一个,其他的五个你应该都不熟悉,分别是虢、刘、虞、州、卫,在这个春秋大戏里,他们连龙套演员都不算,顶多算道具。


我们今天熟知的诸侯国,包括姜子牙的齐国,周公姬旦的鲁国,那都是侯爵,第二等的爵位,他们的国君,比如齐桓公,严格说来,应该叫齐桓侯,司马迁的《史记》上就是这么叫的。


不过呢,因为按照周朝礼法,诸侯死了之后一般都可以称某某公,我们这些后代叫他齐桓公也没错,而且现在这已经是约定俗成的一个叫法了。


可是宋国这个第一等爵位,公爵的封号,却让其他各国人心里有点不舒服,你一个叛徒,啥功劳没有,咋就能当上公呢?大家都瞧不起宋国,再加上宋国人一直沿袭商代的一些风俗,显得有些异类,所以,那时候各国的段子手们,就经常编造一些故事来讽刺宋国人,这些故事开头往往就是“来来来,我给你讲一个故事,从前啊,有一个宋国人”,当然,都是埋汰宋国人的,比如说大家熟悉的拔苗助长,再比如说守株待兔,全都是宋国人干的。


偏偏宋国自己也不争气,虽然是一个大国,但在整个东周的国际舞台上,基本属于打酱油的存在,唯一一个可以拿出来说一说的,就是这个宋襄公,也是春秋五霸的候选人之一,可是你也别忙,听完他的故事,你可能觉得,宋国还不如一直打酱油呢。


书归正传,齐国落难的太子昭跑到宋国,找到宋襄公一番哭诉,宋襄公立马决定,送这位太子昭同学回齐国继位。同情太子昭是一个方面,另一方面是,当年和齐桓公葵丘会盟的时候,管仲曾经郑重地拜托过他,一旦将来齐国有事,请他照顾太子昭,估计那时候管仲比较欣赏宋襄公的一身正气。


宋襄公决定帮太子昭之后,回过头掂量一下宋国的实力,他觉得还是要联合其他一些诸侯保险,就这样,公元前642年,宋国和曹卫邾三国一起,护送公子昭回到了齐国。


这时候的齐国,其实很多贵族都同情公子昭,也不喜欢新的国君公子无亏,再加上也不知道宋国来了多少军队,大家一琢磨,这些贵族就联合起来,把刚刚立的国君无亏和他的支持者竖刁给宰了,在首都临淄把公子昭推上了国君的宝座,这就是齐孝公。


宋襄公办成了这件事,心里是得意的很,一夜之间,他就觉得自己很了不起了。早上起来照镜子,都要对着镜子问一句,你这么一个天生的霸主材料,以前自己咋就不知道呢?既然越看自己越像霸主,那就要仿效齐桓公那样,把诸侯都叫来,大家开个会,自己当老大。


说干就干,就在他把公子昭扶上齐国君主的第二年,也就是公元前641年,宋襄公邀请曹邾滕鄫四个小国在曹南会盟,这些国家你没听说过就对了,他们连二流国家都算不上,领土也就是一个村子,或者一座城池,一句话,也是道具。不过呢,这里要说一句,不是说这些国家是小国,历史就一定短,有时候恰恰相反,比如这次宋襄公请来的这个鄫国,就曾经是夏朝的一个封国,商汤上台之后保留了他的封地,周武王上台之后也保留了他的封地,就这样,这个还不如半个县城大的鄫国奇迹般活了1600多年,历经夏商周三代。


当然,生存的技巧那一定是闷声发小财,默默无闻,谁也不得罪。可是就是这么一个老实孩子,这次就被宋襄公盯上了,因为他也要立威,他以鄫国国君来得太晚为理由,直接命令邾国国君把鄫子拎到河边给宰了,说是为了祭天。


鄫国国君因为开会迟到了几分钟,就丢了脑袋,这个就有点过了。而且用人来祭祀天地是商朝人的不良习惯,周武王一上台就给废了,可是这个号称仁义的宋襄公现在还要来这一手,而且是用一国的国君来祭祀,给老天爷一个大红包,为什么?我们刚刚说过,宋国是商纣王微子启的封地,换句话说,宋襄公是人家纣王的后代,所以,有人就说了,宋襄公争夺霸主的真实目的是,恢复大商朝。


这个呢,倒也不是瞎猜的,几年之后,在他决定攻打郑国的时候,他的哥哥子鱼就说:“天之弃商久矣,君将兴之,弗可赦也!”意思就是商朝被老天爷抛弃已经很长时间了,估计老天爷自己都忘了我们,您现在还要重新恢复它,你有毛病吧?子鱼肯定比我们任何人都了解宋襄公,他这样说,我觉得宋襄公要恢复商朝这事,也许还真就是他的真实想法。


但是理想越丰满,现实越骨感,两年后的公元639年,宋襄公开会开上了瘾,又邀请齐楚两个大国秋天的时候一起来,在盂地和诸侯们一起会盟,而且事先告诉人家,我们谁也别带军队,君子动口不动手。


等到去之前,子鱼就对他这个弟弟说,楚国是蛮夷,一向不怎么讲信用,你还是带点军队吧。宋襄公一脸正气,一口拒绝,以我宋国的实力,以我的智慧和才能,去了就是当盟主的,有没有军队无所谓,再说了,规矩是我定的,我怎么能破坏。说完之后,披了一件新衣服,这哥们潇潇洒洒地赴会去了。


结果他老人家没想到的是,楚国人之所以答应来聚会,就是也想当老大,事先埋伏好了军队,只等着如果谁反对就把谁当场直接放倒。那还说啥,宋襄公去了就和人家开始辩论,为了谁当老大争吵。宋襄公的理由是“我是真的公爵,你们那个楚王只是自己封的,我才是老大”,可是我们都知道,楚国人经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就是“我,蛮夷也”,这时候还管那个,直接上去把宋襄公捆成一团,和你说过多少次了,俺是蛮夷,你咋就不听呢?


这个像猪一样被绑起来的宋襄公,人生最大的幸运,就是有一个好哥哥,他被抓之后,他的哥哥子鱼帮他管理国家,妥善地处理了楚国的威胁,而且经过他联合鲁国一起做的外交努力,楚成王居然把宋襄公给放回来了,子鱼马上又把国家交还给他这个不省心的弟弟。


按道理说,吃一堑长一智,你宋襄公经过这次大难,就老实点儿吧。他偏不,不过直接去找楚国打架,他虽然自大,也知道有点困难,他的办法是把怒火转向郑国。因为上次盟会的时候,郑国人居然敢支持楚国做老大,俺打不过楚国,还打不过你一个过了气的郑国?那么,这哥们打得过郑国吗?我们下次再聊。

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发表第一个评论!

打开喜马拉雅,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