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历史真相 | 006 天子不灵了
 1.92万

中国历史真相 | 006 天子不灵了

倍速播放下载收听

00:00
23:11

本期内容:

1. 犬戎灭西周

2. 钱穆为什么说“烽火戏诸侯”不是真的?

3. 《春秋》和“春秋”的故事

4. “周郑互质”与“繻葛之战”:周天子不灵了

 

大家好,我是枫落白衣。我们说在中国的各种神话里,有一个很有名的老太太,那就是王母娘娘。稍微了解一些神话和道教的人,可能会知道,她还有另一个名字,叫西王母。据说这老太太在昆仑山那边搞了一块宅基地,起了一个名字叫瑶池,建了一个大别墅,逍遥自在。

 

民间传说她是玉皇大帝的老婆,但这只能算绯闻,正经的道教经典,甚至《西游记》这样不正经的小说,都没有明确地说过这个问题。他们之间的夫妻关系只能说是老百姓茶余饭后的八卦新闻,但这个王母娘娘和周王朝的一位天子有一腿,却被记录在《穆天子传》和《列子》这样的战国书籍里。那这位色胆包天连神仙都不放过,玉皇大帝都不怕的周天子又是谁呢?


 6-1 传说中的西王母 (图片来自网络,如不允许使用请告知)


周穆王姬满,周朝的第五位天子,在位时间大概是公元前976年到公元前922年,一共当了55年的周天子。据说这哥们不喜欢喝酒吃肉,也不喜欢后宫成群的妻妾,就喜欢一件事,驾着由八匹传说中的骏马拉着的大车,四处游玩,到处征伐,就在他四处旅游当驴友的路上,认识了西王母,留下了一段情。

 

                                                                 一

 

在我来看,这件事可以这样解释,周朝西边有一个少数民族,里面漂亮的女酋长可能接待过周穆王,至于怎么接待的,那就不知道了。后来在各种自媒体传来传去之中,这位女酋长就变成了神话里的西王母,两个人的风流韵事也被写到了各种神话传说里。但这种男女关系不是我们讲历史的重点,我想说的是,这个周穆王应该为周朝后来的衰亡负一定责任,因为在他当政期间,无缘无故地对西北的少数民族动用武力,前面我们介绍过,这些少数民族有一个统称,叫西戎。

 

本来呢,周朝实行以礼治国,以德治国,周边的少数民族也服气,每个酋长一生也一定会来周朝朝拜一次,该进贡的礼品也不少。但周穆王不知道是不是想在王母娘娘面前显摆一下,还是吃错了药,没有任何理由,他就决定攻打西北的一些少数民族。这等于是两面不讨好,打败了不必说,损兵折将还丢脸,即便就是打胜了,那也落下一个以大欺小的话柄,其他臣服的小国怎么看?他们就会想,有一天这个周老大会不会也毫无理由地来修理我?战争的最终结果是,周穆王兴师动众,最后没胜也没败,因为他根本就没找到大一点的西戎部落,仅仅抓了几只白狼回来。

 

但这件事的后果却是很严重的,从周穆王开始,西北的少数民族再也不来朝贡了,不仅不上供了,这些马背上的民族还开始不停地攻打和骚扰周王朝,最终在200年后,周朝的镐京,也就是周文王起家的那个都城被西戎少数民族攻破,西周灭亡。

 


6-2 犬戎入侵(图片来自360个人图书馆)


如果我们总结说周穆王这种不负责任的行为祸及了他的子孙,那么,他祸害的这个倒霉孙子是谁呢?你也许没听过他的名号,但是你肯定知道这孙子干过的一件事儿,那就是公元前771年左右的烽火戏诸侯。

 

周幽王姬宫湦,是周朝的第十二位天子,西周的最后一位天子。此人上位的时候,周王室就已经有些衰败了,甚至在他之前,他的爷爷周历王还被京城里的人造反赶下了台,跑路了。这个周历王跑路的那一年在历史学家眼里相当重要,因为这是中国历史上的共和元年,公元前841年。

 

从这个时间点开始,我们的历史就不仅仅是靠谱和可信了,而且要加上“时间准确”这四个字,史学家叫纪元的开始,也就是以后的2800多年历史,几乎每一件事我们都可以准确说出来发生在哪年哪月,这个成就相当地了不起,环顾世界,我们可能是蝎子尾巴独一份。

 

至于说为啥叫做共和元年,并不是你理解的共和国的共和,它是因为赶走周厉王之后,一个封号是共伯,名字叫做和的贵族,被推举为国家领导人,史书上说他“行天子事,号曰共和元年”,但是你要注意,这是《竹书纪年》的说法。《史记》上的说法是另一套,司马迁老爷子认为之所以叫“共和”,是因为周厉王跑路之后,两个贵族,周公和召公联合执政,所以叫“共和”,你可以挑一个相信,这个不影响我们接着说周幽王的故事。

 

话说这个周幽王当了三年天子之后,得到一个美女,叫褒姒,美女还给他生了一个儿子叫伯服。这老家伙对母子俩喜欢的不得了,总想着把最好的东西给这娘俩,对于拥有整个天下的人来说,还有比天子这个位置更好的吗?没有,那就立伯服为太子好了。可是这事儿很麻烦,因为在褒姒之前,周幽王有一个王后,也有一位太子,前面说过,根据周朝的宗法制,必须立嫡长子。

 

不过呢,办法总是人想出来的,这老小子一时爱欲熏心,把前面的王后和太子宜臼全都废掉,把褒姒立为王后,这样一来,褒姒就成了嫡妻,升任为大老婆,自然地,她的儿子马上就有了资格立为太子。这一招不知道是不是周幽王这老家伙发明的,但是从他开始,后来凡是宠爱小老婆和小儿子的皇帝,都用这一招,成功率相当地高。

 

可是周幽王万万没想到的是,他废掉的那位王后的老爸,也就是太子宜臼的姥爷是一个不好惹的狠角色,他是西申国的国主,号申侯。这家伙一看怎么着?女儿哭哭啼啼地被赶回来了,后面还拖着一个当不成周天子的外孙子,一怒之下,勾结西北的犬戎,杀到镐京里,把周幽王斩于骊山之下。

 

事儿呢就是这么一件事,可是在司马迁老人家的《史记》里,还要多一点东西,他是这么说的:这个美女褒姒天生不喜欢笑,周幽王这个贱骨头为了让美人一笑,最后想出的办法是跑到骊山顶上,摆上酒肉,演起歌舞,然后点燃了烽火台。

 

这个烽火台上点火的动作是告诉周朝控制的大大小小国家,老子这里有敌人,赶紧来救命。等到诸侯们气喘吁吁地赶来时,看见的是周幽王和美女褒姒在喝酒跳舞,一个个只好沮丧而去,据说冷美人褒姒终于哈哈大笑。故事大王司马迁没写周幽王啥表情,估计应该是龙颜大悦,后面就又干了几次,这就直接导致了后来申侯和犬戎打过来时,点燃烽火也没人来救,这个西周版狼来了的故事,就是中国历史上著名的烽火戏诸侯,大家都很熟悉。

 

但是,国学大师钱穆在他的名著《国史大纲》里认为是假的,他有三个理由:第一,这事儿不好笑,诸侯赶过来一看没有外患,早早地就回去了,等于是军队演练,这有什么可笑的;第二,司马迁说诸侯齐至,也就是一起来的,在山下乱哄哄,所以好笑,这一听就是假的,那个时候,没有飞机高铁,诸侯根本不可能一起来到,前后差上一两个月都是正常;第三点最关键,烽火台的使用一直到了500多年后的西汉时期才开始,周幽王那时候没那个玩意儿。我信服钱先生的结论,烽火戏诸侯应该是司马迁道听途说来的,不靠谱。

 

                                                                   

 

无论如何,周幽王死了,他小儿子伯服也很无辜地死了,美女褒姒据说被抓走了,发展了几百年的都城镐京也被一把火烧成了平地。但犬戎也没有在镐京里常驻,因为申侯虽然勾结他们干掉了周幽王,但内心里还是不愿意让蛮夷来统治中原的,就联合了几个诸侯,把这些西北的少数民族赶了出去,扶立自己的外孙宜臼为新的周天子,号称周平王。

 

小屁孩儿周平王上位之后才发现,王宫里连一张完整的床都没有,而且犬戎也没走远,就在城外面晃荡呢,和他姥爷申侯一商量,算了,还是祖先周公大姬旦有先见之明,在东边洛阳附近早早地建了另一个都城,啥也别说了,赶紧搬家。

 

这一年是公元前770年,在诸侯国里的晋国和郑国的支持下,周平王带着家眷老小,从一片废墟的镐京(就是今天的西安)搬到了洛邑(今天的洛阳附近),这之前的周朝历史,称为西周,之后的新家搬到了东边,就叫做东周。顺便说一句,就在这一年的前六年,也就是公元前776年,欧洲巴尔干半岛上举办了人类的第一届奥林匹克运动会,当时只有几个城邦部落参加,也只有一个项目,就是短跑,这个运动会标志着古希腊也迈进了文明时代。

 

虽然说从现在开始之后的514年都叫东周,但从周平王迁都的公元前770年到公元前403年,这367年的历史,历史上还有一个称呼,那就是春秋。那为啥这300多年叫做春秋呢?熟悉国学的朋友都知道,《春秋》首先是一本书,《四书》《五经》里面《五经》之一,简单滴说,这是一本史书,记载了鲁国从公元前722年到公元前481年的历史。

 

实际上,在秦始皇统一中国之前,所有诸侯国记载历史的书籍都叫做春秋,因为那时候春季和秋季是诸侯朝见周天子,彼此之间见面喝酒吃饭聊天逗闷子的日子,很多大事都发生在这两个季节,所以,各国史书都被称为春秋。很可惜,除了和孔子关系密切的这本鲁国的《春秋》,其他诸侯国的或者失传,或者残缺,这样一来,《春秋》就变成了这本鲁国史书的代名词,而且孔子还亲手做了修订,不过呢,他老人家实在很忙,写的就有点简略。

 

后世就产生了专门为了解释孔子的《春秋》而做的传,比如说《春秋左氏传》,简称《左传》的,就是其中之一。总而言之,后人想把周平王搬家之后的一段特定历史给一个称呼,而《春秋》这本鲁国历史书描述的时间恰好和这段历史差不多,行了,那这段历史就叫春秋吧,如此而已。

 

书归正传,周平王一家老小从镐京搬到洛邑的过程中,除了晋国和郑国,还有一个姓嬴的西部部落帮了大忙,周平王一感动,就封了他们的首领为秦伯,并且大方地把当时被犬戎占领的岐山以西的地方都给了这个部落,这自然是属于空头支票,意思是有本事你们就自己打回来。这个赢姓部落也真争气,用了21年的时间,硬是把犬戎彻底赶出了这块地盘。

 

你要是信迷信,可能会想,这块地方是周王朝的龙兴之地,是块宝地,周平王就这样随随便便地给了别人,不是相当于把运气给了人家吗?那你想的还真就是对的,果不其然,五百多年后,秦伯后代一个叫嬴政的猛人干掉了所有诸侯,统一了天下,他的另一个名字叫秦始皇,这是后话了。

 

在周平王搬家之后,一个西周的贵族路过镐京,望着田野里的庄稼和破碎的都城,十分伤心,他写出了流传千古的句子:“彼黍离离,彼稷之苗。行迈靡靡,中心摇摇。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悠悠苍天,此何人哉!”这首叫做《黍离》的诗历来被认为是《诗经》里面最具苍凉意境的佳作,它不仅仅是对西周的追忆,还有对东周现状的深深忧虑,为啥忧虑?因为春秋期间的社会现状,八个字就可以概括,天子无能,诸侯纷争。

 

天子为什么无能?原因很多,但根本的原因却很简单,土地和人口都小了。四书里面的《大学》这本书就说过,“有土此有财”,有了土地才有财富,对于古代中国,更是如此。那么周朝开始的时候天子的土地就很小吗?当然不是,周朝虽然是分封制,把土地分给诸侯,但是留给天子的土地一定是最大的,否则你当周武王和周公姬旦这些人傻吗?留给天子直接控制的土地在周朝叫王畿,西周开始的时候,周天子的王畿有两块,分别是围绕着今天西安纵横八百里,和围绕今天洛阳纵横六百里的两大块土地,而且是连在一起的,比任何诸侯国都大。

 

可是这一次周平王往东边搬家的时候,把西边的大部分被犬戎占去了的土地都给了秦伯,等于是只剩下了东边洛邑的六百里土地,不及原来的40%,人口更是只有原来的五分之一。那自然地,财富和实力就大打折扣。

 

除了土地和人口缩小,周平王还背着一个弑父的罪名,因为无论他老爹周幽王多么混蛋,毕竟是他和他姥爷勾结犬戎砍了他爸爸的脑袋,按照周礼,这是大罪,是要受到谴责的。周围的诸侯国就有很多开始瞧不起他这个天子,并且开始挤占他的地盘,导致周王室控制的地区是越来越小。你土地小了,税收钱财就少了,能养活的兵也就少了,那这个老大就当的很勉强。可是周平王无论如何想不到的是,第一个跳出来,挑战他的权威的,居然就是护送他来到洛邑的郑国。

 

                                                                       三

 

其实这事儿也不稀奇,郑国这个封国,出现的比较晚,是周平王爷爷册封的诸侯国,一开始的时候只有靠近镐京的一座城,小的不能再小了。到了犬戎入侵的时候,第一代郑国君主郑桓公为了表现,争取上进,就和犬戎玩命,结果把自己玩死了。

 

他的儿子郑武公化悲愤为力量,和周平王的姥爷,也就是那个最初勾结犬戎的申候,里应外合,一起赶跑了犬戎。这下子就牛掰了,郑武公摇身一变,从一个不入流的诸侯,变成了周王朝的卿士,也就是相当于后来王朝的宰相,而且郑国也和周王朝一起东迁,来到了洛阳附近,并且占据了一块新的,更大的土地作为自己的封国,这就是新郑,也是今天的河南省新郑市。

 

等到郑武公死了,他的儿子郑庄公即位,仗着自己是天子的卿士,和祖辈留下来的实力,开始东征西讨,欺负周围其他的诸侯国,侵占人家的土地。问题是,郑庄公欺负人的时候,经常打着周平王的旗号,挂在嘴边的一句话就是:“我代表天子干掉你!”这可能是最早的“挟天子以令诸侯”,后来三国曹操的那个都是山寨的。

 

郑庄公的这些小动作让周平王很是郁闷,他就想削弱郑庄公的权力,分一半卿士的权力给另一个诸侯,结果郑庄公听说这事之后,就跑去问周平王,大哥你啥意思?周平王立马就变成了一个怂货,说我没有分你权力的打算,这是哪个王八蛋造谣,挑拨咱俩关系?最后这俩货居然达成了一个协议,把自己的儿子派到对方身边去做人质,当然,协议书上不能这么写,要写周平王的儿子是去监督郑国,郑庄公的儿子是做人质。

 

不过无论怎么写,明眼人都知道是怎么回事,这就是春秋的第一个轰动事件,叫“周郑互质”。在这件事上,郑庄公几乎和周天子平起平坐了,周王室一时之间是声名狼藉。

 

周平王死了之后,他的孙子周桓王即位,年轻气盛,心里想的是,我是周天子啊,你郑国再牛掰,也得对我客气点吧。可是郑庄公都欺负周王室十几年了,心里想的是我这么强大,你一个乳臭未干的小伙子,总得对我客气点吧,偏偏这俩家伙都是不客气的货。周桓王率先发难,强行罢免了郑庄公卿士的地位,就是不让他参政议政了,郑庄公一气之下,干脆连朝见这种基本礼节也免了,不仅如此,他还派军队去周天子的庄稼地里抢粮食。

 

这下就撕破脸了,公元前707年,周桓王亲自率领联军讨伐郑国。可是说到这里,咱们就要批评一下周桓王同学了,因为他既不了解自己的实力,也不了解郑庄公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周王室的实力咱就不用说了,要是强的话,就不用大老远的从西边搬过来了。

 

那么,郑庄公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呢?这事要从他的名字说起,这哥们叫寤生,因为他妈武姜生他的时候,他不是脑袋先出来的,而是用脚破门而出,差点没把武姜折腾死,现代医学叫做难产。所以武姜就不喜欢这个儿子,而是喜欢后来先出来脑袋的小儿子段。老太太偏心一点本来没什么,但是偏得太厉害就是大问题了,郑庄公即位之后,她居然和小儿子段合谋想把大儿子整死,这妈当的就有点差劲了。

 

那么这娘俩准备了多长时间呢?整整23年,准备到什么程度呢?控制了郑国北边和西边,那这23年郑庄公干什么呢?两个字,孝顺。除了在外面打仗,就是对母亲尽孝,对弟弟段退让。好,那最后再问一下,那娘俩反叛的结果呢?一点儿也不美好,公子段的部队刚起兵就被击溃,本人跑到了共国,最后被砍了脑袋,武姜直接被郑庄公囚禁。

 

上面这段故事就是《左传》和《古文观止》里的第一篇文章,《郑伯克段于鄢》。那么我想用这段故事说明什么?引用毛泽东对郑庄公的评价“此人很厉害”。这个厉害不是张牙舞爪的厉害,而是那种轻易不出手,出手就要命的厉害。历史上大多数人都认为郑庄公装傻充楞,阴险地诱导他弟弟和母亲反叛自己,最后一击致命。

 

我也认可这个观点,一个是妈,一个是弟弟,要是在开始的时候就和他们发生冲突,难免落一个不孝和不友的名声,在人家没造反之前,你处罚也不能太重,顶多是训斥弟弟几句了事,但等到把他们的野心纵容到极度膨胀,让他们犯下弑君的大罪之后,那就既有好名声,又可以下狠手了,绝对的好手段,郑庄公厉害不厉害?

 

所以,周桓王如果深入了解郑庄公,他就应该知道,对方既然敢割他的麦子,偷他的粮食,就做好了充分准备。甚至可以这样说,郑庄公因为卿士的地位丢了,早就有意教训一下周桓王,顺便震慑一下周围看他丢了卿士位置而蠢蠢欲动的诸侯们,但是和对付他老娘和弟弟一样,无论是于情于理,他都不能先动手。而周桓王这个蠢货忍不住先发兵,正中郑庄公下怀,他马上率兵迎战,两方发生了繻葛之战。

 

6-3 郑庄公率诸侯联军攻周


战争的结果是周天子这一边大败而归,而且周桓王被对方一箭射在了肩膀上,当然,郑庄公见好就收,也没追赶,不仅如此,晚上还派人去看望周桓王,不好意思啊,大哥,手下人一不留神,射了你一箭,这里有最好的伤药……要不我把抢的麦子还给你一点?周桓王这边是毫无办法,等伤好之后,只能做一件事,垂头丧气地回去闭门思过了。

 

前有“周郑互质”,后有“繻葛之战”,两件事之后,周天子的权威彻底丧失,已经完全没有力量管束诸侯,诸侯们也全都知道了周天子只不过就是一个摆设,历史学家也一致认为,公元前707年的繻葛之战是一个转折点,它意味着以前那种天下一家,以周天子的命令行动的时代结束了,一个诸侯争霸的大舞台拉开了帷幕。我们下集再聊。

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发表第一个评论!

打开喜马拉雅,发表评论